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誘的耳語 第5章
越過木牌所標示的界線,江南進入了“浦登家的私有土地”。

天越來越黑,從路邊伸展過來的樹枝重疊交織在一起,前方顯得很昏暗。沒有風,就連剛才還能聽到的蟲鳥鳴叫聲也不知為何消失了,森林寂靜得讓人覺得怪異。江南覺得甚至連自己的腳步聲、呼吸聲似乎都要被這片靜寂吞沒了。

江南合上外套,稍稍加快了步伐,走了一會兒,右邊出現條岔道,又走了一會兒,左邊出現條岔道,但江南沒有猶豫,就順著大路走。就這樣走,就一直走——不知何時開始,他有了這種自信。

不久——

兩邊的森林緩緩地往後退去,視野開闊起來。

突然間,風迎面吹來。樹林沙沙作響,山鳥驚叫著,飛出林子。

江南用手壓住亂發,凝視前方。

那湖泊就在近前,仿佛屏息潛藏在森林中。不知何時,空中的積云已經散去,絢爛的夕陽普照大地,被晚霞染紅的湖面熠熠生輝。

湖中小島的四周被猶如城牆般的石牆圍繞。對面便是那——黑暗館。

黑暗館被高牆所隔,讓人無法窺其全貌,只能零散看見一些黑色的建築。對面右首方位有一個孤零零的,比其他房屋高的建築,像是一個塔。

道路延伸到湖邊,分成兩股,猶如環抱住湖泊。往左首走,不遠處像是碼頭。江南毫不猶豫朝那里走去。

那是一個防波堤式棧橋,從岸邊延伸到湖中。橋頭有個四方形的石造建築。

那建築的牆壁是用暗褐色石塊堆積建成,房頂被塗成黑色,平平的。從這里望去,江南沒看到窗戶。那建築讓人感覺像是一個為巨人准備的黑石棺。那建築不大,但如果把它叫做“小屋”也不合適,因為它整體上讓人覺得厚實、沉重。

那建築的門廊面朝大道,里面有個黑門。

“有人嗎?”江南喊著,輕輕地敲敲門,“有人嗎?有人在嗎?”

無人應答。

他正准備再敲一次的時候,猛地發現旁邊有個門鈴。江南按一下傳聲器下方的紅按鈕,但里面好像沒有門鈴的聲響,也無人應聲。

江南想——說不定這門鈴通到島上建築里,于是便又按了幾下,等了一會兒,還是無人應答。也許有故障,再不然……門似乎鎖著,江南轉動把手,試著推拉了一下,打不開,便繞到建築的後面,想看看有無窗戶,卻發現——這個建築被損壞了。

石牆的一部分完全坍塌下來。這——這也是剛才的地震造成的嗎?從現場看,不像是近期坍塌的。

“有人嗎?”

江南慢慢湊上前去。

“有人嗎?……”

江南透過瓦礫縫隙看看,但里面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到,也沒有任何聲響。

江南沿著屋後繼續走,發現幾扇窗戶,但黑色的百葉窗緊閉著,無法看見內里。

于是,江南朝棧橋走去。

那里有一艘手搖小船,後部左側帶著槳,被人用繩子連在棧橋木樁上。

看來只能坐這艘船上島了……

棧橋很陳舊,好幾處的木板都掉了,人走上去會搖搖晃晃,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響。江南努力保持重心,一下子跳到船上。

小時候,江南被外公帶出去玩的時候,坐過這種小船。他還記得當時調皮地把弄過船槳。雖然水平不高,但江南還是會劃船的。

解開繩索花了一些時間,但一旦劃起來,船速比想像的要快。

……啊。

江南凝視著晚霞下的湖中小島,突然產生一個疑問。

我究竟要……

疑間變成不安,不安變成恐俱,迅速膨脹,似乎全身都被凍僵、凝固了。

但那只是瞬間的感覺。

隨著小船的加速,感情、思考力都從身體內流出,被吸進湖底——啊,這是怎麼回事?這里發生了什麼?這里有什麼?為什麼會氣喘籲籲?身體為什麼會動來動去?身上的疼痛是怎麼回事?這是什麼顏色?這是什麼聲音?這是什麼味道?怎麼會覺得冷?怎麼會覺得舒服……

被一種非自我的意識所操縱。這時,那種感覺開始讓江南的內心產生一種甜美感。那種感覺和江南在百目木嶺的大霧中迷失方向時所產生的感覺類似。那是一種非現實感:這是什麼地方?我在干什麼?我在看什麼?我感覺到什麼?我是淮?我……我到底是誰?

島上的棧橋與陸地平行相連。那里有一艘帶馬達的小艇,被繩子拴在木樁上。江南好不容易將船停靠在小艇後面,走下棧橋。

當江南走下搖搖晃晃的棧橋時,他一度迷失的自律力和思考力多少又恢複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