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二章 潛入聖地
巴古拍高原。

位于科爾普蘭提大陸的中央東西橫貫大陸的古羅索山脈邊。

這里是米利歐非蘭姆教會的聖地,是傳說中大聖米利歐非蘭姆在修行後悟得真理的地方。

不過令人意外的是,大多說的人對這塊土地抱有誤解。

這里不是荒野,也不是沙漠。

但他同時也不是肥沃的土地。

通常適合植物生長的土地擁有從草原到雜草、灌木至更大型樹木的多樣植物相,形成被稱為『極盛相』,由高大樹木多構成的蒼郁森林。

但是巴古拍高原不一樣。

這里之所以沒有森林,是因為日夜及四季的溫差劇烈,機上雨量偏低、土地貧瘠,只能長出生命旺盛的雜草。

看上去是一片綠沒錯但那里絕對不是樂園。

不過就算如此,人類就是那種會在確保最低限度生存手段後持續擴張版圖的生物。

這個巴古拍高原上也有城市。

由于這里是米利歐非蘭姆教會的聖地,九成以上的居民都是米利歐非蘭姆教的信徒其余一程不到的民眾則都已某種形式和米利歐非蘭姆教會有所緊密聯系。他們獨立、自制的風氣與盛,常年擁有巴古拍高原這塊領地的拉蒂岡帝國甚至賦予教會免稅權,同時也未進行積極的同志。

不管怎麼說

「我以為聖地這種地方會更繁榮的說」

奈奈一邊環視四周一邊嘟囔。

她和適從們繪其諾、柯林、索利烏和那莉亞一共五個人,呈現在他麼眼前的正是和高原同名的城市。

巴古拍城的街道。

這里給人的印象非常樸素。

並列的建築物都是煉瓦外露、顏色點調,沒有任何裝飾。給人的印象就只是為了達成多需要最低限度的技能,而所需最低限度的步驟多建造成的。

街上沒有任何看板忽視宣傳海報,只有不斷延伸的單調建築物形狀大小相同的建築物不斷、並排延伸。

沒有華美裝飾,樸素堅實這一點倒是跟阿比亞斯很像。

只不過巴古拍高原這個『聖地』的枯燥無味程度高到甚至讓人感到有種壓迫感。

路上所穿的衣服也十分樸素,幾乎看不見任何華麗色彩的布料或是飾品。要說這是此地的風土民情也合理,只是,這個城市似乎滿溢著被壓抑的空氣。

當然,不是信徒的人也會來到巴古拍城里,而且他們也擁有工作,也可以做生意、只是以這種『外人』為對象的設施均坐落于城里的角落,整個城市就像是某地的收容所或是監獄一樣。

「因為米利歐非蘭姆教是尊奉樸素節約、修身克己為旨的宗教嘛。」

一旁的繪其諾說道。

當然奈奈和他並麼有露著臉在街上走。

在風勢強大的巴古拍高原上,原本就有許多人穿著連帽衣或死斗篷。因此,像奈奈公主一行人穿著長外套、而且帽子壓的低低的人並不會特別顯眼。另外,像奈奈公主一樣,包上頭巾把長長的耳朵夾藏起來。她的尾巴也卷到衣服內側,讓他不會從衣服邊露出來。

只是很粗淺程度的變裝而已不過繪其諾等人相信這樣就足以瞞過眾人。

照片這種東西在克爾普蘭提大陸上還不普及,至少還不到能夠大量印制、四處散布的地步。因此,他們不需要特地隱藏某部分的外表特征;以言語繪其諾傳達特定人士的容貌時,總是會特別強調其特征因此,擁有顯眼特征的人,只要把那個部分藏起來就不容易發現。

繪其諾用簡單的燃料改變了頭發的顏色,柯林則是把頭發挽在腦勺上,兩個人看起來都和平常大不一樣。那莉亞也和柯林改變發型,索利烏是把眼睛拿下。據他表示,他的眼睛原本就是假的。

不過這些就先不管了

「基本上巴古拍高原是一塊自環境十分苛刻的土地。」

柯林說道。

她正走在一行人的前頭。

奈奈公主一行人現在位于巴古拍城的一個角落這個城市劃分為東西南北四區塊,眾人目前離中央街有數條街之遠。路上的人潮不多不少大家只是默默地低著頭向前走。

順道一提,繪其諾的愛馬多拉塞那寄放在巴古拍城入口的馬廄里。因為聖地里基本上是禁止馬車和馬匹往來行走的。

「在貧瘠、溫差劇烈的土地上,熱門們必須為了生存而互相幫助,省去不必要的浪費,嚴禁奢侈的享受。因此,這里才會出現以這個尊奉嚴謹戒律和禁欲為旨的宗教。」

「原來是這樣。」

「這原本只是為了生存下去的手段,但不知從何時起,這些手段在整理後被體系化、加上權威在交通工具發達、文明發達、升華改善後的今日,仍以『文化』之名留下。」

「文化」

奈奈眨著眼睛說道。

從他的立場來看,文化這種東西應該更豐饒更積極、開朗才對。

就奈奈的角度而言,阿比亞斯的文化雖然樸素堅實,但人們的衣服和建築物里卻帶著淡淡的溫暖,方言中也具有多樣的溫婉和敘情表現,嗨喲不時以各種奇怪理由所召開的祭典而這些都立基于寬容且歡樂的,民族性上。

和巴古拍城的氣氛完全不同。

「是的,也可以說是傳統。因為在這個城市里,華美、引人注目的飾物都被歸類為惡的,所以街景和人們的裝扮都偏向乏味。」

「阿比亞斯也是一樣樸素堅實啊」

「只是阿比亞斯要賣弄炫耀的時候,可是也挺誇張的啊。」

繪其諾其接著奈奈的話說下去。

在阿比亞斯這個地方,樸素的日常生活和華麗祭典之間的落差相當大。平常雖然難得樸素,單一來到定期祭典或是其他類似活動時嗎比亞斯的國民就會用盡權力產生巨大騷動。

「不管怎麼說」

繪其諾突然換上嚴肅的申請說道。

「宗教誕生的地方大多有過什麼苦難,只不過有些是源自政治因素,有些事源自地理因素,每個宗教都有所不同。正因為他們身處痛苦之中,才會依靠神明。」

「」

奈奈斂起表情,陷入沉默。

她知道繪其諾用這種語氣講話的時候,就表示他想起了拉蒂岡帝國的事。

「簡單的幸運不幸運就能決定生死,未來建構在偶然之上。在這樣的土地上,人們希望能在絕望的盡頭看見神明的存在好讓自己接受現況。因為人們不願意相信生死、幸與不幸是在偶然之中決定的。」

每個人都希望了解生存的意義。

每個人都不希望自己的生命毫無疑義。

所以人們希望自己的生、死都擁有意義。人們希望不管結果是幸運抑或是不幸,那都是必然的結果。因此,人們才會自作主張地添油加醋,認定自己的生存絕對不是偶然的結果,而是一種更巨大的意志所決定的事人們都希望事情是這樣。

