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遍地散落魔之星光點點 第六章
組合奇特的四口組,緊張地貼在黃色牆壁上。

「事事事情不好了喲?!」

無數名衛兵在走廊上奔跑。達卡斯克斯從鑰匙孔移開眼睛,回頭看向自己的三名伙伴,右眼還殘留明顯的圓形痕跡。

「不好了,再也沒有比這更糟的事了,跟我在老婆娘家失禁一樣嚴重。」

「原來如此,小達達的夫人是家世顯赫的干金小姐啊。那她的臉頰一定像剛泡開的紅茶般鮮嫩,嘴唇就像深海魚卵那樣豔紅吧。」

就算是這種時候,史帝芬·芬巴雷恩還是不忘使用贊美女性的用語。

「那句話好像是在捧我家的小琳琳嘛?對了,我得趕快寫在筆記本上!」

塞茲莫亞則念念有訶地說「別鬧了」,但是開心又認真記錄的達卡斯克斯並沒有聽到他的心聲。

「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我們要如何擺脫這第一級的警備吧!」

當初來的時候太過容易,所以沒想到回程會那麼可怕。擺在腳邊的寶物用綠布蓋得好好的。乍看之下雖是飲料保冷箱,不過照現在的嚴密警備程度來看,鐵定無法規避臨檢,而且布一掀開的話就玩完了。

因為在調包之前,它就像小孩的玩具箱一樣,上面還用白色粗體字大大地寫著「風止」,因此他們連忙拿手邊的塗料把它全部都塗成白色的。文字雖然是遮蓋起來了,但問題卻變成塗料的味道太過刺鼻。

「……這真的是外部裝飾用的油漆嗎?怎麼會刺鼻到反胃啊。」

「嗯——這畢竟不是土產點心盒,當然不能留下上面的名稱就這麼搬出去啊,艦長。啊!」

—只蟲子從達卡斯克斯的鼻尖掉了下來。

「看到這麼多追兵,可見這尊魔王像一定價值不菲。呵呵呵,這讓我對自己的監賞能力更有信心了。既然這樣,我就把這尊像獻給潔西莉亞吧。這種具有真正價值的藝術品最適合她不過了!」

「可是我怎麼看都覺得它的頭部是大象耶。」

還算明理的塞茲莫亞心想:「哪有人送魔王像給前任魔王的啊?」不過他的心聲還是沒有傳到對方那兒。

「可是各位,我們也不能老待在這個房間里啊。我們的任務就是把換好的盒子帶回去給陛下一行人,因此我們不能永遠關在這里面。」

「就是說啊,為了看到潔西莉亞開心的笑容,說什麼都要把這個搬到委托人那兒才行。」

「沒錯,遠足沒有平安回到家的話,就稱不上是遠足呢!」

還有一名悠哉的家伙,那就是達卡斯克斯。

他們算准沒有人會經過門前的時機之後,便躡手躡腳地走出房間,然後筆直地往出入口走去。雖然他們急著想到外面去,不過在沒有衛兵的神殿內奔跑,只會更加引人注目。因此他們只好耐住性子放慢速度。

每當有人跟他們擦身而過的時候,就擔心對方會不會提出檢查盒子的要求。不過大部分的時候,對方都漠不關心,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動手擺平對方。

好不容易終於看到出入口了,還可以透過玻璃窗看到外面的黑夜。

雪持續地下著,醉倒在觀眾席的觀眾還在回味祭典的余韻,至於工作人員則在少數的火把照耀下開始整理會場。

「啊~艦長、芬芬先生,只差一點——只差一點點就能離開神……」

「喂!」

從轉角出現的壯碩士兵,舉起一只手叫住他們四個。

「請,請問有什麼事嗎,士兵先生?」

塞茲莫亞代表回答,不過全體都保持低頭的姿勢。那位士兵一半的臉上部長滿胡須,這讓艦長好不嫉妒,怎麼會有毛發如此濃密的男人呢。

「那個盒子……」

哇咧!

