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遍地散落魔之星光點點 第三章
不管怎麼推怎麼拉,鐵籠就是動也不動。

即使怎麼喊對方也聽不到,村田依舊大喊友人的名字。

「澀谷!不行,太危險了!快醒醒啊——!」

「什麼啊?什麼東西不行?」

馮比雷費魯特卿倒是比村田冷靜許多,看起來沒有特別地驚慌失措。可能是看過好幾次有利的爆裂魔術,所以多多少少已經免疫了吧。

「不就是常見的將軍形態嗎?力量的確很強大……雖然是會給周遭帶來麻煩的魔術,但是只要乖乖躲在這兒,他自然而然就會慢慢恢複正常了。只是他昏倒後疲憊不堪的模樣會讓人感到有些不安,但是我對那個症狀已經差不多習以為常了。真要形容的話,其實就像是小規模的台風,所以我們沒什麼好驚慌失措的啦。」

「你錯了,這跟之前的不一樣。」

長相酷似母親的沃爾夫拉姆皺著臉,交互看著站在舞台上的有利與身旁的村田。

「哪里不一樣?」

「總之就是不一樣,魔力性質與條件都不同……首先,他已經很久沒回地球了。過去雖然曾發生這種事情,但那期間他曾經回去地球過,而且也不曾持續使用這麼久的魔力。還有,你不是也親眼看到了嗎?那時在船上,簡直『不像是澀谷』會說的話……那件事讓我很不安……只希望澀谷的體內不會發生什麼無法阻止的變化……而且……」

「上人,要我破壞它嗎?」

看到村田焦躁的樣子,約劄克打算把鐵籠弄彎。當他發覺常人的力量無法拉開它,便開始利用斧頭猛砍金屬。

「……而且有我在這兒……這才是最危險的。」

「什麼?」

「因為我會增強他的力量,讓力量加倍,更糟的話是數倍,搞不好連魔力性質也會改變。或許會變得更有攻擊性,也更有破壞性,因為我們的關系是用來破壞的。如果是熟練的法術者,還有辦法自我控制:但是澀谷繼任王位時間過短,而且魔力才蘇醒不久,要能夠適當控制定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沃爾夫拉姆刹時露出非常不愉快的表情,但是下一秒就立刻用對待菜鳥的眼光來看眼前這位似乎找回王之知己的自信,令人惶恐的雙黑大賢者。

