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序章
視線范圍染上一片鮮紅。

「呼呼」

她看見的景象並非特別異常。

不斷延伸的腐質土壤、生長在其上的眾多樹木、在樹葉及梢枝所能窺見的藍天。

這並沒有什麼特別或者應該說是典型的森林景致。事實上,迪底普莉絲附近就只有這樣的風景。沒有特別深、也不是特別暗。地形平坦,不見陡急的坡道或懸崖。看在一般人眼里,這里應該是個頗適合散布的地方是一幅安穩的情景才對。

但是,就一個被追殺者的身份而言,這里就如同滿溢著噩夢的魔窟一樣。

我無法筆直地跑,也無法少跌幾回。但逃跑的腳步就是無法加快。

然而路上沒有任何地方能讓藏身其中。

情況太糟了。

她雖然很清楚,卻沒有可以逃避的地方。

「呼」

呼吸紊亂,心跳加快。

現在全身的血管就像是快要爆裂一般。或許視線范圍內之所以會呈現一片赤黑,就是因為眼睛周圍的微血管已經破裂了也說不定。

迪底普莉絲自己也知道,在很多層面上她都已經接近極限。

她對屋外其實一無所知,長久的監禁生活奪走了她的體力,不她根本就不被允許去做培養、擁有體力的事。從有記憶以來,她就一直是只被關在籠子里的囚鳥。

她沒有自己決定過任何事。

一開始,他的一切就已經在他所不知道的地方被決定好了別人只期望他能夠遵守決定好的一切。她從來都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也沒有不滿的感覺。

像這樣的女孩想逃亡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而且就某種層面來說,先在追蹤他的人是專家也就是追捕悲哀獵物的『獵犬』。像迪底普莉絲這樣的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躲過『獵犬』的追捕。

能一路逃到這里,就已經算是奇跡般的幸運了。

自己大概逃不了吧。

當她從屋里逃出來時,就已經有了這種覺悟。

「呼呼」

她好恨這樣生理構造扭曲的身體。

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會讓自己這樣的人存在于這個世界上呢?自己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究竟有何意義?迪底普莉絲非常清楚,自己不管到世界上任何地方,始終會是個異類。

不過即使如此。

不,就因為是這樣。

「呼」

迪底普莉絲為懷中的沉重感到驕傲。

自己抱在手上呵護的愛女。

生下來還不滿一歲的嬰兒,穿著臨時拼湊而成的粗糙嬰兒衣,上面還蓋了一件毛毯,她正睡得香甜,那張純真且完全不明眼前緊急狀況的睡臉是如此無邪、惹人憐愛。

這麼說來為她做了這件嬰兒衣的亞爾妣妲沒事嗎?

這名抱住迪底普莉絲逃出屋外的親切中年女性幫傭是否會有人向她追究放走迪底普莉絲逃走的責任,而讓她受苦呢?當迪底普莉絲逃亡時,早已自顧不暇,沒有余力去關心亞爾妣妲但是現在,迪底普莉絲卻開始擔心起來她了。

「哎」

這件事並非預料中的事。

因此,得知自己懷孕時,最驚訝的人莫過于迪底普莉絲本人。她從來就沒有想過,自己的身體居然擁有讓孩子寄宿的功能。他一直以為,自己的身體與精神,只是為了要誘惑男人才存在的事實上也是如此吧。

所以對任何人而言,這都是意料之外的事。

著應該叫做『意外』嗎?是『偶然』?還是『奇跡』呢?這個事件的定義會因為目睹的人不同而想法不同吧。所以否定的角度來看,這就應該是個『意外』;毫不關心的人所導出的結論,將會斷定那只是個單純的『偶然』而已吧。

但迪底普莉絲卻希望相信這是個『奇跡』。

他所生下來的這個孩子因為迪底普莉絲是如此疼愛這個沒有任何期盼下誕生的生命。歲迪底普莉絲而言,他原本所不需要的母性,催促她拼命保護這個孩子而現在正以自己的未來作為籌碼,去交換這個孩子的身存機會。

所以這不是『偶然』,也不是『意外』,它是『奇跡』。應該配上這樣的稱呼,得到眾人的祝福才對。

或許有人忌諱她的存在。

或許有人詛咒他的存在。


但迪底普莉絲還是覺得這個孩子如此惹人憐愛,而且幫助他的亞爾妣妲願意承擔風險,沒有將門上鎖。就是因為充分的愛情與信賴,也因為此迪底普莉絲才覺得這孩子是一個『奇跡』。

所以

「拜托誰來」

她知道祈禱不可能會有回應。

神並不存在。至少世上一般人所知的神並不存在。

追捕他的人們自稱是神的使徒。如果公平之神真的存在他就應該立刻向那些自稱是神的使徒給予天罰才對。

「呼呼」

如先前所述。迪底普莉絲在森林里奔跑。

他陷入了追捕著的包圍網中。在這種地方,他終究無法期待第三者的援助。

這里到底是哪里?