「那」

索利烏像是沒有理解現場氣氛似乎的以有限的語調說道:

「我們現在要先去哪里呢?」

「」

「」

以瞬間,奈奈和好對看了一眼後,望向走在前面的柯林背影。

事實上,從下了火車,奈奈公主一行人就一直跟著柯林行動。因為最清楚巴古拍城的人就是他。

柯林苦力普特。

暗號名原本是的暗殺者。

對他而言

巴古拍高原應該是她不想回來的老巢吧。

不過她和繪其諾不一樣,臉上的表情幾乎沒有任何變化。一如往常的淡淡微笑依然貼在她那美的的臉龐上。

與其說毫不在意,應該說喜怒不形于色是他的性格特質。

「巴古拍城內有數個街區。」

她轉過頭對後方的一行人說道。

「城內有數個原本不存在官方不承認其存在的街區。」

「存在不被承認的街區?」

柯林淡淡地回答索利烏困惑的問題。

「『背信者的墓場』。」

聽起來非常不吉利的名字。

「那是什麼?」

「簡單來說,就是在這個聖地里因為某些理由而無法為米利歐非蘭姆教會殉教的人所聚集的地方。」

「意思是?」

他大概聽不懂柯林話中的含義吧。索利烏要柯林繼續說下去。

「意思就是所在這個絕大部分居民都是巴古拍城里,背叛教義就是明確的罪惡。這種人原本就無法棲身在這個城市里。」

的確,在這個九成居民都是米利歐非蘭姆教會信徒的城市里,采取違反教義的行動就等于是自行放棄和周圍的練習。大部分的恩都會被徹底的排擠和歧視下,無法待下去,而選擇離開這塊土地吧。

不過

「可是即便如此,還是有人無法離開這個城市。」

恐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由吧。

游戲人只是因為在這個城市里住習慣了,而不敢到『外面』去;也有人即便遭受四周人所排擠,卻還是因為無法忘懷的回憶而選擇留在原地。

「那是一個無法離開巴古拍城的人互相依靠、生活的地方。是教徒中失敗者群聚的地方。但由于不承認他的存在,所以與其說它是個街區,不如說他是一個自然產生的地域。」

「也就是說」

繪其諾蹙起眉頭說道。

「那里是棄民之街的意思嗎?」

「將白一點就是這樣。」

柯林聳了聳肩。

「就算是這里是多麼崇高的聖地,只要是有人類居住的地方,就一定會有問題發生,惡德也不會消失。即便有多制裁,還是會留下些許痕跡就像是人類生活一定會制造垃圾和廢料一樣。那里就是以個聚集這種東西,並扣上蓋子的地方。」

柯林難得地以熱切的語調說道。

繪其諾注視著她的背景一會後

「不過這也沒什麼稀奇,阿比亞斯一樣有啊。」

會奇諾說。

「真的嗎?」

奈奈眨著眼回頭看向近衛士兵。

「是啊。不管是國家政治還是自然產生的狀況都一樣。只要有一定以上的人數聚集處,就會有這種地方的出現。這就是像是必要的惡一樣。」

所謂的生存並不盡然美麗。

所以這也是一種必然吧。

「以外地客人為中心的旅館集中在第六街,但住到那實在太過引人注目。當然教會也一定灑下了天羅地網。所以把據點設在那邊絕非上上之策。因此,如果是『背信者的墓場』的話,對那邊的情況應該不熟悉最重要的是」

「我對那附近很熟。」

「大部分的,都是來自『背信的墓場』喔。」

柯林轉過頭,對奈奈露出苦笑。

「我們原本就是『不存在』的人,所以要進行什麼非法活動時,找找我們就對了。對住在『背信者的墓場』里的人而言,很多人遠離不自己的好在交出去,以換回普通街區的居住權和恢複教籍。」

「」

沒錯。

就算這里被稱為聖地,仍舊是人類居住的地方。

不管是怎樣的聖人君子,他們仍舊得吞食其他生命、制造廢物以維生存。只要是人類生活的地方就不可能跟肮髒的行為劃清界限。

「最後,這些人就算違背了教義,也是離不開這塊聖地。大概是因為他們還放不下吧。而也看准了這一點。」

「對不起,柯林。」

奈奈說道。

結果奈奈的決定讓柯林再次面對她不想回憶起的過去。當然,奈奈並沒有後悔,也不打算撤銷自己所做的決定但柯林和她就想家人一樣,今日竟會如此難過,奈奈扔覺得很過意不過。

只不過

「您不需要道歉。」

柯林停住腳步,再次轉頭看像奈奈。

「對現在的我而言,那時過去式了。和你一起度過的日子讓我不在逃避那些記憶,我只將它視為單純的過去罷了。」

早年被稱為的暗殺者柯林說完後。露出溫柔的微笑



『背信者的墓場』棄民之街。

『不應該存在』于巴拍的城區。

就整體而言,巴古拍城的景觀樸素而單調真的就只有這些而已。這里只有生存所需的最低限度物品,完全沒有多余的東西。

就像是一塊沒有花紋的布一般。

至少,整坐城市沒有一絲『髒汙』或是『紊亂』。

但這個『背信者的墓場』,卻明顯滿意著荒廢的氣氛。

所有建築物的毀壞程度已經遠遠超越了想象極限,屋頂陷落,牆壁龜裂,不少房屋整座傾斜。巴古拍城都市重劃時被遺棄的外環部化作廢墟,成為『背信者』所居住的地方。

居民們的打扮更是超越所謂的樸素,應該可以稱為寒酸吧。

大概是因為這里大大地遠離了生活物資的流通途徑。他們身上的衣服最明顯。每個人身上所穿的皆為到處補丁的肮髒衣服。與其說這里是『背信者的墓場』,倒不如形容為『棄民之街』還比較貼切。

陰郁的空氣沉澱之處。

奈奈一行人走近『背信著的墓地』角落深處也就是建築物受創特別嚴重的地方。

一般建築物受創情形若不甚嚴重的話,老早就已經有人住在里面,這些建築物也無法作為奈奈一行人的休息處。維護狀況好房屋再就被占據光了,僅剩的房子不是少了屋頂、就是半個牆壁有已經傾圮不過,他們早有野宿的心理准備,因此目前只想找個能遮風躲雨的地方即可,並不太過奢求。

