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章 為了誰而策劃的謀略
驚愕僅一瞬間。

猶疑僅一刹那。

繪其諾和珂琳像是被彈開似的拔腿就跑,立刻殺到奈奈公主房門前。

兩個人沒有交換眼神或意見,但繪其諾在一瞬間放慢腳步,讓珂琳先走。而珂琳這位奈奈公主身邊的侍女,同時也是擁有高超格斗技的少女,則以全速闖入房間里。

身高是很高沒錯,但細瘦如她的女孩,究竟是把這股怪力藏在哪里門板立即被劈成兩截,螺絲等零件也一齊被打飛。

繪其諾躍過順著沖擊力倒下的珂琳。

兩人如行云流水般流暢的配合動作的確精彩。

由于無法在室內使用長槍,繪其諾改拔起配在腰間預備用的短劍。用靴底摩擦著地板滑行試著停下攻勢的他,轉頭看著奈奈公主。

他臉上寫著明顯的焦躁

公主殿下你怎麼什麼?

不要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啪嚓。

一個花瓶隨著奈奈公主的尖叫飛來,打在繪其諾臉上。



水、花和花瓶的碎片墜落在繪其諾身上,他站在原地晃了一下。

完全沒想到,居然是奈奈公主下這麼重的毒手。

看來這一擊連繪其諾都沒法閃過。他左右晃著晃著就兩眼一翻白倒了下去。

公主殿下?

珂琳從地板上站起,代替先前的繪其諾呆住。

在她眼前,奈奈公主蜷縮成一團窩在床上。

看起來似乎沒事。雪白的身體上沒有任何傷痕。

只要看一眼便能明白。

因為奈奈公主全裸。

長長的爆紅耳朵顫抖著。尾巴也完全倒豎起來表示她現在非常憤怒。

公主殿下,到底發生了

這個人好怪!

眼眶里泛著淚的奈奈,指向坐在另一張床上的矮小少女。

是那莉亞。

您說她怪她本來就很怪。

珂琳一副你何必舊事重提的模樣。

我不是那個意思!

還是很奇怪嗎?

那莉亞完全不在意尖叫中的奈奈,繼續問道。

真的很難。

這個人居然卯起來,把我的衣服脫掉

嗄?

仔細一看,才發現奈奈床邊放著她剛才穿著的衣服.而且還被摺得亂七八糟。看來這個人的動作很快。

那莉亞?

珂琳蹙起眉頭轉向少女。

你到底在干嘛啊?

色誘。

"

聽見那莉亞丟出的答案,珂琳陷入沉默。

那莉亞是怎麼看待珂琳的沉默自稱平凡的村姑的那莉亞面無表情的加了一句。

老師告訴我,色誘是在對方有警戒心時,一個非常有用的手段。

這樣對方會更警戒好嗎!

奈奈邊撿著衣服邊尖叫。

繪其諾之所以會被奈奈的花瓶打中,大概是因為他沒想到奈奈會攻擊他吧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突然目擊奈奈的全裸,而導致思考在一瞬間呆滯了吧。

老師教的誰教的?

珂琳眯起眼問。

我不知道。

那莉亞一臉平靜地回答。

她不是拒絕回答,而是真的不知道吧。少女仍舊毫無表情,沒有挑撥的表情也沒有把眼睛轉開。只是淡淡地告知事實而已。

意思是說,你不知道他的名字?

是的。

那莉亞又坦率地點了點頭。

她的錯誤就出在應該說,把色誘的觀念和技巧給她的人的錯誤就在于,他已開始就忘了把色誘基本上是一種用在異性身上的手段這個基本概念塞進那莉亞的腦海里。

對著沒有常識的人以常識為前提來溝通,就會發生這種問題吧。

是說哪里怪了呢?

這種事情請對著死男人做!

死男人?

那莉亞對著奈奈的回答歪了歪頭。

死男人是指男性嗎?

是啊!

