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統治者們的憂郁
晴朗無云的藍空一望無際。

天空仿佛完全無視于地上蠢動人群的煩惱,視線所及盡是一片湛藍,讓明亮的日光灑落。街道兩旁的雜木林則用盡全力伸展枝葉,盡情享受陽光,在風中搖曳。

非常健康的一幕。

吹拂的風攪拌著空氣,使氣溫與濕度都不至于讓人流汗。

今天是一個適合出門的好天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路上的行人看起來比平常還多。跑遍大江南北的商人、吟游詩人、郵差,路上也有許多不同職業的人,為著自己的事業在城市、村莊間流動。明明應該是一條比較沒人的小路但偶爾人們也會突然想起這條路的存在,在這條路上相逢、擦肩而過,隨即離去。

在這之中

繪其諾?

阿比亞斯王國的公主奈奈安阿比亞斯用極度低沉的聲音說道。

她是個可愛的少女。

聽起來或許是理所當然但公主可不一定是美人。

的確,貴族和皇族的子女有專門的侍女幫他們打扮,跟庶民的女兒比起來通常更為美豔、華麗。所以公主這個辭彙,常常被拿來當作是美人的代名詞。但是當她把身上所有裝飾都拿下來。以素材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公主也不過是個普通人。有生來是美人的公主,當然就有生來是丑女的公主。雖說被選為王妃的女性通常都是美人,而且美人的小孩也是美人的幾率可能性比較高但在可能性中最糟糕的一點,就是沒有所謂的絕對。

就這個層面而言,奈奈公主正可謂是庶民心目中的公主。

清麗而又楚楚動人、典雅而又優美。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形容這位公主,與其說她美麗,端看那保留在她雙頰和眼角的稚氣。更應該說她是可愛。

只是,她沒有半點孩子氣的粗魯。

她紫色的雙眸里,透露著孩子般的天真無邪、堅強意志和過人智慧所散發出來的清麗光芒。而她所投射的視線和一些小動作每個待人處事的細節里,都滲滿和公主地位相呼應的氣息。稍短的整齊銀發就像是她的頭冠一般,閃爍著鮮明的光芒,非常美麗。

她身上穿著以白色為基調的簡樸服裝。

但簡樸的服裝並沒有破壞她的整體感覺。

要不是從銀發間露出的尖尖耳朵、要不是從衣擺下露出的尾巴要不是在這些多余的特征干擾之下。不論身份高低,登門求愛的男人一定會絡繹不絕吧。

奈奈安阿比亞斯公主。

她不是人類,卻被人類的父親而且還是位國王撫養長大。

她來自一個被稱作淫魔的稀有種族。

我有件事想問你可以嗎?

奈奈公主雙手撐在窗緣上,把臉伸出窗外問道。

奈奈公主一行人于這平和的街道上緩緩前進。耳中所聞就只有遠方鳥兒的吱啾嗚叫和馬蹄聲噠噠以及車輪滾過地面的聲音。午後明亮的日光中,一輛馬車和一個人騎著馬緩慢前進的景色,看起來頗悠閑自在。

在其他人眼中看來,會認為這一行人正在游山玩水吧。

雖然有時候路上的旅人和路人偶爾會回過頭來看熱鬧但應該不會有人知道奈奈公主一行人被暗殺者盯上了吧。

這就先撇開不說。

那是當然。

回話的是奈奈公主的侍衛近衛士兵繪其諾。

他並非和奈奈公主一同坐馬車,而是獨自在一旁騎著馬前進。兩個人之間保持伸手可及的距離,是為了萬一有任何狀況時,可以立刻跳上馬車保護公主。

且這個繪其諾不得不說,他的氣質看起來實在不適合作為公主的侍衛。

繪其諾年紀約二十來歲。蓬松的偏硬紅發用黑色頭巾隨意綁起。

臉蛋長得不錯。

只是他的眼神似乎過于銳利說難聽點.其眼神頗為駭人,透露出一股惡人的氣質。

他身穿的不是鎧甲,也非正式的服裝。而是一種無袖的黑色野戰服上面還處處綴有象征火焰的深紅色,是件詭異而又不祥的衣服。這件衣服的胸口開了一個大洞,繪其諾在衣服上面加套一件深紅色皮背心,左肩則佩戴著簡單的防具。

