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目標乃是魔的海角天涯! 第六章
得知巡視官們沒說什麼話就離開的理由之後,馮克萊斯特卿開始嗚嗚嗚地放聲大哭。他咬著絲質手帕的一角。紫羅蘭色的眼睛則嘩啦啦地落下淚珠。

“想不到陛下也誤會我,這對我來說有如世界末日降臨一一”

“不要這麼傷心啦,云特,我並沒有誤會。好了,把鼻水擦一擦。被發現喜歡肌肉男有什麼關系嘛?像我就很尊敬肌肉男,每天都在鍛鏈自己希望能多長點肌肉。啊好了好了,把眼淚擦擦。”

“陛下?在練肌肉?”

他停頓了一會兒,可能在想像把我的臉接在阿達爾貝魯特的身體的樣子吧。

“請您、請您重新考慮一下吧。陛下您這樣就很完美

對成長中的十幾歲男生來說,這種話是很失禮的。況且我計劃讓身高多長一些。也預定讓體重再增加個三成。胸毛也列入選擇性項目考慮中。總之我要設法讓自己的外表變得更有男子氣慨。

不過被這麼多雜七雜八的事一攪和,剛好讓云特忘了問我偷渡的理由。我不知道世上怎麼有這麼幸運的事。

澤塔和茲夏就換到全權特使的房間,並拜托達卡斯克斯跟塞茲莫亞照顧他們。因為就快要登陸小西馬隆了。只要一抵達。我跟云特、沃爾夫拉姆就要離開“海上朋友號”了。雖然我很想去救傑森跟佛萊迪,但又非得完成當初來這里的目的不可。畢竟我們是為了確認小西馬隆的急進外交政策之真偽才來的,如果是事實就要設法阻止,那也是我們從真魔國遠渡重洋的目的。

我們也根據那封血書的內容得知新的事實。雖然知性者.馮克萊斯特卿也無法翻譯聖砂國的語言。但那封信卻是用幼稚園小朋友程度的共通語文字眼文法寫的。只要經過頭腦清晰者冷靜解讀的話,應該會發現到更多隱藏的暗示。

“就是這里。貝尼……好不容易才看出來是貝尼拉。因為我們的語言並沒有那樣的動詞.應該是什麼專有名詞吧?不是地名就是人名。如此一來這個‘救’也不是指救助寫這封信的本人,而是叫‘貝尼拉’的場所或人物。至于害陛下悶悶不樂的雙胞胎,可能有什麼比自己的性命還要擔心的事物吧。”

雖然只是一時的安慰,不過云特的話倒讓我安心一點。那表示她們現在起碼還有多余的精力去擔心別人。

“她們應該是想拯救這個叫貝尼拉的地方或城市吧?如果是饑荒或旱災,倒還有辦法援助。如果是未知的疫情就困難了……”

我們試著詢問澤塔跟茲夏兩姐弟貝尼拉是什麼,只司惜雙方正如預期般地無法溝通。我還挑戰利用笨拙的手勢跟難看的圖畫跟他們說明,卻只是害他們嚇一跳而巳。撇開我不說,就連藝術家沃爾夫拉姆都失去自信,在一旁抱膝鬧別扭。

“這個亂七八糟的拼法大概是‘希望’吧?唔——不僅左右完全相反.還多了一杠。身為教育者。實在很難允許這種情況發生呢。”

“因為沒有寫信的習慣吧!”

如果是在半年前,感到訝異的應該不是云特而是我吧。

在日本生活了十六年的我,鐵定無法想像有人不會寫字。對我們來說不僅要學會平假名跟片假名,還有漢字及英文字母,甚至懂得簡單的英語都是應盡的義務。能夠用數國語言打招呼或說出料理名。都算是最基本的。不過世上居然有人沒機會學習文學,也被禁止學會語言。眼前這封信就是最好的例子。

傑森跟佛萊迪到底是怎麼活過來?現在又過著怎樣的生活?這些都無從得知。唯一可確定的事情就是,她們倆在向魔族求救。

我不想背叛她們,也不想破壞約定。

等跟小西馬隆的統治者或當局會談之後,再視情況跟聖砂國接觸吧。屆時不僅能利用那個契機尋找雙胞胎的下落,還能得到有關貝尼拉這塊土地的情報呢。

※※※※※

當我們抵達大半土地屬于大小西馬隆統治的大陸時,已經經過了六個晚上。

以前會踏上這塊土地是因為機緣巧合的關系,但這次並不一樣。這次是基于自己的意志,不惜用偷渡的方式前來的。

上次的出發地點是基爾彼特商港,接著穿過卡羅利亞,然後沿著隆卡巴河北上。但這次乃是以真魔國全權特使的身份正式訪問.因此我們被引進薩拉列基紀念軍港.