色誘這招是用在男性身上的嗎?

這是理所當然的啊!

雖然這世界上也有人喜歡用在同性身上不過就一般而言.奈奈所說的話並沒有錯。

但是

不您這樣斷言也不太好

珂琳呻吟般地說。

不出所料

我明白了。

那莉亞點了點頭後,立刻輕巧地跳下床,開始脫起昏倒在地上的繪其諾的衣服。

等你到底到底在干嘛啊?

我在色誘。

那莉亞一臉平靜地回答奈奈近乎哀號的問題,一邊解開繪其諾身上襯衫的扣子。

珂琳歎了一口氣之後蹲在那莉亞旁邊對著默默進行色誘行為的她低聲說道。

那莉亞。這種事是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做的喔!

眨著眼的那莉亞轉過頭看著珂琳。

是這樣嗎?

是的。

我明白了。

那莉亞點了點頭,抓起昏倒的繪其諾的衣領就走。

從她的身高和肩寬看來,繪其諾的體重再怎麼說也有她的一倍以上。但那莉亞就像拖著棉被一般,輕松地把繪其諾拖走。

看起來是要把他拖到旁邊房間進行色誘的樣子。

奈奈和珂琳就這麼看著她看著那莉亞那一副完全無視周邊狀況適不適合進行色誘的行為,就這樣把繪其諾拖走。

珂琳看著開開的房門,突然想起什麼事說道。

最近的庶民教育真是亂來啊。

不是這種問題吧!

急忙穿上衣服的奈奈說道。

※※※※※

米利歐菲蘭姆。

人們一聽到這個名詞的反應大致可以分為兩種。

一種是尊敬和親愛。

一種是嫌惡和畏懼。

當然這兩種極端的反應都沒有錯。米利歐菲蘭姆這個組織,同時擁有這兩種相對的特質,這算是正確的認知。

慈愛、冷酷。

平常很少有人會用米利歐菲蘭姆這個正式名稱來稱呼他們。強大的存在有時會因為過于普遍,而舍棄了固有名稱。就像人們選擇用神這個抽象名詞來總括一切,而遺忘了真正的名字。

人們稱這個在克爾普蘭提大陸上擁有強大勢力的組織為。

※※※※※

由數百人的雙唇同時唱出的莊嚴旋律。

聖歌滿溢在聖堂大廳中,在信徒們的頭上回繞。

聚集在眼前的人們的眼里,有著相同的光輝或應說是恍惚的神色。大家一同沉浸在同一個行為里的共同意識還有遠超于其上的喜悅,將他們的意識集中,並加以操控。

他帶著微笑,望著群集的虔誠信徒。

沒有猜疑、沒有猶豫、沒有怠慢。

只是為了實現被賦予的理想而奉獻全身心力的人們。

他親愛的小羊們。

等到聖歌唱完後,他朝信徒們揮手。在大家崇敬眼神的聚焦下,他悠然踏下聖壇,離開聖堂。

這是一如往常的儀式。

教主每三天會出現在信徒們面前一次。對于必須處理許多雜務的人而言,這是件非常麻煩的事但如果這樣就能維持信徒們的信仰,那這點犧牲算不了什麼。

他帶著微笑,慢慢地走在通道中。

然後


總大司教長。

穿著司教服的男人在走廊一角等待,隨後即站起身跟在他的半步後面。

他邊走邊微微點頭。

已和目標有所接觸。

我對事情的經過沒有興趣。

他說。

結果如何?