另外,他身上完全沒有任何象征所屬軍隊和階級的東西。

這一切都讓他看起來更顯詭異。至少,他看起來不像個享有這種莫大榮譽、在公主身邊服務的近衛士兵該有的樣子。反倒像在舊市街里大搖大擺、目中無人的無賴漢或說是個無法無天的混混也不為過。

女子或小孩在初次見面時,恐怕都會因為害怕而不敢接近他。

只是

繪其諾的愛馬多拉塞那的背上,還有另外一個小小的身影搖晃著。

一名亞麻色頭發編成辮子的矮小少女坐在繪其諾前面,年紀應該尚未及笄。只看臉蛋,任誰都會毫無異議地說她可愛但在她的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

她並非因為害怕繪其諾而無表情。她的表情就像是被人撕去一般不存在,至少繪其諾和奈奈都從來沒有看過她發笑或發怒的樣子。

這個少女就像個人偶似的毫無表情。

那莉亞巴利思。

一個自然而然地跟著奈奈公主一行人的來路不明少女。

唉,這就先算了。

我和公主殿下是自初次見面之日起,便立下跨越身份障礙、成為彼此知心好友的人

繪其諾坐在馬上大大地張開雙手,但不知道為什麼皺起眉頭像是拼命忍住什麼似的說道。

您不需有所疑慮。有任何事都請直說。

這是怎麼一回事?

奈奈公主指著頭上。

她的指尖前端是一面在風中悠然飄揚的旗幟。

奈奈公主處女破身旅行中

一面這樣寫著的旗幟。

而且。還很好心地在白布上用鮮紅的顏色隨便亂寫。旗幟的下方附上一個看起來像是似顏繪的東西,是個會讓看到的人忍不住懷疑這該不會是奈奈公主的似顏繪吧?的一個圖。也就是我們平常所說的塗鴉那種東西。

如您所見、如您所讀、就是那個樣子。

繪其諾。

是的,公主殿下。

奈奈公主越過窗緣,用手抓起近衛士兵的領口微笑道:

請你現在立刻用五十個字以上、一百個字以下,說明這面下流旗幟的必要性。

有兩種方法可以躲避專業暗殺者:一個是徹底藏身,另一個是把自己弄得更顯目、更吸引眾人的注意力,好讓暗殺者難以下手。而我們選擇了後者。

算你通過。

奈奈仍舊維持著微笑說。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勉強自己微笑了太久,奈奈的兩頰不斷抽動著。

可是這面旗幟是怎麼一回事?有什麼必要性嗎?

繪其諾瞥了一眼馬車上大剌剌隨風飄揚的旗幟。

其實,這面旗幟正是他親手做的。

繪其諾皺起的眉頭正漸漸崩解說道:

那種東西,當然是因為好玩才放的啊!

我殺了你!

繪其諾似乎再也忍俊不住,終于放聲大笑。

奈奈一把抓起他的脖子,用力地前後搖晃著。

看著這一幕

公主殿下。

坐在馬車駕駛席上的珂琳苦笑著說。

請您適可而止

珂琳庫利普特。

她是奈奈公主的私人侍女,也是她的護衛。

就某種層面來說,她擁有和奈奈公主極端不同的容貌。

不是指她長得丑,她是個美人而且是頂尖的美人,只是她們倆美的方向不太一樣。

首先是珂琳的身高。

就女性而言,她身高算高。雖然有的男生覺得身高太高的女生一點都不可愛,因而退避三舍但是相對于小巧的奈奈而言,珂琳的身高非常適合下擺較長的衣服,尤其是長裙和大衣。再加上珂琳的身材勻稱.感覺上沒有那麼高大,身高反而更能強調出她的優美曲線。

