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曲
每個人都不禁懷疑,那邊真的可以被稱作森林嗎因為那不過只是一塊長著稀疏針葉林的土地。

樹林既不深、也不廣。

雖然每棵樹都像是倚靠著彼此一般,聚生在一起,但卻沒有那種茂密森林帶給人的壓迫感,不會大濃密,也不會太稀疏。只是小小的針葉林聚落,卻營造出一種十分獨特的氛圍。

外界的一切都在遙遠的彼方。

沒有人為這片針葉林畫出一條界線,更沒育一面牆把這片針葉林隔開。只不過數層的常綠會把外部不解風情的噪音擋下。連穿棱于枝丫葉片間的風兒.也不分晝夜四時徐徐吹拂著仿佛像是害怕擾亂了存在于這片森林里的什麼東西似的,風靜靜地、悄悄地回繞在其中。

但這絕非全然寂靜。

這里沒有所謂的寂寞或是隔離的感覺.更沒有任何停滯或滅絕的現象。只有層層的樹海輕柔地承接起俗世的一切,讓極為自然的安定感滿溢其中。

這就是所謂的靜謐吧。

那並非被強制塑造出來刺激耳膜的無聲只是就結果而言,它是為存在而存在的無聲。滿溢于這個空間里的並不是虛無的空白.而是無數微小的雜音交織後造成的恬靜。

這也許可以算是一個奇跡吧。因為這並非是誰費盡心機後的結果。而是偶然和必然所創造出的絕妙效果,和任何人為的意識均無關聯。如同連時間的流逝都可以遺忘一般,這是外人難以入侵的自然安甯。就算是我們再怎麼渴求,都不可能是人類可以創造出來的境界。

對于那些虞誠的教徒而言,這或許會讓他們聯想到某種聖地吧。

接著就某種層面而言,那算是一種正確的印象。

在這樣的地方

在層層的樹海後方。

有個小小的湧泉。

從那小巧的湧泉里所流出的泉水,永遠是那樣的清涼。滲出至一旁的水沾濕了周圍的土地,滋潤著樹木花草湧泉周圍的綠意遠牲于其他景色。而這小小的湧泉,似乎就是這小小森林的純淨心髒。

在湧泉的一旁

就算是皇家的領地

立著一塊墓碑。

讓人肅然起敬的墓碑,就像融入周遭的風景般矗立著。

和碑文一起刻印在墓碑上的文章,宣示著長眠于此的人物高貴的身份。

是貴族嗎?還是皇室的一分子?從葉間流泄而下的陽光映在石碑上,毫無雜質的純黑加上反射著光線的光滑表面,在在顯露著這是一塊花了許多心思所制造的墓碑。只是,墓碑雖精致,卻出奇的小,而且樣式十分樸素。

隨著噠噠馬蹄聲一同出現的是朝著湧泉前進的兩名騎士。

兩名騎士在墓碑前停下。

,這是?

從黑色馬匹上躍下的騎士,聲音里透出了一絲驚訝。此人穿著一件飄長且印有獨特花紋的無袖斗篷,完全無法得知他身體的曲線。再加上他所配戴遮蓋過眼的帽子.更讓外人無法判斷他的性別。

但若從聲音來推測的話,應該是位年輕少女吧。

從她掛在馬鞍上的長杖來研判,應演是個精通魔導術之人。長杖的表面刻著精致的幾何圖形,曲折的尖端則裝飾好幾個金屬環,看起來完全就是魔法師才會使用到的東西。

雖然人們已經不再像以前一樣.被無知的迷信束縛,盲目地恐懼使用魔導術的人.但魔導師們還是習慣把自己的險藏起來。如果是個年輕女性,那就更不用說了。

那就是她自己的希望吧。

另一名騎士從棕色的馬上躍下的巨大身影,用平坦且低沉的聲音說著。

言語里完全不帶任何情感。

年輕且富有朝氣的聲音,來自于這個年輕人。

其實這個聲音的主人是名二十出頭的青年。肌肉緊實、臉龐端正。但他並不單單只是一個剛強的男人,他的舉一動尤其是眼神,探深地讓人感受到他遠遠超越一般人的洗練與知性。

只是

那是因為她向來不喜歡誇張的事物和吵鬧的地方啊。

年輕人說話的口吻中帶著沉穩練達是那種會不覺地潛入聽眾心靈的聲音。缺乏人生曆練和思慮膚淺的人,是絕對無法做到的。他雖年輕卻似乎巳擁有一般人一生才能經曆過的風霜。而這聲音就是他人生曆練的證據。