「如果靠近他的話能夠控制嗎?」

「你嗎?可是馮比雷費魯特卿的腰……」

「別管我的腰了!只要靠近有利,就能夠幫那家伙控制失控的魔力嗎?」

「雖然不確定,但多多少少可以吧。」

「跟我來!」

入口的大門隨即被踢破,然後趁著站在兩旁守衛的士兵不注意時,用劍鞘里的武器給予迎頭痛擊。

「應該還有其他出入口才對,這比等克里耶砍斷鐵籠還要快。」

「你講這話很傷人哦~小少爺。」

約劄克一面說著「要是弄壞了腰而不受女人歡迎,我可不管」的風涼話,一面跟在後頭。

觀眾席上滿滿的男人們全部往上看,其中還有人難看地張著嘴巴。因為沒上過戰場的人,根本沒機會親眼目睹魔術。

白雪在黑色天空描繪出的圖案,不僅動作瞬息萬變且栩栩如生,並依照主人的想法變換形狀。首先是鳥,接著是狗,老鼠……不,是紅色松鼠。

有點像是個人秀的雪祭。

觀眾還沒來得及說「阿達爾貝魯特,小心後面!」,長得像水桶形狀的雪塊就急速降下,襲擊正在圓形舞台上戰斗的男人。

「鏗!」

他的後腦勺就這麼被猛然擊中。

原本勒得緊緊的手臂突然放松。這時候有利立刻放低身體逃出肌肉地獄,滾到濕漉漉的地面。

「……喂,搞什麼……你無法靠普通戰斗一決勝負嗎?原來你會耍這麼白癡的魔術啊?怎麼不早說呢……傷腦筋~我頭型部變了。」

阿達爾貝魯特邊摸著頭上的腫包確認。

有利也把手貼到自己的喉嚨上,發現既不是汗水也不是雪水的液體沾濕了他的手指,原來是血,他不發一語地看著手掌,隨後把它擦在雪地上。

只見白雪慢慢被染成紅色。

當他慢慢抬起頭的時候,眼神跟平常大不相同。

而且他雙手叉在胸前斜站著,然後以像是瞧不起人的姿勢把下巴往前略伸。燦爛黑亮的眼睛只注視著一點,也就是阿達爾貝魯特。

「……汝非但不順從自己的出身,還動搖年幼時期的純潔決心,甚至舍棄曾在成人儀式上發誓效忠的魔族……」

這個響亮的低沉聲與拐彎抹角、拗口難懂的用詞,還有那半調子的文言文,是只有在時代劇里才聽得到的演員腔調。

一點也沒錯,是許久不見的超級魔王模式。

「只因自私的千仇萬恨就玩弄詭辯,而離鄉背井四處流浪。若只是如此倒也無妨,但汝卻把好心當惡意,以如此愚蠢的理由騷擾祖國!好一個愚蠢至極又貧乏無味的靈魂。連朕都為你感到丟臉而鼻水不止。」

因為他屬于鼻子比眼睛先漏水的類型。

「而且!」

浮在半空中的巨大相撲·摔角選手的雪像,配合著台詞揮舞單邊的手臂,甚至還用力張開往前伸的五根手指,這是「STOPTHE頂嘴」的招牌動作。現場所刮起夾雜雨雪的寒風,正毫不留情地打在觀眾身上。

阿達爾貝魯特對有利的說教已經聽得不耐煩了,正打算展開下一波攻擊時,卻正好遭到制止。時機抓得剛剛好。

「……汝只知主張自己的權利,不懂得禮讓他人……啊~古時互相禮讓的優良美德,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的精神已不複存在了嗎?」

仿佛遭遇到什麼天大的不幸似的,他將手貼著額頭仰天長嘯。

至于那些配合他的舉動在夜空中形成的雪像,還張開大嘴扭動身子,感覺亂惡一把的。

「況且汝不滿足于一次的勝利,竟奪走下一名戰士的比賽資格,這成何體統!馮古蘭茲,你這個眾人平等政策的敵人!以汝等不講道理之人,理應能分辨吾現今所說的話吧。聽好了,將你那碩大的鼻孔挖乾淨,給我仔細聽清楚!汝需將謙讓的美德銘記在心!」

會場里有幾個人「咦?」地歪著頭表示不解,會有這種反應是正常的,因為感覺很不衛生。不過一大半的民眾倒是對把這些合乎道理的詞句一口氣堆砌在一起的說法感到佩服,很有集團催眠的功效。

「汝已非我族同胞。上一代魔王曾說過這麼一句話:『就算回來也不會原諒你的!』」

那句話還刻意模仿上一代魔王的說法。

「我說陛下。」

阿達爾貝魯特一邊用帶魚狀的劍腹拍打肩膀,一邊發出聲音以便放松脖子的筋脈。

「你那些催眠說教要念到什麼時候啊?」

從沒有機會上場而只能在地面旁觀的肯拉德,到應該不清楚有利身分的現場評審與觀眾,都被男人的大膽言行嚇得目瞪口呆,因為他在面對超級魔王時還能如此大放厥詞。看來就是因為這樣魔王才會要他挖鼻……不,是開始清潔。

有利緊握的拳頭因為憤怒而微微顫抖著。

「……嗯,肌肉並沒有塗藥……那果然是他的肌肉長到腦袋去了。」

「說到那點,陛下,有肌肉可是很贊的哦?平時還可以抖動它來打發時間呢。」

「住口!汝等在國內引起無端的混亂,企圖讓朕權力下滑的叛徒!馮古蘭茲,汝之存在對于朕完美無瑕的絕對統治,亦稱『我的銅像』計劃可是極大之障礙。雖說是同族,但是造反,倒戈乃國家大罪。此時即便流血也不足為惜……!」