因為事前曾利用“紅鴿新型彗星傳書”送達書面通知.因此當地政府也已答應讓我們上岸。“紅鴿新型彗星傳書’比一般的飛鴿傳書快了三倍,但也會發生忘了自己的身份而混入其他團體這種微乎其微的意外,而且烏兒們並不會把那種意外當成是年輕不懂事所犯的錯。對顧客來說,在使用上雖然造成不便,不過基于其快速的理由而不得不選擇使用,還真是左右為難哪!

幸虧紅鴿平安達成目的,“海上朋友號’也順利入港。這兒跟基爾彼特商港截然不同,視線內沒有任何一艘華麗的船只。所有停靠在港內的大型艦,每一艘都是武裝過的戰艦。

薩拉列基紀念軍港。

那個名稱我很耳熟。那是正宗推剪馬尾的耐傑爾.懷茲.絕對不會死,馬奇辛懷抱著敬畏的態度所呼喊的主君名字。想不到他把自己的名字用在設施上。照理說君王還活著的時候不太會做這種行為。如果對自己的政績沒什麼自信,我還真不敢要求要掛上自己的名字。譬如說澀谷有利紀念體育館、澀谷有利棒球博物館等等。

感覺更不自在。

把所有東西都寫上自己的名字,簡直就和幼稚園的小朋友一樣嘛。

“怎麼了有利?面對敵人開始興奮得發抖了嗎?這也難怪,畢竟在二十年前那場大戰中,小西馬隆可是讓我們魔族吃盡苦頭的對手呢!一回想起當時的模樣。連我都開始激動得血脈責張。這次絕對要跟他們一決雌雄!”

沃爾夫拉姆激昂地說出自己就要被艾妮西娜小姐當實驗品時會說的台詞,而“奉王命被指派為全權特使”的馮克萊斯特卿則對他做出這樣的叮嚀:

“你在說什麼啊,沃爾夫拉姆?照理說你應該留在船上的,只是因為我們在首都的警備薄弱,才讓你以陛下的護衛身份隨行的。因此希望你不要出現任何沖動的言行,以免對我們造成妨礙,這點請你銘記在心。”

王子殿下LEVEL-1立刻氣得噘起嘴巴。

我們當然不能讓小西馬隆方面知道這次的訪問團中還有魔王同行。雖說戰爭已經結束將近二十年,但畢竟雙方關系還是很緊張。要是對方的國王沒有做任何事前通知就大大方方跑來自己的土地.別說是惹怒全體國民了。最糟的話還可能用卑劣的手段將之俘虜,再當做威脅真魔國的條件……聰明的云特是這麼說的。

雖然我覺得他太杞人憂天了。

“請陛下千萬不可過于松懈。一旦進入薩拉列基城內。將無法如平常般派著隨扈隨侍在側,這點請陛下務必注意。為了您的安全,還是有變裝掩飾真實身份的必要。因此……”

我們被賦予全權特使專屬廚師的新頭銜。雖然等級比洗盤子小弟要好上許多,但穿的還是廚房學徒的服裝。既然身上穿的是打工制服,那麼他國國王應該是不會接見我才對。

“啊~您如此的穿著十分出色呢,陛下!純白的上衣襯托出您高貴的氣質,到處沾滿油漬的圍裙則傳達著您的豁達,十分充滿趣味性。過去陛下您大多以黑色服裝為主。沒想到白色衣物依然適合您的黑發呢一”

“我看只要不是全裸。無論我穿什麼衣服你都照樣會稱贊吧。”

“如果陛下有此意願的話,臣子也願意贊賞您美麗的裸………嗯嘎!”

“我看那是你的意願才對吧?”

沃爾夫拉姆狠狠地從後面踢了色眯眯的云特一腳。而他這位金發碧眼美少年的白衣跟我這怪里怪氣的無國籍廚師裝扮完全不同,看起來就可愛多了。他那白色廚師帽的頂端仿佛有只發出婉轉鳴叫的小鳥就要飛起來了呢。

做了此種變裝的我們三人,便從薩拉列基搭乘該國准備的高速馬車。因為老覺得有毛球的臭味,于是我往外面一看,才發現拖曳車子的是幾十頭羊群。這哪叫馬車啊?

