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目標乃是魔的海角天涯! 第七章
看到我跟約劄克一同回來,馮克萊斯特卿臉色變得十分蒼白,加上我露出有別于往常的嚴肅表情,使他以為我遇到了什麼危險。但是那個杞人憂天的擔憂沒多久.就衍生成另一種煩惱..

“聽說您見到了小西馬隆王薩拉列基?”

“沒錯。”

“在浴池里嗎?”

“是啊。”

“可是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種驛道的旅館……”

他當然會感到疑惑,不過我接下來的話更勁爆。

“然後,云特……被識破了哦。”

“什麼?什麼被識破了?”

“我是魔王這件事。”

聽到的一刹那,別說是眼神呆滯,根本已經是翻白眼了。時而臉色蒼白時而翻白眼,他真是有夠忙呢。

“事事事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難不成陛下您、您自行表明身份?”

“才沒有呢,我還沒笨到那種程度。不過就是被他看穿了啊。照理說在蒸氣彌漫的情況下,應該是看不出我眼睛的顏色才對。約劄克也立刻用毛巾蓋住我的頭發了啊。不過還是輕易被他識破了。可能我有什麼除了頭發及眼睛以外的魔族特征吧?”

“應該是……陛下您美麗的外表及散發的高貴氣質,以及一般身份低下的人想要都要不到的完美事物……”

“不,會那麼認為的只有你而已。”

薩拉列基在我們旁邊一面用纖纖細指撥弄頭發,一面這麼說:

“任何人一眼都看得出你是個國王。”

我甚至還懷疑是不是胸前那顆魔石的關系,不過它並不是國寶級的珍品。如果這顆石頭是個連第三國都知道的傳奇寶物,“他”也不會隨意給我吧。

但是,現在沒有悠閑煩惱的美國時間。

因為好不容易終于更衣完畢時,薩拉列基的使者已經站在旁門口了。

他傳來“陛下想邀請各位一起用餐”的昭示。

該來的還是來了,我們要跟西馬隆王一起吃早餐。跟大人物一起用餐不是光說“好好吃哦——”或“謝謝款待——”就能了事的。也就是說這並不是單純的聚餐,而是邀請我一起開眼前擺著烤面包的首腦會議。

照理說我們還要再過幾天才會抵達首都薩拉列基的城堡,沒想到臨時在這個旅館接受挑戰,害我方根本沒做好任何心理准備。

況且現階段的對決牌從原本的云特對薩拉列基,變成是我對薩拉列基。最可憐的是原本對“奉王命被指派為全權特使”這件事感到開心無比的云特,一下子從主角的寶座上被拉了下來。光想到那點,他的冷汗眼淚水就流個不停。

總之我們先前往被包下來的小餐廳。行事非常周到的薩拉列基還站在入口處,眺望走廊的另一頭等待我們。他可是統治大國的高貴人士,但個性還真是率真呢。我像是不關己事地表示同情說:“負責護衛的部下應該很辛苦吧!”但云特不知為何竟捏住我的鼻子。

“做什麼啦——”

“……陛下你心說這句話合理嗎?”

我被投以怨氣十足的眼神。什麼嘛,有什麼牢騷盡管說啊,不想理那個羅哩叭唆的教育官了,現在應該把精神集中在兩國的高峰會談。我以圍裙的綁繩代替襻(注:日本人在勞動時為了掛起和服的長袖,將之斜系在兩肩上而在背後交叉的帶子)綁緊,並准備好第一句應對的話。

“早安,有利陛下。”

“少安(早安),薩拉列基陛下。”

由于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參加的首腦會議.因此害我緊張得口齒不清。

在光亮的場所再次與他見面.他依舊是如我想像中的美少年。就像在浴池見到的時候一樣,薩拉列基戴了淡色鏡片的眼鏡。由于那只是保護眼睛的小東西。所以根本就無損他的美貌。就整體來說,他還是有著一副少女般的纖纖身材,以及白皙透亮的肌膚,可見這些都不是混浴魔術造成的假象。

首先吸引我的就是他的發色。滑順的金發像瀑布般垂在肩上,在朝陽下閃閃發亮。跟沃爾夫拉姆和潔莉夫人的蜜金色不同,他的頭發就像白色里只滴了一滴金色顏料般的淡柔色彩。雖然很容易將他們混為一談。不過像這樣仔細一看還真是各異其趣呢。

什麼各異其趣啊,我是打哪兒來的色老頭嗎?