迪底普莉絲已經不知道身在何處,也完全搞不清北方在哪里。但她只知道不能停下腳步,一旦停下就會被抓到。所以他只能不斷地跑。

只是

「」

視線范圍突然變的寬闊。

是湧泉。

迪底普莉絲不得不停下腳步。

「這種地方」

淨水的領域像是擋住他的去路般,在眼前展開。數道陽光穿過樹葉見灑落,為水面點綴了顯眼的色彩。要不是因為現在這種緊急狀況,迪底普莉絲一定會為此而贊歎,欣賞的失神吧。真是人間仙境。

接著

「墳墓?」

迪底普莉絲突然發現自己身旁腳邊的東西,不只是單純的石頭,是經過人工削整的石碑。

從他的形狀和上面所銘刻的文字來看,石碑下應該埋葬著某個人才對。

到底是誰會在這樣的森林里

當然,迪底普莉絲沒有太多的時間考慮這個問題。

但她注意到這塊墓碑上幾乎沒有任何汙跡。

也就是說

「」

有人會來這里。

而且次數還相當的頻繁。

這樣的話

「對不起」

迪底普莉絲說完後,便把抱住愛女的一塊毛毯拿下。

●(不知道這個圓點是什麼意思估計是場景切換吧OTL)

男人們多少有些猶豫。

對他們而言,追捕普通人是輕而易舉的工作,有時還可以輕松地邊哼著歌邊抓人只不過他們絕對不會真的哼歌就是了。他們是『獵犬』,只要沒有那個必要,他們甚至不會咆哮。他們只會靜靜地追捕目標。

不過

「接下來」

其中一名男子低語。

是誰在低語並不重要。執行任務時,全體成員就是一匹野獸。他們彼此聯系,以快如閃電般的行動捕捉獵物。一個人的低語就是全員的低語。

「這邊已經沒有什麼人煙了。」

「可是這邊已經是阿比亞斯的領地了。」

「待太久的話只會惹麻煩事上身。」

「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上吧。」


數道聲音附和。

其中一名男子卷起左邊的袖子。

折起的小型弓箭從寬松的袖口中露臉,皮帶將它固定在左手手腕上。

接著,弓箭伴著左手輕揮的動作自動展開。最後男子以右手按住弓,確保弦的張力並裝上金屬配件後,便結束了攻擊的准備。雖然這是一把還不能算是暗器的隱藏式武器但他的射程和威力卻相當強大。

像變魔術一樣,他從右手右手手指上摸出一只短劍將它架在弓上。

他早已捕捉到獵物的氣息。就算獵物消失在視線范圍內,他依然可以偵測出大概的位置。

接著,其他的男人也從懷中掏出短劍或是小型刃物。

每一個武器都不大,目的皆為逼近對手然後給予致命的一擊顯然這些是專門給暗殺者所使用的武器。

男人們的武器現身,他們從四面八方超獵物這個女孩逼近。

最後

「她在那里。」

女孩站在湧泉邊。

或許是因為絕望而無法動彈。湧泉雖小只要繞著走就立刻被追上,就算筆直走近湧泉里結果也是一樣。湧泉在潛,女孩也不可能像在地面跑步似的移動如果湧泉很深,她就會和抱在胸前的小嬰孩一起溺死。女孩應該不會游泳,他應該連河活海都沒看過才對。

「」

被布包覆住的弓弦幾乎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但和手掌差不多長的箭卻以必殺的速度射出。