騎著馬圍在四周的。全都是小西馬隆皇家秘密護衛隊的人。這哪叫秘密啊?

然後本日負責前導的,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的皇家白水牛部隊。我們是在跑馬拉松嗎?

“白水牛……白BISON(注:BISON北美野牛)……簡稱白BAI(注:指日本交通警察騎的白色重型機車,跟台灣一樣偶爾會擔任前導的工作)……嗯——”

從軍港經陸路到首都薩拉列基需要花上二十天的時間。就算整天不斷地換乘高速馬車持續趕路,頂多只減少一半的時間而已。我們白天在高速道路奔馳,夜間則是在驛道旁的旅館住宿。不過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旅館非常高級,就眼美食旅行的節目中介紹的一樣。

先前吃的那些苦頭就有如作夢一般,真是一趟既優雅又贊不絕口的奢華之旅。

泡在該旅館以強健養生聞名的溫泉里。還真有一種

“朕覺得心滿意足了”的氣氛,甚至不自覺地哼起歌來。

“嗯——真是人間天堂。早知道會這麼舒服,往後應該都要跟云特一起旅行才對一”

“陛下竟說出如此令人開心的話……噢耶——云特真是不勝喜悅之至……噢耶——噗!”

“喂——要不要緊哪?你一直在吐耶?”

悲慘的是連魔力高強的沃爾夫拉姆也頭痛不已惡心想吐。對于魔力更強的云特來說,嘔吐袋似乎還是常備用品呢。好像是因為這里是信仰神只的人類土地,因此允滿著順從法力的要素什麼的,所以在敵區移動會對他們造成許多不適的狀態。

至于由地球人DNA構成的我,皮膚因為溫泉的效果而變得光滑柔嫩,可以說一切都處于最佳狀態呢。

正當那兩個可憐的純正魔族躺在床上無法動彈時.我燃起了小小的冒險心,因此出來做了一趟高級旅館探索之旅。我先說了,這可不是色性大發的偷窺計劃,也不是想要借機男女混浴,而是要確認逃生門在哪里喔!

“……怎麼偏偏在這種時候讓我一下子就找到大浴池了呢?”

富有日本風的格子窗上掛著一塊木牌。上面刻著西馬隆特有又難懂的創意字體。

“雌雄混合大浴場。”

光用肉眼看覺得不太保險.為了以防萬一所以我又用手摸過一次。的確是寫著混合大浴場。我絕對沒有念錯。于是我二話不說把毛巾披在肩上.從寬敞的脫衣間潛到浴池的拉門所在處。眼前是令人眼花撩亂的男女混浴世界。就算里面擠滿了以前那群後來正名為哥哥的姐姐們,十六歲的男人.澀谷有利也絕不會後悔的!

“澡……”

白色的蒸氣彌漫在四周,讓人看不到浴池的位置。想不到晨間時段會這麼熱鬧。加上四周牆壁產生回聲的關系,讓我聽不太清楚那是什麼聲音。其中混雜了喀砰喀砰的水桶碰撞聲。我感覺到有人正在拼命舀水。接著則是溫泉特有又讓人期待其療效的刺鼻味。

“客滿了嗎?”

“嗯哞呼!嗯哞呼!哞呼哞呼哞呼——!”

……哞呼?

我拼命張眼凝視,發現位于中央的巨大浴池里正漂浮著無數顆毛球。

“……是溫泉沉澱的礦物質嗎?”

“才~不是呢。”

只見一名女性夾雜在白色、駝色與淺灰色的毛球之間獨自泡著溫泉,水深到達她胸部的位置。她一臉輕松的模樣兩手搭在浴池邊緣往前伸展。但是披肩長發的特殊發色,與爵士樂歌手特有的沙啞嗓音卻讓我覺得很熟悉。

“不會吧……你怎麼會在這里?”

“想不到我們會在這種地方碰面打招呼呢,陛下。虧我們那麼久沒見面了,連個慶祝重逢的熱烈擁抱都沒有嗎?”

