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目標乃是魔的海角天涯! 第二章
我說小有,媽媽最近老是在想一個問題,你是不是稍微缺少費洛蒙啊?不是哆啦A夢也不是21衛門,是費洛蒙喲。聽說只要拼命釋放那種東西,就算你什麼都不做也會有一大群女生主動倒貼喔?

因此呢,為了讓小有能有個受女生歡迎的人生,從今晚起媽媽要幫你做“增強費洛蒙餐”。不不不,不用向媽媽道謝啦[無論是減肥或複健,成功的最重要因素就在于本人的意願跟家人的協助啊!

你看你看,今天晚上起媽媽已經准備好七種超級豪華增強費洛蒙定食喲。呃——首先是韭菜炒豬肝啦、牛雜鍋啦、還有牛冑啦!

※※※※※

“唔唔……老媽……那是大腸耶……”

而且還混合了七種腸子,味道超惡的。與當時相同味道的空氣傳進我鼻腔的時候,我整個人馬上醒了過來,清醒的效果好得驚人。

“這是什麼味道……咳咳咳!”

我咳到連雙眼內側都感到刺痛!吸進的空氣仿佛把肺部都汙染了。一度清醒的意識幾乎又快模糊過去。我忍住疼痛環顧四周,但因為四周太過漆黑。根本無法確認自

己身在何處。

剛剛我人還在朋友學校的校慶、十月底的游泳池里。晚秋的風雖然有些冷,但午後的天空很藍,空氣很清新。然而現在卻是一片漆黑,還有令人不敢呼吸的臭味。世界已經改變了,宛如另一個世界。

如此一來,答案只有一個。

“我到了嗎?”

成功了嗎?我終于回來了嗎!?

“太好了。我終于回來……好痛!”

正當我准備站起來的時候,後腦勺突然狠狠撞了一下.看來這兒的天花板很低嘍。害我那原本就不多的腦細胞,因為剛剛的沖擊而減少了百分之八十。

這時候我突然覺得格外的寒冷,原來背部眼下半身都是濕的,而且還不是乾淨的水。是又稠又髒的液體。它還從我雙腳之間慢慢流過,感覺亂不舒服的。一想到這臭味、汙水跟狹窄的空間,我猜這里應該是下水道吧,也難怪會一片漆黑了。

因此我仔細瞪大眼睛凝視,發現這兒也不完全是黑的.遠遠看得到一個光點,那應該是下水道的出口吧。只不過眼前有無數個小紅點,正跟我保持一定的距離圍在我身邊。

難不成……是……老鼠?

“哇——是蠢蠢欲動的老鼠樂園!”

我臉部的表情自然而然地僵硬起來。我猜就算是浦安的夢幻王國(注:指位于千葉縣浦安市的東京迪士尼樂園)也看不到這麼多的老鼠吧?而且還不只是地面,連天花板附近都散布著紅點,甚至還有長翅膀的家伙。

總之,我得先讓他們了解我沒有抵抗的意思,于是就把雙手舉到臉的旁邊。接著再站起來,並小心翼翼避免再次撞到頭部。

移動到異世界的星際之旅我多多少少已經習慣了就算落在多麼怪異的地方我也能忍受。惟獨這次實在太離譜了,落點居然是老鼠與蝙蝠棲息的惡臭下水道,這可是有史以來最慘的一次。我了解迷路時的鐵則就是在原地等人來找你,這是最安全的做法。可是在這麼糟的環境下,我實在無法乖乖蹲著等待。

因為這里會有毒氣,絕對會有的。只是我不確定那是叫甲烷(注:沼氣)還是乙烷。要是在這里點火柴的話,想必會發生連人孔蓋都掀起……不對,是整個炸飛的大爆炸吧。不行了,我現在連激勵自己的冷笑話都想不起來,可見情況很嚴重。

我一步步地往前進,想盡快離開這個地方。如果不想跟老鼠或蝙蝠玩耍,就得謹慎掌握好雙方的距離。啊-要是這時候哆啦A夢在的話,就能夠代替我被老鼠咬掉耳朵了(注:哆啦A夢是睡覺時被老鼠咬掉才沒有耳朵的)。

“救命哪,村田A夢……對了,村田呢!?’

根據過去的經驗,就算校長、訓導主任與副校長在我出發的前一秒鍾還眼我在一起,也不會卷入這邊的世界.絕不會給各位正當人士造成困擾,正是星際之旅的法則。不過村田健不一樣,他是如假包換的關系人,搞不好他跟“這個世界”的關系比我還要深呢。

像前陣子他也被送了過來,因此被卷著漩渦的游泳池吞噬的可能性也很高。要是他還昏迷不醒的話.我不能丟下他自己跑出去。然而周圍還是漆黑一片,只能靠手或腳來摸索了。

“村田……你在嗎?在的話就應一聲吧。在就喊‘在’,不在就喊‘不在’。”

“福——在——”

我腳邊立刻有奇怪的呻吟聲發出來。

“你、你剛剛是喊‘不在’嗎?是。‘不在’嗎!?回答得有精神一點啦!”

“福——在——’

我不知道‘福在——’到底算在還是不在。或許福不在而是春到了呢。

“基本上聽起來很像‘不在’,那我就當做不在單獨行動吧?”

……不過我身為一個人是絕不能那麼做的。

“福在——”

要說那個回應是說話聲。不如說比較像吐氣聲。或許他的喉嚨被毒氣傷到了吧,于是我輕輕把右腳往前跨出去,趾尖處則觸碰到溫溫的物體。我用姆指跟食指捏了一下,觸感並不光滑反而有點黏呼呼的。

在被周遭成群的紅眼家伙牽制的情況下,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掌摸索著。

是腳,是彎曲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