“有利陛下,很抱歉臨時邀請讓您移駕過來。”

“感、感謝您的、天壽、邀請……好痛!”

沃爾夫拉姆暗中踢了我一腳,冷靜點哪我。快點回想當年自己獲選為夏季大會上的宣誓選手替身,而每天練習的情況。不過既然是替身。正式來的時候也只有靜靜聽的份。

我得小心冷靜地跟這名少年國王對話,並從中探知他是個什麼樣的人物。或者為了讓沃爾夫拉姆跟云特更易于下判斷,我得盡量多引出一些資訊才行。看他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或者是不是個足以信賴的人物。

“……彼此彼此。我真的很高興我們能一起吃早餐喲,薩拉列基陛下。”

‘美’少年王綻開淡紅色的嘴唇輕輕微笑。

“我們不要互相稱呼對方陛下了。我們的立場應該是對等的,你說對不對,有利陛下?”

“我從一開始就沒有要求你叫我陛下喲,薩拉列基。”

我居然連敬稱都沒有就直呼對方的名字。雖然我故作鎖定還硬撐。其實心里根本緊張得要命。

不過這也難怪。敵人可是天生的王族,從小就接受帝王學什麼的教育,是看著前任國王的父親背影成長至今的十七歲少年,可以說天生就是九五之尊的男人。相較之下,我周遭淨是拼命誇贊我的臣子,還有個宛如中樂透般幸運得來的王位。我壓根兒就沒學過站在萬人之上的竅門是什麼。

過去雖然見過像希斯克萊夫與大西馬隆的貝拉魯二世等等地位崇高的人物,但當時的場合我都不是用澀谷有利本尊的身份,而是用其他瞞騙世人的假冒身份面對他們。像這樣高層對高層,王對王的單挑會談還是頭一遭呢。這次我說的話可能就會被當成是全體魔族的意思吧,要是這時候只會顯示出卑躬屈膝的態度,那真魔國全民鐵定會對我嗤之以鼻吧。

這時候說什麼“只要保持你原來的樣子就好”這種安慰人的話,在實戰經驗上幾乎是派不上用場。要是無法發揮基本水准以上的力量,我根本無法與薩拉列基平起平坐。

我拼命把腰杆挺直,說什麼也不能讓對方瞧不起。

壓力讓我覺得屁股根本坐不住椅子。

首先必須選擇適當的說話語氣。第一人稱應該是用‘吾’吧?像何時該表示尊敬,何時又該表示謙讓都是需要注意的。而且說‘有’的時候是不是該說‘主’呢?

然而原先做好的心理准備卻一下子就被瓦解了。因為薩拉列基突然給了我一個熱情的擁抱,他纖細的雙手把我抱得緊緊的。

“哇!”

“真的嗎?真的叫你有利就行了嗎?”

“……請、請這麼叫我。”

這時候的我表面上正設法忍耐,內心卻發出“咿——”的丟臉慘叫聲。尤其是沃爾夫拉姆從背後刺過來的視線讓我坐立難安。與其說那是如針一般的視線,不如說是熊熊妒火。不,等一下!不僅是視線哦,他還擰我!我的屁股被他擰得好痛哦!

薩拉列基沒察覺到我們台面下的小動作,天真無邪的他像個小孩一樣拉著我的手說:

“進來吧,我們進去里面聊。話說回來,你怎麼會穿廚房學徒的衣服啊?””因為我在偷渡中,沒辦法換衣服。”

“偷渡?”

薩拉列基輕輕笑了起來。

“國王也要偷渡?真魔國好有意思哦。不過那條長長的圍裙穿在你身上很好看喲!”

