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終將成為魔的一首歌 第一章
澀谷家的長男在深夜機場的長椅上,一股腦地拼命敲打鍵盤。

那是約手掌大小的小型機器。本來只是用來發MAIL的單純機器,後來經過勤奮的中古商改造,而是是不斷地改造在改造,最後升級為令人自傲、猶如小型PC的作品。

名字是別人27號(注:與日本古早機器人動畫鐵人28號相似)

至于產品原有的可愛設計,早就在改造途中消失。

這台27號正在進行極機密經營的美少女游戲研究網站的更新工作。現在當然不是評論新作的時候,但如果是網志跟BBS的話,幾個經常上來瀏覽的網友應該會提供什麼意見作為參考吧?

討論的主題是:究竟有沒有讓尼加拉瓜瀑布倒流的方法?

好極了!如此一來應該能從世界各地疼愛弟弟、妹妹的網友那里得到有用的情報如果有的話。就算得不到情報,或許在大家深思熟慮的討論之後,一休和尚就會想出什麼好點子吧!譬如拜托尼加瓜拉仙人啦、或著是有這麼好的是in尼加瓜拉等等。

順便也到平日常去的軍武留言版留言。對勝利來說,在這種非常時期,不管是美少女電玩狂或是軍武狂,都是他尋求幫忙的對象。甚至還想使用柔道中的關節技蟹挾,逼迫他們想出辦法。

畢竟自己十六年來疼愛有加的唯一弟弟目前下落不明。這可不是無故外宿、離家出走,或是在KTV包廂歡唱一整夜這種不痛不養的小事。

而是在異世界下落不明。

在異世界喔!

就像匿蹤技術一樣,連雷達都找不到。別說是雷達,就算動用所有科學技術也沒用。寶貝弟地去了劍、魔法與小有好萌的世界之後就在也沒回來了

真的有像RPG那樣的事嗎!?

光聽有利的朋友村田的證詞,實在令人難以相信。想不到事上有這種想像力豐富的小鬼,這種人以後會去拍電影吧。但是在舊識鮑伯的證詞之後,這件事的真實性便增加不少。

這位奇妙的美國人是從祖父那一代就認識的朋友,每次見面淨講些異想天開的大話,從旁觀者的眼光來看,他是個有著集普通的勞勃迪尼洛長相,以及擁有極普通的英國運通白金卡的男人。只有一個地方與眾不同

這位鮑伯先生,是魔王。

既然是由這位名副其實的地球大魔王本人來親自說明,那就不得不相信弟弟現正面臨什麼困境。更何況他還隔著那副詭異的墨鏡盯著自己,實在很難一笑置之地說他在唬爛。

小有你好可憐。

弟弟那個滿腦子只有球棒、棒球跟棒球手套的高中生,居然再跟地球有180度差異的世界當魔王。恐怕他那小小的頭腦正為稅金啦、年金拉、經濟恐慌啦、金融市場啦之類的事情受盡折磨吧?畢竟他的數學不好。

總之一定要盡快飛到當地把弟弟帶回來!如果是毫無關系的陌生人也就罷了,但是自己可是他的親哥哥勝利耶!怎麼可以把頭鑽進花嘴鴨池里視而不見呢。

那兩個可惡的黑眼鏡跟白眼鏡,跟我說什麼尼加拉瓜跟富士山的,自己卻跑到羽田機場。扯了一堆什麼地方上的事,現在怎麼會有外國人跑去羽田機場?(注:羽田機場現已改為日本國內機場)

涉谷勝利用手稱了一下眼鏡,口中念念有詞。對他來說,眼鏡已經是臉的一部分,所以沒什麼問題。

鮑伯跟村田前往日本人引以為傲的羽田機場,迎接一個叫做羅德里蓋斯的男人。他是地球魔族中的強者,也跟那個世界有所關聯。

那個羅德里蓋斯是打哪來的?俄羅斯?韓國?還是中國?

另一方面,企圖讓尼加拉瓜瀑布倒流得勝利則是獨自行動,拿著辦了十年的全新護照來到新東京國際機場(注:即成田國際機場)。

抵達成田已經晚上八點多了。國際航班的起降雖然還沒收班,不過從傍晚開始的雨卻越下越大。因為還沒有乘客對櫃台的女性地勤人員發牢騷,所以她們臉上還掛著盈盈的笑容。

而當前能夠使用的行動基金,只有可悲的學生信用卡,但起碼還夠買到奧勒岡的來回機票。只不過被詢問經濟艙好嗎?時,只能夠乖乖點頭回應。此時他在心里悄悄大喊:可惡!我絕對要變成有錢人

只怪去年買得股票至今還沒有賺到一毛錢。

請問您要等候補位嗎?

