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宴會 第7章
我記不清當晚的宴會是何時結束的。

當我上過廁所回去後,燭光下的房間里依然飄散著不可思議的香味,浦登家族的人依然在牆上肖像畫的俯瞰下,靜靜地吃著面包,喝著葡萄酒和湯。我又被灌了幾杯酒,只要稍微動一下身體,使覺得天旋地轉,耳中傳來本不該有的囁嚅聲,混沌的大腦中交織著各種各樣勁滑的線條,自問自答,不得要領。

我突然覺得身邊的那個好友非常可怕;而忙著照顧媽+++那對畸形雙胞胎姐妹的聲音竟然和《米諾謝奴》的旋律重疊在一起,我突然覺得她們的微笑很有“女人味”,很妖豔;那個隔著餐桌,對面而坐的當家人則突然變成了可怕的牛頭怪物;那個蒼老的少年和媽媽在說著什麼,望著地們,我突然想哭。而那少年的爸爸突然問了我一個問題:“你讀過宮垣葉太郎的作品嗎?”

宮垣葉太郎是個偵探小說家,了解的人自然知道,但他突然提出這個問題,還是讓我吃了一驚。或許他從玄兒那里得知我喜歡看偵探小說。

“我有一本叫冥想詩人的家的書,上面有作者的親筆簽名。如果有興趣,我讓你看看。”

“我想看。”

《冥想詩人的家》是宮垣葉太郎的處女作,非常有名的長篇小說,現在已經絕版,很難得到。這本書我一直想看,但從來沒看過。

“那明天給你看。”那個少年的爸爸——浦登征順說道,“對了,也不一定明天。今後機會多得很。”

宴會終于結束,我記得自己喝得酩酊大醉,幾乎辨不清東南西北,只能讓玄兒架著,走在昏暗的走廊上。我還記得玄兒曾問了我好幾次——“沒事吧?中也君。”但忘記自己是如何回答的。我記得自己口齒不清地,問了許多事情,但想不起來那些問題是什麼,是如何問的,當然也想不起來玄兒是怎樣回答的。

夜越來越深,被風雨聲、雷鳴聲以及黑暗所包裹。不知何時,鬼丸老不見了。我記得曾看見鶴子。對了,在北館的走廊上,好像曾遇到那個叫“江南”的年輕人(他從塔上墜落下來……但為何會那樣?一瞬間,又產生了那樣的疑問)。他搖搖晃晃地從對面走過來,走在冰冷的石走廊上。盡管玄兒問他干什麼,那年輕人默默無語,滿臉困惑,視線游離——我感覺是這樣。

玄兒肯定一直把我送到東館二樓。當我沒有換衣服就一頭倒在床上的時候,不知為何,突然想起那個因為事故而身負重傷的駝背蛭山。現在,在南館的那個房間里,他是如何痛苦呢?痛苦……那是走向死亡的痛苦。痛苦的結局就是死亡。死就是空嗎?在這個世界上,只有空才是惟一的永遠嗎?據說在西館的那個“打不開的房間”里,第一代館主玄遙被殺害了。他究竟是被怎樣殺死的?誰殺死他的?卓藏是玄兒外公的名字。據說那個卓藏在同一個夜晚自殺了。玄遙和卓藏死後,是被安葬在那個墓地里嗎?那個墓地被叫做迷失的籠子……為什麼“迷失”?誰在“迷失”?為什麼是“籠子”?

是何種用處的“籠子”?

——請吃。

——啊,這是美魚的聲音。

——請吃,中也先生。

——這是美鳥的聲音。

——這對妖豔、美麗的畸形雙胞胎是完全的H形雙重體,完全可與章、嚴兄弟媲美。

——不要猶豫,吃下去!

——眾人附和柳士郎的聲音。

——吃下去!

在“達麗婭之夜”,在“達麗婭之館”,在達麗婭的守護許可下,在眾人誠摯的祝福下……

——把那個吃下去!

——把那個肉吃下去!

肉……還是“肉”嗎?那是什麼肉?我吃了那肉嗎?我到底吃了什麼?而且,我……

……在風雨和雷鳴聲中,我不知不覺地進入夢鄉。我睡得很死,仿佛被吞沒到無盡黑暗的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