還有她的胸和腰。

她穿著白藍相間的服飾雖然氣質高雅,但色彩平凡就像件侍女專用服。寬松的設計在衣擺和袖子這兩部分尤其搶眼。

但即便是這樣的服裝,還是可以窺見她豐滿的曲線.這不單是尺寸大小的問題。柔軟而且凹凸有致的曲線,在她寬松的服裝上畫下完美的線條。

最後,是她的頭發。

豐潤直順,無盡的黑保持應有的光澤,如同冬夜般漆黑的秀發閃閃動人。黑發的左右夾上了色彩鮮豔的花朵,更襯托出發絲的漆黑之美。

她具備了成熟女性的豔麗卻沒有不入流的俗豔。

雖說氣質優雅,但煽情的綽約風姿卻又隱然可見。

她可說是奈奈公主那樣的少女會憧憬的完美成熟女性典型一例。

他好歹也是我們的重要戰力之一,讓他停止呼吸的話太浪費了。

你、講話、稍微、有點、同情心、好嗎、呃啊。

繪其諾一邊被奈奈公主搖晃著一邊說。

不過。

一道嚇傻了的聲音傳來。

從馬車的座艙頂上。

有一個年輕人坐在那。

年紀約二十來歲與繪其諾和珂琳大約同齡。

他一頭微卷的長發束綁腦後,戴著圓圓的眼鏡。

臉部輪廓削瘦,容貌端正應該算是個知性美男子。特別是跟繪其諾並排站的時候,他更散發出一種溫柔男人的氣息。

雖然他身穿旅行裝但那副稍嫌俗氣的裝扮卻格外引人注目。尤其是袖口和領口隨風搖曳的布料。就好像隨時會在旅途中搞髒、風化掉的樣子但他卻讓人感覺不到一絲的汙穢。

不是因為哪個地方特別突出。

只是他所散發出來的,就是一種強烈與世隔絕的氣息。

像是童話故事里的人物一般,未曾染上俗世的汙穢。仔細觀察,會發現這個人其實和奈奈公主一行人的悠閑生活有一段距離或許,應該說是他這個人和整個世界都有一段距離,散發出一股奇妙的氣質。

或者是這個特色可能是他為了要表現自己的職業才裝出來的。

他的名字是索利烏。

他背上的魯特琴清楚地告訴別人他的職業。雖然樂器的顏色並不鮮豔、造型也沒有特別突出但只要仔細一看,就能發現那老舊的樂器是這位持有者非常愛用的精致藝品。

搞不好是個相當有實力的吟游詩人也說不定。

看著你們大家,還真是一點都不會無聊呢。


是嗎?

珂琳轉頭看著索利烏說道。

美麗的侍女微笑著但漆黑的雙眸還是不停綻放著銳利的光芒。

可是,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喔。

當然珂琳意指(教會)的暗殺者一事。

雖然原因至今不明,但在克爾普蘭提大陸上擁有眾多信徒的巨大宗教、米利歐菲蘭姆教會的人,卻極盡所能地想要奈奈公主的命。值得慶幸的是,目前尚未有人因此身亡但跟著奈奈公主一行人,難保不會被卷入危險。

但是

唉呀。

年輕人害羞地抓了抓後腦勺這也是職業病的一種嗎?這個年輕人不管做什麼事都很刻意索利烏擺出一臉悠閑的微笑。

太棒了、真是太棒了。

嗄?

珂琳訝異地提高音量。

侵襲而來的暗殺者!

索利烏舉起右手畫了一道弧形說道。

背後卷起的大陰謀!

接下來是左手。

勇于挑戰命運的楚楚可憐公主!

下一步就站到馬車頂上了。

挺身而出、守護公主的勇敢近衛士兵!

珂琳一臉呆滯,看著索利烏像個舞台劇演員一樣,裝模作樣地轉了一圈。

喔喔這麼棒的題材就出現在我面前!

題材你有搞清楚嗎?這不是在講故事喔?

沒錯。就是這樣!

索利烏握緊了拳頭說。

是現實。是真的。就在我眼前真實上演!身為一個吟游詩人,在親眼目睹這千載難逢的畫面後,怎能不讓它成為我吟唱的題材呢

原來你是吟游詩人?

奈奈中斷了對繪其諾的體罰不然要叫什麼然後說道。

我以為你不過是個變態。

啊啊

索利烏環抱自己的身體呻吟著。

公主殿下。您對我的指責

下一個瞬間,吟游詩人從伸出的拳頭里立起大拇指說。

讓我打起了冷顫!真是太棒了!

你這渾帳兼變態。

連繪其諾都忍不住歎氣說道。

就算你這麼說

珂琳的話里夾雜著歎息。

搞不好你真的會被卷入這場危機風波中因而死掉喔?不好意思,我們光是照顧公主殿下就已經快自顧不暇了

可是那莉亞不是跟你們在一起嗎?

索利烏說。

大概是聽到自己的名字,原本像個人形坐在馬背上隨之搖晃的少女,像是被人上了發條一樣,僵硬地轉向索利烏。

不那個

珂琳難得講話時如此吞吞吐吐。

那莉亞算被我收養了大概就是這樣。

收養?