因為是懷抱著複雜的心情在櫃台前排隊,突然被告知機位已滿時,還真的有種期待落空的感覺。

奧勒岡那麼受歡迎阿?對喔,現在正值秋天觀光季節,人們都沖著秋天從奧勒岡開始(注:日語發音接近日本電視連續劇愛從奧勒剛開始)而前往旅游,所以才會客滿吧)

先生,如果您要去尼加拉瓜瀑布的話,應該是去加拿大吧?

我、我知道。我還知道猴子也會從樹上掉下來,所以再厲害的人也會有出錯的一天。

許久沒有在眾人面前丟臉的澀谷勝利,遭到笑咪咪的女地勤人員糾正。他不想讓家人知道自己自稱是美國歸來的丟臉事。而且再等候補位的時候,有好幾個航班因為天候的關系而無法起飛。無法登機的旅客把長椅填滿,大廳也因為人們的不滿而變得悶熱。日本現在才十月底,所以對空調服務還很隨便。

但是大家也無意到外面去。雨勢因為風勢變強的關系,變成橫向飛舞的豪雨。看到打在玻璃窗上的暴風雨,才讓人察覺關東地方正受到台風的影響。

現場已經有人做好熬夜等待航班的覺悟,也有優雅的商務旅客打算在鄰近的飯店慢慢等候。以上兩者都辦不到個性又火爆的人,就把氣出在地勤人員身上,因此到處都聽得到旅客不滿的抱怨聲。

更新網站告一段落的勝利,把慣用的別人27號蓋闔上。在他旁邊的旁邊的旁邊是一個因為無法抽煙而坐立不安的上班族這是從對方衣服上的煙味所得知的。要是那個健康優先、討厭香菸的弟弟,可能連五分鍾的坐不住。

這時候勝利打算耍點小手段,于是朝商務艙專用的貴賓休息室走去。親切的女性地勤人員站在PC旁邊,等候進來休息的旅客。他試著報上鮑伯的名子,想不到輕輕松松就進入貴賓休息室。

謝謝你,鮑伯。原以為你只會用貝殼遮住胸前兩點的性感打扮,大跳巴西森巴舞,沒想到還可以在這種地方派上用場。

貴賓休息室與普通旅客擠在一起等候的班機大廳截然不同,簡直像是天堂。在配色沉穩又有效應用的室內,空著許多能讓身體陷在里面的柔軟沙發,空調也很完善。除了供應咖啡、紅茶等無酒精飲料,牆邊的雜志架上還有完整的商務相關雜志,但就是沒有體育報紙。

這里簡直是另一個世界嘛!

任意擺放在一旁的小冊子里,甚至還寫著會贈送樂燒當作搭機紀念品,不過這也要等自己幸運上了飛機再說。想必航空公司會送狸貓(注:信樂燒為日本著名六大古窯之一,以制造開運狸貓出名)吧?

當勝利一邊想像自己抱著傻呼呼的雜食動物回家的模樣,一邊在純白咖啡杯里注入咖啡並准備走回位置時,他看到空蕩蕩的休息室里有個女孩。她就坐在自己擺放行李的桌子旁邊。附近明明空了一大堆位子,干嘛偏要坐在勝利附近?

但是先坐在那里的自己突然換位子又很奇怪,于是他端著咖啡杯走回女孩旁邊。只要瞄一眼就能知道,對方很明顯地是位外國人。天生的棕發綁得很整齊,棕色睫毛後方的灰藍眼睛帶著笑意。但是身上的衣服卻是標准日本風格接近鮮紅的底色加上金線刺繡的魚型圖樣,令人聯想到名古屋的老板娘而大受好評吧?不過這里是台風肆虐的國際機場,不管她在怎麼親切微笑,也只會被當作奇怪的外國人看待。

還是別跟她扯上關系好。個性意外保守的涉谷勝利一面避免跟她四目交接,一面啜飲著咖啡。

嗨!你媽好

你媽好。

對方真是積極這個假裝是日本通的外國人到底想干嘛?

你是、藝妓嗎?

