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的時間 第4章
從十角塔出來後,我們順便去了小島的入口處。因為玄兒說想看看渡口的情況。

“那個年輕人是怎麼過來的?你不覺得奇怪嗎?”玄兒快步穿過林間小道,“湖里只有兩艘船,一艘是蛭山駕駛,我們乘坐的摩托艇;另一艘則是手搖的小船。你應該看到的,對嗎?”

當我們乘摩托艇過來的時候,那艘小船停泊在棧橋邊。如此想來,那個年輕人是乘那艘小船,緊隨我們之後,來到島上的。

入口處有扇雙開黑色大門,近三米高。黑暗中,那扇大門顯得更加威嚴,有分量。環繞著整個小島的石牆在門上方形成歌德式圓頂。

玄兒告訴我——傳說這里曾是某個武將所在的城池,島四周的石牆就是在原有的基礎上修建而成的。

雖然玄兒也說那個傳說未必真實,但我覺得可以相信。因為那個“城牆”是用無數巨大的天然石頭堆砌建成,不管玄遙家族多麼富有,如果沒有原來的基礎,很難想像他們能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

門留著可容一人通過的縫隙。我們走出門外,走下通往棧橋的平緩階梯。

湖面上沒有一絲光線,一片黑暗,讓人不禁膽戰心驚。

不知何處傳來湍急的水流聲,感覺就在附近:與剛才相比,風大多了,站在這里還能依稀聽到湖邊森林的沙沙聲。

“這個湖深嗎?”我突然想到這個問題,沖玄兒問道。

“據說是個無底洞。”玄兒像是在開玩笑,“如果掉下去,無人生還。”

“是嗎?真的?”

“是不是無底洞,我不知道,但的確不淺。而且水藻很多,湖面附近和湖里的溫差也很大。小時候,家里人警告我湖里危險,絕對不能去游泳。以前,這個宅子里就有人被淹死。”

“是浦登家族的人嗎?”

“是這個宅子里的傭人和她兒子。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當時我還沒有出生。那個孩子在湖里戲水,淹死了,他媽媽想去救,也淹死了。”

四周是無盡的黑暗,風中,樹林嘩嘩作響。玄兒繼續說著:“據說那不是簡單的事故,是湖怪將他們拖進去的。”

“湖里……有怪物?”

“是我們從未見過的怪物。”玄兒好像又在開玩笑。

“那是什麼怪物?”

“本地流傳著許多說法。在深山老林里,有這麼一個湖,本來就會讓人浮想聯翩,如果沒有一兩個傳說,反倒讓人不可思議。”

我們走下長長的石階,靠近岸邊的棧橋。玄兒不再和我說話,用電筒照著那里。他當然認為那艘小船就停泊在那里。我也那麼認為。但是——

“沒有!”——棧橋附近並沒有小船。

突然,一陣大風呼嘯而至,湖水嘩啦作響。我覺得自已就要被吸入那無盡的黑暗中,趕緊眨眨眼睛。

“怎麼會這樣?”

“怎麼回事?”玄兒也嘟噥著,“莫非他不是劃船過來的?但那個……”

“‘那個’是什麼呀?”我掉頭問道,“難道還有別的途徑上島?”

“啊,那是——”玄兒皺皺眉頭,往前又走了一步,“中也君,小船在那邊。”

“什麼?”

“在那邊。”玄兒拿著電筒,往前照著,“你看!船在那邊。”

“啊?!”

玄兒拿電筒照著棧橋不遠處的湖面上。黑暗中,能看見水波翻騰,一個黑影孤零零地漂浮其上——是一艘船。

“在那里……”

“那個年輕人是乘船下岸的,但沒有拾好纜繩,船就被湖水打過去了。”

“或許是地震時,纜繩松開了?”

“那種可能也不是不存在。”

看過去,那艘小船離岸邊並不遠,如果不怕刺骨的湖水,完全可以游過去將船拉回來。但玄兒並沒有這樣提議。

“等會兒和蛭山聯系一下。”說完,他掉頭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