我並沒有讓他知道其實我打算假扮成專屬廚師,並裝做什麼事情都不知道的樣子來聽取全權特使跟小西馬隆王的會談。

就像所有的密談都會利用商業午餐時段或在高級餐館舉行一樣,我們也是邊用餐邊聊。不過因為我資質駑鈍,天生就沒辦法一心二用。所以雖然桌上擺滿豐盛的早餐。不過連我這個貪吃鬼都沒有吃東西的心情。

我的食欲之所以會變差,其實還有別的原因。

除了守在入口的士兵跟薩拉列基的隨扈之外,房間里還有幾名他的部下,而其中一個是我熟悉的面孔。

他留著一頭小西馬隆的標准發型跟標准胡子,還有那精瘦無肉的白色臉頰與細長的單眼皮眼睛。可能是外表的關系吧,與其說他給人強悍的整體印象,倒不如形容他是一把銳利的武器還比較貼切。最後則是令人印象深刻的黃藍相間軍服,以及那張又增添不少傷痕的側臉。

這個人就是小西馬隆王忠實的走狗,耐傑爾.懷茲.馬奇辛。

他才是正宗的推剪馬尾巴,不過我已經幫他取了一個可愛的昵稱。

“啊,是你!推剪馬尾!”

糟糕,我喊出來了……

馬奇辛就是害卡羅利亞變成人間煉獄的男人。要不是這家伙拿聖旨令當令箭,胡亂進行實驗.大陸西南部也不會遭遇那場浩劫——也就是拿延著隆卡巴河北上的我們當實驗品.並開啟最凶最惡的武器“地涯”。

而且是用不曉得從哪兒弄來的錯誤鑰匙.

……也就是某個人的左手。

說到實驗品。不知道那對實驗搭檔這時候在做什麼?古恩達有沒有被艾妮西娜小姐當成玩具玩弄?或許還發出可怕的慘叫聲呢?我試著回想自己在血盟城渡過的偷快日常生活,但是看到眼前這個小西馬隆最壞的男人,我的心情說什麼都無法輕松。

這時候約劄克輕輕用指尖碰著我那繞到背後的手腕,沃爾夫拉姆也微微皺著眉頭。不認識推剪馬尾的只有云特而已。但是今天的耐傑爾.懷茲.絕對不會死.馬奇辛跟以前有些不一樣,他不停地眨著眼,這也太不自然了吧。平常總浮現冷酷笑容的薄唇正怪異地扭曲著,感覺有

是不是因為失敗次數過多而被責備,甚至在國內被貼上“無能”的標簽呢?

“咦,你認識馬奇辛啊?”

“當然認識。”

一陣苦澀從喉嚨深處湧了上來.我緊握的拳頭則顫抖不已。要不是坐在右邊的沃爾夫制止,我早就揪住馬奇辛的前襟把他推到牆上了呢。

“就是這家伙讓卡羅利亞變成人間煉獄的。”

但是命令馬奇辛的不是別人。就是小西馬隆王薩拉列基。而那個男人就在我眼前,臉上還露出溫柔的微笑。

“話說回來,卡羅利亞發生災害的時候還曾接受過真魔國的援助呢。我真的很感謝你們的無償援助,我在此代替卡羅利亞的委任統治者向你們道謝。畢竟當時那里還是我的領土。”

我真的不懂這些話背後的真正意思到底是什麼。他是故意多此一舉這麼說呢?還是打從心里表示感謝呢?但是一看到他那天真無邪的笑臉,心里就自然而然接受了他的說法。

“照理說這應該是我們份內的工作。雖然沒能及時伸出援手,但我們也曾表示願意提供經濟上的協助,不過卻遭到芙琳.基爾彼特的拒絕。當然我們至今還保留人力與機械器材以隨時提供她援助。現在只等芙琳的態度軟化了……對了,現在她也已經是一國之主了,我似乎不該隨便稱呼她芙琳呢。”

他就像受到責罵的孩子般聳了聳肩.這讓他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小。

但是再怎麼樣都令我無法忘懷的,就是他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禍首一事。拿到錯誤的鑰匙跟盒子並命令馬奇辛打開的,就是身為國王的他。他是為了要替自己掩飾罪行嗎?還是他不知道我曾在現場目睹一切呢?