「啊唔」

女孩腳步踉蹌。

猶豫上頭下達的命令是盡可能地活捉女孩,因此男人瞄准的是腳部。一半以上的箭身刺入女孩的大腿後停止,女孩的身體漸漸垮下

「」

短促而驚愕吸氣聲從男人們之間流竄。

因為布包離開女孩的懷抱中,就這麼麼掉進女孩身旁的水里。

水花啪地一聲四散,布包沉入湧泉中。

「糟了?」

事情明顯在他們意料之外。

不過

「不,命令是要我們殺了那個小嬰兒。」

男人們之間交換短暫的對話。

他們的語調里既不悲壯,也沒有緊張感。對于每天都在決定他人生死的男人們而言,人命不過輕如枯葉。生命只是把脖子折斷、割斷喉嚨就會消失的東西生命不過如此而已。在也沒有更多余的價值。

男人們為了追捕女孩而從森林中現身,向湧泉逼近。

此時

「」

女孩一邊發出不成聲的聲音一邊跳起。

朝向男人間的其中一人撲了過去。

原本只能逃走的無力女孩做出如此突如起來的反擊。但軟弱如小白兔這樣的溫和動畫,有時也會在緊迫的情況下用後腳踹殺獵犬。想當然爾,陷入絕境的女孩還會躍起反擊。

「唔!」

被撲到的男人立刻舉起短劍。

他原本打算閃身躲過,但他卻無法完全躲開女孩的動作就像是被逼入絕境的野獸一樣男人和女人的手腳交纏,跌落在地面。

纏斗進行數秒後。

最後停下動作的是女孩。

男人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雖然命令是要我們盡可能活捉」

其中一名男人低語般地說。

女孩他的喉嚨被短劍刺中,一命嗚呼。


張開雙眼以無意義的空虛視線直視天空。

「不這根本」

另一個男人回應的聲音里夾雜著些許困惑。

「就像是她自己上門求死的感覺」

「」

其他的伙伴們則是無言以對。

當然他們並不是沉寂在感慨中。他們只是在考慮,究竟該將現在這個狀況視為任務達成、抑或是任務失敗而已。

最後

「命令所說的是盡可能。所以沒有問題的。」

其中一個男人說道,其他人隨之點頭。

男人們走近已死的女孩身邊,其中一人將女孩的遺體收進帶來的麻袋後扛到肩上。其他人則注意附近是否有目擊者

「那個嬰兒要怎麼辦?」

「沒有那個必要,上頭只是叫我們殺了他而已。」

其他人一起對著這句話點了點頭。

現在扔不滿一歲的小嬰兒不管水是深是潛,只要一人掉下去,就必死無疑。既然必死無疑,那他們也不需要在多費心機。而且對他們而言,更重要的是盡可能趕快離開這塊阿比亞斯的領地。

「那麼。」

「再會。」

男人們一邊點頭,一邊撤退。

他們以遠遠超越女孩的穩定度穿越林間接著消失。唯一留下的男人在迅速清理完地面的血跡及亂斗痕跡後,也一樣消失無蹤。

沒有剩下任何東西。只有細小的泡沫在嬰兒沉沒的水面浮起又破滅,

接著。

不知究竟過了多少時間

「在這樣的地方」

和噠噠的馬蹄聲一起出現的是朝著湧泉前進的兩個騎士。

兩個騎士在墓碑前停下。

「這是」

「那就是她自己的希望吧。」

在進行對話的是一對那女。

「那時因為他向來不喜歡誇張的實物和吵鬧的地方啊我越來越覺得她真的不是一個適合成為阿比亞斯國王妃的女人」

之後

來到此處的男女發現了迪底普莉絲藏在樹干空洞里的小嬰兒。

當然,迪底普莉絲丟到湧泉里的,是他用布包住土壤所偽裝的。

他下了一個賭注。

反正注定要死,他將一切賭注放在這個微乎其微的『生』之可能性上。希望來到這附近的某人,能夠發現他藏在這個樹洞里的嬰兒。

這算是一個無謀的賭注。

但是他賭贏了。

當然迪底普莉絲永遠都不可能知道這個結果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女兒了。」

以自己的死換來永遠的封口和愛女的生命迪底普莉絲的覺悟為這個原本應該死去的嬰兒帶來了未來。這是因他人意圖而活的迪底普莉絲唯一一次,用自己的力量表示異議後所換得的未來。

其後

十數年後這個小嬰兒成長,成為完整繼承母親美麗外表的女孩。

奈奈安阿比亞斯。

也就是阿比亞斯王國國王巴爾提利克的愛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