受到驚嚇之後,才發現他正在看芬巴雷恩手邊摑著布塊的白色物體。

「那個盒子……是有人去世了吧,對不對?」

「你說,有人、去世、了?」

「是棺材嘛,嗯。既然是白的,是男孩吧?真是可憐,又發生這種事了……」

半瞼胡男子整張臉皺在一塊,好像隨時都會哭出來似的。果然人是不可貌相,看來他是個疼愛小孩的親切士兵呢,而且……他們四個人放下心中那塊大石頭,沒想到會被誤認為是男孩用的棺材。原來他們之所以能順利走到這兒還沒有被攔下來檢查,根本就不是作戰計劃成功,而是被誤以為是送殯行列啊。

「嗚嗚,真可憐啊~嗯,小孩的葬禮真的讓人很感傷喲,嗯,像我弟弟也是在十歲的時候死於戰爭喲,當時也是用差不多這麼大的純白色棺材埋他的喲,嗯……他跟著村子一起被西馬隆燒死了~嗯……老實說,我真的很討厭戰爭喲,因為遭殃的都是婦女跟小孩,嗯。可是現在,我卻被害死弟弟的國家徵召入伍……叫我有什麼臉面對十歲就去世的他呢——你們說是不是?」

士兵拿著手帕擤鼻涕,然後把它揉成一團收起來,接著拿出一個昆蟲空殼擺在綠布上。

「如果不嫌棄的話,請把這個當上供的祭品吧。我弟弟很喜歡笑蟬喲,嗯。要是這孩子見到我家的小不點,雖然他是個搗蛋鬼,倒是可以陪他一起玩呢,嗯。」

男子又倒吸一次鼻水便弓著背離去。四個人目送著黃制服離去,再次把盒子抬穩。

「總覺得欺騙人家的感情,心里怪不舒服的。」

「嗯。」

他還說村子被燒掉,婦女跟小孩都因此喪命。塞茲莫亞的戰場是在海上,一般百姓不太可能遭到池魚之殃。因為進行海戰的大多是軍艦,而且也禁止攻擊民間運輸船。

「……連小孩子也受到波及,真是令人感傷呢。」

「雖然我這個人,連開戰時也照舊做可以從中得利的生意……」

芬芬推開出入口的門,壓抑憤怒的情緒說道。這語氣跟他稱贊美麗事物時完全相反。

「當兩國戰爭的時候,我可不願帶進這麼煞風景的武器。我從史瓦多的情報販子口中得知東側的地震災害是跟這個很類似的盒子造成的。聽說不管是河川跟港口,還是街道否遭到很大的損害。竟然這麼無情地破壞美麗的事物,這根本就不是人類該使用的工具嘛!」

在黑夜飄落的白色冰晶,一片又一片地落在盒子上。

「……不曉得陛下有什麼想法?」

塞茲莫亞抬頭望著數量倍增的繁星。

就算讓一切劃下句點的是諾曼·基爾彼特的演說,不過讓氣度狹隘的貝拉魯殿下招待勇者吃晚餐,卻取決於決賽主審說的一句話。

「要是不肯實現這個人的願望,那麼國際評審聯盟是不會坐視不管的哦!」

在劍與魔法的異世界,特殊NGO(注:Non—GovernmentOrganization,非政府組織)也就是國際評審聯盟的勢力似乎非常龐大。就連大國西馬隆的老掌權者都無法違抗主審。

在用完不太能填鮑肚子的晚餐之俊,我連忙跑到主審那兒。

「謝謝你,主審!我真的不曉得該說什麼來表達我內心的感謝!」

這時候胡渣先生揚起嘴角笑著說:

「那是一場相當有趣的比賽,我好久沒做過那麼有趣的判決了呢。」

「哎呀——胡渣先生,別把我捧得那麼高啦……」

因為我根本就沒印象。

「尤其面具下是多重人格的隱藏設定也讓人很興奮哦,不過下次最好避開突兀的人物設定吧。只因為能使用魔力就自稱是魔王,不覺得太無趣了嗎?不過關於您的特殊戰斗法「成切』,我發誓不會對其他人說的。放心吧,評審有保密的義務。」

「……保密的義務……」

胡渣先生把食指跟中指抵在太陽穴,做出「再見」的手勢。真是可怕的國際評審聯盟、可怕的國際特級評審,竟然把我的特殊戰斗法命名為「成切」,果然手腳很快。

「成切……」

用完晚餐後我們就被帶到神殿大廳,來到氣氛輕松自然的聯誼宴會。

我並沒有聽說還有這項活動,現在的我只想盡快躺到床上睡覺,但不知為何特別緊張的西馬隆典禮工作人員說主客絕不能缺席。看來可能是因為我們是殖民地區人民的關系,所以他們決定把在決賽打敗西馬隆本國的我們,當做是自家人祝賀吧。

