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成群的暗殺者
爆炸算是小規模的。

如果有二倍以上的規模和破壞力的話那繪其諾他們也無計可施。繪其諾和珂琳立刻拎起奈奈他們躲進廚房。整間旅館因爆炸而毀掉了。

廚房原本就是用火的地方,所以里面選用的土牆和磁磚比例必定會高于其他房間。也因此,廚房會比其他房間來得更堅固、耐火而且受了一定作用力而碎裂的瓦礫.也比較能吸收爆炸的沖擊力。

堆積如山的瓦礫突然有一部分崩落。

推開碎裂的瓦片和磁磚近衛士兵繪其諾就像是一只結束冬眠的烏龜一樣探出頭來。

然後奈奈和那莉亞也從他身下探出頭來。

這是怎樣啊。

喃喃自語的繪其諾身後,老板娘呆掉似的愣在那。

她也是被珂琳抓著領口拎進廚房而獲救的

我的旅館

只看見老板娘喃喃自語,卻看不到珂琳的身影。

到底是怎樣?發生了什麼事?

奈奈呆呆地環顧四周就算發生這種事,那莉亞還是不畏不懼、面無表情地站在那里。

遭到暗算了。

暗算?

奈奈對于繪其諾的回答瞪大了雙眼。

大概是事先把炸藥埋設好了吧。我和珂琳也不可能在外面就事先發現炸藥還好珂琳聞到導火線還是什麼東西燒焦的味道。

那.那珂琳呢?

大概是去追捕放置炸彈的人吧!

繪其諾拍著身上的灰塵說道。

他看著四周

那索利烏呢?

那個打算半夜摸上床的混帳。

繪其諾翻了翻瓦礫堆中比較高的突起處。

翻開幾片較大的瓦礫後他斂起表情說道。

現在在找。

在找?

奈奈的表情僵硬。

我們當時只把公主殿下、那莉亞和這里的老板娘拉進廚房而已。

沒辦法顧及到索利烏。

之所以只能救到奈奈、那莉亞和老板娘也是因為她們就站在一旁。繪其諾已經盡了全力。實在沒有多余的心力去救被吊在天花板上的索利烏。

是因為我?

奈奈呆呆地愣在原地喃喃自語。

的確。如果不是奈奈惡作劇的話,搞不好索利烏就得救了。她自己也清楚這一點。

只是

不"

背對著臉色鐵青的奈奈,繪其諾繼續搬著瓦礫一邊說著。

爆破力意外的小。

這時候去談什麼有沒有惡意,或是天命不可違之類的話也不是辦法。安慰的不當還可能會造成反效果。這時候最好不要給對方思考的時間。

他搞不好還活在這堆瓦礫下面,你來幫我忙的話會更快。

嗯嗯!

是的。

好。

抓緊一絲希望投入救災工作的奈奈。仍舊毫無表情但卻坦率的那莉亞。

然後

那我要幫什麼呢?

聽到第三道異常開心的聲音時,繪其諾的表情瞬間僵住。

不用說,這絕對不是老板娘會說的話。



繪其諾驚愕地轉過頭。

下一秒,奈奈和老板娘也回過頭。最後模仿大家動作的那莉亞也轉過頭來。

你這家伙是怎麼逃出來的?

繪其諾呻吟般地說道。

站在他面前的是

唉呀

成為眾人焦點,臉上卻帶著無所謂輕薄笑容的吟游詩人。

日常生活的習慣,真的很重要呢!

這不叫說明!