“薩拉列基,你認為卡羅利亞遇到災害的原因是什麼?”

“我當然知道。”

“既然知道,你怎麼還能那麼處之泰……”

我氣得發抖的話突然被打斷了。

“對不起!”

薩拉列基突然把雙手撐在桌面上。並低下淡金色的頭。

“我真的感到很抱歉。雖然大家都知道一但打開盒子將會有可怕的災厄降臨,更何況如果使用不確定的鑰匙。就更無法控制被釋放出來的力量了。甚至我們明明知道這麼做也不可能得到希望的結果,然而……”

頭也不抬的他繼續大喊,旁人根本就沒有插話的余地。

“自從因為某個奇妙的契機而得到盒子之後,我就再三叮嚀部下們,要謹慎保管,並且徹底管理。它壓倒性的強大力量的確很吸引人,但是我非常明白我們人類並沒有辦法操縱違反世間常理、超乎人類智慧的力量。但我還是……無法信任什麼傳言中盒子的力量。我認為人定勝天,想求得戰爭的勝利並不能靠什麼盒子,而是靠人類的刀量。我以為人民及全體部下都了解我的想法,而且也都贊同我、願意跟隨我……”

我被薩拉列基的氣勢整個壓制住。別說是反駁了,連要發聲附和都辦不到。

“但是部分迷信的士兵們……並無法抗拒那股力量的誘惑。他們被‘地涯’那股神聖的力量所吸引,在沒有考慮後果的情況下就采取貿然的行動……不,他們也是為了國家,為了小西馬隆的人民著想。然而我只要一想到居然導致那樣可怕的下場,就無法對這個罪過視而不見。雖說那是部分士兵的暴行。然而早就察覺這點卻沒有加以制止的我,理應負起所有的責任,這是沒有善盡國王職責的我必須負起的責任。我只顧著注意國家疆域,卻沒有掌握全體臣子的心。我……這都是我的失職……你說對吧,馬奇辛?”

一直站在窗邊的推剪馬尾,他的肩膀抖得很厲害,還不發一語地緊咬雙唇。

“怎麼不回答?”

站在房間里的另一名西馬隆軍人用低沉的威迫聲音斥責著。

“……陛下所言甚是。”

馬奇辛坦率地回答,讓我無法閉上已呈現出“天哪~”這種形狀的嘴巴。你是怎麼了推剪馬尾?今天怎麼正經八百、一副教養甚好的樣子?故意放慢速度,還帶有脅迫感的說話方式不是正統推剪馬尾的專利嗎?

這不是我認識的馬奇辛。況且他是自作自受,我才不會同情他呢。

“他至今仍然在反省當中。等接任的人選決定之後,他就會親自贖罪。為了讓卡羅利亞與大陸西南部受害的人們心服口服,我將對他處以最嚴厲的懲罰,可是……”

原本語氣激動的薩拉列基突然變得緩慢下來。聲音中則隱約帶著憤怒。

“針對他帶給你的麻煩。必須在這里向你謝罪。”

耐傑爾.懷茲.馬奇辛慢慢抬頭窺視主人的表情。

“這個愚蠢的男人並不期望得到原諒,但最起碼希望你能接受他衷心的道歉,對不對?”

沒什麼表情的男人僅微微抽動臉頰,眼睛還閃過那天他喊薩拉列基的名字時同樣的光芒。不過那道光芒很快就消失。變成夾雜絕望的深棕色。

男人的主人用冷酷的聲音命令他。

“你必須向有利謝罪,馬奇辛。跪下,把鞋子……”

我心想“不會是要舔鞋子吧?”我訝異地倒退半步,也准備鄭重拒絕他。

“放在頭上。”

結果不是舔,而是放在頭上?這種道歉方式也真奇怪,是西馬隆式的下跪道歉嗎?不過該怎麼說呢,嗯——這也算是一種異國文化的交流,如果這麼做就能夠了事,我倒是可以忍耐一下。