但索利烏卻沒有漏聽這個關鍵詞。

難不成你是孤兒?那莉亞?

什麼是孤兒?

說話的當然是歪著頭的那莉亞本人。

雖然她的臉蛋長得既純樸又惹人憐愛,但她的動作和表情里卻不帶任何情緒。搞不好沒有生命的入偶看起來都比她還要感情豐富。

我只是一個沒有任何特征的平凡村姑而已。

無表情少女一邊說著和事實完全相反的事,一邊環視著其他人。

平凡的村姑?

連索利烏都忍不住一臉困惑,轉頭看著繪其諾說道:

是在講那莉亞嗎?

不要問我。

繪其諾一臉沮喪。

那莉亞轉頭看著繪其諾問道:

什麼是孤兒?

請告訴我什麼是孤兒?

繪其諾早已從懷中拿出准備好的耳塞,塞到耳朵里。

看來,他已經放棄和這個自稱平凡的村姑來段正常的對話了。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取而代之的是

孤兒就是,那個沒有爸爸和媽媽的人。

索利烏回答。

是這樣嗎?

那莉亞點了點頭說道。

我記住了,孤兒就是沒有爸爸媽媽的人。

太好了。

奈奈邊苦笑邊說。

她也漸漸開始習慣這個少女的個性了。雖然這名少女還真是蠻奇怪的,但比起明明就是個淫魔族卻還能當上公主的她而言,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了從奈奈的角度來看。她並不覺得那莉亞奇特的言行是什麼大問題。

只是

爸爸和媽媽我這次並沒有雙親和其他親戚的設定,所以我是個孤兒。是的我是一個平凡的村姑,而且是一個孤兒。

設定?

奈奈歪著頭。

設定是什麼東西?

是我的生長背景。

那莉亞還是面無表情理所當然地說。

我不太清楚你在說什麼耶。

那那就算了。

珂琳稍嫌勉強地插入對話。

你的命可能危在旦夕喔索利烏。

唔那有什麼關系?

索利烏似乎完全沒了解對話內容,非常悠閑地笑了笑。

我若覺得苗頭不對的話就會自動閃人啦。不是我自誇。我逃命的速度可是一流的喔!

是喔。

珂琳明白自己不可能說服他,歎了一口氣後選擇放棄。

那算我拜托你,萬一覺得情況不對勁,就立刻逃走好嗎?

好的好的那是當然。

索利烏說。

不過啊大家真是有趣呢。

是嗎?

奈奈歪著頭說。

嗯嗯。會提升我的創作意念呢。應該可以寫出一首很棒的曲子。

索利烏邊說邊把背上的魯特琴解下,抱在胸前輕輕彈奏起來。

大家都不像是墨守成規的人。不做作這點,這是太棒了。

我自己是沒有什麼感覺。

異常的最高峰沒資格說話。

繪其諾邊把耳塞拔出來邊播嘴。

你說什麼?

唉呀公主殿下真是美豔絕倫。

你說謊!

奈奈怒吼。

我全都聽到了!

那你還問。

你明明也很怪!身上的衣服是怎樣!要在公主身邊服侍,也該穿得稍微正常一點吧!

請不要挑剔別人的品味。

什麼品味。而且我說繪其諾啊,咱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還不是穿著超誇張的衣服

吵死了,那是因為我沒辦法


公主殿下和她的侍者間又周而複始地開啟了不知道是吵架還是相聲的對話。

從馬車頂上望著下面兩人的索利烏說: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覺得這兩個人的關系最怪,完全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

唉。

珂琳回報一個苦笑。

繪其諾比我更早認識公主殿下所以我也不太清楚。

奈奈殿下和繪其諾與其說是主仆關系,不如說他們兩個就像是朋友或兄妹一樣。

說真的他們倆真的就像一對兄妹。

珂琳帶著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的期待和羨慕的表情說道。

※※※※※

天空像是放空般的蒼藍。

是個適合上路的好日子。

看不到任何破碎的云朵少年抬頭看著一望無際的秋日蒼穹,露出淡淡的微笑。

那不是一個適合凝視秋日晴空的開朗笑容。也不是一個應該存在未滿二十歲的少年臉上的笑容。那衰弱至極且帶著陰影的笑。就像是失去了什麼或是失去了一切的人才會有的寂靜、毫無生氣的笑容。似乎像是既不哭泣也不憤怒。對任何事都感到厭倦的人才會露出的曆盡滄桑的笑容。