於是我連忙用開洞的大水桶(可輕松體會修行僧的心境)沖洗身體,並物色主辦國准備的服裝。根據我過去的常識,參加國際賽事結束時舉辦的餞別會或交流會時,只要穿統一的運動外套就OK了。但唯獨今晚我卻被造型師纏住,她還用歐巴桑用語把我訓得快煩死。

「天哪,黑色?你選黑色?!天哪,芭芭你聽到沒有?你聽我說,現在沒有人會選黑色,因為那把自己搞得很恐怖喲~就連魔族也只有最殘虐恐怖的大王才會穿黑色喲?虧你長得那麼可愛還選黑色。來~把眼鏡跟帽子拿下來吧……唔?!」

她(他?)一看到我的頭發跟眼睛的顏色,立刻將眼睛瞪大了五分鍾之久,神智也處於恍神狀態:她兩手攤在臉旁邊,像凍僵似地動也不動,於是我趁這個空檔選自己喜歡的衣服。我自行從夾櫃拉出綠色的針織衫,它看起來好像很暖和。不過當我正把腳伸進伸縮自如的長褲時,造型師競無法忍耐地複活了。

「……不、不會吧——?!拜托,有人會穿那種綠色的針織衫嗎?天哪~真不敢相信,芭芭你看!太不可思議了——!漆黑的頭發搭這麼俗的衣服,我絕~不允許!」

她向女助手抱怨後,扭腰擺臀地走了過來。她擅自摸我的頭發,然後貼近我的臉望著我的眼睛說:

「天哪~雖說這是禁忌的顏色,不過仔細看還真好看、真帥、真有男子氣概呢——看得我好著迷哦……不過那個發色可能會讓宴會的人們陷入恐懼之中~我可以讓它脫色哦!還是說要緊急染發呢?染成栗子色或棕色好了。我說芭芭,幫我拿鐵臉盆過來~!帥哥你放心,絕不會有人知道你原來的發色。畢竟我們美容師有保密的義務呢。」

竟然連造型師都有保密的義務!

當然,我選的綠色長褲立刻被駁回。而他們幫我准備並擺在床上的,是光看就覺得丟臉的象牙白燕尾服,而且襯衫的夾領限袖子處還過度裝飾了比一般還多五成的蕾絲。我在被迫穿上那套服裝之後,就被丟進宴會里。

精心打扮的貴族及富豪們一下子就圍了過來。

「你就是卡羅利亞代表的隊長啊?很遺憾當時沒能在場內,而是從貴賓席觀戰……最終戰那場大雪真是太棒了。」

「我還在想不知諾曼·基爾彼特是一位什麼樣的人,想不到你有張這麼可愛的娃娃臉。對可,諾曼領主,你提出什麼樣的願望呢?」

「真是的,領主許什麼願望那還用說嗎?」

「你正如想像中的相當老成呢。」

世界和平、升為正式捕手、球隊優勝。這些是我個人的願望,不過會不會太普通啊?

正想說怎麼聚集了這麼多女性,原來所有男性都各自聚集在室內的角落竊竊私語著,看起來很專心地在談打敗西馬隆隊伍的八卦。

「怎麼了有利,怎麼不喝酒呢?」

沃爾夫拉姆穿的是深綠色的燕尾服,我們倆穿的都是色澤鮮豔的燕尾服。伹跟我不一樣的是,他本來就是個美少年,所以穿什麼衣服都好看。只不過他這家伙竟然分配到既簡單又正式的服裝。

「穿這樣很好看喲,沃爾夫拉姆閣下。」

「你也……噗哈哈——你那輕飄飄的衣領是怎麼回事啊?」

「又不是給你看的!」

當我回頭的時候,看到約劄克正往我們這兒走來。從肩膀到雙臂整個都露了出來,而腿旁還開了很性感的高叉。

看到我正經八百盯著他看,約劄克用他沙啞的聲音撒嬌說:

「討厭啦~陛下,您這樣盯著我看,會害人家小鹿亂撞啦,還是說我哪里打扮得很奇怪嗎?」

「你、你怎麼穿女裝……」

他穿的是和放下的橘色頭發很搭的深紅加深棕色緊身晚禮服。克里耶正顏厲色地說:

「這是一種會上癮的症狀喔。老實說,我討厭在豪華酒宴做邋遢又無趣的男人打扮。哎呀,不過陛……諾曼領主的打扮很好看喲!要是潔莉夫人看到的話,你鐵定逃不出她的魔掌……對了陛下,千萬不要碰沒有賓客動過的菜哦,還要記得找扮演試毒女侍的我哦。」

「了解。」

整個會場光線充足,完全看不出這里其實是沒有用到任何電源。當各式各樣的光源反射在打磨過的石地板,感覺就像陽光那麼剠眼。

過去我也曾參加過一次宴會,是船上舉行的小規模雞尾酒會。當時的我完全沒有什麼貴族之類的身分,因此可以隨意向每個人打招呼。

甚至還當了年幼可愛的公主初次跳舞的第一位舞伴。

當然我這個從日本來的棒球小子從沒學過什麼社交舞,那時候多虧肯拉德幫我臨陣磨槍才好不容易蒙混過去。

當找想起這個名字,不禁自我嘲解地歎了口氣,然後把手指插進造型師幫我吹好的瀏海,把它揉亂。

類似鋼琴的樂器開始演奏,每多一小節就加入新的樂器,就這樣形成了一支樂團。看來這個會場將會慢慢變成舞會吧,像樂團附近就已經有情侶耐不住性子,隨著樂曲搖擺呢。

我捧著空酒杯靠在淡黃色牆壁上。我已經有一個多禮拜沒睡好,所以已經呵欠連連了。

話說回來,村田會被強迫做什麼打扮呢?我在室內逼尋不著他那頭快要掉色的人工金發,及差不多快分辨不出顏色的隱形眼鏡。搞不好他獨自窩在房里睡大頭覺呢。如果真是那樣我可饒不了他,我也很困耶,干脆去找他好了。

正當我不知所措地看著正前方一帶,突然有道閃閃發亮的銀色軌跡映入眼簾。

「……芙琳?」

我不知不覺放開手中捧著的酒杯,它隨即摔在石地板並發出碎裂的聲音。我穿過談笑風生的人們,往閃著銀發光芒的中央走去。

優勝者,卡羅利亞代表的妻子正被煩人的貴族們團團圍住而無所適從地站著。

「芙琳!」

她左右環顧兩次之後終於發現到我,臉上的表情立刻豁然開朗。格外開心的她隨即放慢走過來的速度說:

「太好了!上校,我跟潔莉夫人走散了。」

「你跟潔莉夫人一起來的?對了,我不是說很危險要你待在船上嗎?你怎麼會跟到王都來呢?不是啦,我沒有在生你的氣,我不是在生氣啦。」

「對不起……可是我實在很想親眼看完比賽,才拜托艦長跟達卡斯克斯先生讓我同行的。」

「算了,反正你也沒有遇到危險,那就無所謂啦。」

「在抵達這里以前我都受到很好的待遇哦。」

她輕握戴著白手套的手指,嘴角綻放淺淺的笑容。

芙琳·基爾彼特把大量的銀發往後盤起,露出白皙光滑的頸部。兩側各有一撮頭發過肩垂至胸部,裝飾在胸前的數顆印加玫瑰石則隨著燈光變換色彩。

帶有光澤的藍色晚禮服對她而言有點大,胸部線條也有點寬。即使如此整體色調跟她的眼睛顏色很搭,幾乎到完美的地步。

「……這該不會是潔莉夫人的吧?」

其實這種事根本就沒有發問的必要。聽到這煞風景的問題,芙琳邊笑邊若無其事地回答:

「那當然,我怎麼可能有這麼高級的禮服呢。」

「不過是我喜歡的顏色喲!」

銀色跟藍色真的很相襯。要是潔西莉亞上王陛下在這附近的話,一定會嚴格挑剔我說的話並說:「哎呀陛下,這種時候只要講一句話就行了喲。舞會上的女孩都是在等那句話,而且又短又簡單喲。」