我懂了,為了要讓有些許問題的部下們服服貼貼的,就必須像這樣展現出堅決強硬的態度。這不禁讓我深感佩服並自我反省。

這樣一比較之後,我發現自己真的很幸運。我身邊有老是愛說我是窩囊廢卻又願意讓我任性妄為的人,和雖然緊皺眉頭卻還願意采納我這個外行人意見的人,以及一面流著鼻血還一面拼命賜予我勇氣的人,還有雖然喜歡男扮女裝卻透過地下工作幫助我的人。而且當我剛來到異世界深感不安的時候,也有個人比其他人都還要照顧我。

當我拼命想要逃避現實的時候,不發一語且眼神冷漠的馬奇辛已經往前慢慢踏出一步。這逼得我也想以同樣的距離往後退,我真的很不希望他那麼做——而且這種場面很明顯看得出來,接受道歉的那一方反而比道歉的一方更感到屈辱呢。要不是為了顧及薩拉列基的面子.我從一開始就會謝絕這麼丟臉的事情了。

臉頰上留著特殊胡須的推剪馬尾,以更加蒼白的臉色和蹣跚的步履走近我。除我以外的三名魔族也害怕這是一場騙局而繃緊神經地觀察著。但這時候充滿絕望的人類男子,以簡直就要五體投地的姿勢屈膝下跪,額頭還低到幾乎就貼在地面上。

沃爾夫拉姆連忙小聲跟我說:

“……你在做什麼啊,有利?”

“咦.我把鞋子……”

推剪馬尾用兩手將我的右腳捧高,然後脫掉廚房用的鞋子。再把薄底又輕巧的皮鞋“啪”地一聲放在深棕色印馬尾上。

“他不是說要放在頭上嗎?”

“應該不是那樣吧?”

“感覺好像裝了發髻哦。”

“都跟你說不是那樣了!”

“可是沃爾夫……”

當我把頭轉到旁邊看去,發現原本直盯著赤裸右腳的男人正抬起頭,動作慢得讓人感到不耐煩。他慢慢揚起混濁的視線。

“你搞錯對象了。”

我把鞋子從他頭上挪開,上面沾了些灰塵,害我有點過意不去。

“你該道歉的對象不是我吧。該向誰謝罪。又該做什麼補償,你自己應該心知肚明才對。”

本來我摸他的頭是想替他拍掉灰塵,後來為了掩飾自己的難為情,就只好加強力道用力敲下去。

“我說的沒錯吧,耐傑爾.懷茲.馬奇辛。老實說,我自己都覺得很丟臉喲。馬奇辛!”

糟糕,我居然說出口了。

可能是發現我已經面紅耳赤了吧,約劄克抓著推剪馬尾的手硬把他從我身邊拉開,然後打開門把他趕出屋外,還跟守備的小西馬隆兵簡短說了些話。

命令他謝罪的薩拉列基可能也很緊張吧,這時候的他有如放下一顆大石似地長長歎了一口氣。

“每當發生這類事情的時候,我就會懷疑自己是否有擔任國王的資質……可見我不像你具有領導人民的能力呢。有利,我真羨慕你,也羨慕擁有你這麼了不起的國王的真魔國國民!”

“沒那回事啦!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薩拉列基!”

不對,這跟我幻想的薩拉列基有一百八十度的不同。

“快把頭抬起來。你才登基兩年,剛滿十七歲不是嗎?要做到盡善盡美的統治是不可能的,不管是誰當王也辦不到。況且小西馬隆可是個大國呢,聽說還涉及複雜的種族問題。”

“因為侵略的關系啊。”

沃爾夫拉姆用只有我聽得到的音量喃喃說道。

“所、所以要確實統治好整個國家是不可能的。像我就是十足的菜鳥國王。到現在都還不了解國王到底該做什麼工作喲!是因為幫助我的都是非常優秀的伙伴。所以我才能一直堅持到現在呢。要是少了他們其中一個,我們可能早就亡國了。”

差太多了吧!我幻想中的敵人是個天生的王族,從小就被灌輸帝王學,准備當個一國之君的男人。而且具有奇特的領袖魅力!既能抓住臣子的心。還會揉搓槌打不放手的專制君主!照理說應該是這樣子啊!