還不清楚。只是有些讓人在意的地方。

穿著司教服的男人悄悄將視線下移。

對他過入的領導性格抱有憧憬的同時還有懷著恐懼和不安。

身穿司教服的男人在這個位子上已經很久。他很清楚眼前這個男人,是怎麼爬到今天這個地位的。也知道在那過程中,他得到了什麼、舍棄了什麼。除了身為組織內最高權力領導者這件事之外他知道自己不管在哪一方面都遠遠不及眼前的男人。想不知道也難。

他明白自己不過只是大象面前的一只小螞蟻而已。

說。

除了〈堅韌匕首〉之外另外派遣了數名(聖義執行者)。命令書上的署名是樞機卿團,所以無法確定是哪一個人發的大概是

拉給南多嗎卡那明、布里克斯那邊也蠻可疑的

是的。

穿著司教服的男人尊敬地行了一個禮。

這是干載難逢的好機會對他們來說應該也是如此吧。那基尼安斯。我們這邊有多少人手可以在樞機卿團不注意的情況下出動?

立刻是嗎?

如果不那樣做就沒意義了吧?

因為絕大部分的實戰力都隸屬于樞機卿團麾下,所以

在大組織里爬到了越高的地位,就會有越多的難題。

組織愈大,就愈不可能只被一人掌控。曆史告訴過我們很多次,即便實施徹底的獨裁制,也只會造成組織的僵化導致各種權力低下而終致滅亡。

因此,巨大組織的構造和權能被劃分作多份,分配到數人身上。

但這代表大統治者旗下安插了數個輔助用的小統治者也就是說.大統治者直接下令的權力會被削減。要做什麼事都得先經過輔助用的小統治者。

不過如果像這次一樣,不經過輔助用的統治者,也就是米利歐菲蘭姆教會內統治各機關的樞機卿團們就行動的話.就必須使用非公式的一些少有的手段。

看來就算位高權重也無法隨心所欲。

就算不是聖堂騎士團或(聖義執行者)也沒有關系。不

他停下腳步。名叫基尼安斯的司教服男人回過頭。

也是時候了吧?

嗄?

是該讓他們看看奇跡的時候了。

他露出開朗笑容邊說道。

相反的基尼安斯臉上的表情卻瞬間凍住。

若非一個如此擅于察言觀色的男人,絕不可能擔任他的心腹長達二十年之久。正因為如此會察言觀色,富有野心,侍寵傲慢,才能活到今天吧。

不會吧總大司教長

放在那邊讓他們自生自滅也太浪費了吧!

可是那是那些是

基尼安斯的身影搖晃。

因為他在無意識之間退後半步,撞到了走廊的牆壁。

只要走錯一步

如果你不同意用那個的話基尼安斯。你就去想其他的辦法吧。想辦法找到可以用的棋子,這樣事情就解決了。

是是的。

基尼安斯深深地鞠了躬。

瞧著他怯弱的表情,他感到非常滿意。他米利歐菲蘭姆教會總大司教長歐基普斯阿爾提爾南狄拉又繼續在走廊上走下去。

※※※※※

蘇醒過來的時侯,有一陣奇妙的呼吸困難。

好像有什麼東西壓住了胸口一樣。

?

事實上真的有東西坐在自己身上。

睜開沉重的眼皮之後,立刻就察覺到周圍非常明亮。從空氣的溫度和濕度研判,天應該已經亮了。雖然還記不起昨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即使還沒完全清醒,繪其諾視線一下就移到了坐在自己胸上的東西。

率先映入眼簾的是柔軟的、亞麻色的東西。

圓圓的。和人類頭部差不多大的東西上長了毛

亞麻色。頭發。

鳴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聯想串連起的那一瞬間所有瞌睡蟲都跑光了。

繪其諾趕忙從床上眺起。坐在他上面睡著的少女也差點掉下床。



啊!

在繪其諾反射性地伸出手前將一頭亞麻色頭發編成辮子的那莉亞已經轉過身來。

咚像貓一樣雙手雙腳降落在地板上。

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動作。

床的高度大概只到繪其諾的膝蓋邊。就算加上繪其諾身體的高度。也沒有高多少在這短短的距離之間,那莉亞已經調整好姿勢,安全降落在地板上。

而且

鳴呀!

