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紅的慶典 第4章
席間,羽取忍來了幾次,當我們吃完大部分飯菜後,她又為我們端來了水果甜點和咖啡。

“他情況如何?”玄兒問道。

“啊,你說他?”過了片刻,羽取忍回答道,“他睡得正香。”

“你認識他嗎?”

“沒一點印象。”

“那麼,你知道‘T。E’這個縮寫是什麼意思嗎?”

“是那人名字的縮寫嗎?”

“我覺得是。”

羽取忍緩緩地搖搖頭,似乎很迷茫。她看上去似乎並沒刻意隱藏什麼。

正當她將餐具放入盆中,准備端走的時候,玄兒又問:“還有一件事,首藤表舅還沒回來嗎?他昨天出去後,就沒回來過?”

我第一次聽說首藤這個名字。羽取忍停下腳步。

“是的。”

“你知道他去什麼地方了?”

“我不知道。他說今天晚上回來的。”

“是嗎?既然你不知道,就算了。”

等著羽取忍出去後,玄兒拿起膝蓋上的餐巾擦擦嘴巴。他面容蒼白,只有嘴唇異常紅潤。

我一邊把方糖放入咖啡中,攪拌著,一邊在腦子里盤算著——剛才玄兒提到了“首藤表舅”,在這之前,野口醫生也提到一個人——“伊佐夫君”……這個宅子里到底住著多少人呢?

玄兒的父親浦登柳士郎作為“房主”肯定住在這里。據說他的妻子,也就是玄兒的生身母親早就死了,他再婚後,又生了一對雙胞胎姐妹。但——

我對于浦登家族的人員情況只知道這麼多。在這個宅子里,還有一些我不知道的人。

我已經知道的傭人有駝背的蛭山丈男、原本是護士的小田切鶴子、羽取忍及其兒子慎太,還有做飯的廚師。除此之外,肯定還有其他傭人。這個宅子如此大,就算還有其他傭人也不足為怪。

正當我考慮問這些情況是否適當的時候,玄兒開口說話了。

“雖然我喊首藤叫表舅,其實他並非我媽的表兄弟。”

“但應該有一定的血緣聯系吧?”

“算有吧。我們還有許多遠親。在包括他們在內的浦登家族中,他算和我們比較近……”

也許是心理作用,我感覺玄兒的語調聽上去並不是很偷快。

“我的外婆叫櫻子,是浦登家的獨生女,因此招婿入贅,那個人就是我的外公卓藏。而首藤就是卓藏妹妹的兒子,全名是首藤利吉。”

“是你外公的妹妹的……”說著,我便在腦子里迅速描繪出那個家譜圖,“等一下。你外婆是浦登家族的獨生女——這麼說來,你父親也是人贅的?”

“是的。我父親也是浦登家族的入贅女婿。我死去的媽媽叫康娜。她是我外婆的第一個孩子……”

卓藏和櫻子後來就沒生過男孩?或者沒有養活?

“而首藤表舅和前妻所生的孩子就是伊佐夫。”

“他再婚過?”

“和一個歲數小很多的女人再婚的。首藤表舅的歲數比我爸小一點,50多了,而他的後妻才30歲左右。他的後妻叫茅子,是大城市來的,長得很漂亮,讓人覺得挺有文化的。”

“伊佐夫就是剛才野口醫生提到的那個人?”

“是的。我媽媽和首藤是表兄妹的關系,所以我和伊佐夫就是表兄弟。他現在應該在北館的沙龍室陪野口先生喝酒。他比我小三歲,自稱是藝術家,但很愛喝酒,總是醉醺醺的。野口先生倒是很喜歡這個同道中人。”

“首藤父子平時就住在這里嗎?”

“不是的。”玄兒搖搖頭,“首藤表舅家在福岡。那里的好幾家公司都交給他管理,可他總是找借口往這里跑,揣摩我爸爸的心思。他也經常帶伊佐夫和茅子一起來。這次主要是為了參加明天的‘達麗婭之日’”

啊,又是“達麗婭之日”?

“你的首藤表舅出去後,就沒回來,是怎麼回事?”

玄兒慢慢地端起杯子,沒有放糖和牛奶,淺淺地吸一口,皺皺鼻子,叼起一枝煙。

“三天前,他們三個人坐著首藤表舅的車子來到這里。昨天他獨自開車出去了。當我離開這里的時候,他的車子已經不在停車場了。今天和你一起回來的時候,我還是沒在停車場看見他的車子。我想他應該沒有回來。”

“原來如此。”我點點頭,腦海中浮現出湖邊那個停車場。要是首藤今天晚上回來,那個蟻山又要去開船了。

“他到底去哪兒了呢?”

玄兒嘟噥著,看著壁爐上方的牆壁。那里有一個黑框、六角形的掛鍾,看上去有年頭了。此時,乳白色表盤上的兩根長短指針就要在最上方重疊了。

“到這個時候還沒回來的話……”

六角形的掛鍾敲響了零點鍾聲,玄兒閉口不說了。鍾聲比預想的要輕柔。過了片刻,玄關大廳里那個擺鍾的沉悶聲也隔牆傳了過來。

“中也!”

鍾聲還在延續,玄兒一口喝完杯子里的咖啡,站起身。

“要不要洗澡?我讓他們去燒水。”

“算了,都這個時候了,今天就不洗了。”

“你看起來挺困的,休息吧。”

“也好。”

“那……”玄兒將指間的香煙掐滅在桌上的煙灰缸里,“我們家的人不會起早。如果你先起來,肚子餓,就到這里,按一下那個按鈕。”

玄兒指著門邊的牆壁。在照明開關的下面,還有一個板子,上面有一個烏黑的圓形凸起。

“如果你按那個,南館的鈴就會響,傭人就會跑過來,你只要和他們說就行。”

“明白了。不過我覺得無所謂,反正我經常不吃早飯的。”

“我的房間在北館二樓,如果有什麼事……對了,你一個人還是不要到處亂逛。我會帶你逛一圈的,之前,你還是老實地待在東館。””你怕我迷路?”

“是的,很容易迷路。”玄兒故意撇撤嘴巴,“有可怕的牛頭怪物,會吃人的。”

“我准備了避邪玉石。”我爽朗地回答著,玄兒也憋著沒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