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奏曲三 第2章
隨後,在自己目擊小艇碰撞的事故後……

市朗在椅子上,抱著腿,繼續回想。

……雨勢漸漸變大。市朗獨自走在湖邊小道上,心頭己經不再像方才那麼恐俱。現在不用擔心被那男子追擊,不用擔心那男子了——但是市朗所處的基本狀況並沒有改觀。

他的腿很沉,手腕和肩膀也很沉,最主要是肚子餓。盡管如此,市朗還是不想回那個湖邊小屋去找吃的。

市朗就這樣走了一小時左右,正好繞到小島後面。就在那時,市朗發現了那條延伸到島上的橋。

在這里,風吹雨打中,湖水顏色呈現暗藍色。看來,棧橋一帶的湖水還是因為某種原因才變成茶紅色。

與棧橋那邊相比,這里與小島的距離要短得多,估計最多也就百十米。一座不多見的橋將兩處連接起來。那不是拱橋,也不是吊橋……市朗頭次看見那種橋。

危險!禁止通行!

橋前立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四四方方的警告紅字,和昨天看見的,那塊——此處乃浦登家族私有土地——牌子一模一樣。

這橋直接漂浮在湖面上,或許叫浮橋吧。人們將許多筏子一樣的“浮子”連接起來,其上鋪木板,搭建而成。經曆風吹雨打,加之湖水的推波助瀾,這橋顯得不牢固。雖然橋的寬幅可以通過一輛板車,兩邊拉著鎖鏈,但或許年代久遠,所以才“危險”吧。如果強行通過,說不定會將橋弄壞。

猶豫良久,市朗還是無視警告,走上橋去。他覺得自己個小,體重輕,只要小心,應該可以過去。就算掉到湖里,白己也會游泳。

再那樣在湖邊亂轉,也沒什麼用。進入森林,恐怕會迷路。能繞過那片坍塌區域的道路似乎也不存在,就算真有,自己也找不到。風雨的確也變大了,遠處似乎傳來雷鳴聲。

市朗下定決心——先去島上。

雖然不知道宅子里住著什麼人,但總比這樣沒無目的地游蕩要強。因此……

當時快下午1點。一陣大風刮過,仿佛從後面推著市朗。

市朗重新背好背囊,戴好夾克上的兜頭帽,走上橋。

浮在湖面上的那座橋非常搖晃,比預料的厲害。橋面和鎖鏈都年代久遠,加上被雨淋濕,每走一步,腳下就傳來讓人惴惴不安的聲響,仿佛那腐爛的橋板就要脫落了。串聯“浮子”的鐵鎖鏽跡斑斑,一直發出吱吱嘎嘎的聲響。

好幾次都想掉頭回去,但市朗在心里不停地念叨——還有一點,還有一點,慢慢地邁著腳步。

最後十米,市朗決定索性跑過去。事後想想,那也許是個錯誤。

市朗跑的時候,耳邊不時傳來“咣當、咣當”的聲音,好像是鎖鏈斷裂的聲響。整座橋搖晃得更加厲害,到處傳來令人心驚肉跳的聲音。腳下的幾塊木板也脫落了,市朗差點跌倒。真沒想到,那個似乎伸手可及的對岸竟然讓人感到如此遙遠……

盡管這樣,市朗還是過來了,不能不說是幸運。他連滾帶爬地上了小島。就在那時——

整座橋猛地橫著斜過來,隨著劇烈的異響,從中間斷開了。一處斷開。其他地方也是遲早的事。木板的脫落聲、鎖鏈的斷裂聲持續不斷,橋面到處斷開。從湖岸邊延伸過來的橋面猶如水中大蛇,七扭八歪地漂移開……湖面上到處散落著橋板和“浮子”。

就這樣,市朗登上了小島,他也是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渡過這座橋的人。

橋邊建有一個小棧橋,但沒有一艘船。棧橋邊,有塊地方黑糊糊的,像是被燒毀房屋的遺跡,看上去那里曾是存放船只的小屋。

長長的石階從岸邊帶著緩緩的坡度向上延伸。市朗再次看看毀壞的橋,然後將不知何時脫落下來的夾克上的兜頭帽重新罩在棒球帽上,登上石階。

走到盡頭,有一扇又重又厚的黑門。市朗推推,門紋絲不動,似乎里面加了門閂,然而幸運的是,其旁邊的木質便門卻敞開著。

穿過便門,展現在眼前的是草木繁雜,郁郁蔥蔥的大庭院。市朗在那里首先看到的是這個陳舊的房子。這房子建在石牆邊,從市朗的角度看過去,在左首方向。

這是一個腐朽不堪的“廢屋”,被蔓草和青藤覆蓋著。

市朗跑了進去,他想那里至少可以遮風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