「大概是這邊吧。」

柯林說完後停下腳步,眼前正是一片名副其實的廢墟這附近的建築物要不就只剩下牆壁,要不就只有梁柱,每棟房子都只剩下『一部分』而已。

但只要在仔細觀察一番,就會發現這些建築物雖然稱不上是房子,不過其個別的房間還是多少保留了原狀。

簡單來說,就是房子雖然沒有外牆,但內牆還是勉強多少殘留下來。

反正只要有屋頂雖然沒有外牆,但內牆還是勉強多少殘留下來了。

反正只要有屋頂和牆壁就能抵擋雨露和風霜,入睡時要設計險境防備外敵入侵也相對比較簡單。安全度也隨之提高。

「嗚哇」

奈奈發出意外的感歎應該說是一半以上是由于嚇得呆滯所發出的聲音。

「搭帳篷搞不好還快一點吧。」

繪其諾苦笑說道,他走到眼前的廢墟。

這個時候「如果」

一道聲音突然從眾人的背後傳來。

繪其諾、奈奈和索利烏轉過頭。只有那莉亞一個人例外。她毫無興趣地凝視著正在調查廢墟的柯林。

「施舍請您恩惠給我這個可憐的老婆婆」

說這句話的是一個身材矮嬌小的老婆婆。

寒酸。

在這個『背信者的墓場』里她的穿著更是無比的寒酸。

破爛的衣服早已失去原形,只能說是勉強把一塊破布掛在自己身上而已。

「食物或是什麼都好」

「啊這個嘛」

奈奈一臉困惑地看向繪其諾他們。

她無法忽視任何向自己尋求協助的人。

不過她也警覺自己正身處虎穴之中,稍微一個小小的動作都有可能讓自己和侍從們陷入險境。

因此奈奈希望繪其諾他們來做決定。

不過

「」

繪其諾皺起眉間。搖了搖頭。

是要她不要多管閑事吧。

奈奈歎了口氣然後稍微彎下腰向老婆婆說道:

「對不起我們沒辦法幫助你。」

「」

老婆婆不法一語地看著奈奈。

看著她身長在連衣帽里,浮現抱歉表情的臉龐。

接著

「啊啊啊」

驚訝的表情劃過老婆婆滿是皺紋的臉。

接著

「啊啊啊啊啊啊」

枯木般的纖細手臂從破布中伸出。

極為唐突的動作。

老婆婆抓住奈奈的衣領。

「!」


繪其諾正打算立刻向前但隨即又停下腳步。

索利烏把手放在魯特琴上,向繪其諾的方向投射要求指示的視線奈奈公主的近衛士兵微微搖了搖頭。

沒有殺氣,完全沒有任何一點殺氣。

就算是慣于以致氣息和殺氣的暗殺者,多少都回在瞬間放出氣息。而且,就在眼前看著她的繪其諾是絕對不可能感覺不到那種殺氣的。

但是老婆婆卻沒有任何動靜。

至少老婆婆看起來完全不像有危害奈奈的意思。

不過就在此時

「啊啊啊啊啊啊」

老婆婆說道,她皺紋深刻的眼里不斷滴下淚水。

「好懷念啊!」

「恩?」

奈奈在連身帽深處把眼睛瞪得老大。

不過老婆婆似乎完全不在意奈奈的表情,反倒把原本的皺紋就已經十分深刻的臉皺得更加誇張。他說:

「真是太懷念了、太懷念了,迪底普莉絲大人啊啊真是太叫人懷念了!」

「咦?什麼迪底什麼?」

不過,老婆婆倒是把奈奈當成了那個叫做迪底普莉絲的人了他不僅沒有放開手,而且還一邊哭泣一邊把身體靠上來。

「您忘了嗎啊啊、這也是沒辦法、沒辦法的。我也衰老到這個地步了。而且還變得如此肮髒,這是沒辦法的啊啊,我是亞爾妣妲,是亞爾妣妲啊,迪底普莉絲大人」

「咦?咦?這個」

繪其諾輕輕抓起老婆婆的手腕說道。

他不能再讓這個老婆婆誤解下去。

「你弄錯人了吧?這個女孩的名字並不是迪底普莉絲。」

「您在說什麼啊。」

老婆婆搖了搖頭。

她的動作看起來非常理性,完全不像是陷入癡呆狀態或是沉溺與妄想中的樣子。

「就算你穿成這樣,就算您把耳朵和尾巴都藏起來,亞爾妣妲還是認得出就是您,因為照顧迪底普莉絲大人的就是亞爾妣妲我啊」

「!」

帕繪其諾硬是把老婆婆抓住奈奈衣領的手揮開,站在兩人之間。

這個老婆婆注意到奈奈故意隱藏起來的耳朵和尾巴了。

他再次視察奈奈的裝扮,但她身上的變裝沒有任何破綻。老婆婆根本不可能看穿奈奈的耳朵和尾巴。

也就是說

「發生什麼事了?」

調查完廢屋的柯林回來了。

「呃這個老婆婆還想搞錯了什麼的樣子。」

「搞錯了?」

「她把公主奈奈誤認為一個名字叫做迪底普莉絲的人了。」

「」

柯林一臉差異地看向老婆婆。

但是老婆婆像是萬千不在意周遭的狀況似的,只是一直盯著奈奈藏在連身帽里的臉。

他的表情里只有懷念和親近感,沒有敵意、也沒有猶豫。

「只是」

索利烏走到柯林身邊的靠在她耳邊說道:

「這個老婆婆似乎看穿了公主殿下的耳朵很尾巴。」

「這個老婆婆?」

柯林說話的時候緊張感瞬間劃過全身。

大概只有繪其諾注意到這一點。

他偷偷和柯林叫喚視線後像是在否定什麼似的微微搖了搖頭。

繪其諾是在阻止反射性提出『殺了老婆婆』這個選項的柯林。

「」

柯林短短歎了一口氣之後,不禁感到一陣無力。

沒錯,如果這麼錯,奈奈絕不可能原諒她。

「老婆婆。」

繪其諾壓低了聲音問道:

「可以告訴我們迪底普莉絲大人跟你有什麼關系嗎?」

于是奶奶公主一行人便把這位自稱是亞爾妣妲的乞丐老婆婆帶進廢屋里。



卡那明樞機卿的心情非常好。

至少輔佐他的歐庫坦多爾斯修道士是這麼認為的。

回到辦公室的他,臉上表情雖然像以往一樣嚴肅但他說的話比較多,說話的速度也比平常稍快。或許,只有與他熟識的人才能發現卡那明樞機卿的心情的確異常地好。

不過

「看來總大司教長挺焦急的。」

卡那明樞機卿一邊坐回辦公桌的椅子上,一邊說道。

「我特地犧牲了兩個人,也算有了代價。他能就此自取滅亡的話就省得我麻煩不過要抱持這種希望實在有點過分對吧?」

多爾斯修道士發出一聲像是歎息的短暫聲音。

事實上多爾斯修道士已經開始覺得自己無法跟上卡那明樞機卿的腳步了。就算卡明那樞機卿已經犧牲了兩名,但他看起來似乎非常樂見這種狀況的樣子。

卡那明樞機卿只是為了教皇產生動搖這個事實感到高興而已。

多爾斯修道士原本就清楚卡那明樞機卿是一個性格有些殘酷的人,他是在理解這一點後才決定跟隨卡那明樞機卿的。因為多爾斯修道士一直認為,要經營米利歐非蘭姆教會這樣巨大的組織,有時是需要像卡那明樞機卿的那種殘酷特質。

只不過

「雖然的動亂,讓我排除的人跟丟了奈奈公主他們不過看來他們應該有可能來到巴古拍高原了。」

「是是這樣嗎?」

「總大司教長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會無法冷靜下來。因為他不知道那個理應受到詛咒的女孩會回來,多以才會如此焦躁不安。」

「」

多爾斯修道士蹩起眉頭。

對于教會的大改革來說,奈奈公主不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嗎?