那莉亞維持著雙手雙腳站著的姿勢,無表情的環視周圍一圈後就直接攤平在地板上開始打呼。看起來還沒睡醒的樣子。

也就是剛剛那一連串的動作,都是在她半睡半醒之間完成的。

這家伙接受的到底是怎樣的教育啊?

繪其諾呆掉然後又重新看了一次自己。

上半身全裸。

下半身還好,還穿著內褲。

?

繪其諾基本上是穿著平常衣服睡覺的人。

那他為什麼會幾近全裸的睡著呢?

順道一提。

其實內褲這種東西還沒有那麼普遍。

十幾年來,隨著制衣技術的進步和各種交通機關的發達。衣服的價格全面下跌,也為風俗民情帶來巨大的價值觀變化。

衣服變得多樣化。在公眾場合里,也常常看到有人在傳統服飾里混搭著嶄新的衣服。

內褲之類的服飾也源自于這個變化。

雖然這個流行風潮在首都附近已經不稀奇,但對于住在邊境地方的庶民而言,主流還是以不穿內衣褲為主。因為就庶民的眼光來看,內衣褲仍被歸類在奢侈品之流。

先不說這個。

視線往下一移,仔細一看才發現。

睡在地板上的那莉亞全裸。

啥?

她身上連內衣褲之類的東西也沒有。

就像前面所說的一樣,沒穿內衣褲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但這個少女究竟為了什麼脫得精光坐到自己身上來?

糟了!

睡覺的時候,他也應該不會有什麼逾矩的行為才對吧可是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他的清白。不。這不是有沒有證據的問題。這個完全不是問題。

不管有沒有理由。

幾乎是全裸的他,跟一個全裸的女生睡在一個床上.這個事實不變。

如果被奈奈看到這個場面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反反正

被抓包之前得先把衣服穿上。

有人把黑色的野戰服

這里。

交到慌慌張張尋找著衣服的繪其諾手上。

啊啊,不好意思

無意識的接下後.反射性的道謝

繪其諾頓時僵住。

血氣從臉上撤退。一想到自己居然這麼笨,他都快抓狂了。

慢慢地緩緩地轉過頭。

竟是奈奈公主帶著笑容,把手肘靠在床邊,用兩手撐著下巴笑嘻嘻地看著繪其諾。

公公主殿下!

早啊.繪其諾。

奈奈輕輕地微笑。

是個非常非常沒有心機而且又開朗高興的笑容。

惡魔在把犧牲者推入地獄深淵時,也一定是帶著這樣的笑容吧繪其諾一邊陷入絕望深淵,一邊摸回到床上。

昨天睡的好嗎?

不那個這個是


應該是一個很棒的夜晚對吧?

不所以說

居然蹺了我的護衛班?哼、呵、原來是這樣。

不是不所以

就算是這樣。

奈奈輕輕瞟了睡在地上的那莉亞一眼。

原來繪其諾喜歡這型的啊。

完全不知道繪其諾的窘況。自稱十四歲的不管怎麼看都沒有十四歲的少女睡得正香甜。

如果對方是二十多歲的繪其諾,她的確年紀太小不太適合。

這是個誤會!

即便他高聲尖叫繪其諾也明白他百口莫辯。

講得再多奈奈都不可能會聽進去。

因為這樣比較有趣。

不是!我

呵、哼,繪其諾你啊難怪你從來沒在宮里傳過徘聞?

一如往常奈奈就像只抓到老鼠小辮子的貓一樣固執地說:

我都說了不是啊!

啊是這樣啊。

奈奈故意地拍了拍手。

聽說早餐已經做好嘍。老板娘要我們趁熱吃。

你給我聽好!我根本就

吃早餐吃早餐

奈奈一邊高興地哼著歌,一邊站了起來。

等一下!混帳!

繪其諾一邊狠狠地瞪著她准備走出去的背影,一邊慌張地套上上衣跳下床。

奈奈站在門口,回頭看著他

繪其諾。

她突然換上一臉認真的樣子,叫了近衛士兵的名字。

繪其諾像是被那氣勢壓倒似的怔住。

什什麼啦?

