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形短劇 第3章
兩姐妹的話讓我大吃一驚。

為什麼是“螃蟹”?她們什麼地方像“螃蟹”——我不知該如何作答,懷著不可思議的心情,駐足于屏風前。

屋外還下著雨。從聲音聽上去,雨下得不大,但時不時傳來大風的呼嘯聲,似乎預示著暴風雨將要來到。

伴隨著衣服的摩擦聲,美魚從屏風左邊伸出頭來。

“我們是螃蟹。”她又說了一遍,一部分衣服露出屏風外。那杏色的和服袖子隨著她的動作擺動著。

“哎,也就是說——”我語無倫次,不知說什麼好,“你們兩個人是螃蟹?”

“是的!”

“我還是弄不明白。為什麼……”

“我們兩個人合在一起就是螃蟹。對吧?”

她沖著屏風後面說道,隨後便傳來美鳥的應答,“是的。”我條件反射地看看屏風右側,但美鳥並沒有露出臉。

她們這麼說,我更加不明白——“兩個人合在一起是螃蟹”——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幾秒鍾後,伴隨著巨大的驚詫,我的疑問煙消云散了。

關魚先露出臉和手,接著從屏風後面走出來。她個子不高,體型細巧,宛如一個脫俗的美少女。她穿著碎白道花紋的杏色和服,纏著深藍色的腰帶。剪得整整齊齊的短發下,一雙黑亮亮的大眼睛,直直地看著我。一開始我就覺得她像個西方的古典美女,果然如此。

我想美鳥也會從屏風右側站出來,但事情的發展完全出乎我的預料。

首先現身的美魚腳蹭著地,橫向移動,隨後美鳥像是被拽出來一樣,出現在屏風左側。

“中也先生,請多關照。”

“中也先生,請多關照。”

兩人異口同聲說道。兩人步調一致地鞠躬行禮。

“我們兩人合而為一。”

“我們兩人合而為一。”

我覺得並排站在那里的兩姐妹的姿態、動作有種說不出的別扭。過了片刻,當我明白那別扭的原因的時候——我頓時覺得老天開了一個多麼大的玩笑。

兩姐妹同時出生,面容相同,體型都很細巧,但從側腹部到腰部,她們的身體緊緊地連在一起。我定睛一看,發現那個部位的和服也被縫合得嚴嚴實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暹羅雙胞胎(暹羅(今泰國)的一對連體雙胞胎兄弟于1811年5月11日出生,他們分別娶了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威爾克斯的薩拉和阿德萊德·耶茨姐妹倆為妻,姐妹倆共為他們生了雙個孩子。1874年1月7日兄弟倆在3小時內先後死亡。因為把連體人分開被認為是十分危險的,所以他們倆一宜沒有被分開。他們以在巴納姆和貝利馬戲團“吸引觀眾”為生)。

我從貧瘠的大腦中,想到了這個詞。

所謂暹羅雙胞胎,指的是兩個應該相對獨立的個體在母體中,因為某些原因而發生異變,身體的一部分牢牢連在一起,或者共用一部分身體器官。我記得曾經在哪里讀過有關這種先天性殘疾的文章。之所以這樣的畸形兒會被稱為“暹羅雙胞胎”,是因為當年暹羅國(就是現在的泰國)中,曾有一對這樣的畸形雙胞胎,且世界聞名……

現在,站在我眼前的兩姐妹難道就是所謂的“暹羅雙胞胎”嗎?

她們各有一雙手腳,但身體的一部分緊緊地連在一起。美魚的左側腰部和美鳥的右側腰部完全結合在一起。

“你看,是螃蟹吧?”最後露面的美鳥說道,語調沒有任何的改變,“你很吃驚?中也先生!”

合而為一的兩人左右各有四只手腳,合計是八只手腳,的確像螃蟹。“兩人合在一起就是螃蟹”——這話說得沒錯。

震驚、恐懼、後悔(看了不該看的事物)——各種感情混亂地交織在一起,讓我不知如何是好。我不知所措地垂下眼眉。但她們還傻乎乎地看著我,笑眯眯的,時不時地笑幾聲,隨意地說著話。

“你還是受驚了。對吧?”

“如果讓你受驚了,請原諒。中也先生。”

“我們是不是挺怪異的?”

“但我們一生下來就這樣,所以自己也沒覺得有什麼別扭的地方。”

“什麼事情,我們都是兩人一起做的。”

“一起睡覺。”

“一起洗澡。”

“如果通道太窄,我們就過不去……”

“所以,中也先生,你要多關照我們。”

“請多關照,中也先生。”

我不知如何應答,只能傻站在那里。兩人覺得奇怪,收住話匣子,從我身旁穿過,走到房間中央。一陣香氣飄散過來,和我剛才在密室樓梯上聞到的氣味一模一樣。

“現在,這個房間已經不用了,但聽說以前是舞蹈房。”

雙胞胎中的一個——可能是美鳥——說著,環視了一下昏暗的房間。

“據說當時在這里舉行聚會,邀請了不少人……我們的父母也曾在這里跳過舞。”

“那是我們出生以前的事情。”

“真棒呀。”

“真好。”說著,兩人協調一致地跳起舞來,舞步奇特,仿佛有個夢幻樂隊在那里伴奏一般。一頭霧水的我只能屏息看著這對美麗的“暹羅雙胞胎”的奇怪舞姿。

很快,她們停下舞步,回頭看著我。那兩雙黑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我,弄得我非常緊張,不知所措地垂下眼眉。

“中也先生。”

雙胞胎中的一個——這次可能是美魚——沖我說道。

“那個——”說著,她指指我的腳下。我不知怎麼回事,很納悶。

“你看……你的鞋子?中也先生。”

“哎呀!”

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看腳下,才發現自己沒有穿鞋子。剛才,我跳下床,忘記穿鞋子,便沖到走廊上,一直走到這里。

“哎呀,這……”我能感覺到臉紅,連自己都覺得這話說得太愚蠢。

“這個,這……”

兩姐妹看見我狼狽的樣子,美麗的臉上綻放出妖精般的調皮笑容。

“那麼再見了,中也先生。”美鳥說道。

“再見,中也先生。”關魚說道。

還沒等我回應,兩人靈巧地轉過“合而為一的身體”,有條不紊地走出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