可是,卡那明樞機卿卻說她『應受詛咒』?

那是指教皇而言嗎?

如果是這樣,那就表示奈奈公主握有教皇的把柄嗎?但若真是如此,奈奈公主只要持這一點作為她的護身符,直接攻擊教會就好了。

難不成,奈奈公主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掌握了教皇的把柄?

還是說

「樞機卿。」

多爾斯修道士呻吟般地說道。

「不不懂。總大司教長、還有樞機卿究竟那個沙久巴斯究竟為什麼如此重要?」

「」

卡那明樞機卿以銳利的眼神睨著多爾斯修道士。

「你想知道這些做什麼?」

「我沒有想做什麼我只是完全搞不懂,看來總大司教長和樞機卿似乎都明白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這是我不能知道的事情嗎?」

「沒錯。」

卡那明立刻回答。

「這是你們不需要知道到的事情。」

「」

浪費了兩名。

刻意並私下犧牲的兩名。

萬一讓部下得知事情,這可是一顆一觸即發的危險地雷。

(不還是不說嗎卡那明樞機卿。)

多爾斯修道士不斷咬著下唇。

之前他一直逼迫自己相信,為了改善教會,這是沒辦法的事。

他他也不斷催眠自己,卡那明樞機卿的高壓的強制執行為是改革行動所必須的力量。

只是

「」

多爾斯修道士緊緊握拳。

「現在能投入多少人力,我就要他們全部出發去找奈奈公主的所在地。盡可能在第一時間內聽到了嗎?」

「是的。」

多爾斯修道士費了相當大的氣力才讓自己點頭。



老婆婆的,名字叫做亞爾妣妲。

她和所有住在『背信者的墓場』的人一樣原本就是米利歐非蘭姆教會的信徒,據她所言,以前曾經在上層人士的家里擔任管家之類的工作。

的確,雖然這兒是聖地,不過終究還是人類居住的城市信徒們不可能把整天的時間都奉獻給宗教祈禱。掌廚的廚師、修繕的工人、裁縫師、清潔婦、管家、掌管物資流通的商人,還有其他許許多多在有人居住的城市里均會出現各種行業,也都理所當然地存在巴古拍城中。

這並沒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地方。

只是

「你不知道那時誰的房子嗎?」

奈奈歪著頭問。

奈奈一行人和亞爾妣妲,正呆在先前柯林所調查的廢屋棄房里。

雖然外牆已經頹壞得一無是處,不過分隔建築物內空間的牆壁倒是留有多處他們在上面張開野宿用的帳篷,把空些填完塞完後,就搞定了第一個晚上的住宿。

幸好外面有從許多煉瓦和石頭,繪其諾和索利烏利用這些材料在房間外面搭起一個爐灶。柯林則利用手邊保存下來的實物煮了溫暖的一餐。她把實物分給亞爾妣妲後,只能見她感動地吃著實物大概真的很餓吧稍事休息之後,亞爾妣妲便開始回答繪其諾繪其諾的問題,說起了她的身世和『迪底普莉絲』那女性的故事。

「嗯」

亞爾妣妲點了點頭。

「那棟房子雖然小,但是卻很堅固」

根據亞爾妣妲所言,許多教會上層人士除了自己的住所之外,另外都還擁有一間別墅。

教會上層人士堅稱,這是因為他們無時無刻都暴露于公眾眼光的審視下,所以需要這樣的個人空間來確保甯靜的生活。亞爾妣妲本人也是這麼理解的不過事實上,這別墅大多是為了方便他們進行權利斗爭的密談,或是匿藏原本不該有的東西只用。

通常在那里工作的人都不知道自己為誰工作就是最好的證明。別墅這種房子原本就是各國貴族在主屋之外所另外准備的一件房子看來這種習俗也輾轉流傳到了人士之間的樣子。

因為,就算是別墅的持有人,也不會天天都回到這里。

所以別墅里通常都會有一個常駐的管家等到主人要回來的時候,管家便會暫時離開,別說的所有者在進駐。

「已經十年不,都過了十五年了吧」

亞爾妣妲以緬懷的語氣說道,

「」

亞爾妣妲眨動的眼睛再次看向奈奈。

「迪底普莉絲大人不不是」

「嗯,我說過不是她。」

奈奈苦笑。

這個時候,亞爾妣妲仿佛才是真正理解,奈奈不是那位名叫迪底普莉絲的女性。

雖然不知道迪底普莉絲當年幾歲,不過他的容貌不可能在過了十五年還保持原狀吧。如果當年的迪底普莉絲跟現在的奈奈長得神似,那麼迪底普莉絲現在應該是三十歲左右吧。

如果他還活著的話。

「繪其諾先生。」

「我知道啦,閉嘴。」

繪其諾打斷索利烏突如起來的那句話。

沒錯。如果他還活著的話。

十五年前和奈奈長得一摸一樣的那位女性。

恐怕就是

「老婆婆,請你跟我說說有關弟弟皮里斯那個人的是。」

奈奈探詢的臉上表情複雜。

至今為止,他都要自己不要多想有關自己雙親的事。

不管怎麼說,納豆不會是多麼開心的話題。

雙親是出于自己的意願才丟棄她的嗎?

還是環境逼迫他們不得不那麼做呢?

無論如何其中有什麼曲折,內中都不可能使奈奈高興。她很清楚這一點。

不過另一方面,每個人心中都擁有探求自己的身份血派根源的欲求。

沒有人是由虛無中突然降生的。

男女之間有著各式各樣的障礙與思緒相纏

有時不一定是愛情人類因而誕生于創世上。想要對其中的理由和意義追根究底地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那名女性有可能是我的媽媽。」

「」

亞爾妣妲不斷地紮著眼睛注視著奈奈。

像是心里在確認著什麼似的。

或是就眼前的事實在心中尋求什麼似的。

「啊」

接著突然。

「那個時候的那個時候的?」

亞爾妣妲突然出現恍然大悟的表情。

「咦?」

然而奈奈、繪其諾、柯林、索利烏臉上卻滿是困惑。那莉亞則是以不變應萬變的無表情看著大家。

「迪底普莉絲用她的生命用她的生命保護的啊啊啊啊長得這麼打了啊啊這麼像迪底普莉絲大人」

「」

奈奈一行人看向彼此。

雖然大家約莫猜測得到這位名叫低低;艾普斯的人藉由可能是奈奈的母親不過,看來奈奈似乎是迪底普莉絲還呆在聖地時所生的小孩。而但當年還是小嬰兒的奈奈則完全沒有記憶。

不過

「我是照顧迪底普莉絲大人的」

根據亞爾妣妲所言,那名為『迪底普莉絲』的女性被『關』在那間別墅里。

柯林表示這種事很常見。

即便是上層的聖職者也一樣是人所以一定跟這種墮落欲望段不了關系。而其中也有不少人將別墅當成金屋藏嬌的地方。

只是,如果被關在里面的是和奈奈擁有相同耳朵和尾巴等待的銀發女性,事情就會變得相當複雜。

這個亞爾妣妲並不知道哦啊『迪底普莉絲』的來頭,也不知道他是沙久巴斯一族的人基恩上有很多人都認為沙久巴斯只存在傳說中而且最重要的是,亞爾妣妲的工作是管理那棟別墅已經照顧被囚禁在里面的那個異族女孩。