「……對了——芙琳……你過來一下。」

我抓著她那用絲質手套包裹住的手,把她帶到窗邊。玻璃窗外仍然飄著白雪。我們俯瞰著在暗淡的月光與些許火把的照耀下已經沒有任何人跡的競技場,幾個小時前我還在那兒掙紮奮戰呢。

不過現在一切都結束了。

勝利已經在我們手中。

「我們得到優勝喲!」

我抓著芙琳的兩只手腕,對著差不多跟我一樣高的她說道。

「我聽說了,恭喜您。」

「干嘛突然這麼客氣?」

「對了,你實現願望了嗎?盒子的所有權已經正式歸你了嗎?」

「不,我有個東西一定要讓你過目才行。呃——這個,簽這樣可以吧?」

我抓著折在內袋里的紙。因為它又厚又大張,要拿出來實在有些不容易。

「就是這個……」

我刻意不告訴她內容,只是把正式公文交給她,芙琳脫下慣用那只手的手套,用纖細白皙的手指把紙打開,在閱讀的過程中她的眼睛越瞪越大,抓公文的手還抖個不停。

「……這個。」

因為太過興奮而使得她臉頰失去血色,就連下一句話都為之語塞。

「拿到卡羅刊亞了。」

「……難不成上校,不會吧……」

「你又喊我上校了。」

這很像是假裝傳球策略成功時的心情。難掩喜悅心情的我實在很難硬裝出成很酷的模樣。

「不過呢——你看這里,這兒的文字是我簽的無國籍文字,怎麼看都不像是他本人簽的。可否請你以他妻子的身分,說明他是因為大病初愈所以書寫不方便呢?」

「你的願望是卡羅利亞?」

「沒錯。」

芙琳立刻泣不成聲。畢竟這些日子以來她過得非常辛苦,難得有機會可以好好打扮,卻又無法避免的留下淚滴。

「那麼卡羅利亞自由了?」

「沒錯。」

女領主把文件退還給我,用雙手掩著臉。她的銀發沿著往下低的下巴垂了下來。剛開始她還一直無法發出聲音,奸不容易才恢複正常說話的聲音。

「……謝謝你。」

「嗯,不要哭喲。」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我們就這麼靠在玻璃牆上斷斷續續地談話,這時候卻有個不知趣的家伙插進來。雖然他有士兵特有的豐富發量,卻穿著跟我一樣的燕尾服。人很年輕,很帥,身材也很高,也懂得尊重女性的禮儀。

「抱歉,可以請我跳一支舞嗎?」

對女性說「請我跳舞」,好像是西馬隆派的「邀舞方式」。

芙琳用手套抹去淚水,並拒絕了那名年輕貴族的邀請。

「對不起,我不會請任何人跳舞的。」

「那你請我好了……雖然我跳得很爛。」

我丟下礙眼的男人,牽著芙琳的手走向舞池。在光芒四射的舞池中央已經有不少人跳起華爾滋了。

「上校!」

「有—件事我一直很想跟你說……」

其實我完全沒有舞蹈細胞……不是這件事啦。

「其實我不是什麼上校喲,你知道嗎?」

她輕輕點頭。

「其實我不是那麼了不起的軍人,我是個從沒戰斗過的窩囊廢。」

演奏的音樂突然轉為慢板的曲子,周遭的人開始緊貼在一塊。

『跳貼面舞時,只要像這樣搖晃就可以了。』

我想起舞蹈老師說過的話。

芙琳低著頭把臉貼在我肩上,由於她的聲音過於含糊,所以聽得不是很清楚。

「……呢?」

「什麼?」

「為什麼要為了我做那麼多呢?」

她露出的頸部及背部明顯在顫抖。

「我可是個打算要把你出賣給大西馬隆的女人,而且在更早以前讓出『溫克特之毒』,害你朋友遭到射殺的人也是我耶。可是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呢?甚至給卡羅利亞自由……為什麼你要……為我們做這些呢?」