那。

少年坐在窗緣上,從腰間抽出一把短劍。

劍鞘和劍柄都經過精巧的手工雕飾,看來是一把名貴的劍。從鑲在其上的寶石數量和大小來估算.這不是一把庶民能擁有的劍。應該是貴族、富商甚或是皇族的所有物。反正,這把劍絕對是屬于極小一部分特權階級的人所持有。

少年稍稍把玩了手上的短劍。

仿佛想重新確認它的重量似的。

然後

我也去吧。

少年低語,感覺像是要外出散步一樣。

他輕輕地拋出短劍,再用另一只手接住。少年接住劍之後。毫不猶豫的將刀尖指向自己的喉嚨。

即便劍上頭的雕飾太過華麗,但這絕對不是一把儀式的專用劍。只要再稍微用力,鋒利的刀刃就能輕易地穿過他的喉頭,奪去他的生命。

少年臉上還是沒有任何猶豫或遲疑。

接著他的手一用力

嘰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

少年一臉吃驚地抬起頭。

不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咚鏗。

一陣似乎由遠方傳來的哀嚎聲拉長了尾音應該是傳進了少年耳里,與此同時,發聲體還從打開的窗戶外沖了進來。少年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那東西就狠狠地撞上少年的後腦勺。

噠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少年以為發聲體撞貼到自己身上時。發聲體便以沖進來的剩余作用力再把少年撞飛出去摔到房間角落的床上。.

砰唰一陣不太像撞擊的聲音,響遍整間房間。

床單與枕頭也隨之撞擊飛揚。

就連少年手上的短劍也被撞飛了。

凶器發出喀啦喀啦的空洞聲音滾落地板,停在房間的角落。

唔呃?

少年搖著頭站起身。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身體異常沉重。

然後。少年才發現

?

轉回頭越過肩膀所看到的是一個看起來似乎是哀嚎發聲體的東西,仿若貼在樹干上的小猴子一樣。貼在自己身上。

少年一臉訝異地皺起眉頭,伸手把那個發出哀嚎的人揪了起來。

那是一個女孩子。

年齡大概是十歲左右吧。

絹絲般的銀發紮成一條馬尾,整個人看上去十分可愛。雖說她身上穿的是淡綠色的高級服裝但不知是否因為到處爬來爬去的關系,所以搞得一身上等布料看起髒兮兮。

嗚啾嗚嗚嗚嗚嗚

少年一松開手,少女便砰地一聲掉到床上。

看來她是昏頭了

這是什麼東西啊?

少年傻住低語著。

結果

什麼叫做東西啊!什麼叫做東西啊?

少女搖著頭起身,豎立起她銀發間的尖耳表示抗議。和先前的哀嚎不同少女的聲音就像銀鈴搖動般,清脆而悅耳。

那對耳朵

少年的口氣里夾雜著些許震撼。

他又驚又傻地用著曖昧的表情看著眼前的小少女。

不會吧你是奈奈公主嗎?

是啊。

少女九歲的小公主殿下邊拉開糾纏在腰間的床單邊說著。

是興趣、一時興起、或是瘋了?阿比亞斯王國的國王收養了一個完全沒有血緣關系.而且還是異種族的女兒還把她當成王位繼承者來栽培一事。在國際間非常出名。

只不過

什麼叫做不會吧!什麼叫做不會吧?

少女非常大牌地一句句反駁少年的話。



少年用食指抓著臉頰說。

因為阿比亞斯公主的事跡很有名

是喔?

少女奈奈公主眨著眼睛問道。

是喔,原來我很有名。

是啊。聽說你不但是異種族,而且還非常大牌。毛毛躁躁的個性跟只打不死的脫缰野馬一樣

不准聽!

不過,我還真沒想到,你居然會猛到邊亂吼叫邊從窗戶外撞進來就是了。

我又不是喜歡才這樣做。

奈奈公主皺著那張稚氣的臉龐說。

緊急逃難設備沒有我想像中的堅固啦!

緊急逃難設備?