「應該說是被關起來嗎還是」

亞爾妣妲說得曖昧。

「說成被囚禁比較好」

亞爾妣妲在別墅工作的失火,迪底普莉絲就已經懷孕了。

事實上,很少管家能像亞爾妣妲這樣連續在同一棟房子里工作個五年十年。因為,只要在別墅里呆得夠久,就會知道別墅所有者不想曝光的秘密。與其去封住每個知道的秘密者的嘴,不如定期解雇、改聘管家還比較簡單簡單方便些。

不管怎麼說亞爾妣妲並不知道迪底普莉絲的真實身份,也不知道她深處何種立場。

但迪底普莉絲的動作和語調遠離塵世一般而言,不管人類希望與否,只要生活在土地上,自然就會染上一些腹痛人的惡習。但迪底普莉絲的姿態和舉手投足都與其他人明顯不同亞爾妣妲認為迪底普莉絲應該是個地位尊貴的貴人。

而且,別墅里的警衛更使亞爾妣妲確定自己的想象是正確的。

別墅的四周總會有兩、三名女性修道士來負責警衛的工作。

修道院一定是由女性擔任她們並單純的修道士,事實上她們全都受過專門戰斗訓練。這也是亞爾妣妲從她們的一舉一動中觀察出來的。


這些現象讓亞爾妣妲以為所服侍的迪底普莉絲是個『不知道為什麼囚禁在這里的及重要任務』。

「女性修道士」

索利烏接著繪其諾低聲說道:

「大概是怕男性修道士遭沙久巴斯所引誘吧。」

外表亮麗的淫魔一族只要敞開身體,就能讓男人快樂飛上天。

所以男性的警衛的確會讓人有些不安。自古以來,男人會背叛他人的原因不外乎就是金錢和女人。

「的人關了一個沙久巴斯在自己家里嗎?」

「所以公主殿下的父親就是教會的人?」

索利烏說。

『雖然還不能肯定』

不過可能性極高。

「只是迪底普莉絲大人她曾經」

根據亞爾妣妲所言,迪底普莉絲在生下女兒奈奈後,就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迪底普莉絲變得非常膽小,每當別墅的主人當然亞爾妣妲沒看見過他,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每造訪一次,他就變得更加膽小。

最後迪底普莉絲終于向亞爾妣妲坦白

『這個孩子會被殺掉』他這麼說。

然後

「我在迪底普莉絲逃出別墅的時候」

助了他一臂之力。

迪底普莉絲是一個溫柔又優雅的女孩。

雖然環境非常特殊,但對亞爾妣妲而言,和迪底普莉絲一起度過的日子非常充實。或許就是因為亞爾妣妲什麼都不知道,所以她才能以毫無偏見的態度和迪底普莉絲相處吧。

然後

在照顧迪底普莉絲的時候,亞爾妣妲漸漸把她成是自己的女兒。就亞爾妣妲而言,迪底普莉絲的坦白就象在對他說『孫女會被殺掉』的感覺一樣吧。

女性修道士的警衛們主要著眼在『自外部入侵的人』身上。

所以只要算准修道士警衛們換班之間的空隙,掌握住他們的巡視路線,就迪底普莉絲和亞爾妣妲這樣的普通人也有可能趁隙從內側逃脫。

只是,亞爾妣妲幫助了迪底普莉絲,亞爾妣妲的下場既有可能相當淒慘。所以迪底普莉絲假裝揍了亞爾妣妲一頓,並從他故意忘記鎖上的大門展開逃亡。

「結果我」

偽裝發揮了應有的效果。

別墅的所有人似乎沒發覺是亞爾妣妲放迪底普莉絲逃走的。

不過這並不代表她完全不負責。

只要有事情大勝有時不光為了實質利益的損失,而是為了滿足相關人士整件事必須要有熱人背黑鍋。

這個時候,被迫抗下責任的人就是亞爾妣妲。

她被要求因不完善的管理負起責任管家一職遭解雇。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無名的雇主看她不順眼,她信徒的身份被注銷,最後被趕到這個『背信者的墓場』來。

不過

「我一點都不後悔。」

亞爾妣妲一遍以感觸深切的語調說話,一邊看著奈奈。

「而今天你為我證明我當初並沒有做錯事」

老婆婆那如枯木般的手握住了奈奈的手。

奈奈感到困惑。

對奈奈而言,

剛剛所聽到的話完全沒有真實感,也難怪他會有這種反應。雖然亞爾妣妲說她長得很像媽媽,但她根本沒有任何關于媽媽的記憶。

不過亞爾妣妲以極為感動的表情緊緊握住奈奈的手。

「我居然能見到和迪底普莉絲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姐就像是就像是和迪底普莉絲大人再見到面一樣」

「繪其諾」

奈奈困擾地轉頭看向繪其諾他們。

但乃阿尼公主的侍從們卻專注于其他事情是。

「我們還是應該把所有的事情做個事前調查吧。」

「是啊。」

柯林和索利烏對繪其諾所說的話均表示同意。



米利歐非蘭姆教會的信徒遍布整個克爾普蘭提大陸。

事實上,要說米利歐非蘭姆大陸是克爾普蘭提大陸上最大的宗教和最大的政治勢力,一點也不為過。就這個集團的性質而言,雖然他們沒有軍隊,但他們在經濟、政治各方面,對各國的影響力不容小覷。

雖然現在是進步的文明時代,不公平和不合理的待遇逐漸自人民的生活中消失。仰賴神、相信生命源自神的安排的人越來越少但在克爾普蘭提大陸上,仍舊散發著米利歐非蘭姆教會的信徒,以『沉靜的勢力』的身份,支持米利歐非蘭姆教會這個組織。

反過來說,米利歐非蘭姆教會的信徒不管身處何方,永遠都是信徒。

由于克爾普蘭提大陸各地都地都設有數個教會,因此無論是入教、或是確立日常信仰,身處于大陸任何一處都能辦得到。

那麼不既往其他地方,堅持住在聖地巴古拍高原又有什麼意義?

