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目標乃是魔的海角天涯! 第十章
船員們開始往船首跑去,來不及逃生的人就直接跳入海中。

大家手拉著手爬上傾斜的甲板,並緊抓著船舷的欄杆。原本停靠在旁邊的貨船因為怕被波及而以極快的速度駛離。只有幾個最先跳過去的士兵,在貨船的甲板上喘氣。

這時候有人大喊:“船要沉了”。

“船要沉了,快跳上來!”

我把手環住沃爾夫拉姆的腰,並且屏住呼吸准備跳水。

“陛下!”

“云特,再不快逃.船就要沉沒了!”

只穿一條內褲的全權特使蓬頭散發,用令人毛骨悚然的表情搖晃我的肩膀,害我覺得自己干涸的腦漿好像也咕嚕嚕地轉個不停。

“陛下,請原諒我在這種時候對您提出無理的要求。我是鬼,是惡魔,而血盟城就有如伏魔殿一樣!照理說這時候我應該力諫陛下,並制止您的行為,然而就算往後遭眾人咒罵或受到懲罰我也不在意……所以……”

“你你你你想說什麼啊,云云云云云……”

求求你別再搖了,我拼命撐住軟弱無力的脖子。

“……一切就照陛下的希望做吧。”

紫羅蘭色的眼睛籠罩著一抹苦悶。不過云特立刻改變主意,指著快要遠離的貨船。

他正指著探出身子的偉拉卿跟緊抱著桅杆的薩拉列基。他們就夾雜在小西馬隆的船員里。

“去吧,陛下。要是錯過這次就再也遇不到前往聖砂國的良機了!”

“可是船……還有你們……”

“塞茲莫亞艦馬上就趕來了,我們不會有事的!”

沃爾夫拉姆粗魯地拉著我的手,簡單明了地說:

“別管那麼多,快走吧!然後一定要平安回來……克里耶!”

奔跑過來的約劄克把水桶扔掉,手里還抓著繩索。

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持了好幾次手上的東西,然後一面確定強韌度一面回答說:

“來了!”

“好好保護有利。”

“遵命。那麼陛下,請恕我失禮了。”

我還沒來得及問要做什麼,約劄克就已經把我輕輕打橫抱起,接著在傾斜的甲板上抬起腳跟,下一秒鍾我們就已經在海面上。

“哇——你要做什麼……要摔下去了!”

不過波浪就有如藍色條紋般越過我們腳下。此刻繩索正纏在貨船的桅杆上,也就是說約劄克要把我從這艘船移送到那艘船。接著就是利用小時候參加野外活動的要領,親自當一次短暫的森林泰山。

“啊——啊——啊——哇——!”

“……這角度不太好。”

我耳邊還聽到不悅的咂舌聲!

“約劄克!”

偉拉卿隨即沖到斜下方,一臉嚴肅地張開雙臂。

“快點!”

刹那間舊時玩伴使了個眼色。

“抱歉了,少爺。”

真魔國干練的情報員還沒把話說完,就把我往半空中一丟。

我拖著長長的尾巴慘叫:“太扯了啦——”同時落在貨船的甲板上。原以為會撞在甲板上而把身體蜷縮起來。不過居然沒有受到什麼撞擊。

“奇怪?”

原來在正下方移動的肯拉德已穩穩地接住我。

“……肯……”

他很快地把我放下來,然後草草幫我拍掉沾在衣服上的煤灰。

“有沒有受傷?”

“……沒有。”

“那就好。’

總算趕到的塞茲莫亞艦則是把飄浮在波浪之間的人們——救了上去。看到我的伙伴也在其中,心中的大石頭才好不容易放了下來。

至于可能撞到桅杆的約劄克則抱著柱子奄奄一息地滑下來。他的鼻子跟額頭都紅咚咚的,橘色頭發則亂得像火焰一樣。

“好痛好痛,哪個人過來幫幫我吧。”

“約劄克!”

我利用部下受傷的借口,逃出那個令我喘不過氣的空間。

“啊!陛下,您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倒是克里葉得再向潔莉夫人重新討教皮鞭的用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