繪其諾呻吟般地硬把這幾個字擠出來。

然後

如果是個男人的話就要負責任喔?

奈奈只留下這句話,轉頭就走。

在那一瞬間繪其諾像個笨蛋般嘴巴開得大大的.門就在他面前啪噠一聲被關上。

不過。

所以我就說了不是啊!你聽我說啊!混帳!

繪其諾的怒罵聲傳遍了早晨的旅館。

※※※※※

不知這合不合您的胃口

中年的老板娘邊說邊把早餐擺在奈奈一行人的桌子上。

經營旅館不是一件輕松的事。

基本上讓陌生人尤其是讓外人住在家里,很容易會發生沖突,並且很多事得多費心。個性軟弱或消極的人是做不來的。

這樣說來,旅館的女主人應該是一個爽快又精力充沛的人才對不過這里的老板娘好像是個例外。

我是第一次迎接地位如此崇高的貴客

老板娘的語氣里帶著羞怯和緊張。

不過既然是皇族投宿,緊張也是理所當然的。

基本上,以巴爾提利克為首的阿比亞斯皇室關系者里,大多是大而化之的人。但只有首都附近的人才知道這種事。雖說是國民性,但當對方就是皇族時,鄉下和邊境地區的人,應該還是會心生畏懼吧。

不過

不不不不

奈奈一邊雙眼發亮瞪著餐桌看,一邊搖著頭。

她面前擺著一個熱氣沸騰的湯碗。應是事先有所准備,加上細心的不讓湯滾開流出,細火慢燉做成高湯,琥珀色的湯里沒有任何濁質。里面還有很多切得細碎的蔬菜,看樣子可以吃得很飽。

好像很好吃的樣子耶!

此刻食堂里除了奈奈公主一行人和一個多余的人之外,沒有其他客人。

雖說沒有其他人投宿。事實上是繪其諾和珂琳為了防范暗殺者而把整間旅館包下。不過這間旅館本來就小,全部加起來不過五間房而已。

是啊是啊。沒問題的啦。

扣著上衣鈕扣走進食堂的繪其諾掛保證,後頭跟著同樣在扣衣服扣子的無表情那莉亞。

這位崇高的貴客只要給她吃的她都說好吃啦。

什麼啦.變態。

"

繪其諾斂起表情,陷入沉默。

那莉亞穿過繪其諾,坐在奈奈的斜對面。順帶一提,珂琳坐在奈奈旁邊也就是那莉亞的正對面。



珂琳瞪大了眼睛說。

繪其諾果然是個變態嗎?

誰是什麼叫做果然啊!

坐在那莉亞旁邊奈奈正對面的繪其諾說道。

基本上。我能對一個前後都是大平原的小鬼干嘛啊!

就是因為這樣才叫變態啊!

奈奈公主說。

那個啊不是我要說

越說越激動的繪其諾。

有個東西一直在旁邊拉著他的袖子。

干干嘛啦?

被稱做前後都是大平原的少女那莉亞還是面無表情地看著繪其諾。

虛無的雙眼,持續對著繪其諾的臉放出無溫的視線。即使知道她沒有惡意、也不是在生氣但被她那無溫直接了當的眼睛盯上,感覺就是有點恐怖。

啊不剛剛那個算是繞個圈說。大概就是這樣

因無言的壓力還是其他莫名東西焦躁的繪其諾吞吞吐吐地說。.

有人都十六歲了,該凸的地方還沒凸,該凹的地方也還沒凹你就別在意了。嗯

你在說誰啊?

奈奈佯裝微笑地問。

但臉上的青筋因憤怒而浮顯。

你自己明明就知道嘛!

我第一次聽到前後都是大平原這個形容詞耶

那莉亞抓著繪其諾的袖子問。

是什麼意思啊?

就是說你跟公主一樣發育不良。

不准指我!

