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此乃邁向魔的第一步 第五章
台風肆虐的日本海。

九月時曾在電視上看到的景象。現正呈現在我眼前。

唯一不同的是我人正在船上,並身處于暴風雨中。雖說是暴風雨,天空卻是一片蔚藍。

云的流動有些快,但一眼望去卻是冬季晴朗的天空,就連風都不是很強。

但海面上浮是互相碰撞的洶湧波濤與漩渦。

打上船緣的波浪掃過甲板,從頭頂直撲而來的高浪還打斷桅杆。

巡航中的護衛艦則被洶湧的波濤擋在遙遠的另一方。

此時相互看著天空與海面,不禁讓我陷入是否正在看天國與地獄的錯覺。

“應該不是……章魚怪吧?”

“當然不是。聖砂國的大陸周邊有著稱為‘天然防護’的特殊海流。這個海域每年只有十幾天是處于風平浪靜的情況。要是錯過那段期間,不管是技術多高超的領航者都無法接近他們國家。這等同于擁有堅若磐石般的隱形城牆呢!也因此他們才能在幾千年來一直維持鎖國狀態。”

被水花濺得全身濕透的我們移動到操舵室。

因為船身已經傾斜到不能再傾的程度,我們只得扶著船艙牆壁的欄杆慢慢前進。

這感覺很像過去到熟悉的游樂園常玩的海盜船。

不過薩拉列基因為海水而手滑,差點摔在傾斜的地板。

“危險,薩拉!”

我手還沒伸出去,偉拉卿已經抓住他纖細的肩膀並往自己身邊一拉。

對哦,因為他給人很柔弱的感覺,所以我總是不知不覺想照顧他。

問題是他的身邊已經跟著一名可靠的保鏢了。根本不需要我這個外行人替他擔心。

另一方面,我的隨扈則把右手舉到眼睛上方,遮著光線眺望遠方。

“真遺憾,看來沒機會表演斬殺巨型章魚給你看了。啊——我明白了。這根本就不是章魚作怪,而是聖砂國著名的海流,對吧?”

“隨便啦,約劄克,倒是你站那麼前面是很危險的!快點回來,回來這里!縱使你的上臂二頭肌很有力,但要是被浪卷下去的話可是沒有地方讓你抓哦!”

“太過份了,陛下,你只把焦點放在人家的身體啊?”

真搞不懂到底誰才是保鏢。

退到船艙入口的約劄克對著我面露難色地說:

“……肉眼已經看不到護衛艦了,而且是兩艘都看不見。照理說是不可能沉沒的,但看來距離我們相當遠。”

“這……是什麼意思呢?”

“我們將被迫在毫無武裝的情況下進入敵區。”

原來如此,天生就是士兵的他一旦沒有護身的刀劍在旁,當然會感到不安。

不過我們是和平的外交使節團,倡導和平外交的人如果還擺出誇張的陣仗保護自己的話,那不就本末倒置了?

我當然會祈求護衛艦不要遇難,但就算沒有他們隨行也無所謂。

“不過那也得等我們平安抵達聖砂國再說。總之,不先渡過這個難關,我們恐怕會葬身海底哦。”

船上的控制中樞已經泡水了。

緊抓著船舵的三名船員則是用全身的體重設法穩住船身前進的方向。

為了不讓船身翻覆,必須抓准時機越過大浪。

“船上的明星主舵手是誰!?”

這好像廚師世界的叫法。聽到薩拉列基的聲音。發色最深的男子回頭說:

“是我,陛下!但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請您到船艙里用柔軟的物體保護自己!”

薩拉列基壓著鏡框防止眼鏡因為沖擊而飛走,然後問道:

“你有通過這片海域的經驗嗎干”

明星主舵手揚起眉毛瞪大眼睛,露出意外的表情。

“當然沒有,陛下。”

“船長呢?”

“我也沒有,陛下。國有貨船是不可能接近聖砂國的。”

少年王不悅地咂著舌,嘴里喃喃地說道:

“結果只有我啊。”

我不懂他說的只有他是什麼意思。

我環顧四周想找找看有沒有人聽到他講這句話,不過船員們只是拼命地固定船舵,看來應該是沒人聽到吧。

這時我不由得握緊拳頭對他們說:

“加油啊!總之要加油哦!如果有什麼我幫得上忙的地方,請不要客氣盡管說哦!”

“謝謝您……不過,客人您還是到安全的船艙里…………”

站在明星主廚右邊嘴里不停念念有詞的矮小男子,他咬緊的齒縫還發出磨牙聲。

因為感覺到有人在移動而回頭的我,發現偉拉卿正好從房間走出來。

他的頭發、肩膀及大西馬隆軍服背後,都因為被水濡濕而變色了。

“你要去哪里……”

“請回船艙口巴,薩拉列基陛下也是。”

被硬推給約劄克照顧的薩拉發出不滿的聲音,但仍阻止不了開始跟隨肯拉德腳步的我。

我想他一定有什麼辦法可以突破現狀,因此急著想盡快知道。

“你要做什麼?偉拉卿?”

