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此乃邁向魔的第一步 第一章
只要經過一天的訓練就能得到足以糊口的食物,還有雖然簡樸卻乾淨的休憩場所。

只要在某個特定期間努力工作,就能得到從來不曾拿到過的大筆金錢。

一但在戰場立下彪炳戰功,一筆不算少的獎金就會入袋。

更有甚者.如果變裝潛入敵陣,除了能得到高額報酬,還能體會到令人手心冒汗的顫栗刺激感。

這些都是令人心胸激蕩不已、深深感受到活著的感覺,而且越是危險我還越愛。

國家是很重要的,因為它賜我生活上的溫飽。

所以只要上級下令,什麼地方我都去,無論面臨什麼樣的對手我都會將他打倒。

然而,我並非因為身為一介士兵才願意如此沖鋒陷陣,而是因為戰斗有酬勞可拿,所以只要聽從上級的命令行動准沒錯。

當我問道:

“所謂的愛國心就是這麼回事吧?”

許久不見的長官對這無禮的問題既沒有生氣也沒有露出笑容。

“如果是根本不適合你的任務呢?”

“那我會盡量拒絕。不過如果是閣下的命令。我倒是會考慮看看。”

啊,可是男扮女裝就另當別論喲!

因為太適合我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嘛!

“很好看呢。”

被兒子的同學誇獎,澀谷美子不知不覺紅起臉來。

“討厭啦~小健!想不到你連拍馬屁的手法都這麼高學曆”

“我沒有拍馬屁喲!雖然花色有些複古,不過很有大正時期的浪漫感呢!”

這可是他的真心話。而且他也沒有討好朋友母親的閑情逸致。

因為在前往這里的路上,他已經騙了四名教師跟一名國中時代的友人,現在早就懶得再說任何一句謊言了。

“啊,不過、不過啊~我不是老大不小了還想穿振袖喲(注:日本未婚女性穿的和服)。因為那樣未免太厚臉皮了,畢竟我是已經超過四十歲的有夫之婦。我只是在想‘差不多該把冬季的衣服拿出來了’,結果在翻衣櫥吋正好讓我看到年輕時的和服。當我正在感歎‘原來我年輕時也穿過這麼可愛的顏色呢’的時候,突然有個惡魔的聲音在我耳邊呢喃道:‘何不穿穿看呢……’’

有‘橫濱粉紅豹’之稱的澀谷媽媽輕描淡寫地說道。

當然現在的她還比年輕時更愛穿可愛的服裝,不過這些事情暫且先擱在一旁。

村田在自己學校的校慶進行到最高潮的當下跑回澀谷住的地方,已經是超過下午五點鍾的事了。

他沒有搭計程車,就這麼直接從車站跑去。

雖然時序已是晚秋,卻也讓他熱得眼鏡布滿霧氣。

當他用小孩亂按門鈴的氣勢拼命按著澀谷家的門鈴時,出來應門的是沒神經地回道:

“哎呀!小健是你呀!”的身穿大朵百合圖案和服的美子。

“原本打算生個女兒,等她長大以後留給她穿,所以才一直塞在衣櫥里的,沒想到我竟然生了兩個粗魯的男生,人生果然不可能盡如人意。既然這樣就只能等他們以後交了女朋友,把人家娶進門後才能留給她了。啊。不過新娘子穿振袖會不會太厚臉皮了?嗯——不過二十幾歲的話應該勉勉強強還算OK吧?’

“別說是勉勉強強了,根本就是非常OK。而且就算沒有留給澀谷的女朋友,珍妮佛你自己穿也無所謂啊。”

村田一面用制服的袖子擦拭因為體溫而起霧的鏡片,一面奉承地回答。

但是在他略有保留的心里,不禁埋怨了一下沒有把事情告知清楚的友人。

澀谷,你到底跟家人坦白到哪個程度?

從他母親開心的模樣來看,有利肯定沒有說出自己跟美少年訂下婚約的這件事。

就算對方有如天使般可愛,但終究是個帶把的。

而且城里還有個養女在等他,雖然才十六歲,卻已經當上單身爸爸了。

要是說出這麼具有沖擊性的真相,這家人會變得多有趣……不對,是會感到多麼震驚啊。

共同分享澀谷有利的秘密的男人——村田健在心里這麼想著。

這件事最好還是不要從我的嘴巴里說出來比較好,因為我想看看這家人聽到自己兒子說出如此震驚的事情吋,會有什麼反應。

“話說回來,小健,小有怎麼了?今天沒跟你一起回家嗎?”

“我就是要來說明這件事的啦,太太”

聽到自己最愛的推理電視劇常見的口氣,澀谷的母親緊握著雙手並皺起眉頭。

“怎、怎麼了嗎甲”

“他跟同一所國中畢業的女生打的火熱,現在正跟她比賽唱卡拉OK呢!”

“比賽唱卡拉OK!?”

“就是說啊,還唱起尾崎豐的歌呢。”

“好老的歌啊!啊。對不起。呃——呃——呃——真的嗎?你說那個只會唱各球團加油歌的小有?堅信‘帶我去打棒球’是情歌的小有會唱流行歌?人果然肯努力就會改變呢。”

“只要他願意,大概連‘MYWAY’都會唱呢。’

“那當然,而且還是加山雄三(注:日本的老歌手)的版本哦!”

總之,村田盡量長話短說地解釋因為有利要去他家報告戰果,因此今晚或許不會回家,所以才特地拜托他如果有空就過來幫他拿換洗的衣物等等。

澀谷的媽媽對有別于以往的情況感到有些訝異,不過得知前因後果之後還是讓村田進了屋里。

村田爬上平常走習慣的屋內樓梯,然後往走廊盡頭的房門走去。

這是他還算熟悉的他人房間,哪些東西會擺在什麼位置大概也都知道。就算真要找出所需的東西也不會花上太多的時間。

正當他准備轉動黃銅色的門把時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