“這世上沒有所謂完美的領導者,薩拉列基,你不能什麼事都自己扛啦!”

話說回來,幸運坐上王位的我,干嘛替與我們關系緊張的無邦交國的少年國王擔心呢甲

還是果真如艾妮西娜小姐所說的,真魔國的情報部是中看不中用?

“謝謝。你真是個好人,有利。”

“唔!”

薩拉列基抬頭看我,鏡片後的眼睛已經濕潤。

“唔唔!沒有啦……我才沒你想像中的那麼好咧

只怕我坐視不管的話,他很可能會一面大喊“笨蛋笨蛋笨蛋,我真是個笨蛋!”一面用頭撞牆吧。

“我相信所有的魔族人民都很幸福吧。”

“你錯了,薩拉列基!”

真正幸福的不是魔族人民,而是我呢。

“陛下。”

留在屋內的一名軍人在君主的耳邊竊竊私語著,是剛剛斥責馬奇辛的男人。這男人也按照慣例留了一頭推剪式馬尾,不過他頭發跟胡須的顏色比較淡!給人的印象比馬奇辛還要柔和。而且我覺得跟傳統推剪馬尾比起來。他跟薩拉列基的感覺似乎近一點。

“知道了,史托洛伯。”

他的名字是史托洛伯,請注意不要跟烤牛肉(ROASTBEEF)搞混。

少年國王輕輕點頭,然後站在拉過來的椅子前面說:

“接下來的話題比較嚴肅,可以請各位坐下來談嗎?雖然我都說過沒事了,但是我的部下還是比較多慮。”

可能是他過于瘦弱,所以也沒什麼體力吧。

我心中如此思忖。大家總算紛紛就座,而果然如原先猜測的,隨侍在旁的都是身穿軍服的男性。真是氣氛沉重的肌肉男早餐會談啊。

雖然椅子的數目是足夠的,但約劄克還是不動聲色地移動至門邊。座位並沒有依照地位高低的順序排列。因此我坐在云特跟沃爾夫拉姆的中間。

食量果然很小的薩拉列基舉起裝著類似柳橙汁的果汁杯。

“那麼,總不能只談盒子跟卡羅利亞的事情,想必那也不是你們的目的吧。”

好不容易等到上場的機會。云特劈頭就問:

“我知道這個問題很失禮,不過您怎麼會來到這種普通的溫泉旅館呢?照理說我們有事先通知將到貴國進行正式訪問啊?”

薩拉列基看了他一眼之後又立刻把視線轉到我身上。我回眼看他,發現他的表情沉穩中還帶微笑。看來心情並沒有受到影響。也可能他不想聽沒有經過介紹的人物所說的話吧。

“薩拉列基,馮克萊斯特卿云特是一位很優秀的宰相,也是真魔國的重要人物之一。他比我還了解許多事情,所以我讓他代替我發言。你就把云特的意見當做是我的意見吧。”

我打算一口氣把我身邊的人物做一次介紹。于是把身體轉向沃爾夫拉姆。不過他卻輕輕搖頭。他眯著翠綠的眼睛,還皺著嚴肅的眉毛.一副不願跟他人親近的表情。

我怕回房之後又會引起什麼風波,所以只好如他所願地沒有做介紹。

“我知道他是你的心腹。不過我只想跟你談,有利而不是……其他頑固的魔族。”

“頑固……”

全權特使馮克萊斯特卿頓時啞口無言。

怎麼辦,云特的腦漿氣得沸騰了。既然這樣,只好趕快結束第一回的會談。

“知道了,知~道了啦,薩拉列基!你就跟我談吧,我們就來開高峰會談。來一場“激辯·凌晨生雞蛋”,我算是田原總一朗(注:自由新聞記者。經常探討政治、經濟、媒體、電腦等時代最前端的問題。有《激辯·日本的外交與經濟》等著作)好嗎?”