撲打過來的海浪毫不留情地將我全身打濕,若不小心一點很可能會滑倒。

我光是一邊抓著欄杆,一邊試圖追上他就花了不少力氣。

“回答我啦!”

“我在找人。”

他一邊走下船艙的樓梯,一邊往我這邊看了一下。

在確定我沒有被沖走之後。露出認命的表情歎著氣說:

“都叫你別跟來了,真拿你沒辦法……這里很危險,所以要跟緊一點。”

“這可是攸關自己搭的船的命運,我當然也會想知道要用什麼方法因應。況且我想去哪里是我的自由吧?’

“可是你這個舉動會讓克里葉在護送薩拉進船艙之後,不得不再趕過來找你……你這個人還是一樣很會給護衛找麻煩……小心不要滑倒了,注意自己的腳步。”

“這我知道。”

我用手撥開貼在濕漉漉額頭上的劉海。

海水跑進我的眼睛跟鼻子,喉嚨也嗆的很難過。

我握拳想擦拭刺痛的臉頰,但眼角卻越來越痛。

“啊,你這樣擦會……”

之後偉拉卿就緘默不語。靜靜地穿過貨箱之間的通道,然後抬起先前穿過的地板往昏暗的船底看去。

那里是被稱為奴隸的神族人們遭到拘禁的地方。

內部的情形只能用一個“慘”字形容。

里面的水深及膝,連坐都沒辦法坐。

加上里面根本沒有能夠抓牢的固定物體,因此只要船身傾斜,人們就往牆壁撞去。即便如此,他們也都沒有慘叫。只是低聲呻吟地忍耐著。

“喂”

我的聲音吸引了幾盞金色的燈光。

那是抱著必死決心逃離聖砂國,如今卻要被遣返回國的人們的眼睛。

“你們沒事吧?”

我真是問了一個白癡問題,怎麼可能會沒事呢。

要是不盡快疏散他們,等到進水的速度變快,他們就會全部三振出局了。

不過該怎麼用無法溝通的語言向他們解釋呢?

“喂,再不快點離開這里你們會有危險………”

偉拉卿折回船艙中央,拿著點了火的油燈跟臨時撕下的紙片跳了下去,我也戰戰兢兢地從樓梯爬了下去。

“要是他們之中有人是船員或曾在海軍服役就好了。因為如果對方是聖砂國的海運相關人員,或許就有渡過這個難關的技能。最起碼一定比小西馬隆船員了解這股海流。”

“啊,我懂了!就是“請問在乘客之中有人是醫生嗎?”的戰略嗎?”

我對自己露出“搞什麼,原來是這樣”的失禮表情一點都不在意,開始在神族們的中心地帶用盡吃奶的力氣大叫。

“請幫幫我們!如果是你們之中有人會駕船……啊一真是的,語言又不通!”

“幫我拿著。”

偉拉卿把油燈塞給我,然後用木炭在大大的紙張上畫圖。呃——太陽?

“是發電所的標志嗎?”

“不是的!”

“要不然是什麼……肯拉德,你好像不太會畫畫耶………啊~我看懂了!是舵,你想畫舵是嗎!?東西借我一下!”

若將美術平均成績分成五個等級!

大約會落點在第二級的我,潛越地接過畫筆,在紙張的背面畫了大大的舵輪。

這麼畫應該OK吧?接著我把它像舉牌女郎那樣高舉在頭上。

“有沒有人會掌船艦的舵!?我們想找會轉這張畫所畫的這種圈圈的人!”

剛開始神族們似乎把我們倆當成怪人般看待.但不久他們就離開原本靠著的牆,慢慢地朝我們走過來。

其中一名男子畏畏縮縮地舉起手。他的臉頰凹陷,看起來好像隨時會昏倒似的,不過深金色的眼睛卻顯得炯炯有神。

“你是操舵手嗎?太好了,肯拉德,找到了,真的有耶!”

“是啊。”

“其實我也是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啦!”

我們催促著連姓名都沒問的男子上樓梯,因為我們得盡快帶他去操舵室,請他幫助我們渡過這波濤洶湧的海面。

我握住先率先爬上去的肯立德的手,准備從船底出去。

“等一下。”

“什麼事?”

“不能把這些人丟在這里。”

現場有一百多道目光集中在我們身上,難道這里是唯一的出入口?

“現在沒有時間………”

“可是如果船不幸沉沒了呢?待在這麼下面的他們是不可能脫逃的。各位,這個地板、木板是開著的!現在因為情況緊急,所以沒有半個守衛在看守。請你們要做好隨時能夠上救生艇的准備哦,”

但他們只是不安地面面相覷,這讓我深深感覺到語言不通的辛苦。

“聽清楚哦,這是開著的!”