繪其諾吼著。

連他和珂琳都只有一秒鍾反應時間。如果珂琳再遲一秒聞到火藥味的話,搞不好全部的人早就死光了。

可是這個被五花大綁,吊在天花板上的吟游詩人,如今卻完好無缺地站在繪其諾一行人面前。

唉呀

索利烏用食指抓著臉像是小心翼翼要把自己的秘密說出來似的,還把臉靠得很近說道。

我只跟你說啊一我對綁人和被綁這種事還蠻拿手的

還是沒有說明啊

而且啊,唉呀真不愧是公主殿下。欺負人的方法就是不一樣。我果然沒有看錯人。

繪其諾仿佛看到怪物般的眼神,死盯著眼前握緊拳頭、慷慨激昂發表演說的索利烏。

如果她能再踩我一下。就真的太爽了

我知道了。夠了,你給我閉嘴。

唉是這樣嗎?

索利烏非常失望地結束了說明。

我們先離開這個地方吧在事情變得更複雜之前。

繪其諾說著急忙踏出步伐。

※※※※※

說到暗殺者時,人們會在腦子里勾勒出怎樣的圖像呢?

有著冰冽雙眼的無情男人嗎?

還是美豔過人的誘惑妖女呢?

以殺人為生的人他們和強盜殺人或過失殺人不一樣,他們一開始就以殺人為目的,接下案子、計劃、行動任何人聽到這種工作時,都會自然而然地想到各種怪異的畫面吧。

殺人這種事,原本是一種激情而導致的結果,但卻有人能把它當作是單純的工作,冷漠的執行。所以人們自然也會猜測,是否能從他們的外表就看出他們毫無人性的冷漠。

但是


他們沒死吧?

一個男人站在離爆炸現場稍遠的建築物的屋頂上說道。

是個普通身材的中年男子。

其他都沒什麼好說的。不會讓人留下任何印象。就算在人群中和他擦肩而過,也不會有任何感覺的那種人。沒有特征這件事反倒成了他的特征說是個性嗎?他給人的刻板印象,是存在感很薄弱的男人。

不顯眼的事,很多。就算過的只是平常生活,這張臉也不能為他帶來什麼好處吧。

存在感薄弱。第一次見面的人絕對記不得他的臉。如果不特別強調自己的存在,那他一定很容易就被人遺忘。就算在路上碰到朋友,對方八成也認不出來。在哪里都一樣,不論他在或不在,誰都不會在意。如同空氣一般的透明人。

但在特殊場合上,這可以算是種天賦異稟。

譬如說暗殺者之類。

那是當然。

回答的是一個矮小的老婆婆。

這個人的容貌也是平凡到隨處可見。雖然腰和背都很健康的維持直挺,但基本上沒有人會以為這個隨處可見、滿臉皺紋的老婆婆會是個殺手。

更何況殺人本來就不需要異常的臂力或反射神經。

如果只是在後頸插根針的話,那連小孩都可以做得到。重要的是,如何靠近對方,讓對方在被刺之前都毫無警覺。就算是老婆婆也好,小孩也罷。他們都可以欺敵。只要能騙到對方在被暗殺的前一刻都沒有警覺心,那就夠了。

所以就這層意義來說他們是非常適合成為暗殺者的入。

最重要的就是不讓人抱有戒心。被人潮埋沒。然後在對方松懈警戒心時,給他致命一刀。

當然,爬上屋頂的平凡男人和老婆婆是引人注目不過從街道上又看不到他們更何況現在大部分的人都注意著爆炸現場。

我是不知道其他人啦。(沉默墓地)和(堅韌匕首)應該都有注意到吧。

老婆婆一臉奸笑地說道。

但是

真是讓人懷念的名字啊。

聽到背後傳來的聲音兩人的表情瞬間僵住。

不過他們也很厲害,沒有下意識改變自己目前維持觀望爆炸現場的動作。因為如果頭沒轉好,一定會被抓包。

來了

男人呻吟般說道。

背叛者。

你想說什麼就說。

和暗殺者們一起站在屋頂上的珂琳說道。

在奈奈公主身邊服侍的美麗侍女兩腳張開與肩同寬。雙手放在兩旁。是個很放松的姿勢。猛然一看,會覺得這是個滿撩人的姿勢。

但是背對著珂琳的暗殺者們仍舊異常緊張。

鑽到別人背後是暗殺者的工作,但如果被別人鑽到自己背後。就沒什麼好說了,而且還是等到出聲了才發現她的存在

就算被你們這些不會思考的人批評得再糟,我也不會在意喔?