少年低聲重複這句話才猛然驚覺,隨即走向窗邊。

他轉過上半身看著上面。結果發現有個白白的東西沿著外牆搖晃。看來是用撕開的床單或窗簾布結成的現成繩子。隨著秋風吹拂而搖曳的那條東西。應該是從三樓以上的房間窗口垂下來的。

你從上面眺下來嗎?

嗯。

奈奈像沒事般地點點頭,拍拍洋裝上的灰塵。

這里是二樓的客房對吧?

呃是沒錯。

太好了,那我就算逃出來了。

如果窗子沒開的話,那她打算怎麼辦?雖然突然間有點在意地想詢問,不過少年嫌問問題太過麻煩,就沒有刻意去吐她槽。

是說大哥哥你是誰啊?

奈奈像是現在才發現這個問題似的問道。

我?啊啊啊。

少年在腦海里提出幾個備案後回答說:

我是現在受你爸爸照顧的人。

嗯?

紫色的大眼盯著少年。

純粹仿佛無垢寶石般的瞳眸。

少年頓時覺得自己和這個場景格格不入。

究竟有多少年沒有承受過如此真摯、無心機、毫無秘密的視線了。沉浮在這集結人世間所有汙穢的環境里,滿身髒汙的自己暴露在少女那雙清徹的瞳眸之下就像是躲在岩石陰影下的蟲子被陽光照到般,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那實在太痛苦了。

奈奈公主無法體會少年的心情,像只小鳥般純真地歪著頭說道:

我是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啦你是外國人嗎?

呃是啊。

少年點頭。

從奈奈公主的角度來看,他的確是個外國人。而且他的祖國就快消失了。

你為什麼要做那麼危險的事?

啊。

奈奈眼睛眨了一下一臉驚愕地說道:


我要趕快逃走

逃走?

少年驚訝地問。

奈奈公主是這個國家的皇族成員,也是個公主。

她和少年目前的所在地正是阿比亞斯的皇宮赫斯提佛利亞爾城。這座城明明就是她的家,又為什麼要逃呢?

逃走要逃離誰?

惡魔。

奈奈立刻回答。

惡惡魔?

不是惡魔的話就是陰險歐巴桑。

陰你說什麼?



像是要逼退少年的下意識反問動作般第三道聲音加入對話。

難不成是在說我嗎公主殿下?

而且這聲音也同樣是從打開的窗子外傳進來的。

啊啊出現了!

把別人說得好像怪物一樣

說話的人是穿著黑衣的金色長發女性。

氣質高雅的臉蛋和態度,就像是某個貴族的妻子。

年齡看不太出來。

沉著的態度會讓人覺得她已經上了年紀。但她臉上所保留的稚氣和活力,卻會讓人因角度不同而覺得她是個未滿二十歲的少女。

只是,不管怎麼說,她都絕對不可能只是個普通的女性。

因為,普通的女性絕對不可能沒有任何支撐就能站在半空中。

這是名為空中浮游的魔術。

魔導師。

少年注意到窗外的女性右手持著一支長杖。

彎曲成複雜形狀的尖端掛著數個金屬環.表面刻有精致的幾何圖形。擺明是魔法師的道具。如果不是魔導師。那麼這個道具根本派不上用場。

瑪瑪雅加。

奈奈呻吟似的低聲說道。

請您用功讀書。

被稱為瑪雅加的女性,微微地露出一個高雅的笑容說。

但她的眼底卻不帶任何笑意。額頭也微微冒著青筋,顯示她現在正在氣頭上。

公主殿下將來必須擔起阿比亞斯國的命運。因此,經濟學和政治學是絕對必要的其他領域也必須有所涉獵。

我會隨便找個丈夫把一切交給他啦。

就算如此。您還是需要相當程度的教養。

瑪雅加緊繃著兩頰的肌肉說。

您這樣會來不及喔!

這句話瑪雅加說起來格外有說服力。

啪嚓。

雖然這一定是幻聽但少年卻覺得自己仿佛聽到了瑪雅加拼命保持的優雅笑容,發出了龜裂的聲音。

不過。

公主殿下。

女魔術師臉上的表情消失了。

她慢慢舉起右手說道:

我還沒有懲罰過您對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奈奈開始往後退但卻被床緣絆倒而跌坐在床上。大牌公主的表情僵硬到可悲。而且,就算她已經倒在床上。還是拼命向後爬,企圖從瑪雅加身邊逃開。

但是

等一下、等一下,那個



瑪雅加揮動右手的長杖。

上面的金屬環發出喀啷的聲音。

同時

嘻呀啊啊啊啊啊啊!

