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奏曲一 第2章
……9月23日,下午5點30分。

少年停下腳步,看看手表。這是今年春天,考上中學時,父親送給他的禮物。

看完時間,少年半絕望般嘟噥起來:“啊!都這個時間了。怎麼……”

……本不該這樣。

按照當初的計劃,到這個時候,他應該達到預期目的,回到村莊了。怎麼會這樣……不管他怎麼想,現在已經沒有辦法。就算他自己也知道別無他法,還是忍不住會那樣想。

今天一大早,他從位于I村的自家出發,向家里人謊稱和朋友們到附近郊游。

雖然對家人撒謊,他有點心痛,但也是不得已。如果他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必然會被家人責怪的。大人們決不會明白今天的這個冒險對于他而言有多麼大的意義。但是……

少年擦擦額頭上的汗水,仰面看看天空。

天空上依然烏云密布,弄不清太陽的方向。帶有潮氣的暖風迎面吹過,讓他產生一種不祥的預感——很快就要變天了。

少年稍稍歎口氣,看著自己的腳下。

這是一條雜草叢生的破路,也許因為連日的大雨,路上到處都是泥土和水窪。而且——還有兩條清晰的車輪印,像是剛剛留下的。

現在只能依靠這個車輪印了。

無法掉頭折回村子,不管從時間上,還是距離上考慮,那都不可能。

只能繼續朝前走。這個新車輪印肯定是剛才——一小時以前——在中途超過少年的黑色車子留下的。

當時少年好不容易在茫茫大霧中,越過百目木嶺。他花費許多時間,還消耗不少體力。他竭力抑制住心中的不安和焦躁,繼續在山間小路上行進著。

就在那時,那輛車從身後開了過來。

少年立即躲到路邊大樹的後面。其實也不是什麼可怕的東西,但他不知為何就是心里發毛,也沒來得及看車上的駕駛者。對方似乎也沒注意到他的存在。

當時,那輛黑色的車子轟鳴著,疾馳而去。那少年覺得那車的目的地一定是那個宅子,他也願意這麼想。所以只要順著這個車輪痕跡走的話……少年回頭看了一下來時的路,不禁渾身顫抖。

現在無論從時間上,還是體力上考慮,都不能掉頭回村子了。

對,己經無法掉頭了,只能前進。現在只能相信——順著車輪痕跡往前走,就能到達那個宅子(山嶺對面浦登老爺家的宅子)。

只能這樣了。

少年再度邁開腳步。

到日落還有多少時間?一個小時?半個小時?不管怎樣,時間所剩無幾了。少年期盼能在大黑前到達那里。但——

就算能安然到達,宅子里的人會幫助我嗎?會收留我嗎?

想到這些,少年頓時覺得腳下無力了。

——絕不能越過百目木嶺。

只要是I村的孩子,肯定都被大人們這樣警告過。

——絕不能越過百目木嶺。絕不能到山嶺對面的那個森林中去。絕不能靠近森林中的那個湖泊。

少年生在I村,長在I村。周圍人中,他奶奶說得最多,從記事起,就像咒語一樣,在他耳邊反複嘮叨。

——浦登老爺家的宅子就建在湖中小島上。千萬不要接近那個宅子,知道嗎?千萬不要隨意接近那里。如果接近的話,就會有可怕的災難降臨頭上。

今天早晨,少年打破禁忌,獨自離開村莊,越過山嶺,朝著被稱為“大野猴子足跡”的湖泊進發。他今天冒險的目的就是想親眼看一看那個建在湖中小島上的“浦登老爺家的宅子”。

他奶奶煞有介事地說那里有不樣的東西。但當少年詢問是什麼東西時,她卻沒有具體作答,只是滿臉恐怖地搖著頭。

他們——住在宅子里的人——究竟會不會救助我呀?難不成雖然心如刀割,但少年只能就這樣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