他就是真魔國特殊部隊的士兵,也是喜愛男扮女裝.有著橘色頭發與理想外野手體型的千面男克里耶.約劄克。正調皮地揚起嘴角。我剛剛說的特殊部隊並不是指那種精英中的菁英才進得了的部隊。以他的情況來說,他所執行的任務真的很“特殊”,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才好。

“歡迎來到成羊的夜間社交場一一雌雄混合大浴場!”

“嗯哞呼!哞呼哞呼哞呼哞呼——!”

“哇——!”

為了表示熱烈歡迎而張開雙手的約劄克腋下,突然冒出一頭站起來嘶叫的羊。它那對圖滾滾的角正對著我,還氣喘噓噓地發出威嚇。

“是、是羊……羊浴池……這根本不是混浴嘛!”

“咦?陛下,您還沒發現到嗎?這真的是雌雄混浴啊!”

你是指這並非男女混浴,而是雌雄MIX嗎?而且還有魅力十足的異性在眼前,是個滋補養身的大浴場呢。

“啊、哈、哈!真是傷腦筋耶一羊兒們一只接一只發情了呢!”

“怎、怎麼會有這麼低級的溫泉一一啊!你怎麼有辦法這麼安然自得地跟一群野獸混在一起呢?”

“真是的!陛下,您為幾頭小羊驚慌失措的模樣好可愛哦——反正人家就是野獸嘛~”

“……約劄克……”

你不是山羊派的嗎?

一想到這種人竟然是我國的一流士兵,不禁讓我想質問馮波爾特魯卿我軍的軍紀。這時候的我只能以拿著毛巾擋住前面的丟臉模樣,一語不發地頹喪低頭。約劄克倒是開心地向我招手,看來如果沒有刻意招惹的話,應該是不會遭到羊的攻擊。

“哎喲少爺。難得有機會混浴,可得好好泡到肩膀暖暖身子喲!”

“你一怎麼會在小西馬隆呢——”

“陛下,那當然是因為我是真魔國第一能干的情報員哪!看過我發的紅鴿情報沒?就是有關小西馬隆急進的外交政策。真魔國雖然幅員遼闊,但能夠搶下那種獨家的,除了我克里葉以外就別無分號了。”

“克里葉………又是你這次假扮女裝的新角色嗎?真是被你打敗了。”

其實只要忍住羊騷味,泡泡溫泉還挺舒服的。這兒的溫度還真的是無話可說。根據約劄克的說法,滲透到溫泉里的綿羊精華還對皮膚有保濕的功效呢。

“其實我就是為了確認那項急進外交政策的真假才渡海而來的喲!”

“我看到您進入旅館。陛下您實在有兩下子耶一居然跟未婚夫穿情侶裝~”

“好痛好痛!別這樣啦,克里葉!”

坐在旁邊的他用手肘輕輕撞著伸直身體的我的側面。不過他又立刻恢複職業軍人的聲音,把話題轉回他的任務上。雖然隔牆有羊咩咩貿易公司的耳朵,不過羊對魔族的事情並不感興趣。

“不過我不明白您說要確認真假的意思,難道我的情報有誤?”

“我並沒有懷疑你的情報,不過倒是被艾妮西娜小姐嗤之以鼻了。”

“嗯——原來是那樣?可惡的艾妮妮!”

艾妮妮?這個陌生的昵稱害泡得熱呼呼的我背脊升起了一陣涼意。約劄克歪著沒有胡子的下巴說:

“只因為‘CUP’沒有我大,到現在還懷恨于心。”

“等一下、等一下,你給我等一下。艾妮西娜小姐個子雖然嬌小。但她還是有胸部喲……我不是這個意思!你的那里九成都是肌肉組成的吧。啊,也不是這個啦!”

“可是陛下,男人隨隨便便就有C罩杯了呢。還是因為我沒有直接前去報告,所以她才因此耍睥氣呢?嗯——不過這並不是艾妮妮的作風。況且我之所以無法回國。也是聽說除了急進外交政策以外,他們還爆發了內亂……怎麼啦陛下?您嘴巴微微張開的模樣還真可愛呢!”

“啊,你叫她艾妮妮,而且還講了兩次。”

“喔~那個啊?您覺得心里不舒服嗎?”

“怎麼會?我只是覺得很懷疑,約劄克,你們兩個該不會是在暗中交往吧?”

“馮可貝尼可夫卿跟我?”

自稱千練的間諜.魔王陛下0043仰天大笑著。雖然代號很像電話號碼,但他不僅會男扮女裝,還能把男人騙得團團轉。

“你是在開玩笑吧,我們才沒有暗中交往呢!”