我向隔著餐桌與我對坐的少年王伸出食指跟中指。

“這次的議題有兩個。一個是身為國王的你怎麼會來這種平民式旅館呢?雖然這里還算豪華啦。還有一個……我可是有話直說哦,不打算拐彎抹角的。另一個就是有關小西馬隆的急進外交政策。不曉得你們積極跟鎖國狀態中的聖砂國進行接觸一事是傳聞還是事實呢?因為我們將視你的答複而擬定因應的措施。雖然我不想破壞你的心情,但是萬一小西馬隆打算跟聖砂國聯手攻擊魔族,對我們來說可就大事不妙了。”

薩拉列基一面點頭一面聆聽,他似乎無意打斷我的

“那就先從第一個問題開始,你怎麼會在這家旅館呢?為什麼不在城里等我們過去呢?不是才差幾天而已嗎?還是說我們不方便在你的王城與你會面呢?”

“我不是說過了嗎,希望你直接叫我薩拉就好了,我覺得這樣子比較親切。”

給了我一個令人沮喪的回答之後,薩拉列基就把果汁杯放了下來。他的手指果然很美,就算當手部模特兒都沒問題。

“因為這兩個問題互有困果關系,所以很抱歉我無法依序答複你。不過我們之所以在這里,是猜測真魔國的各位一定會投宿在這里。我們是先預測你們的行程之後,才選擇這個絕對可以跟你們碰到面的場所。”

“原來如此。”

“我想你心里一定會覺得為什麼我連幾天都無法等?難道小西馬隆的人都這麼沒耐性嗎?其實並不是那樣的,而是我們真的沒有時間。要是在城堡里與你們會面後再出發。一定會來不及的。我們將在兩天後從這個國家出發。有利,我們預定兩天後從你的艦艇抵達的薩拉列基軍港啟航。”

“原來如……啟航?難不成是?”

薩拉列基緊閉著嘴巴,將十指交握在胸前說:

“到聖砂國。”

“准備得很周到嘛。”

不悅的心情多過驚訝的云特小聲罵了一句。小西馬隆的人可能沒聽見,應該吧。

“你想知道的應該就是這個吧,有利。我們小西馬隆打算跟聖砂國建立邦交嗎?答複是‘沒錯’。”

我還在猶豫該做什麼反應的時候,泄漏出一聲歎息。最大的疑問解決得太干脆了,害我突然有種無力的感覺。我把完全不同于薩拉列基美麗的手.充滿棒球硬繭的手掌貼在自己的額頭上。

“……是喔?”

“你覺得不高興嗎?”

“才沒有呢,至少現在沒有。’

“經過多次的書信往來,我們已經跟對方敲定日期。雖說我們是隔著一個海洋的鄰國,但是航向聖砂國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根據我們核對過去的氣象紀錄與航海圖所擬定的績密航海計劃,如果不能在這十天內從小西馬隆出發,就一定會遭遇到季風與海流的沖擊。所以有利。我真的沒有時間待在城里等你抵達……不過真的好遺憾哦。”

鏡片後的眼睛調皮地眯了起來。還以為他要說什麼嚴肅的事情,但是他立刻吐出撒嬌般的言詞。身為一個統治大國的國王,想不到竟然這麼孩子氣。雖說他比我高一個學年,卻是那種讓人想陪在身邊安慰他,幫他加油打氣的類型。

“你說‘遺憾’是什麼意思?”

“我很想帶你參觀我的城堡。現在正值第二次盛開的花季,庭園里非常美麗哦。真希望帶你欣賞,想必你一定會喜歡的。”

“是嗎,那不錯啊。”

我沒有很認真聽薩拉列基的話。反而心不在焉地想“接下來有得忙了”。既然恢複邦交的情報屬實,那麼就真魔國的立場來說就得采取因應措施了。畢竟曆經二千年鎖國政策的土地如果只願意跟小西馬隆締結特別的關系,那麼以大西馬隆為首的其他國家絕對不會默不作聲的。

當然真魔國也不可能袖手旁觀。我很不擅長這類的外交談判,不,與其說不擅長,應該說是根本就霧煞煞。我猜云特跟古恩達,以及十貴族等達官顯貴對于這個消息鐵定是臉色大變,而且一定會不斷開會討論吧。

“請答應我,在這次旅行回來以後在我的城堡停留幾天好嗎?你應該不需要急著回國吧?”

