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目標乃是魔的海角天涯! 第三章
會議確實在進行中。

愚蠢的我一聽到是圓桌會議。就立刻聯想到媽媽最愛的那個故事,內容是亞瑟王與圓桌武士。話說回來,我記得國中的美術社有個家伙被稱為“禦宅岸”(注:日文的圓桌武士與禦宅岸諧音)呢。

我被安排在甜甜固形狀的桌子中央,那些只在就職大典上打過招呼的魔族們全圍坐在旁邊。而且每當介紹到某人的時候,桌子就會轉到那個位置讓我眼他面對面。雖說是圓桌,我倒覺得比較像中華料理的旋轉桌.只不過轉的不是中央而是周圍就是了。

再繼續轉下去的話我鐵定會暈到爆,感覺自己好像成了時鍾的中心。而且只有我一個人在正中央,大家集中在我身上的視線刺得我好痛啊。

“這、這是什麼處罰游戲嗎?’

我雙手擺在膝上緊握著。照理說我對旋轉應該比較習慣了才對,但是我腋下正冒著冷汗。移動六十度而與我面對面的艾妮西娜小姐,正眯著她略微上揚的湛藍色眼睛說:

“陛下。您的頭發是怎麼回事?”

“被大魔動除臭機.臭臭不見君”那麼一吸,就成了這顆SPP的玉米頭了。”

將人生賭在如何把魔術運用在日常生活的女人,總是實驗實驗再實驗的馮卡貝尼可夫艾妮西娜,乃真魔國三大魔女之一,此時她露出足以與性感女王潔莉夫人並駕齊驅的微笑。

“天哪,陛下您親自試用過那台實驗機啊?那我真是三生有幸,也請您務必協助我做使用心得的問卷調查統。對了,要不要一起試試看改良型的臭臭不見16君呢?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多謝你提供的免費試用。

根據先前的介紹,圍坐在圓桌旁的是十貴族,也就是十個地方的代表,或者說是國民全權委任的代理人們。

來自波爾特魯地方的是馮波爾特魯卿古恩達,及來自克萊斯特地方的馮克萊斯特卿云特皆有出席。依序坐在他右邊的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馮溫克特卿、蜇居中的馮休匹茲梵谷族長代理人、擔任馮比雷費魯特家駐王城代表的沃爾夫拉姆、得到馮卡貝尼可夫卿登夏姆委任決定權的艾妮西娜都在場。在她旁邊的是勉強讓身體跟圓桌保持距離的拉德福特地方派來的軍人。馮羅舒福爾卿、馮基連赫爾卿本人都有出席,不過名字我記不得了。我一次能記九個人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至于應該由馮古蘭茲家的人坐的位置上,不知為何竟是一只大型的熊寶寶坐鎮。是不是那個人做了什麼不適當的發言?

而上級以外的貴族們以及居重要職位者的座位,則是安排在圓桌外的牆邊,其中還有幾張熟面孔。我還看到有女性摻雜其中呢。

保持敬畏態度的云特,清了一下喉嚨之後便攤開淺綠色的紙說:

“那麼陛下,在開會前臣子先行朗讀來自缺席者的通報。呃——恭喜陛下于本日召開禦前會議,在此誠心敬祝第二十七代魔王陛下龍體安康、心想事成。臣子因故無法參與此次盛會,實在深表歉意。對于罪臣不克親俯于陛下面前懇求饒恕,巨子深深為之氣結。不慎于雨天時之廄房失足跌股,導致全身布滿稻草馬糞汙物,更有甚者則慘遭馬蹄襲身而不省人事…………呃.那個——以下省略。直接閱覽下一段。在此誠心敬賀禦前會議順利召開,臣子與膝上之雞衷心祈祝白組獲勝。’

艾妮西娜輕輕咋了一下舌。

接著又朗讀了幾封信之後,應該是議長的云特突然宣布會議開始銅鑼聲聲響徹全場的同吋,全體人員一齊起立。我連忙想跟著站起來。在那之前卻聽到刺耳的金屬聲.然後我的雙手雙腳就被固定在椅子上,而且耀眼的聚光燈還正好從我頭頂照下來。

“咦?什麼啊!?”

“萬分抱歉,陛下。基于前魔王現任上王陛下逃亡的次數過于頻繁……不,在中途退席之後就不見人影,因此從本次開始。我們決定采取此種措施。雖然會略感不適,但務必請您不要在意。”

“我怎麼可能不在意?一般人都會在意吧!”

處在這種狀態下,就算天花板掉金屬盆下來我也躲不了!話說回來,潔莉夫人你怎麼不好好開會啊!

“順便一提,此特殊的圓桌也是為了只朝某特定方位注視的前魔王陛下所改造而成的。如此一來,不管發言者美丑與否,陛下都得直視對方並聽取意見。’

“換句話說,潔莉夫人只顧著看帥哥嘍……”

不愧是愛的獵人,一但一鎖定目標就絕不會讓對方逃離視線。不過像這樣手腳被困住,上頭還有大燈照射的狀態,根本就不像是在開內閣會議,反倒像是被警方偵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