尤其是一切的辛酸和悲哀。

我越來越覺得她真的不是一個適合成為阿比亞靳國王王妃的女人

突然間年輕人的聲音里透露出了一絲感慨。

他壓抑著。或許是他強韌的意志力,掩蓋了不該顯露出來的感情。但就算如此強韌,些許情感的碎片,還是承受不住意志力的控制,使他的聲音顯得有些動搖。


埋葬在這墓碑下的人,對他來說到底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似乎並不難判斷。

陛下。

站在一旁的魔導師輕輕喚了一聲。

這里並不是城堡。

魔導師不,那少女的聲音是如此清澈透明。

她說這句話時也不帶任何明確的感情,只是如實以告。或許是因為她知道,刻意迂回的同情和憐憫,反而會傷害到對方吧。

可是

若是您希望我閉上雙眼,闔上雙耳.我絕不忤逆請您

不,不需要。

年輕人的聲音又回複到先前的平穩。

從他瞬間流露出來的深刻情感,不難猜測他的自制力有多麼強。而他的臉上也像戴著面具一般毫無表情。

我沒事。

不。

少女淡淡地否定了他的話。

年輕人驚訝地皺起眉頭,轉過頭去看著身旁的魔導師。

您若是如此悲傷,就請您讓眼淚流下沒有任何人會責怪您。

瑪雅加?

王者不應受到感情擺布的確.就如您所說的。但

這並不代表您必須將感情連根拔起、完全抹殺。

不知年輕人是否察覺到,少女的聲音里夾帶著某種苛責和微渺的悲歎。只見少女緊握著長杖的手指,就像喪失血氣般蒼白。這大概是她唯一允許自己發泄胸中激情的方式吧。

沒有感情的人便無法理解他人的感情。不論是喜悅、悲哀,抑或是憤怒。雖然這些情緒也許會讓人暫時失去理智判斷的能力,但對許多人而言,這卻是點綴于他們日常生活中的一切。所以您若是一個受人尊敬的人

若您不明白這些感情,那您又如何能背負人民的信賴。

似乎覺察到話說得太過分少女頓時退後一步跪倒在地。

我說得太過火了陛下。

帽緣後低垂著頭的少女繼續說道。

我已准備好接受您的處罰。

不你說得對。

年輕人說完後歎了一口氣。

他的表情瞬間稍稍緩和下來。雖然只有一瞬間,但他還是把自己強戴上的面具暫時取下。在超齡的冷靜外表下年輕人內心那份尚未千涸的感情逐漸流露出來。

鄉愁、悲歎、寂寥。

然而將這一切感情融合之後展現出的竟是一朵暖昧的微笑。

魔導師不發一語地起身,背對著年輕人。

就像之前脫口而出的話,少女的用意是為了他好吧。

年輕人是位王者,是位君臨天下的人。

但王者不算是人。當一個人擁有萬人之上的權力時他就不該算是一個人了。超越一切的王者不該被世俗的道理和見識所束縛。更不該允許自己放縱感情。如果一個王者這麼容易被個人的情感左右,那麼他就無法懂得如何去領導一個國家。

因此,王者在臣民所見之處不得流淚。

即便王者能在臣民面前因為治理天下之事而唉聲歎氣.但他絕對不能把自己真正的心思暴露出來。

這就是身為一個王者應有的格局與風范。

但是這對于一個充滿豐富感性的年輕人而言,卻是一項殘酷的規定。




年輕人跪在墓碑前。

就在那時?!

兩個人回頭互看了對方一眼。

只有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但兩人還是同時聽到了一道聲音。

年輕人一臉詫異地起身,刻意屏住氣息。倘若真想聽見那一絲絲聲音的話,就連呼吸聲都算是種雜音因為那道聲響是如此微小。

但若兩個人同時聽到,就絕不可能僅是一個人的耳鳴或幻聽。

就算有可能再也無法聽到那聲音,他們倆仍然在寂靜的森林中豎直耳朵。

終于

嗯?