奈奈伸手把繪其諾的指尖拍開。

不過那莉亞還在成長期。所以說她發育不良的話似乎不太恰當。而且奈奈公主的胸和腰也沒那麼小。照奈奈公主自己的評語來說,是比標准再小一號吧?的程度。

但是由于奈奈公主身邊就有一個身材跟她差不多瘦,但比奈奈還豐滿的女生珂琳,所以不管怎樣都會被比下去。

是說那個

老板娘把擺面包的藤籠放在桌子上時遲疑地說道:

要把那個人那樣放到什麼時候啊?

啊啊你說他嗎?

珂琳看著第二個多余的不知道這樣說適不適合也就被五花大綁。倒掛在天花板上的矮小青年。

青年的名字叫索利烏。

不用說,這就是昨天晚上打算摸上奈奈的床,結果反倒被珂琳打倒的家伙。

訊問時他表示。自己的職業是個吟游詩人雖然怎麼看都像個無業游民。但是他不僅穿著旅行裝,後來珂琳還從他的包包里搜出一把小豎琴不過他這個人看起來就是有不良意圖,而且還非常輕薄的模樣。

尤其是那張臉。

有點刻意的臉上裝出淡淡的笑容。然而讓人感覺不愉快的,就是他那張看似俊秀的臉龐。

那個我肚子也餓了可以請你們把我放下來嗎

索利烏的語氣里帶著顧慮。

但是

要怎麼做好呢公主殿下?

珂琳完全無視被吊在上面的青年說道。

此事史無前例,我也不好判斷只是有些國家會判定,對皇族不敬者滿門抄斬

喂喂喂喂。

繪其諾斂起表情說。

不過他是未遂。

奈奈說。


而且他是因為我的魅力才來的,聽起來還蠻不錯的。

沒有自我省察能力的人,還真有臉活下來啊。

繪其諾喃喃自語。

你說什麼?

沒~有。什麼都沒說。

繪其諾搖搖頭,聳了聳肩。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處置索利烏。亂吐槽的話,只會讓他們回想到剛剛的變態話題,那繪其諾可受不了。

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就不能嚴厲懲罰他了。

啊那

索利烏眼睛一亮說道。

是無罪赦免嗎?

但是

老板娘老板娘

奈奈親切地叫著正在忙東忙西的老板娘。

啊是的。請問有什麼事嗎?奈奈公主殿下。

還有其他的粗繩嗎?

啊粗繩嗎?有啊

老板娘一臉驚訝地說旁邊的繪其諾則是露骨地把嫌惡寫在臉上。

看起來他知道奈奈想要干嘛。

那那個到底想要

嗚呵呵

奈奈拿著老板遞給她的粗繩走近索利烏。

不要等一下不要啊啊啊?

還不知道自己會被如何處置的索利烏恐懼掙紮著。

說是當然,那是當然

沒事啦。

奈奈微微一笑。

不會讓你痛的。

真真的嗎?

嗯.我保證。絕對不會讓你痛到的。



自稱是吟游詩人的家伙臉上因為希望而發亮。奈奈把視線從他臉上移開,轉向身後的少女。

那莉亞。

是。

被奈奈叫過來的那莉亞走到索利烏身旁。

幫我一個忙。

幫什麼忙呢?

用這條粗繩,卷住他的臉。

?

索利烏一臉訝異。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嗚呵呵呵呵,很癢喔。

因為索利烏被吊在天花板上,奈奈邊笑邊把椅子拉過來爬上去。拜托那莉亞把椅子固定好後,奈奈一臉很高興地開始用粗繩卷住索利烏的臉。.

不那個這個您保證

我保證說不會痛喔?

奈奈很高興地說。

只會讓你有點癢癢的喔?

可是你抓不到喔?

那是當然的,因為他兩只手都被綁起來了。

再癢再癢都抓不到喔!

"。

就算被粗繩卷住,你也只能一直忍耐喔!

對不對?不會痛對不對?