語氣和平常一樣。

平穩而且溫柔。但是話中淡淡的指責,聽起來卻是異常淒絕。

是大司教長稱我為背叛者的嗎?

珂琳的聲音聽起來像是樂在其中。

就像是用指甲逗弄著獵物的貓兒一樣。

還是因為被寫在經典上了呢?

你這家伙是在愚弄我們嗎?

是啊。

珂琳對著因憤怒而顫抖的男人送上了一聲露骨的嘲笑。

你原本和我們一樣不,是眾人期待能接下我們位子的人

那不是我所希望的。

珂琳說完後輕擺右手。

護手甲隨著金屬撞擊聲滑出,覆住了掌根到指根的部分。

我告訴你們,我不像陛下或繪其諾那般心軟喔。

被稱為背叛者的珂琳邊說邊往前走。

我會留點時間給你們祈禱,但你們別想求饒。

你這個背叛者給我住嘴!

老婆婆在說完話的那一瞬間往右一跳。男人也同時往左一跳。

兩個暗殺者都輕巧地落在隔壁家的屋頂上。平凡的容貌是他們最有力的武器,他們是職業暗殺者對功夫之類的技巧自然拿手。

老婆婆邊轉過頭,邊從懷里掏出(聖者之淚)

咦?

不在。

奈奈公主的侍女早已從老婆婆的視線范圍里消失。她雖然知道對方不可能站著等她出手

真笨。

有個聲音在耳邊低語。

老婆婆愕然,但仍舊不忘往旁邊伸出一拳。

如同枯木一般的攻擊但只有老婆婆知道那一擊可以折斷人類的脖子。

臂力當然會隨著年齡衰減。但可以從最適合的角度、最適合的要害和最適合的速度來做彌補。就像人跌倒時可能會摔斷腿一樣,人的身體看起來雖然健壯,但骨頭卻是意外的脆弱。

可是

什麼!

沒有打到。

這個計劃,原本就是為了要超越以往對(聖義執行者)而存在喔?就算我是個未完成品,還是可以贏過你這種舊型的。

老婆婆轉過頭但珂琳早已不在她視線范圍內。

老婆婆的表情開始明顯的戰栗。

不用說.珂琳不可能變成透明人。只是她的速度比老婆婆還快,能不斷的躲在死角。她其實一直待在老婆婆身後。但不論老婆婆怎麼轉頭,就是看不到珂琳。

但是只有老婆婆看不見她。

也就是說

也許吧

老婆婆滿是皺紋的嘴角浮起了一絲微笑。

一對一的話我也許贏不了你。

在她說完之前,一線光芒閃過。

而且是四道。

是逃到對面的男人所放出的。

他們應該是打算利用其中一人分散珂琳的注意力.另一個人再趁隙攻擊吧。不管珂琳再怎麼厲害,只要她只有一個人,不管她逃到哪,另外一邊也一定會有追兵。

不過

真的太笨了喔?

珂琳意有所指地說道。

老婆婆站在珂琳面前,成了她的肉盾。


什麼?

老婆婆自己也是一臉不可置信。

下一秒,大量湧出的鮮血從她的喉嚨逆流而出。胸部一發、腹部一發。在體內碎裂的撕裂了老婆婆的內髒。



痙攣的老婆婆從屋頂上倒下。

在承受男人的攻擊的那一瞬間,珂琳抓住老婆婆的衣領,強拉她到自己前面,她自己則躲到老婆婆背後,老婆婆便成為自己的肉盾。

咳啊咳

用一個人吸引我的注意力讓另一個人攻擊?聲東擊西這麼幼稚的策略我怎麼可能會沒注意到?你們這種專門對付門外漢的暗殺者不過如此而已。

珂琳看著痙攣的老婆婆擺出了一個苦笑。

在她美麗的臉上,沒有任何憐憫的同情。

如果說老婆婆和那男人是佯裝成平常人,隱身在日常生活中的不平常人的話那珂琳就是所謂的平常人。因為對她而言,平常的范圍太過廣泛,所以沒有所謂的不平常。平常和不平常無異和平的存在。對她而言,殺人或被殺也不過只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罷了。