奈奈尖聲慘叫。

啊!嗯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啊!

奈奈發出聽起來是哀號、卻更像是因為什麼而煩躁的聲音,吵鬧地在床上滾來滾去。看起來像是剛被撈上岸的魚一樣。

反正旁人看起來,根本就不知道現在是什麼狀況。

而且,瑪雅加根本沒有碰到奈奈一根汗毛,也根本就還沒進到房間里。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嗯啊!

奈奈啪噠啪噠地在床上發狂般地滾來滾去。

少年一臉困惑地轉頭看著窗外的女性。

這個時候少年大概已經猜到她是誰了。

瑪雅加塞洛維尼安。

阿比亞斯王國魔術師團最高顧問兼奈奈公主老師的女性魔導師。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您不需擔心。我並不會讓她有痛的感覺。

瑪雅加一臉舒暢地說。

我只是把公主殿下試圖動作的力量原封不動地轉換成搔她腋下的力量而已。

也就是說她愈掙紮就愈癢對吧。

不過.就是因為癢才會扭著身子掙紮啊。

所以才會越來越癢

好過分。

少年低聲說道。

搔癢看起來是個無傷大雅的可愛動作,但事實上卻是個拷問的好手段。聽說就算再怎麼勇猛的武士.只要被搔上半天癢,也會忍不住求饒。

不過看來,瑪雅加並沒有想持續很久的意思。魔法被解除後累癱的奈奈趴在床上一動也不動。

讓您看到不雅的畫面了殿下。

瑪雅加在空中對他行了一個禮。

少年卻滿面自嘲地搖著頭。

我已經快不是能被人家稱作殿下身份的人了。

拉蒂岡皇族已不複存在。

為自家招來滅亡的人。實在沒有資格再使用那個名號至少少年心中是這麼想的。

我失禮了。

瑪雅加只是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沒有任何訝異的表情,也不再追問下去。她應該能理解少年心中的心事吧.真是位聰慧的女性。

請您原諒我唉呀?

瑪雅加的視線滑開。看著房間角落。

先前少年拔開的短劍就在那里。

啊。



瑪雅加一刻未停,咻一聲揮了揮手上的長杖。

短劍就像是被隱形的線拉住似的彈到床上.轉了一圈後飛到空中最後停在女魔導師手里。

是公主殿下闖進來時被撞飛的吧上面有刮傷呢。

瑪雅加仔細端詳著那把短劍說道。

真的非常抱歉。可以把它寄放在我這兒一兩天嗎?我會把它修得完好如初。

少年無言。

這並非他第一次看到魔導術。在之前他已經見識過非常多次,也看過魔導師在自己眼前,用攻擊魔法將大塊岩石打得粉碎。

但是瑪雅加所施展的魔法,卻和這種虛張聲勢的魔法截然不同。

魔法絕非萬能。

那不過是一種特殊技能罷了。有人做得到,有人做不到也許旁人看起來非常簡單的一個移動小石頭的動作,也需要相對的順序和魔力。所以大部分的場合上。很多事動手做反而輕松得多。

所謂相對的順序通常是指念咒語這件事。

但是這位女魔導師卻能將這個步驟,當做是自己的手腳一樣靈活運用。

這算得上是異數。

對魔導師們來說,使用強大的魔法來碎石或燒山並不難。但那必須經由冗長的咒語才能啟動。就算帶著長杖魔術的輔助器及發動增幅媒介也需要念個上百字的咒語才能發動。

反過來說就算想只用短短的單音或是揮動長杖來移動一個小石頭,那也需要在解析、理解魔術的構造後.將所有步驟壓縮、省略到最小限度的知識,加上應用力和最重要的經驗。

況且.瑪雅加目前還同時使用空中浮游的魔法。

據說,要同時發動兩個以上的複數魔法,需要過人的技巧。至少,傳說中目前很少有魔導師能做到。只要魔法師能同時使用兩種小小的魔法,不管哪個國家,都會盡其所能地空出一個重要職位給他吧。

少年曾聽說過,瑪雅加來自被稱為魔導師聖地的摩斯魔導院就算加上這個因素,仍然不得不用天才這個詞,來解釋她的年齡和魔法技巧間的差距。

恐怕在這個廣大的大陸上,能和瑪雅加匹敵的魔導師不到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