“是啊。”

雖然干涉他國政策不是出自我的本意,但是我國又不能置身事外。無論結果是好是壞,這個世界就是彼此競爭的世界。憑我的數學成績想要思考國家的經濟問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不過交易市場應該是越大越好吧。唔唔,我的頭已經開始痛了,看來還是趕快回國交給專家全權處理吧。

“對不起,我還是立刻回國好了……”

“別這樣啦,有利。我剛剛不是說過了。要帶你參觀庭園。你不是答應我旅行回來之後要在我城堡里稍做停留的嗎?如果你想毀約的話,就不讓你搭我的船喲!”

“搭船?”

剛剛有提到船的話題嗎?

坐在兩旁的云特跟沃爾夫拉姆不斷敲打我的膝蓋。好痛,很痛耶!

“我不懂你們的暗號啦!”

“不要回國!你暫時別回去啦!”

什麼?太過份了吧,沃爾夫,這是公認婚約者應該說的話嗎?

“我們會稍做停留。我們答應您旅行回來以後會在薩拉列基城住個幾天!”

怎麼連無時無刻對我過度保護的云特都激動得探出身子出賣我了?

“啥?你們到底在想……”

“因此前往聖砂國的旅程請務必讓我們同行!”

我還沒把話問完,云特已經跟對方開口承諾了。

雖然他是我自己選擇的全權特使,但是我完全不了解他到底在說什麼。馮克萊斯特卿在逼初次見面的薩拉列基帶我們去聖砂國嗎?

“我說云特,就算人家好意招待.這樣也太厚臉皮了

“我不會介意喲!”

“是嗎,你不介……薩拉列基?”

一臉若無其事的少年王果斷地做出重大發言。難怪會有“人如其名(注:薩拉的SARA跟日文的SARARI“果斷”同音)”的說法。

“雖然我只想招待有利而已,但是如果他不希望自己單獨成行的話,我可以允許兩位都一起上船。”

換句話說,他願意讓我們三人隨著小西馬隆的船艦至聖砂國進行交涉之旅?我似乎聽見超級美形男內心高喊三次“萬歲”的聲音。

“薩拉……你真是太好心了。”

“我哪比得上你呢。有利。”

他露出不輸給那個任性鬼的天使笑容。甚至此這時候頓時轉性像長兄的三男還像真正的天使。

接著全身無力的我整個人靠在椅背上。

有生以來第一次的首腦對談表現得怎麼樣?如果滿分算一百分的話,我的表現應該有一百二十七分吧,因為沒有人為此發出任何不滿的聲音。我不禁燃起想出去外面沐浴朝陽,吹吹口哨的心情。

當我好不容易解脫。心情整個放輕松的時候。突然覺得肚子餓到不行。

“呼——難得早餐如此豐盛,那我就不客氣嘍——雖然可能都冷掉了。沃爾夫,把那邊的果醬拿給我!”

正當我手里拿著剛烤好的面包,接下紫色壺罐的時候——

走廊處傳來不尋常的吵雜聲。原本站在門邊的約劄克也挪開靠在牆上的背部,把手移到腰際,此時他才想起眾人的劍全部都被集中在角落.于是咋了一下舌便穿過房間。

云特跟沃爾夫拉姆也站了起來。全都往同一個地方看。

唯一還坐在椅子上的就只有面對面的我跟薩拉列基。

“我說薩拉列基,我耳聞一個很驚人的流言喔。有關反對你的政策的激進派人士……”

“是事實喲。有利。”

就在這時,門就像被撞開似地打開了,緊接著是匆匆忙忙踢著石板的靴子聲。

“這是怎麼回事?”

是我熟悉的聲音。

“這兒的警備是怎麼搞的?”

“……肯拉特……”

云特喃喃說著那個過去曾是我至交的名字。

闖進來的偉拉卿把流著血的士兵身體甩了出去。

除了某個人。大家的視線全落在出鞘的劍沾滿血跡的他身上。而我依舊背對著他。凝視窗外的天空。

我覺得沒必要回頭。

因為他不再是我過去認識的那個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