對信徒們而言,他們究竟為什麼要堅持住在巴古拍高原這個並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

當然,重點是這里乃大聖米利歐非蘭姆在此悟得真理之處,意義重大。但這只需實行一次聖地巡禮來觀光就足夠。

這麼一來

「住在巴古拍高原最大的理由就是這個嗎?」

繪其諾一邊靠在牆上,一邊低語。

他和索利烏站在建築物和建築物間一條小巷里。

他們多在的位置只消走上幾步便可以抵達大馬路。而且那條馬路正式巴古拍城中最寬廣應該算是主要感到的一條露。馬路中央延伸到大聖堂正門的馬路,寬敞到足以讓數台馬車通過。與其說這是條馬路,其實比較接近是以個大廣場。

然而現在這條馬路上竟沒有任何一輛馬車。

代替馬車填滿道路的是

「感覺像是整個城市里的信徒都走出來了。」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人群無數的信徒。

每個禮拜,巴古拍城中米利歐非蘭姆教會的最高領袖,也就是柯古納特教皇,就會選擇一天出現在大聖堂二樓的陽台上,向信徒們進行短暫的傳教。雖然說是教皇在聖堂內也會舉辦定期的傳教活動,但由于參與者眾多,每次都必須以抽簽來決定准予進場者。因此,並不是每個信徒都能平等地拜見教皇的尊顏。

最後為了減緩信徒們的不滿情緒,柯古納特教皇才會出現在面對著大廣場的陽台上。

也就是說住在巴古拍城的人能夠拜見米利歐非蘭姆教會的最高領袖、『最接近神之大聖者』柯古納特教皇的尊顏,光是聆聽他的傳教,對以信仰為中心價值觀的信徒而言,該是勝過一切的喜悅吧。

「不過,這應該不會是全部的入口吧。」

索利烏一邊環視著四周一邊說道。

道路上不用說,面朝馬路的建築物窗邊、屋頂上,盡是滿滿的人潮。奈奈公主離開阿比亞斯的時候雖然也很多人送行但這里的人數相信足以與之匹敵,甚至超越其上吧。

「人啊後那個歐吉桑就是最有人氣的家伙。」

繪其諾從建築物的陰影里探出頭,望向遙遠的彼方望著設在大聖堂正面的陽台。

一個中間男子和在一旁服侍的數名年輕修道士都在陽台上。

教皇阿爾戈內魯特柯古納特。

第一眼印象非常平凡。

柯古納特教皇的身高、身材中等,沒什麼特別顯眼的特征。不管他身穿的是教皇的衣服還是普通工作服,恐怕都不會有什麼差別吧。

要是在街上桑擦肩而過,八成不會記得這個人他看起來就是很腹痛的人。

光看外表是如此。

「」

「繪其諾先生?」

索利烏突然一臉困惑地問道。

「那家伙,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

繪其諾一邊蹩起沒頭,一邊斷斷續續地說道:

「他不是個普通人。」

「不是普通人?因為他是教皇啊,所以應該不算是普通人吧?」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繪其諾煩躁地表示。

「你就感覺不倒嗎對了,因為你是魔法師嘛!」

「您這是什麼意思?」

「怎麼說呢」

繪其諾露出一瞬間深思的表情後,開口說道:

「像我這樣的格斗技能者,常常會下意識地尋找對方的防守漏洞,評估著要如何攻擊,思索著要怎樣才能打到他。」

「喔」

「基本上就是無意識的行為,與敵意或惡意無關。這種說法或許不中聽,但我判斷人類的標准一直,就是『我能不能贏過他』講的等極短一點,就是『我能不能殺了他』,這種判斷彼岸准會自動地在我心中形成。」

「真是危險的話題啊。」

苦笑的索利烏聳了聳肩。

但是繪其諾卻也笑也不笑只是將視線鎖定在教皇身上繼續說下去:

「你看到別人使用魔法時,也會以自己是否能使用這種魔法也測量對方的力量吧?或者是看到某種作業時,你不會下意識地思考這魔法需要花費多少心力,進行計算、在鬧內導出一個公式嗎?」

「這倒是會啦。」

不管是什麼職業,專家和門外漢之間最大的差異,就是在于管用意識。

對專家而言,他們會把該職業所需要的技能嵌入生活習慣和價值觀中。不管做什麼事,都會以自己的技能作為基准來考量。賣魚的看到魚時,就會反射性地思考這條魚好不好吃、這條魚要怎麼啥=殺才好;雕刻家看到岩石時,就會下意識地尋找要從哪里下手比較好。道理是相同的。

無關的好事或壞事。

能將思考特化到這種程度的,才是專家。

「這是相同的。技能特化的程度越高,就能在無意識的狀況下發出這種思考模式吧?」

「你說的沒錯。那繪其諾先生所見,教皇他們以您的判斷的標准來說,有點怪怪的?」

「是啊。」

繪其諾點頭。

「我完全不覺得我能贏過他。」

「啥?」

索利烏發出愚蠢的聲音。

「這是怎麼一回事?繪其諾先生你說您就是格斗者的身份,贏不了那個教皇?」

「說起來丟臉,但你說的沒錯。」

「」

索利烏重新看向柯古納特的方向。

平凡的中年男人。

另一方面,索利烏非常清楚繪其諾在格斗這方面資質有多麼非凡。只要他拿著所擅長的武器,就能跟自小學習戰斗的次世代柯林進行拉鋸戰。而且他的勢力可能還能遠超越了柯林。

然而這個繪其諾卻說,他『贏不了』這個人。

不管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對勁。

不過不論索利烏並不具有格斗者的資質而已

「這不是有沒有漏洞的問題」

繪其諾的以掉里夾雜著躊躇。

對自己所說的話沒有自信心里的不安隱約可見。這對繪其諾來說,是很不尋常極為少見的事。

「怎麼說呢我覺得我所看到的,是一個打從根本就不同的東西。」

「不同的東西?」

「像是在湊一塊岩石壁,而不是在揍人不反正他的防守一定有漏洞。我也能看得出他的動作,這絕對沒錯。可是我覺得我贏不了他。」

「真是難懂的話題啊。」

索利烏歪著頭說道。

此時

「」

擠滿整條馬路的群眾突然歡聲雷動。

反射性地超那個方向看去的繪其諾和索利烏不禁眨眼。

他們以為那是錯覺。

「怎麼會?」

繪其諾下意識地做出攻擊准備。

教皇在發光。

他不是被照亮。而是自己在發光還不只如此。

「繪其諾先生。」

索利烏呻吟般地說道。

「是我眼花了嗎?我怎麼覺得他好像浮了起來?」

「放心吧,我也有看到。」

沒錯。

教皇是在陽台上沒錯,可是他是浮在陽台上。

沒有任何支撐的東西,沒有人從下面把他抬上去,也沒有人把他從上面吊起來。

「讓然,他們無法斷言這到底是不是魔術。」

而且

「是魔法嗎?」

「不,我沒看到他拿任何發動體,而且他也沒有詠唱咒文的樣子。」

教皇還不間斷地持續著先前的傳教。

因此他是無法同時詠唱咒文的。

「那不是魔法喔至少不是教皇本人在使用魔法。不過如果你問我那是什麼,反正我也不知道就是了。」

「」

所以還是魔術啰?