「這個嘛,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呢~」

「你……」

我繼續輕握她的手,另一只手則繞到她的背後。我們的臉頰與耳朵輕觸著,有人的耳朵發燙,有人的面頰是冰涼的。

「你這個人好象神明哦。」

這是她隨著歎息一起吐出的真心話。

接著我在她的脖子邊喃喃地表明我這個神秘男子的真實身分。

其實我是魔王喲。

刹那間,芙琳顫抖得相當厲害。不過她的反應就只有這樣而已,沒有恐懼尖叫,也沒有狠狠把我臭罵一頓。

我們站在舞池中央,沒有跳舞也沒有因為戀愛而臉紅心跳,僅僅是站著擁抱對方。睜大四只眼睛呆呆看著周圍的男女,以及男同志及少許的女同志臉貼著臉,開心舞動身體。

我們互相往對方身後的方向看去,不過映入眼簾的只有持續跳舞的人們。

「或許你……」

不管是服裝顏色、發型、舞步都不一樣。雖然我們看到的不是同樣的人們,但看到的景象是一樣的。

就是在自己周圍不斷跳舞的人們。

「……我覺得芙琳·基爾彼特已經跟卡羅利亞結合在一起了。」

「沒錯。」

「就算往後你有了新的戀人、未來的夫婿候補,甚至丟下國家去世的諾曼·基爾彼持……你跟卡羅利亞的關系都比他們都還要密切。」

「沒錯……我已經……嫁給卡羅利亞了。」

我們兩個持續看著在自己周圍跳舞的異國人們。看到周圍人們開心跳著有力的舞蹈,實在令人感到非常惶恐不安。

「只要能保護那個小世界,不管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甚至是多麼卑鄙的手段都敢做。因此我不在乎別人怎麼稱呼我,也不在乎會受到什麼樣的待遇。」

我們總是處於不安的情緒中,因此有時候需要某人的臂膀呵護。

但這種時候所需要的臂膀並不是來自溫柔的戀人。

而是跟自己有相同生活方式且志同道合的同志。

「芙琳。」

「什麼事?」

我緊緊抱住芙琳·基爾彼特,但其中並沒有男女情愛的成分。而是以接受隊友的心情,互相稱贊對方奮斗到底的精神,以及互相替對方感到開心的「祝福」。

想必這就是答案吧。

「我把卡羅利亞交到你手上。」

這是一定要的。

依偎在我肩上的芙琳拾起頭,並眯起淚水濕潤的眼睛。因為她鼻子跟耳朵哭紅的模樣十分可憐,我伸手想安慰她,她卻輕輕把我的手撥開。

「跳舞吧,就像大家那樣。」

「其實你跳得一點都不差啊。」

「真的嗎?」

「真的喲。」

我不由得噗哧笑著說:「這說法好像在玩猜謎游戲哦。」然後配合她的步調,笨拙地舞動身體。卡羅利亞的領主把手環在我脖子上,她銀色的頭發就在我的視線下方搖動。

「回去之後我們來舉行盛大的儀式吧。」

「儀式?誰的?」

「當然是你的羅。」

滑過瞼頰的淚痕遺留在臉上,但芙琳已經恢複成以往剛強的神色,並且露出微笑。

「是你的葬禮喲,諾曼·基爾彼特。」

「是葬禮?我都還沒舉行過成人禮就突然要面臨葬禮?」

但如此一來就能把卡羅利亞的統治權正式交給芙琳·基爾彼特。只是對那些孩子有些過意不去,因為諾曼·基爾彼特再也不會回去了,之前的領主早巳離開人世。

「陛下。」

卡羅利亞的新統治者松開我的手,並一本正經地說道:

「之前交給陛下保管的東西,差不多可以還給我了。」

「我都說過了——不要叫我陛下啦!你這是在挖苦我嗎?!其實叫我上校或克魯梭也行,不過你就不能像平常人一樣叫我有利嗎?」

「那麼有利,請把那個還給我吧。」

我抓著塞在臀部口袋的銀色面具。在輕輕拍掉皺摺之後,便把這個遺物還給他的妻子。

「因為是冬天,所以我幫你加溫過了。」

「用屁股?」

這就是反向操作的羽柴秀吉作戰(注:羽柴秀吉在織田信長家第一份工作是替信長拿拖(以下由花園錄入組·花月水鏡·錄入)鞋。但秀吉在寒冬清晨將拖鞋放進懷裏溫暖,信長對于這種用心當然會有所回報)。

