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俏千金的魔的尋寶記 第八章 一九八零年代·春·波士頓
多虧那些人傑出的表現,讓美國打贏了戰爭

展示品的說明在克莉絲朵兒硬掰出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的理由之後,告一段落。

今天最後一批進來參觀的團體,從一進來就沒打算聽什麼解說。二十名參觀的民眾之中,有一半跑去玩從樓梯扶手滑下來的游戲,剩下的一大半是被出口附近的標本吸引。

而擔心發型會被雨淋壞的女生們,則是從門縫望著外頭強烈的雨勢歎氣,還有兩個發育良好的小學生情侶,正不顧眾人的眼光陶醉在長吻之中。

而且是當著年幼的女木乃伊面前。

克莉絲朵兒不禁冒出十分輕率的想法:受到詛咒吧你們

唯有一名認真聽她解說的紅發少年,用食指抵住眼鏡中央往上推,一面詢問問題。

在適合合家觀賞的電影里,最常見到他這種典型的秀才兒童。

不過就算德國使用了那個會引發洪水的盒子,美國也不可能吃敗仗吧。畢竟美國跟德國中間隔著海洋,要有多少水就有多少水,不是嗎?

你說得沒錯,不過像是法國跟英國所在的歐洲大陸,就很可能會遭嚴重的損害。

話一說完,小孩用好像看到醃黃瓜的眼神看著克莉絲朵兒說:

英國可是島國喲!你不是大學生嗎?怎麼連這點常識都不知道啊?搞什麼嘛,我老覺得聽起來很像是在唬爛,卻還是勉強聽完,搞了半天原來這真的是隨便編出來的幻想故事啊

你、你說這是幻想故事

這麼說,這個也是假的啰?

秀才兒童指著玻璃窗里的展示品。一條從截斷面到指尖都蒼白得讓人害怕的左手臂,正躺在紅布的中央,乍看之下還以為是石膏像的一部分。但是其表面卻像蠟一樣光滑,手掌上還殘留美術品所不會的硬繭細微傷痕。

如果這東西是假的

小孩還沒聽她的回答,就跑向出口附近的同伴那兒。

你們幾個,等雨小一點就趕快回家吧!

克莉絲朵兒一邊歎氣。一邊把名牌拿下,准備去管理員室拿鑰匙。

又是一天的結束,今天也終于結束了。

跟往常一樣,前來參觀的民眾都是一群又一群的小學生,而且那些孩子也不是基于個人興趣才來的,是老師用參觀博物館代替處罰他們放學留校,才心不甘情不願前來的。

其實是因為這是一座建在治安良好的區域,又是一座可以免費參觀的小型博物館的關系,因此當地的學校常常利用這里。

雖然她很喜歡在博物館當義工,不過也希望偶爾能當當成年人的解說員。

她環顧平凡無奇的館內,並決定下次一定要陳列既豪華又層發出閃閃金光的物品。

雖然這麼做有點對不起館長,但這里還是需要展覽一些能吸引民眾參觀的東西。

結果呢?

出其不意的聲音,讓她手里的名牌差點掉字地上。想不到原以為已經沒有人的館內,竟然還有參觀民眾在。

這個故事後來的結局怎麼樣?

他指著玻璃櫃里面。

水滴從他的袖子滴下,甚至在他腳邊形成小小的水窪。

他用右手撥開濕得貼在額頭讓他感到不舒服的頭發,露出淡棕色的眼睛。

外面的雨下的那麼大啊?我去拿毛巾來給你擦。

她緊張得聲音有些微微顫抖。

沒關系,我只是想多聽一點這個故事。

你不是這個國家的人吧?怎麼會離開波士頓呢?是來觀光嗎?

不是的,應該說是為了任務或工作吧。

從他口中說出來的話既有禮又正確,一點地方口音都沒有。

雖然兩人的年紀差不多,但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就是不一樣。

不僅是言行舉止,想必連他的成長過程都與眾不同吧。

而且從他口中說出的任務一詞來推測,或許是某個國家的軍人。

我想知道盒子沉默之後,那些人後來怎麼樣了。

安里雷江後來沒多久就死了。聽說他擔任船醫所搭乘的民間船,在大戰中不小心被自家人炸毀,而DT跟寇莉至今仍健在喲!他們有四個孩子,六個孫子。第二個女兒嚷著要當女明星,十五歲離家出走之後就毫無音訓長男夫婦繼承了原有的餐廳,而最底下的兩孩子也住在波士頓。去年他們有了曾孫。雖然已經年過八十,不過正享受著含飴弄孫的生活。聽說那家餐廳一直是裝潢最新穎的,在中國城還小有名氣呢。

因為對方露出有些詫異的表情,于是克莉絲朵兒連忙再補加一句說:

他們的玻璃窗全是最新式的防彈玻璃喲。繼承的麥克雖然覺得很訝異,不過這點他父母好像說什麼都不肯讓步呢。

那MISS葛雷弗斯跟那個叫都特的男子呢?

為了不讓對方產生不愉快的情緒,克莉絲朵兒窺視青年的眼睛。

只不過在展示品的燈光照耀下,她連對方的虹彩都無法確認呢。

艾普莉葛雷弗斯之後依舊繼續她的工作,也就是讓受托的事物回到它所應歸屬的地方。不過像是那些在大型博物館大規模展示的寶物,或眾人崇拜的聖杯等委托,她就碰也不碰。十年前葛雷弗斯財團建造了這座博物館,收藏品幾乎是海瑟爾葛雷弗斯與其繼承人艾普莉葛雷弗斯親自處理過的東西,不過知道這件事的只有一小部分的人而已。雖然已經退休了,不過艾普莉葛雷弗斯跟理查都特都很硬朗。現在他們擔任慈善團體的理事,每天忙著在國內飛來飛去的啊~我受不了了,換我問你問題可以嗎?

他手叉腰站著,並微微側著頭催她把話講完。

喂,你應該不會拿椅子砸爛玻璃櫃吧?

不會的,我不會做那麼粗暴的事情。

可是,你跟我爺爺年輕時的照片長得好像哦。

有那麼像嗎?

沒錯,長得很像,而且連眼睛都一樣,淡棕色的眼珠散發著銀色的虹彩。

他眯著那獨特的眼睛,看著那個假鑰匙,然後再次把濕透的劉海往上撥,用像教科書上呆板又容易聽懂的英文說:

我是經由某人的介紹來委托你工作,希望你能幫我從戒備森嚴的保險庫,帶出非複制品的真正鑰匙。

不過那是我爺爺家代代

克莉絲朵兒望著眼前的青年!然後在喉嚨深處慢慢數到五。在數到最後的時候,她已經做好決定了。

好吧!包在我身上,旅行者。我一定會把它帶回來的。

因為艾普莉葛雷弗斯選擇她當繼承人。克莉絲朵兒知道,祖母托付給自己的並不是數字所能夠表現的東西。

我對盒子跟要是有應盡的責任,必須讓它們歸屬于最適宜的場所及主人。

不過,可否請你把來龍去脈仔細說給我聽呢?你有沒有跟誰約好要吃晚餐?如果不嫌棄的話,介紹你一家裝潢新穎的餐廳,我們在那里慢慢聊吧。從你的名字跟來曆開始說起。

沒錯,所有重要的事物祖母都教導過我了。

甚至是相信人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