混沌的早晨 第2章
我花了好幾秒鍾,才明白那句話的意思,但還是無法理解那意味著什麼。

蛭山丈男死了——被殺死的?怎麼會發生那種事?怎麼會發生呢?半夢半醒的我甚至懷疑——這也許不是現實中的事情。

我站起來,覺得更加不舒服。想嘔吐,頭和身子像灌了鉛,很沉,懶懶的。

說實話,當時我一步都不想邁,但當時情況不允許。我總不能拒絕玄兒的要求吧。

——“跟我來一趟”。

“去哪里?”我擠出力氣,問道,“一起?……去哪里?”

“昨天的那個房間。就是南館一樓,最靠前的那個房間。”

“你先去,我馬上就來。”雖這麼說,但我搖搖晃晃,連站立都困難。腦子也非常遲鈍。

還是喝點冷水,洗洗臉,如果需要嘔吐一下……如果不這樣,我根本無法順暢地行動和思考。

快上午10點了。

我不知道昨天夜里,自己幾點回到房間。總之,我沒脫衣服,沒摘掉手表,就睡著了。

我慢慢拾起散亂在腦海里關于昨天晚上的記憶碎片,離開房間,朝樓下走去。我走到東館北端的洗手間,洗臉,漱口,喝水,但心中更想嘔吐。

我終于熬不住,跑到廁所里,彎腰沖著坐便器嘔吐起來。但昨天吃下去的食物早就被消化了,嘔吐出來的是剛喝下去的水以及黃色的消化液。

我痛苦地嘔吐了一會兒,又洗臉漱口,然後離開洗手間。雖然還沒有完全舒服,但多少能動了。但是——

蛭山丈男被害了。那個駝背的蛭山在南館的那個房間里被害了。

玄兒剛才講的是真的嗎?沒有弄錯嗎?會不會是故意嚇唬我的……這怎麼可能呢?玄兒絕不是開這種無聊玩笑的人。

蛭山丈男被害了。

如果這是事實——

既然是“被害”,就一定有“殺人犯”存在。殺人犯就在這個宅子里。

我踉踉蹌蹌地走在鋪著黑色地板的走廊上。屋外大雨傾盆,風聲也聲聲入耳,台風還遠遠沒有過去。

我穿過玄關大廳,走在朝南延伸,鋪著瓦的走廊上——

我突然想看看客廳里的情況。

昏暗的房間中央鋪著褥子,沒有任何變化,那個叫江南的年輕人也在。也許聽見拉門的聲響,他蠕動著,欠起上半身,看著我這邊。當他看見我的時候,很納悶,歪著脖子,嘴巴里沒有說一句話——他還不能發聲嗎?

我沉默著,搖搖頭,告訴他“沒什麼事”,然後輕輕地關上門。

東館和南館之間,鋪著黑磚頭的走廊被雨水完全淋濕。這條走廊雖然有頂棚,但沒有牆壁。看來從昨晚到今早,大雨是斜著打過來的。

我走進南館,從小廳沿著延伸到房子內里的走廊前進,很快就看到那間敞著房門的屋子。那個身負重傷、氣息奄奄的蛭山的血跡斑斑的面容瞬間從我腦海中閃過。

我用兩手捂著心口,深呼吸,慢慢朝房門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