住手啊!住手嘎嘎嘎嘎嘎嘎!

看著青年的臉被粗繩捆了好幾圈繪其諾歎了一口氣。

話說這真是惡魔才想得到的手段啊

繪其諾轉過頭看著珂琳。

那現在要怎麼辦?

最好是先回城堡一趟

粗繩後來傳來斷斷續續的哀號雖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聲音珂琳斜眼看著索利烏說。

好像真的很癢。

看著斂起表情陷入沉思的繪其諾,想必他八成也被這樣欺負過吧。

只是這個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不近。先找一個能信任的貴族,到他的城堡里准備戰斗用的備配和武器也可以向他借個人就是了。哪一個方法會比較快呢

那個沒常識的女生怎麼辦?

繪其諾用下巴指了指那莉亞說道。

唉呀。她不是你女朋友嗎?

我上你喔!

要試試看嗎?

珂琳用她那比唇色更鮮紅的舌尖輕舔了雙唇。平常明明是那麼清爽的可人兒現在這個動作時讓她看起來異常淫亂。一般妓女還比不上她性感。

繪其諾沉默。

不開玩笑了。

珂琳瞬間切換回原來的表情就像從沒做過剛剛那個表情,也沒說過那句話一樣她說。

那莉亞也是目標之一對吧?

是啊。

繪其諾把雙手交叉在胸前說道。

說真的那個女生的身手不是普通的好,應該有受過某種程度的訓練。我以為她會是的刺客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不可能連她也一起攻擊啊。

就是啊。

昨天傍晚以〈聖者之淚〉襲擊他們的敵人,擺明了是針對那莉亞和繪其諾他們而來。

殺氣有所謂的方向性。只要是技巧夠純熟的人,可以一眼判斷是誰在狙擊誰。繪其諾和珂琳之所以可以擋下極難以肉眼辨視的〈聖者之淚〉,就是因為他們可以順著殺氣的方向性.抓到一個大概的方向和目標。

有沒有可能只是想殺了目擊者滅口?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那莉亞到底是誰?

他們已經確認過她沒有帶著任何像是武器之類的東西。

順道一提,昨天珂琳之所以沒有阻止那莉亞對繪其諾進行所謂的色誘。就是為了確認這點。珂琳夜里已經檢查過那莉亞身上脫下來的衣服,里面不僅沒有任何凶器或武器,也沒有任何可以辨明身份的東西。

另外.那莉亞似乎到現在都還沒搞懂色誘這件事,所以才會在脫完繪其諾的衣服之後,把自己的衣服也剝光,倒頭就睡。

不過再怎麼說假使是受過訓練的人,只需徒手便可殺人。

我也不知道

珂琳看了那莉亞一眼說道。

不管是怎樣只要上頭的人不下中止命令,〈教會〉的暗殺者,就不會放過他們盯上的對手。就算用盡他們一生,也永遠不會放棄追殺。

用盡一生?

不過當然有例外就是了。

珂琳自嘲地笑說。

對不起。

繪其諾低下眼神看著自己手邊。

讓你想起不愉快的事

不會。

珂琳聳了聳肩微笑。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必須先到安全的地方尋求庇護這應該是最好的方式。而且我也不覺得(教會)會派二、三十個來執行這個任務要進入有兵隊駐守的城堡或要塞里,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我們現在需要的是質而不是量。那莉亞就交給我來照顧。如果她是刺客的話她想要動手我也會立刻知道。

對之戰的話,就沒有我說話的余地。我會聽從你的意見。

如果決定了,那就趕快回

話還沒有說完

珂琳緊閉雙唇。

怎麼了?

繪其諾一臉狐疑地問。

珂琳的眉頭蹙起。她像在找什麼似的左顧右盼為了要厘清自己的感覺,她閉上雙眼。

然後

繪其諾!

珂琳突然張大眼睛叫道。

在她說完該說的下一句話之前

趴下

旅館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