芙琳懷念地望著面具,透過絲質手套輕輕撫摸,然後脫下兩只手套,光著手撫摸面具的眼睛跟嘴巴四周。

「永別了。」

刹那間我覺得心髒像是中了一箭似的,總覺得她好像是在對我說。

「我會將戴上面具的娃娃埋葬。」

「嗯,我也覺得那麼做比較好。」

「陛下。」

「我都說過了——」

她一臉正經地把我的話頂回去。

「不,是陛下喲。請聽我說,您一定要仔細聽。」

「芙琳……」

卡羅利亞的領主芙琳·基爾彼特輕輕屈膝向我低頭,然後把我的手包在銀色面具里。

「如果我的土地有百萬名士兵及堆積如山的黃金,那我當然不會有所猶豫。只可惜我的人民及土地正面臨到饑荒的問題,我真不知道往後該如何報答貴國的大恩大德。」

周圍的人開始往我們這邊看,以為我們在表演什麼新舞步。但是他們很快就不耐煩了,很快又繼續跳自己的舞。

「但唯有一件事情我敢發誓,而且絕不會改變。卡羅麗亞永遠是貴國的朋友,而且我也永遠是您的朋友。」

芙琳露出優雅的微笑,並輕吻我的手臂。對于容易被氣氛感染的我來說,我彷佛看到她頭上戴著耀眼的皇冠。

「請原諒我無法說出『仆人』這兩個字。」

「我當然會原諒你……應該說我根本就不希望你當我的仆人喲!站起來,快站起來,芙琳!你要勇敢面對明天……而且不要蹲著啦,這樣很引人注目呢!」

那時候她終于感受到身旁的很多視線,但不是來自附近跳舞的人們。他們才不會甩我們呢,只曉得談論政治跟跳舞。這麼說來的話,視線可能是來自護衛中的約紮克跟監視中的沃爾夫拉姆吧。于是我全方位的確認……找到了找到了,一臉不悅的三男正站在南方窗邊,雙手捧著酒杯,不過兩杯都是空的。

「芙琳,沃爾夫在那邊,你過去跟他聊聊吧。」

「咦……可是我……跟他不太……」

「放心啦,你們絕對可以談得來的。別看他那個死樣子,其實他是個很不錯的家伙,跟他建立友好關系會有不少好處喲!況且他是性感女王潔莉夫人的兒子,是魔族的前任王子呢。」

這樣的話,約劄克應該也在附近吧。差不多也該拜托他,加上我自己一起出動去找村田了。要是他待在房里睡覺的話倒沒關系,但總得先確認一下。畢竟他這個人不可能會因為換衣服而遲到,如果他在室內的話,早就該見到面了。

只希望他不要發生什麼事……

「村——田!村田——健!村田村田——!」

為了掩飾內心的不安,我一面哼加油歌一面穿過人潮。會場入口附近擺放了兩尊黃金女神像(而且是只遮一片樹葉的全裸像)。那些潛入寶物庫的盜賊怎麼不把這個偷走呢?

我往乳白色石板地踏出一步,正准備離開人造大理石長廊的時候,門後突然冒出一只手抓住我的衣服。

「那是真的嗎?」

我的手腕被抓住往後扭,於是我反射性地大叫:

「好痛!」

對方突然放松力道。雖然我被拉到走廊昏暗的角落,不過力道已經跟剛才不一樣了。對方似乎有斟酌力道以減輕我的痛苦。壓住我肩膀的細長手指可以說只是輕輕搭在上面而已。

「對不起,我無意弄痛你。你的脖子怎麼樣?喉嚨的血已經止了嗎?喂,快告訴我,那件事是真的嗎?」

「你怎麼會……不會吧,你怎麼會在這種地方……」

我想起自己受的傷,還舉起手想護住包裹著繃帶的喉嚨。對方把手搭在我肩上,雙腳跪地之後抬頭盯著我看。

端正的容貌跟高挺的鼻梁,結實健壯的身體,還有比往常還要閃亮的藍眼,他正是馮古蘭茲·阿達爾貝魯特。

沾滿泥汙的金發貼在他臉頰與額頭上。不管衣服、頭發,甚至靴子都濕答答的,全身上下則髒汙不堪。

不同于以往,他表現得非常焦慮,輕輕推著我的肩膀把我壓在冰冷的牆上。

「告訴我,那是真的嗎?」

「你真的是茱莉亞投胎轉世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