聲音乘著緩慢的微風,確確實實地吹進了兩人的耳朵里。

但那並非從遠方傳來,而是音量原本就很小。

不會吧

年輕人沿著湧泉前進。

不一會兒大概走了二十多步後,年輕人停住了。

年輕人的身邊,長著一棵比湧泉旁矮林更大的樹木。樹干粗實。長得稍微細瘦的人,能夠躲在樹後而不被發現。

而那道聲響便是從樹干的彼端傳來。

他繞到樹干的後方

他在原地靜止不動。

不,應該說,是他凍結在原地。

他早該從聽見聲音時就猜想到,或者至少試著尋找或靠近音源。只是親眼目睹的驚訝遠比想像中強大。

瑪雅加。

他已經完全呆住了就連這個自制力過人的年輕人,都無法克制自己內心的驚愕,柔緩的聲音越過了樹干的彼端。

是的,陛下。

少女回應的聲音似乎摻雜著些許動搖她八成也猜想到那道聲響是來自什麼了吧。只是這名年輕人驚訝的聲音,讓她的猜測成為事實。

你有過育兒的經驗嗎,

我尚未結婚。

少女回答的語調里似乎稍有怒氣。

仿佛覺得先前的回答還不夠完整似的,少女又補充一句。

我也沒有歲數相差很多的弟妹。

我知道,我只是問問看。

年輕人大概是太過震驚了吧。

連回答的聲音聽起來都像是從遙遠的彼方傳來似的。

接著

可是這

年輕人把一個白色的東西抱在胸前,快步回到墓碑前。

正是少女想像中的東西。

也就是

但為什麼在這種地方會有

有一個被白布包裹起來的小嬰兒。

這個嘛


年輕人掩飾不住臉困惑的表情,低頭望著抱在懷中的小生命。

而被抱在陌生人懷中的小嬰兒既不哭也不叫,只是用她那紫色的大眼睛回看著年輕人。最後,甚至伸出她小小的手輕輕拍著年輕人的雙頰。

完全不害怕。

看起來這個小嬰兒好像並不怕生。

可是被遺棄的小孩也

少女邊說著邊從旁看著小嬰兒的臉。

然後她沉默不語。

瑪雅加?

陛下。

過了一會兒少女從帽緣後所發出的音調.不知是否因為吃驚或動搖而顯得不安。她會有這樣的反應,並不全然是因為年輕人突然間找到了一個被遺棄的小嬰兒。然而她的聲調中,卻可以聽出些許的戰栗不安。

這個小嬰兒是

話都說到這地步少女才抬起頭看著年輕人。

連她自己都注意到了,這名年輕人絕不可能沒察覺到。

若是如此

嗯。

年輕人稍稍凝視著懷中的小嬰兒,用力地點點頭。

我們回城堡去吧。

他邊說著邊邁出步伐。

或許是察覺到年輕人的心思少女立即匆忙地跟上年輕人的腳步。她手中長杖上的金屬環因為晃動而相互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

陛陛下!請您稍候!陛下!您該不會是想

少女仿佛變了一個人似的,用急切的語調焦慮不安地說道。

但是

不好意思,你幫我抱著一下。

走到馬匹前的年輕人停下了腳步把手上的小嬰兒塞到少女懷里。少女像是無意識般地自動接手這名小嬰兒,並大聲說道:

陛下!陛下!這個小嬰兒是

我知道,我沒有那麼笨。

年輕人一腳蹬上馬鐙,以利落的動作一躍上馬。

啊這樣我就安心了。

少女放心似的歎了口氣。

馬上的年輕人看著馬下的少女和她懷中的小嬰兒,像是為了要再次確認似的,再次大大地點了頭。

我知道這會有點麻煩。

啊啊啊啊果然

少女的頭無力地垂下,就連在帽緣外都可以清楚看到她的反應。

但她也知道再多說什麼都沒育用了少女對年輕人的想法不再提出任何諫言.只是在年輕人伸出健壯雙手時將小嬰兒交還給他。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女兒了。

年輕人伸手把小嬰兒高舉過頭。

小嬰兒高興地笑得開懷。

從葉間流泄而下的陽光灑落在年輕人和小嬰兒身上,就像是為了要祝福這一幕似的。

看著這一幕魔導師少女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那是在這小小森林深處幾乎沒有任何人知曉其存在的,小而美的湧泉畔所發生的個小小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