不過下一個瞬間,四周溢出奇妙的空氣。

「」

繪其諾做好迎戰准備。

沒有任何事物改變,應在視線范圍里的是和一瞬家完全一樣的景色,馬路上塞滿大量的信徒,陽台上的修道士們,還有站在他們正中央的教皇

不過。

「這是」

眼睛看不見。

耳朵聽不見。

鼻子也聞不到。

只是身體能感覺到有東西正悄悄向這邊逼近。

從四周。毫無間隙。那東西就像是要在杯子里裝滿水似的將四周填滿,埋沒自己體內的一切

「」

索利烏咬住下唇。

或許這是擅長魔導技的他才能擁有的清晰感受。魔法這種東西是確立在能統合自身各種感覺的基礎上。

不過

「你也感覺到了嗎?不虧是魔導師。」

繪其諾露出一個淡淡的但卻可以算是淒慘的笑容說道。

他他也能感覺到這股奇妙的空氣嗎?不過馬路上的信徒們卻沒有太大的變化,他們似乎感覺不到這股變質的空氣。

「繪其諾先生?」

「這家伙啊。」

繪其諾扭起嘴角說道:

「雖然程度相差很多不過這是過去的拉蒂岡皇帝所擁有的力量。」

「咦?」

「正確來說」


繪其諾以仿佛看著雙親仇人般的眼神,睨著教皇說道:

「這是俯身在拉蒂岡皇帝身上的的能力,這種能力能夠隨意操縱人心。我記得的人稱它是『精神感應』。」

「」

索利烏無言地持續看著繪其諾的側臉。

這位過去曾是拉蒂岡帝國王子的青年,以呻吟般的低沉嗓音繼續說下去。

「不過這感覺恐怕不是,的精神感應沒有這麼曖昧,我記得哪像是腦子里直接染上什麼的感覺。不過這感覺是一樣的,是屬于同一個系統的能力。」

「那也就是說,那個教皇在使用的能力?」

「大概吧。」

繪其諾點頭。

「大聖米利歐非蘭姆教其他下的秘儀式繼承者所創造出來的三具怪物。他們是為了擴張初期勢力而演出奇跡的道具。」

「」

索利烏看向信徒們。

哈哈哈和索利烏是因為個子具備特殊的經驗和技能,所以才能意識到這股『力量』。如果完全沒有這些技能或經驗的話又會如何呢?

信徒們

「是道具嗎?」

在哭泣。

「啊啊」

「喔喔喔」

「感謝」

「感謝」

「教皇大人」

「啊啊」

哭泣的聲音溢滿在馬路上。

當然每個辛苦的樣子都不太一樣,不是每個人都有一樣的反應。不過大部分信徒都流下了大量的淚水,以極為感動的表情崇拜著教皇的身影仿佛他就是神一般。

如果是對教皇本人或是信仰本身保持質疑態度的人就另當別論,但信徒們原本就有接納教義的心若是在信徒們原本就對教皇抱持敬意的信仰心上加上這股『力量』,那恐怕就連廢話都能具有無比的說服力,成為讓人心存感激的傳教吧。

眾人崇拜教皇。

沒有任何疑問。

也沒有教皇讓信徒崇拜教皇這個人的感覺。

「這還真是肮髒的手段啊。」

「這也沒什麼好驚訝的吧。教皇最需要的無非就是找我人心的力量。雖然我不知道那時第幾號,也不知道原本的位于何處」

繪其諾不懈地丟下這些話。

對他而言,這個詞就是理應唾棄的怪物。

拉蒂岡皇帝的『改變信仰』不,他的『亂心』和暴行所掀起的全國戒嚴,在眾人的腦海中仍記憶猶新。

「開什麼玩笑。」

繪其諾睨著教皇繼續說道:

「指導者和統治者要是『得到眾人認同』的。如果是用強制的『逼迫認同』,會發生什麼事就算是笨蛋也知道啊。」

希望有人認同自己。

希望有人愛著自己。

那就必須自己嘗試,為了讓別人認同、愛上自己而努力。認同和愛的決定權都我在對方手上。所以人們必須常常反省自己,不斷提高自己的層次,讓別人認同自己、愛上自己。

可是如果沒有這個必要的話。

如果能用『能力』直接得到結尾或是愛情;如果能強制對方雙手奉上敬畏或是愛情。

那就不需要反省自己。

而這也當然和獨裁暴虐是唇齒相依的。

「不管怎麼說」

索利烏重新看向附在陽台上睥睨眾人的教皇。

「雖然我們還不知道狙擊公主殿下的人是那個教皇還是另有其他人不過那個教皇看起來不像是能用普通放大解決的人。」

「」

繪其諾無言。

馬路上無數的信徒平伏在教皇面前。



等待是很痛苦的。

對象奈奈這樣個性的人來說跟痛苦。

「這根本不是需要全部的人一起去看的東西吧。」

繪其諾的一件讓奈奈、柯林、那莉亞和亞爾妣妲一同坐在廢墟的角落里等待出門偵查的男人們回來。

不過等人的這段時間沒什麼事做,多以奈奈和那莉亞玩起了『翻花繩』。

這種用細聲玩起的游戲看似很單純,實際上卻很深奧。不問貧富貴賤,只要是阿比亞斯的少女,就一定玩過這種游戲。

不過

「」

那莉亞一邊眨著眼一邊看著纏在莉莉在十指上的細繩。

他的臉上仍舊沒有任何表情

「」

慢慢地他的額頭上浮現汗珠。

那莉亞的眼睛眨也不眨注視著繞成複雜花紋的生字不,她是在睨著繩子。他的表情不變,但卻幾乎能從她的表情的背後聽到仿佛爆炸相生相的壯烈氣勢在天斬這場『翻花繩』游戲。

「那莉亞?」

「」

「呃,那個、那莉亞小姐?」

「」

「哈啰我的手有點累了喔」

「請你保持安靜。」

那莉亞鄭重地說道。她的視線完全沒有離開過細繩。

「我現在在思考」

「對不起。」

「奈奈不自覺地到了歉。」

看來那莉亞似乎挺喜歡這個游戲,不然他也不會看得這麼認真。對奈奈而言,這只不過是殺時間的游戲而已

「對不起,公主殿下。」

柯林露出一個苦笑說道。

奈奈回過頭,看見亞爾妣妲坐在柯林身邊,搖著身體陷入沉睡。他大概很久或許十數年都沒有得到如此的飽足感與安心感,所以疲勞才會一口氣化作沉沉的睡意吧。

柯林一邊在亞爾妣妲身上蓋上毛毯一邊說道:

「這大概是那莉亞的第一次吧。所以」

「第一次?翻花繩嗎?」

「我是說玩游戲。」

柯林的與其里夾著些許心痛。

「她大概沒有用自己的頭腦玩過游戲吧。」

「」

奈奈轉頭看個那莉亞。

亞麻色頭發的無表情少女還是非常認真地看著奈奈手上的細繩變化。看來她不只用眼睛跟著細繩走,還逐一確認細繩是怎樣掛在哪一根手指頭上。

「是嗎?」

奈奈在這里和和品達成共識。

基本上,那莉亞沒有『游戲』的概念。

她不知道為什麼要娛樂自己,也不知道改為自己做些什麼。這次她之所以參加翻花繩游戲,也是因為奈奈邀請她下達『一起玩吧』這個命令後,他才會參加這個游戲。

因此,他不知道什麼叫做適可而止。

也不知道什麼叫做賭注。

為了絕對確實地完成被要求的事永遠全力以赴挑戰每間事情。

所以她不能只用第六感或是隨便玩玩的態度。為了要確實取得勝利,她必須徹底了解繩子和手指的構造後,在來挑戰翻花繩。

「她大概不知道用自己的頭腦思考、做事,是多麼有趣的事。不,應該說她在這之前完全不知道吧。」

柯林的臉上浮現苦笑。

苦笑中夾雜著自嘲般的晦暗。她大概這個過去被稱為的暗殺者,大概是把過去的自己交疊在那莉亞的身影上了吧。

被禁止以自己的意志思考。

只被允許貫徹道具的角色。

那個不知道游戲、不知道笑容,被養育成權利者的道具而已的自己。

「柯林。」

「是的公主殿下。」

「對不起。」

「您為什麼要道歉?」

柯林歪過頭。

奈奈露出一個疲憊的笑容。

「柯林你應該早就告別了暗殺啊、謀略啊、殺戮的世界才對啊結果又因為我而被卷入另一個相同的世界」

「公主殿下」

「雖然叔叔跟我說過這並非我的錯,柯林你也是跟我這麼說的。可是我還是覺得應該由我負起責任。如果我沒有繞到叔叔家的話,亞妣絲特和那間房子里的人就不會死,那些也或許不會死。」

「」

「好沉重、真的好沉重。一直讓我覺得是因為有人死了,我才會活下去。然後我下次又要把誰拖下水?是繪其諾?柯林?還是那莉亞」

奈奈垂下視線,看向自己手上的繩子。

那條在十指之間描繪出複雜花樣的繩子。

原本只是單純的一條繩子,掛在這只指頭、勾上那只指頭後,編制出讓人無法隨意亂碰複雜線條。

不過。

他終究只是一條繩子。

只要某處斷裂,一切就此宣告結束

「公主殿下。」

柯林歎了短短一口氣說道。

「如果你在這里死了這次事件的確會結束。」

至少對柯林、繪其諾、那莉亞這幾個人而言對奈奈的朋友和認識的人而言,他們被卷入陰謀中喪命的可能性,幾乎可以算是完全消失吧。

就某種意義層面而言,奈奈會這麼想也是理所當然啊。

未曾謀面的陌生人死去還可以忍受。

但是自己身邊的人而且還是自己所愛的人死去,想必是難以忍受的痛苦。這不只是對他人的體貼,而是自己會因此喪失了歸屬的地方。

如果是我自己死了的話這種想法就輕松許多。

只是

「不過這確實對我們的侮辱喔。」

「咦?」

意外的回答讓奈奈轉向柯林。

原是暗殺者的女孩一遍露出溫柔的微笑,一邊對自己所侍奉的公主說道:

「您以為我們的人生會輕率到光是有點喜歡你就會因而大幅改變嗎?您以為我們隨便到只因為您有點溫柔、有點可愛,就源于拿我們的生命來保護你嗎?」

「咦啊不,我沒有那麼」

她沒有這麼隨便看待這件事的意思。

只是當柯林再次提起這個問題奈奈才發現,她從來沒有仔細思考過,柯林他們究竟為何要堵上性命來保護自己。

這不是傲慢。

她是個公主。

可是

「我們喜歡您,意思就是我們對您所時間的心意和理想所共鳴喔。」

柯林將視線教典定在遠方,以像是在唱歌一般以仿佛做夢一般的眼神和語調說道:

「一個人終究只有一個人的價值。這樣的話,您覺得為什麼還是會有人願意挺身守護別人呢?」

「我不知道。」

「那時因為他在別人身上,看見看自己所追求的理想。」

「」

「那種理想可能是單純重視朋友這種事,可可以是關于人類存在這種更崇高的理想。打算堵上自己生命完成某事的人是在自己的選擇下,為自己所相信的理想犧牲自己。他相信對他而言,這個理想是世界上唯一比生命還要有價值的東西。」

此時柯林的視線突然回到奈奈身上。

「我和繪其諾還有索利烏也是,我們都有自己算尊奉的信念。遵從那個信念的我們,選擇了守護您。而您在此時放棄了活下去的責任這是在侮辱我們的理想。」

「可是那個我」

突然被柯林這麼一說感覺格外沉重。

比光是因為喜歡而受到保護還沉重。

因為在這樣的情況下,生死都不在是自己的自由選擇。

只是

「沒錯,是我們自己要在您的身上尋找理想。」

柯林聳了聳肩。

「可是您是王族。既然您是王族,您有時就必須擔負為了視線人們理想而命令別人死去的責任。同樣的,不管發生什麼事,您都不能背叛眾人寄托在您身上的理想。就算是痛苦到讓您想死,您也不能死。站在眾人之上就是這麼一回事。」

「父親大人他」

奈奈喘息般地說道。

「阿比亞斯國王巴爾提利克巴安阿比亞斯就是如此?」

「是的」

柯林點了點頭。

然後他淡淡加上了一句:

「而以前的繪其諾多爾斯拉蒂岡也是如此。」

「」

奈奈指尖上的力量倏地消失。

她將視線移回正面看見那莉亞把繩子從奈奈手上移到自己手上。

看來她沒把形狀弄壞就把繩子完好地取下來了。

當然,那莉亞的臉上還是沒有任何表情。只是總覺得有一股得以的氣氛,從這個嬌小的身上飄蕩出來。

「下一個輪到公主殿下了。」

那莉亞瞬間改變繩子上的兩三處結構之後,對奈奈說道。

交錯的繩子變得更加複雜。

看來那莉亞已經抓到訣竅了。就倆經常玩翻花繩也開始得困難

「」

奈奈反射性地想脫口而出『抱歉,我輸了』但她硬是咽下了這句話。

教那莉亞玩翻花繩的人正是奈奈。

把用自己頭腦思考的樂趣教授給這個不被允許以自身意識思考的少女的人,正是奈奈。如此一來要是不多加思考就直接頭像似乎不太好。

那莉亞是這麼認真地再玩游戲。

那奈奈也必須使出權利和他一起玩這個游戲。

當然,奈奈也有可能失敗,不過等到真的失敗之後在說。

奈奈現在必須把全力玩樂的樂趣、全力玩樂的美妙傳授給那莉亞。

「來吧!」

奈奈在胸前環起雙手,認真地盯著交錯的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