指著天空的右手誇張而用力地揮下,有利的食指正筆直對著阿達爾貝魯特。宣告死刑三秒前——

「不得已,只好斬了你!汝就乖乖受正義之刀的懲罰,像福本清三(注:在日本時代劇中專門飾演被斬殺的跑龍套角色)一般被打倒吧!」

「那是誰啊?」

「斬立決!」

有利腳下的積雪染成了紅色並堆砌成「正義」兩字。而且唯獨他的頭上才有輕飄飄落下的淡桃紅色的櫻吹雪(不過是白雪而非櫻花)。

被遺留在地面的肯拉德聽到一連串險惡的字句,心中有股說不上來的不安。

從這里無法清楚了解高高在上的舞台情況。盡管只聽得到聲音,也足以讓他懷疑現在的有利跟往常不一樣。

一定有什麼不對勁,這跟過去的有利有極大的不同。如果這一切只是自己杞人憂天就好了。

總之,雖說是「斬立決」,但有利的攻擊工具並不是刀劍,這點倒是跟往常一樣。

「可惡!」

偉拉卿拔出裝飾用的短劍,刺在勉強算是舞台地基的圓柱上,接著再把長劍往上刺,利用手臂的力量把身體往上拉。目前,只能夠先靠這兩個腳踏一步步往上爬了。

「喔喔喔,你們看那個雪!」

某人發出恐懼的叫聲。

有著粗糙女體形狀的雪人突然表情一變,瞄准阿達爾貝魯特急劇下降。

它有著深陷的眼窩與憤怒大張的嘴巴。順便一提,嘴形還是呈現縱向發展,要是有聲音的話,喊的應該是「啊喔」吧。

場內的擴音器開始響起高頻率的聲音,是避難警報。

形成圖案的風雪開始在會場上空呼嘯,形成局部地區的超惡劣天候,也就是集中在某一區的暴風雪。但是,就算被魔術造成的自然現象波及,卻沒有半個觀眾離席。

畢竟這輩子根本沒幾次機會可以看到這樣的戰斗。拿爆米花的手停在半空中,倒在膝蓋的酒也都無暇處理;還有人本來想吹脹汽球並放空飛去,嘴巴卻充滿倒灌的空氣。原本揮動的拳頭忘了放下來,還有人訝異地張著大口沒有闔上。其中也有人想逃跑卻因為過于恐懼而動彈不了,看來今晚會作惡夢的一定為數不少。

只要能觀賞到這麼奇特的光景,就算被暴風雪波及受傷也無所謂。就算老婆想回娘家,今晚也破例不設門禁。

與其說勇敢,倒不如說是愛享樂,真是令人跌破眼鏡的西馬隆國民性。

白色魔像迎面襲來,阿達爾貝魯特短短地咋了一下舌。雖然後方僅存的退路讓他身體搖晃了一下,不過他立刻恢複冷靜。他用劍劃破手指滴一滴血在刀尖,念念有詞之後就把筆直的武器舉到前方。

刹那間劍身變得通紅,並釋放出類似鐵礦在鑄造過程中產生的熱度與光芒。隨即把迎面而來的雪像砍成兩半化為蒸氣。

「什麼!?」

這個初次經驗讓超級魔王震驚到無法隱藏其內心的動搖。過去還沒有敵人能夠抵抗自己的魔法,況且他絕沒有因為對方是同族而手下留情。這是真的,那個有點癡呆的冰冷鬼女可是比雪云特可怕好幾倍呢。