原來他是在否認“暗中”那點啊?但是我又不敢問他

“那你們是公然交往嗎?”這時候有毛球從我鼻尖滑過.原來浴池右邊有白色跟灰色的競賽用羊正在享受一夜情。

“倒是少爺,調查結果還有後續發展。我判斷與其發飛鴿傳書回本國,不如當面報告會比較快,所以才會在這里等你們的。不過看來云云云閣下因為暈眩而導致法力降低不少呢。”

“嗯,云特跟沃爾夫拉姆都完全被打敗了,看來應該是本身魔力太強大的關系吧。”

約劄克用複雜的眼神直盯著我看,然後說:

“算了,等哪天時候到了你自然就會明白。先別管那兩個修行不足的溫室魔族了。由于事態緊急,接下來我就直接進入主題……就是關于急進外交政策那件事。”

“我知道。”

就是小西馬隆跟聖砂國恢複邦交的問題。一方是在先前的大戰與我們為敵的人類國家,另一方則是維持了二千多年鎖國狀態的神族國家。我不清楚神族與人類有什麼差異,不過一旦兩者聯手,對魔族來說可不是一件小事。

“不過小西馬隆國內多多少少也有人持反對意見喲!”

“這個嘛,不管任何國家的政治情況都是這樣的吧?全場一致贊成這種事,只會出現在超獨裁的國家喲!”

“但是不久以前小西馬隆還是相當團結一致的國家。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眾人對兩年前以十五歲弱冠之姿登基的薩拉列基陛下很有向心力呢。肯……我朋友稱呼這種情況為領袖魅力……他很能抓住臣子的心,還會揉搓

槌打地不放手呢。”

看來是個很擅長馬殺雞的國王呢,不過他也是個年紀輕輕就登基的國王。兩年前是十五歲的話,現在也不過才十七歲。十七歲就當上國家元首,真是了不起呢,加上又是統治這種大國,想必一定有無窮無盡的煩惱吧。

“高二的年紀啊一年紀輕輕的就得這麼辛苦,真是難為他了——”

約劄克再次用訝異的眼神看著我。然後稍微清了清喉嚨就繼續先前的話題。

“雖然說那股反對勢力還很微弱,但是微弱歸微弱,他們還是很努力在強調。不是有句話說‘愈挫愈勇’?也因為組織規模較小,反而更容易隨機應變喲。所以政府方面老是抓不到他們的把柄,也無法一網打盡將他們所有人全部判刑,因為根本無法成功引出他們。他們平常都潛伏在地下秘密行動,因此政府得以不斷推動外交政策。不過那些家伙似乎馬上就會采取行動了。所以說現在的小西馬隆正處于相當緊急的狀況喲!”

“你所謂的‘行動’……是什麼樣的行動?難不成是顛覆國家或軍事政變的行動嗎?”

“這個嘛,是更快的方法……就是暗殺國王……”

微微照亮浴池的煤油燈突然晃了一下,光線也變得比較微弱。身旁的約劄克隨即全身神經緊繃,然後安靜卻迅速地站了起來。

“……啊——……”

我不發一語地歪著頭細看。因為剛好有不速之客從我旁邊的那個方向走了過來。

這時候火焰又立刻變強,浴池也恢複原本的明亮度。看來只是因為風吹的關系。而招來那陣微風的罪魁禍首從剛才的拉門現身了。對方只露出細長而美麗的雙腿上半身則里著浴巾進入浴池。

對方毫不在乎地露出白皙的手腳,並從彌漫的蒸氣中慢慢走了過來。

我倒是在心里舉起雙手,含淚大喊:‘混浴萬歲!’

‘混浴萬……噗!’