不,我不是。

OH!真是遺憾可惜,切腹算了。

她指著自己的和服,抬頭挺胸,得意洋洋的說:我是藝妓。

不,妳應該不是。

NO我應該是藝妓沒錯。

灰藍色的眼睛帶著淚水。不但惹哭了外國人,而且還是年紀比自己小的旅客,勝利連忙放下翻開的雜志說:

阿抱歉,阿對不起。我不曾請過藝妓表演,也沒見過真正的藝妓。真的很不好意思,是我不對。

利用休假到外國旅行的日本人雖然越來越多,但是到日本來觀光的外國人卻不怎麼多。要是讓她對日本留下不好的印象,不要說是提升二次來訪率,搞不好連她的親朋好友都會變成反日派。不是連東京都知事都大方提倡要讓日本變成觀光大國嗎?就算對方是搞不清楚狀況的追殺比爾女主角,既然自己是她第一個接觸的日本人,就必須親切的對待她。

這身藝妓的裝扮真的很不錯呢!嗯尤其是逆流而上的鲑魚,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NO這是鯉魚。你一點都不知道現在是西元一千年嗎?

哈哈啊哈哈哈現在是西元兩千年左右吧。

真搞不懂她是故意說笑,還是天生如此無知。

她可能誤以為對方接受自己的冷笑話,于是開始親切地跟勝利聊了起來。她拿出懷中的護照給他看:

我是利用秋季休假到日本朋友的雞雞(注:原文為トモダチンコ),與朋友的家トモダチンチ只有最後一個自不同)玩。

啥!?

聽到這句話的勝利嚇了一大跳。年輕女生怎麼會在公共場所說出那個字呢?還有,是哪個家伙教她錯誤的日語?

等一下,小姐。不是朋友的雞雞,應該是朋友的家吧。

OH沒錯。是朋友的雞

是家不是雞,差個音差很多被她打敗的勝利不禁用三根指頭按住眉間。

這世界真是亂了。一個年輕女孩竟然能夠毫不在乎地說出這麼露骨的字眼,美國到底亂成什麼樣子?

對方是我的網友、網友喔為了加深美日文化的交流,所以我們互相援助交際呢。

真不知道該不該說加油

如果她說的話屬實,那可不是值得推薦的文化交流吧?OH!日本真是墮落了而且不是日式美語,還是美式日語的影響,讓人不禁感慨日語已經失去五、七、五(注:日本傳統韻文短歌與俳句,都是五、七、五音節起頭)的美麗韻律。

妳朋友不來接妳嗎?還是受到台風的影響而遲到呢

的確被她的外國腔調影響了。

NO、NO、NO。

少女舉起右手在臉前揮動,表示否定的意思。

我在等一個叫做BOB的人。在我去朋友的雞雞玩的前三天,打算先請她帶我去參觀他家的嘉年華會呢

這樣阿

勝利伸手拿起沒看完的雜志,開始查看上個月的彙市波動圖目不轉睛地盯著歐元。

希望妳說的那個鮑伯是個正常人。

話一說完,兩個人就陷入沉默,只是盯著窗外的豪雨。

鮑伯?

妳說的鮑伯是那個鮑伯嗎!?

劈頭問了這個問題之後,他才驚覺自己真笨。鮑伯根本就是個浦通道不行的名子,就跟有很多人叫三郎的道理一樣。況且對方不過是在機場碰巧坐在自己旁邊的旅客,應該不可能跟那個鮑伯有什麼關系。

妳說的那個BOB是哪個BOB啊?

自稱是藝妓的藍眼少女用流利的英文反問。

他戴著一副眼鏡,是戴著墨鏡、非常臭屁的大叔。

那肯定不是同一個人,我認識的BOB一點也不臭屁。我所認識的是開朗又爽快的BOB叔叔感覺很像是HIGH過頭的勞勃迪尼洛喔!

勞勃迪尼洛?那真巧,我說的鮑伯也很像他呢,該不好是CLONE(複制人)吧。

咦?你的朋友是CLOWN(小丑)?你的英語好爛阿。現在就連幼稚園的小鬼都不會那麼說。

那、那、那、那你自己的日文又好到哪里去阿!?

勝利咽下想要大喊的心情,在膝上緊握雙拳。勝利,你要忍耐,這時候一定要忍耐。會讓老師在家庭聯絡簿上寫脾氣暴躁的人並不是自己,而是弟弟才對。

正確來說,應該不是BOB長的像勞勃迪尼洛,而是勞勃長得像BOB。因為我在等的BOB,是從很久以前,甚至從我曾祖母那個時代就戴著那種墨鏡、梳著這種發型呢!

從曾祖母那個時代

沒錯,很怪吧?簡直跟怪物沒什麼兩樣吧?而且還半開玩笑的說自己是魔王呢!

勝利突然握緊拳敲打桌面,咖啡杯發出刺耳的聲響。

他叫什麼名字!?

穿著和服的波士頓人露出訝異的表情,然後又用怪腔怪調的日文說:

名字?喔~我的名字叫做艾比蓋兒葛雷弗斯。

不是妳的名字啦,我是說鮑伯的全名!

很少有人說得出地球魔王的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