「……哈哈。在人類的土地,而且隔壁還有神殿的絕佳環境里,還能夠使用這樣的魔術,真是有你的。不愧是具備魔王條件而出生的靈魂,果然和一般的魔族截然不同呢。」

被蒸發的水份立刻冷卻結晶,再化為聽從魔王命令的要素准備隨時攻擊。天空被類似白色蜂群的雪粒填滿了。

「真驚人,好大群的蒼蠅。」

怎麼用如此肮髒的形容詞?光靠想像力就讓人冒汗的男人揚起嘲笑的嘴形。

「但是,可不要太得意忘形喲,對方未必會毫無抵抗地跪在你跟前呢。」

原本冒煙的熱劍開始慢慢恢複原來的顏色。

「你忘了嗎?我早就舍棄身為魔族的自己。無論是地位、身分、姓名……還是魔力、但是我反而得到更多的事物,像人類使用的法術就是其中之一。」

他輕輕張開挪離大腿的左手,五根指尖都變成藍色的。

「這里充滿了順從法力的要素,不愧是大國西馬隆的神殿。這異常的氣氛對偉大的陛下來說可能微不足道,不過,卻是我操縱法術的絕佳場所。」

染成青銅色的地方已化為火焰,還跟手指保持一段距離地浮在半空中,感覺很像是墓地的磷火。

「而且對手還是當代魔王,真棒,這感覺真刺激呢,再也找不到像今天這麼好的機會喲!」

「……想違抗朕的裁決嗎?」

漆黑的眼睛閃著冷酷之情,要是讓平日認識他的人看到,鐵定會覺得那是別人的眼神。

「好吧,馮古蘭茲·阿達爾貝魯特。如今汝跟那支血族已被列入朕的首要肅清對象。吾在此宣布,將以第二十七代魔王之名誅滅古蘭茲家一族,連後裔也不放過!」

「等一下!這跟我的親人無關!」

「仇視王的一族只會妨礙朕治世而已。對了,馮古蘭茲大可不必擔憂哦,汝只要先到目的地等待即可。在這飄著小雪的舞台上,吾會優先葬送汝下地獄的。」

「喂喂喂,你的人格也變太快了吧?我怎麼覺得你是在搶戲啊?」

忽然往下看,發現腳底的血染文字跟往常的形狀有些不同,原來雪上寫的不是「正義」,而是「止義」……少了一橫!

「廢話少說!覺悟吧,阿達爾貝魯特!吾就把汝之屁股型下巴割得深一點!」

「去!」

巨大的雪像分解成細塊,姆指大小的小型飛行物體繞著阿達爾貝魯特團團轉。它們露出爪牙朝目標飛去的模樣,與其說是雪精靈,不如說是肉食昆蟲集體襲擊獵物還來得恰當呢。

藍色鬼火則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到處飛撲,把敵人一一融化。即使雪塊被蒸發了,小氣也立刻結凍成冰粒,再度回到超級魔王的身邊。

這樣根本就沒完沒了。

有利焦急地用力咬唇,再次施法讓頭頂吹起暴風雪。當他確定一切將照他的意思行動,便高高舉起右手彈指。含冰的風化為強力的刀刃,砍向無論如何都要打倒的男人。

「……唔!」

阿達爾貝魯特舉起紅透的劍擋住風刃,但臉頰與雙肩卻被用力割裂。溫熱的液體流到下巴,奇怪的雪精靈隨即朝他的血液群集飛去。

而且還很怪異。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給人有利是惡人而阿達爾貝魯特是善人的印象。場內熱烈的馮古蘭茲歡呼聲還沸騰到最高點,如今的競技場儼然與觀眾融為一體。

「煩死了,像蟲子一樣飛來飛去的……!」

阿達爾貝魯特用力揮舞新卷鲑。原本聚集成群的白色玩意兒分散之後,再度跟上空的暴風雪會合。阿達爾貝魯特劃開冰刃,跑了約十步左右就停下來保持雙方的距離。畢竟這個圓形舞台本來就不大,雙方很容易就有互砍的機會。

「在你的魔術殺掉我之前,我的劍將會先刺穿你的喉嚨。好了,魔王,快點試試看吧,用你的手指指揮雪球或是任何東西來丟我吧!」

「……好吧。」

有利手指一彈,阿達爾貝魯特也同時從下方往上揮劍。就在前幾秒,肯拉德好不容易才在沒有支撐點的狀況下爬上舞台。

「住手,阿達爾貝魯特!」

太遲了。舍棄魔族身分的男人一連串的動作已經到了無法停止的地步,即使他聽得見肯拉德說的話。

「有利的靈魂可是茱莉亞啊!」

刀尖只劃傷一層皮膚,然後就往左偏去。

「什麼……?」

這時候無情的大雪從往前倒的阿達爾貝魯特上方傾瀉而下。被雪山壓住的他只露出握著武器的右手肘前半段,整個人動也不動。

維持數秒鴉雀無聲的觀眾,身上像裝了彈簧似地跳起來並大聲歡呼。

勝利者則往後看。

「……是……」

雖然想問他「你到底是誰」,但肯拉德卻隨即閉上嘴。他的眼神很冷漠,但卻有說不上的吸引力。

只不過,沒有一絲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