但是這男人和老婆婆並沒有資格指責她的異常。

因為培養她的便是他們所屬的組織。

你你這家伙

男人顫抖地說。

惡魔,下地獄去吧!

地獄?

珂琳輕輕地跳了兩下,來到男人所站的屋頂上。

那是我的故鄉喔?你忘了嗎?

你們應該沒有辦法想像我為了從那里爬上來,花了多少時間對吧?

呃啊!!

男人准備用兩手發射剩余的指彈。

但在下一瞬間,珂琳已從他的視線范圍消失。消失後立刻鑽到男人的懷里去。男人臉龐在被驚愕和恐怖占據的同時,珂琳已經壓低身體,讓男人進入自己的攻擊圈里。

速度完全沒得比。

從對峙的那一秒鍾起,男人和老婆婆便已毫無勝算。

無意義的被打入虛空徒留一堆空隙的男子.肋骨間被五指貫手突刺。力量大到可以讓掌根都埋入男子胸口。(編注:貫手,武術用語,是為攻擊之手部動作,與手刀動作類似,手指並攏,盡量彎曲中指使其與食指及無名指等長,指尖為攻擊部位。)

但是

為什麼?

男人之所以會這樣問是因為他知道珂琳在命中他的刹那間放慢了速度。如果珂琳認真的話。掌根早已打入胸口穿過他的腹部打穿背部了吧。

但她下手還是輕了。

也就是說。

當然,我要你告訴我一些事。

珂琳冷冷地看著倒在地上的男人說道。

我先說喔你不要覺得沒死就很高興喔?到時候你一定會羨慕比你早死的伙伴。

男人邊痙攣邊翻了白眼。

以前被稱做(沉默墓地)的少女歎了一口氣,不費力的就抓起男人的領口把他吊了起來。

※※※※※

高原上的風向來寒冷。

即使時序已入春,但冬天似乎仍留在原地,空氣依舊凜冽。寒氣毫不客氣、毫不遲疑地鑽入肌膚,對于常人來說真是痛苦。

對花草樹木來說也是一樣要看到綠意盎然的巴古拍高原還要再等一段時間。如同枯野般的景象異常寒冷,只會讓人更加感到刺骨的寒意。

但是

卡那明卻對著迎面而來的寒風浮起了一絲微笑。

對他來說,針刺般的寒氣才能喚起他懷念的感覺。

在辛苦修煉中度過的歲月。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那時候真是天真。以為只要讓自己的身體痛苦,一心一意地複誦著經典上的文句.就能更接近自己所敬愛的神。

他的信仰至今未變。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覺得的。

他為自己的信仰對象所奉獻的敬愛,還有自己所投注在(教會)組織上的心力,是那些司祭和助祭所不能比擬的。就算是在地位同等的樞機卿團里,他也不認為有人能超越他。

是的。他的信仰從未改變。

改變的只有貫徹信仰的方法。

那(堅韌匕首)現況如何?