“陛下,快走吧。”

聽到熟悉的稱呼頓時讓我松了一口氣,幸好我們的語言是相通的。

“肯拉德。”

我靠著木箱邊緣走回船艙,因為我一直無法理解,所以開口詢問在一旁快步行走的肯拉德。

“那些人為什麼不出來呢?”

那地方就跟洞穴沒什麼兩樣啊!

“雖說神族跟人類不一樣……但他們並沒有得到人類應有的待遇。要是我肯定早就發飆了,還會找相關單位投訴呢。”

“可能是他們一直被教育不得反抗吧,不過……”

就在這個時候,走在偉拉卿前面的男子突然回頭對伙伴說話。

“今後會怎麼樣就不知道了。”

他可能是在指示留在原地的伙伴吧。

雖然有一兩句話刻意降低聲調,但緊接著就變成激動的喊叫。

雖然完全聽不懂他說了什麼內容,但是在船身劇烈搖晃,我們三人一起撞上貨箱的時候,他說的話里夾雜了幾個我也聽得懂的單字。

貝尼拉?這名神族男子剛剛說了貝尼拉?

那是出現在交給我的信里面的單字。

雖然不曉得到底是地名或人名,但云特曾說很可能是專有名詞。

雖然我聽不懂他前面講的動詞,但惟獨貝尼拉這個名詞我聽得懂。

我清楚的聽到這名瘦弱男子口沫橫飛的激烈台詞里,出現了我知道的單字。

“喂,你說了貝尼拉!?你剛剛說了貝尼拉對吧?”

我揪住男子的衣服猛搖。

他身上的衣服跟當初分配食物的少女一樣,只是在一塊布上面系了皮帶的超寒酸衣服。

“告訴我,‘貝尼拉’是什麼?傑森說那是唯一的希望,佛萊迪也說要‘救’。請告訴我,到底要怎麼救?貝尼拉是你們的什麼!?”

“陛下!”

像枯枝般的瘦弱肉體似乎被我搖得很痛苦。我看他別說是說話了,就連呼吸也沒辦法。

“有利!”

肯拉德硬是抱住我的腰,把我從神族男子身上拉開。

我的下巴還撞到他的左肩,疼痛感終于讓我恢複冷靜。

“你們語言根本就不通。”

“說的也是。對不起……是我不對……而這種問題憑我這美術成績只到第二級的人是畫不出來的。”

沒頭沒腦就遭到責問的男子,因恐懼與驚嚇而顯得表情僵硬。

我不知道這樣的道歉方式他是否能理解,總之又對他低了一次頭表示歉意。

“……我們走吧,不然等船沉了的話就為時已晚了。”

“是從前面算過來嗎?”

“啊?”

他那半開玩笑的言詞讓我在刹那間忘記此時的緊急情況。

“你說美術第二級的成績,是從前面算過來第二好的意思嗎?”

“別傻了肯拉德,當然是最後面算過來的倒數第二級。沒關系啦,你大可不必安慰我。”

我們一面輕松交談,一面爬上樓梯,但是我稍微好如世界末日,船員們是為了不讓自己被浪卷走有什麼抓什麼。

其中還有人用粗繩索把自己綁在柱子上。

前進時如果不多注意一點的話,就會因為從側面撲過來的海浪而摔個狗吃屎。

海面波濤如此洶湧,但天空卻美得像另一個世界。從頭頂照下來的陽光既明亮又溫暖。這讓正受到大自然凌虐的我們有種在地獄受懲罰的感覺。

不過,就在我想深呼吸的那一瞬間,注意力卻中斷了。

我明明有刻意遠離甲板邊緣的,但是從頭頂襲來的綠色波浪卻打在我臉上,害我原本抓住通道欄杆的手不小心松開了。

“糟糕!”

幸虧甲板旁邊的欄杆擋在我的肚子附近。我才沒有摔下去,不過也要感謝緊緊抓住我廚房制服背後的偉拉卿的反射神經。

他應該會像往常那樣問我“沒事吧”。

我往自己差點摔下去的海面偷偷探頭看了一眼,趕到我身邊的肯拉德也用他棕色的眼睛望著海面。

那里有個漩渦,是有別于周圍波浪的深藍色圓圈。

“你沒事吧……”

“好險、好險。”

我一直盯著漩渦中央異常明亮的藍色看去,總覺得自己好像要被吸進去似的。

我記得這種感覺,但想不起來到底曾在哪里經曆過,因此覺得很焦躁。

抬頭看著快跟我肩靠肩的肯拉德,發現他似乎也跟我想著同樣的事情。

我還覺得那一頭好像會伸出白色的手抓著我的脖子把我拉過去呢。

或許我會在沒有痛苦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的情況下,被帶到讓肺部失去功能的深海底…………

我覺得遠方有人在呼喊我的名字,于是在無意之間往前踏出半步。

照理說我不會掉下去的。

如果沒有人從後面推我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