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迷宮 第5章
在沙龍室的東西兩側,各有一扇通向鄰屋的門,東側的鄰屋是圖書室——早晨,當我們穿過走廊的時候,玄兒曾經告訴過我。從前,許多藏放在北館中的舊書籍都被大火燒毀了。盡管如此,現在那里的藏書量應該不會小。雖然我也不是非常書癡,但對征順收藏的偵探小說抱有濃厚的興趣。說實話,我還是很喜歡艾倫·坡、柯南·道爾、切斯特頓、江戶川亂步、橫溝正史等東西方偵探小說家的作品的。

據說西側的鄰屋是游戲室。本來我想去圖書室看看,可當我剛剛從畫像前挪步,美魚和美鳥便叫道:“中也先生,到那邊去!”我只能身不由已地被她們拖到那個房間去了。

“中也先生,你喜歡國際象棋嗎?”

走在前面的雙胞胎姐妹同時回頭看著我,美烏率先問道。

如果是日本象棋,我還會一點,換了國際象棋,我只知道是“和日本象棋類似的一種象棋”,只知道棋子的名稱以及基本的下法。當我如實相告,兩姐妹顯得有點失望。

“那,中也先生,你就觀戰吧?”

美魚說道。兩人朝著棋盤所在的正方形小桌子走去,將兩把椅子並排放在桌子一側,一屁股坐下去。

我跟在她們後面,順便環視一下室內。

地上和東館的舞蹈房一樣,鋪著黑紅交錯的木板。靠庭院一側的椅子上有扇窗戶,那里拉著天鵝絨的黑窗簾。窗簾前面有個鋪著胭脂色桌布的大圓桌,那恐怕是打牌用的。除此之外,還有幾個類似于兩姐妹正在用的小桌子,其中一個很像是麻將桌。

美鳥和美魚在並排坐著的桌子前,放好棋盤。從兩人的角度看,美鳥在左邊,執白棋,美魚在右邊,執黑棋。像她們這樣的連體雙胞胎,如果要下棋,只能采用這樣的姿勢。

“你們誰厲害?”

我站在她們身後,看著棋盤,問道。美鳥先下,很快較量就要開始了。棋盤是大理石造的,顯得很厚重,而棋子也是用大理石精心雕刻而成的。其實所謂“黑”棋子的本色是暗紅色。

“恐怕差不多。”美魚答道。

“是呀。我們互有勝負。”美鳥接著說。

“玄兒大哥可厲害喳。”

“中也先生,你也可以讓玄兒大哥教教嘛。”

“如果你會的話,就可以和我們一起玩了。”

“是呀,像你這樣,一定很快就會得很好的。”

兩人一邊開心地說著,一邊飛快地移動著棋子。她們下得很快,仿佛預先知道對方的想法。

“中也先生,你喜歡貓嗎?”美魚冷不丁地問道。

“反正不討厭。但是我沒養過。”

聽到我的回答,美魚樂滋滋地笑起來:“那等一會兒,把我們的貓咪介紹給你。”

“有貓嗎!”這倒出乎我的意料。我不禁想——這個宅子里的貓肯定通體黑色。

“契夏在我們的二樓臥室里。”美鳥說道。

“契夏?是那只貓的名字嗎?”

“是的。它非常可愛,總是和我們在一起。”

我馬上就想到了路易斯的作品《愛麗絲漫游奇境記》。在這個奇妙童話中,有只叫契夏的貓。她們肯定是受此啟發,而給自己的貓命名的。

閑談中,兩人的較量還在繼續。隨著戰局的擴大,兩姐妹的話越來越少,思考的時間也變長了。現在,美鳥的白棋占據著優勢——由于我會日本象棋,大致的情形還是能看懂的。

我暫時將視線從攻防交替的棋盤上挪開,岔著手,抬起胳膊,仲到頭頂,舒展了一下腰身,再次環視一下室內。這時,我發現在靠走廊一側的角落里——房間的西北角上,有個怪異的鍾表。

那距地面有一人多高的表盤本身井沒什麼特殊之處,直徑大約有四五十厘米,灰白色表盤上羅馬字母從I環狀排到M,兩個長短黑指針正措在8點前。

怪異的是那個表盤嵌在寬不足一米的牆板上,而那牆板猶如斜切房屋一角。那鍾表不是掛在牆上,而是牆體的一部分成為了表盤。整個構造是這樣的。

我覺得這種構造很少見。

整個鍾表的機械部分納入在牆板後面。看上去那鍾表占據了一整塊牆體。

正當我端詳著,表盤上的指針正好移到了8點。就在那時——

微微傳來齒輪的咬合聲,很快表盤下方的牆板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那原本看上去什麼都沒有的黑色牆板成為一扇雙開門,朝前“啪”的一下打開了。接著,從內里蹦出來一個黑色的、扁平的盒式台座,上面有一個例盤,而那圓盤上面載著兩個木偶。

一個是穿著漆黑燕尾服的男性,一個是穿著深紅裙子的女性。

那木偶做工精細,大約有30厘米高,兩者在圓盤上相對而立,摟在一起。

台座出來的同時,傳來八音盒的曲調。3/4拍,輕快柔美,音色清澈,但隱隱地含著一絲寂寥。接著——合著八音盒的音樂,台座上的圓盤開始轉動,摟在一起的木偶也開始旋轉,猶如在跳華爾茲。

這是個制作考究的自鳴鍾。好一會,我屏息聽著流動的旋律,人神地看著旋轉著的人偶。

相同的曲調重複幾次後,八音盒不響了,木偶也停止不動。伴隨著齒輪的咬合聲,台座縮回內里,門也關閉起來,恢複原樣……

只有那嵌在黑色牆板里的表盤還露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