卡那明把窗戶關上,轉頭看著身後的年輕助祭。

頭腦雖然還不錯,但是從卡那明來看,在肉體這一層意義上。這個年輕助祭在任何事情上都還只能算是個孩子。想要在權謀術策、暗潮洶湧的世界里打滾的話,他的人生曆練還不夠。他太過誠實了。

但是就是因為如此,他才會選用這個助祭來當自己的手下。

不是信賴,而是利用。因為只要一旦信賴別人,就會成為弱點。所以他絕不信賴任何人。

就算是神他也不願信賴。

他愛它。他崇敬它。

但這並不代表他願意相信她、把一切都交給她。

啊那件事。

助祭翻閱著看似報告書的紙束說道。

不知道她是否還記得當初的目的她雖然一直待在奈奈公主身旁,但她看起來並沒有想要采取任何行動的樣子

我想也是。

卡那明慢慢開始出現細紋的臉頰上露出了一個淺笑。

大司教長也真是學不乖。

助祭微微地斂起表情。

因為他察覺到卡那明的話里藏著訕笑。

就一般信徒而言,站在米利歐菲蘭姆教會頂點的人。就是最靠近神的人。嘲笑他,便是對他頭上神明不敬和侮蔑。

對那些在信仰里不,正確來說,應該是在信仰著神明的自己里,找到人生價值觀的信徒而言,褻瀆神明就等于是否定自己。

這個助祭已經在卡那明手下做了兩年事。

所以他應該明白,卡那明的一舉一動並不是在否定自己的信仰。但是對最高權利者的敬仰早已刻骨銘心,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改變的。

為了不被人否定,需要強韌的精神力可以看穿自己心底最深處、直視自己心里最黑暗的地方。

沒錯,就像卡那明那樣。

他在派出(沉默墓地)時就應該明白。被訓練成純粹武器的暗殺者,是派不上用場的。

是是這樣嗎?

武器不過是道具。

卡那明坐在辦公桌前說道。

道具沒有所謂的意志和信仰。所以他們容易落入敵人的手中,最糟的情況下,還可能害死自己。

原原來如此。

助祭像是被嚇到般點了點頭。

那就算了我吩咐你做的事情。做好了嗎?

是的。我已經增派了兩名(聖義執行者)。


還真麻煩。

卡那明低沉的聲音里,夾雜著些許高昂的情緒。

這對冷靜沉著的他來說,是一件蠻稀奇的事。

其他人就算了,奈奈公主一定要死。那個女孩那個女孩是我們為了大改革教會的最後一張王牌。你懂嗎?

是是這樣嗎?

助祭遲疑了一下說。

我還是不能理解為什麼淫魔族這種汙穢的魔族是救濟教會的最後一張王牌呢

米利歐菲蘭姆教會是人類的宗教。

為了人類所創造、所存在的人類宗教。也就是說,它所追求的是人類心靈的平靜不屬于狹義人類定義里的異種族。也就是指角鬼族、半獸族和妖精族等成為了人類歧視的對象。把對方放在相對下位,藉以抬高自己地位是人心慣有的支配欲望。

尤其是對以清廉潔白、樸素節約為信條,呼籲信徒以欲望為惡的(教會)而言,為性愛而瘋狂的淫魔,是應該被唾棄的種族因此,在這個迷信可堂堂成為常識的時代里.淫魔族成為概念上的怪物,被分類成惡魔或魔族一類。

不但教會里也並不是每個人的看法都一樣。

現在教典原理主義者里,仍有人非常認真的強調淫魔族是惡魔而且肆無忌憚的以(教會)之名,主張應殲滅該種族。但是在鐵路橫越大陸、情報流通速度直線上升的現代社會里,堅持這種舊思考的信徒已經逐漸成為少數派。

只是

汙穢的魔族?

卡那明用揶揄的口氣反問。

沙久巴斯嗎?

難道不是嗎?

助祭一臉茫然地問著。

就算不相信淫魔族是惡魔,但淫魔族的存在和(教會)的教義格格不入卻是不容懷疑的事實。所以到現在還是有很多信徒用魔族來稱呼他們。

是、是啊。

卡那明微微地苦笑,點了點頭。

你們受的教育的確是如此沒錯。

卡那明樞機卿?

助祭對卡那明意味深長的說法感到不解,歪了歪頭。

這到底是什麼?