約劄克把剛剛拿來遮住重要部位的濕毛巾用力蓋在我頭上。哇~別這樣啦,克里葉,這很……很髒耶!而且溫泉還滴到我眼睛里……

有著美麗四肢與肌膚的第三位客人.在巨大浴池的略遠處下了水。他那從趾尖輕輕滑進水里的模樣.簡直是在虐待十六年都沒有女人緣的青少年雙眼。由于對方實在太過優雅美麗了,我都忘了跟對方抱怨“應該先洗過澡再泡吧”。

不過在公共場所還是要注意禮節才行,泡澡前一定要先把身體洗千淨……

我還沒開始羅嗦,對方又開始做出妖豔的動作了。像是慢慢伸展身體以確認溫泉的熱度,或是從喉嚨發出性感的歎息。盤在脖子上但從兩側流泄下來的淡金色頭發。在發出微微的聲響後落在水面上。而那通透可見喉結的膚色,不禁讓我想大叫“自成這樣根本就不需要加柔軟精了!”我的眼神就這麼被吸引得動都動不了。

用陌生的音階哼完歌之後,第三名客人長長歎了口氣,並用著有如女生的聲音說:

“這溫泉好舒服哦~”

嗯?有如、女生?嗯?喉結?喉……

“……結——果——是——男——的——啊……”

我失望地垂下肩膀,克里葉則摸著我的背說:“你還有我呢。”幸虧我剛剛沒有流鼻血。

“泡澡能潤澤一個人的皮膚跟心靈。這是西馬隆衍生的極致文化喲。尤其是羊浴池更是讓人愛不釋手,不知你是否有同感呢?”

“……是啊。’

“怎麼這麼無精打采呢?難道是不喜歡西馬隆風格的溫泉?”

他輕輕歪著頭,笑咪咪地問著我。從正面看去。可以發現他鼻梁上掛著一副很小的眼鏡。而那帶有淡淡色彩的鏡片當然布滿了霧氣。正當我心里發出“怎麼連泡澡也戴眼鏡?”的疑問吋,可能是被他看出來了吧,他笑咪眯地解釋著。

“喔~因為我的眼睛對光線眼熱度都很敏感……我很奇怪吧,明明已經老大不小了,講話還像個小孩子一樣。”

“喔~不過我也認識一個八十二歲的家伙,行為舉止卻像個小孩呢。”

只不過我會認定戴眼鏡的都是頭腦聰明的人。但如果不摒除這個先入為主的觀念,那對大雄就太失禮了。

微弱的燈光讓我無法確認他眼睛的顏色,但因為如此,相信他也不會察覺到我的吧。他用美麗的指尖把貼在臉頰的頭發撥到耳後,腦後的頭發雖然已經盤上去了,但還是很容易掉下來。深感困擾的他皺著眉頭微笑,他真的很像一只附有血統書又舉止優雅的貓耶。

總之,他是個眉清目秀的孩子。雖說是孩子,不過年齡應該跟我差不多有十六歲吧。看他走在瓷磚上的樣子,似乎連身材也跟我一般呢。只不過我比他有肌肉,骨架也比較粗壯。

照理說我應該早就對美形男免疫了啊,可是為什麼會有怦然心跳的感覺呢?尤其是我身邊就有最高等級的美少年樣本耶!

“可是不一樣……完全不同………雙方沒有共通點

“什麼?”

他稍微靠了過來,就好像是我的朋友似地詢問著我。

“沒沒沒沒、沒什麼,什麼事也沒有。”

沃爾夫拉姆是有如天使般的美少年,他閃亮的金發眼宛如湖底般翠綠的眼睛都不會給人女性的感覺,就連遺傳自母親的美麗唇形都透露出他擁有倔強的個性。馮比雷費魯特卿就像陽光,讓人想要和他一起奔跑,想不注意他都難。

至于在我旁邊泡溫泉的第三位客人就像陰柔的月亮,如果你問我他真的有像少女般的美貌嗎……其實只要觀察個幾十秒就無法那樣斷定。但是他全身上下都充滿中性的氣質,毫無男性粗獷的感覺。

譬如說手指。他的纖纖細指形狀優美,伸出的指甲還帶有淡淡的粉紅色,就算翹著小指握酒杯也絕不會感覺不自然。他那可是沒握過球棒的手喔,不對,我在腦中立刻做了修正,應該是沒揮過劍的手。

“但是話說回來,為什麼我的周遭淨是一些美少年呢~”

“少爺你好討厭。克里葉會害羞啦——”

就各種意義來說,這麼說也太狂妄了吧。

“那位叫克里葉嗎?”

“是的,因為我母親那邊的親戚是廚師。”

魔王陛下的園丁0043已經是個成人了,所以不會被中性的魅力所吸引。無法習慣這種刺激的我一面反省,一面對他這點表示尊敬。

“我知道,是大陸東方的名字對吧!你在大西馬隆有親戚嗎?”

對約劄克的來曆並不了解的第三位客人,因為找到共同的話題而感到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