不,你這樣想就好。你真的這樣想就好。

卡那明滿足地點了點頭說。

總有一天我會把事實真相告訴你,但那並不是現在。現在你只要這樣想就好。

助祭抿起雙唇。

如果上面的人這麼說,那下面的人就沒有懷疑的空間。如果是立基于信仰上的宗教組織,那就更不用說了。如果允許下面的人動不動就起疑心,那這個組織便無法成立。

奈奈安阿比亞斯

卡那明遠眺著窗外低聲說道。

我不會讓你逃掉的。

※※※※※

奈奈公主一行人為了逃過看熱鬧的群眾而移往郊外。

恰巧那附近有一間廢屋,他們便把馬車和馬停下把被五花大綁的暗殺者帶到屋里。

他們付給旅館老板娘的費用里,除了原本的住宿費之外,還另外加上了半毀旅館的修建費用和賠償金。雖然被炸壞的只有食堂和廚房的一部分,二樓的房間也還能用但他們害怕如果再繼續住下去,只會拖累更多人。

順便一提,不知道索利烏到底在想些什麼居然一副閑閑沒事的樣子。也一起跟到這里來。

他應該知道自己差點就在爆炸中身亡,但這個輕薄的吟游詩人卻不以為意地跟在奈奈公主一行人身旁。不過由于現在也沒有那個心思去操心他的事,繪其諾一行人便隨他高興。

然後

我還是搞不懂。

繪其諾看著被繩子綁得亂七八糟的暗殺者說道。

活下來的暗殺者中年男子身上的武器全被取下,手腕和腳踝被綁住。肩膀和膝蓋的關節也被打到脫臼。從一般人眼光來看,或許會覺得過于殘酷,但是對一個暗殺者而言,戒護永遠沒有所謂的過不過分。

看來你們並不是想用爆炸殺人你們到底想怎樣?

咻的一聲。繪其諾把手上的長槍轉了半圈。

尖銳的槍穗前端恰巧停在男子的鼻尖上。

暗殺者盯著戳到自己臉上的凶器。

他是已經看開了嗎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沒有任何特征的臉看起來就像人形一樣。

這是。

過了一會兒,暗殺者才像想起什麼似的張開嘴巴。

警告。

警告?

我們將不擇手段。若有必要,多殺幾個人也無所謂。不管那死人生前是否和你們有過關系。

繪其諾無言地抓住倒在地上的男子的衣領一口氣把他拎了起來。

那是一股無法從他瘦長的身材上聯想到的驚人臂力。

但是奈奈和珂琳一點也不驚訝,她們很清楚繪其諾的實力。只有索利烏一個人很佩服的看著繪其諾。那莉亞還是不變。完全沒表情。

你這混帳。

去巴古拍高原。

暗殺者仍舊一臉無表情地說道。

只有你們,不得向王國要求援軍支援。你們已被我們的監視網包圍。故你們若有任何出于我們預料的行動,就等著看尸體成山。

所以是怎樣,意思是說全王國的人民都是人質嗎?

就是這樣。

暗殺者轉向奈奈說。

真正的國王繼承者,便該負責守護人民的生命。你不能拒絕吧?

奈奈無言,表情漸趨沉重。

但是

喂,殺人的。

繪其諾把暗殺者壓到牆上,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他投向奈奈公主的視線。接著說道。

我們沒時間讓你們征求皇族的同意。

說完,繪其諾便放開暗殺者的領口,向後退一步。

下一秒繪其諾長槍的柄端,已經深深刺入沿著牆壁倒下的男子腹部。

呃啊

男子痛暈了,倒在地上。

繪其諾用一副忍不住要吐他口水的嫌惡表情斜睨著男子。

怎麼辦?

相對的珂琳用一臉冷漠,用仿佛看著路邊石頭般的眼神睥睨著男子,向繪其諾問道。

如果交給城市里的治安團體又太過危險。可是我們又不可能帶著他走。我只是提醒你,我們並不能拿他當作人質因為他們是不存在于台面上的。

(聖義執行者)

擔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