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遍地散落魔之星光點點 第一章
我實在搞不懂耶。

能夠看透世界萬物,擁有絕大萬能力量的真王,怎麼會選上那個窩囊廢當魔王呢?

那家伙既缺乏高貴人士應有的言行舉止,也不曾在戰場上立下任何汗馬功勞。

甚至連如何利用充滿威嚴的言詞領導人民、讓人民心生畏懼,進而服從這點他都不懂。

不管怎麼規勸,他依舊喜歡跟平民小孩玩球,甚至出入馬廄跟廚房。

哥哥與眾卿相們對他都沒有特別的不滿,而且還真心喜歡他。

但是以我個人的觀點來看,他根本就不是當國王的料。若想當真魔國如此強國的主人,統領全世界的魔族,別說再等一百年,就算等個兩百年都還早得很呢。他既沒有符合其地位的足夠智慧,就連成熟度也有如剛出生的小羊般幼稚。

不久前,對那家伙要治理天下一事感到不安的人還曾經對我說過:「看來還是流著前任國王血統的人比較適合繼承王位……」我當時還解釋說——這時候大家攜手輔佐那個窩囊廢是很重要的事情。

對方可能會錯意了吧,在說完「既然閣下都這麼說了」這句話之後就感佩地離開了。

……咦?

我真的不懂耶……有利!不是千叮嚀萬交待過,不能沒帶隨扈就到城下游蕩的嗎?

胸口被我揪住的他露出和藹的笑容佇立不動。

「好久不見了,陛下。」

在我身後幾步遠的約劄克壓低聲音簡短地說:

「請放開他,他是第三名選手。」

「你干嘛穿這種衣服!?為什麼會在這種地方……你怎麼會在西馬隆……」

偉拉卿孔拉德身穿不適合他的黃色配白色的軍裝,出現在大西馬隆的陣仗中。

「這里本來就是屬于我的土地。」

他眯著散發銀色虹彩的眼睛,以一副事態沒那麼嚴重的口吻說著:

「這是我祖先過去統治過的土地喲。」

「什麼祖先、什麼統治……你的口氣就好像他們曾經身為一國之君或總統似的。」

「還不是那麼偉大的人物啦。」

「可是……」

我這個曆史不及格的腦袋開始覺得有點頭昏腦脹。在即將不支倒地前,我把右手貼在額頭上。被殘雪和泥土弄髒的掌心還殘留著他的體溫。

「你的國家不是在海的另一邊嗎?你不是和我一樣是真魔國的國民嗎?為什麼會在人類的國家?為什麼從西馬隆的休息室走出來……」

「很抱歉,情況有點改變了。」

「什麼情況!?」

虧我為你擔心得要命,結果你竟然突然變成敵人出現在我眼前。我是不知道這其中有什麼駭人聽聞的原因啦,但是光憑那一句話是無法說服我的。

「能不能請你說清楚,我要你好好給我解釋一下!」

「你還不是……喔!」

當肯拉德的手指正想碰觸我的手腕時,約劄克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我——他緊緊架住我兩邊的腋下跟腰間,然後直接往後拖開。

「等、等一下啦,喂!」

其粗魯的程度讓我搞不懂誰才是我們的敵人。偉拉卿邊苦笑邊打量我和他的友人。

「……你手上怎麼會有面具?而且你們三個竟然以卡羅利亞的代表分出現在這里,再怎麼愛管閑事也該有個限度吧。」

「先別管我的事啦——!是我先開口問你的耶!搞什麼啊,混帳東西!干嘛沒事穿顏色那麼鮮豔的衣服?你又不是阪神的球迷!穿起來真難看,根本就不適合你!脫下來,現在立刻給我脫下來!」

我無法壓抑急速上升的血壓與大肆泛濫的腎上腺素,以致我的雙手雙腳不聽使喚地拼命擺動著。即使我那專門用在比賽部分的腦袋念咒似地不斷要自己「冷靜下來」,卻仍然起不了什麼作用。

「陛下,冷靜一點。你還是先回上人那兒吧,難道你不怕被取消比賽資格嗎?」

約劄克繼續抱住我,硬是把我拉回休息室里。至于不了解我們雙方關系的評審們,則認定我方的氣焰十分囂張。

「這件事你也有責任哦,約劄克。」

固定我下巴的右手手背抖了一下。

「明明有你跟在身邊,為什麼還讓陛下遭遇這種危險呢?」

「……真是非常抱歉啊……」

約劄克那發自我耳後的聲調略帶諷刺地拉高語尾。

「如果跟在身旁的不是我而是隊長,想必陛下的旅程一定更加安全吧。但很遺憾的,你這位當事人不但突然下落不明,還不負責任地避不見面。」

「如果你認真地跟阿達爾貝魯特對打,比賽應該就不用延續到第三戰才對。」

他在暗示約劄克理應可以打贏阿達爾貝魯特嗎?言下之意是敵方陣營並不知道曾經發生芙琳跟馬奇辛那件事羅?如果說這是在刺探,也未免太詭異了吧。

「為什麼要那麼做呢?」

「那是我……」

約劄克在耳邊制止我。

「陛下,沒必要告訴他。他可是我們的敵人呢,你說對吧?」

「敵人……?肯拉德是敵人……」

偉拉卿對我的困惑視而不見,突然加強語氣說著:

「卡羅利亞代表不想繼續進行決賽嗎?」

他對評審如此說著:

「如果有意繼續進行決賽,我方希望能盡快展開第三戰。如果是體力與戰力還沒調整好的話,我在此提議卡羅利亞代表干脆棄權,接受敗北的事實。」

這句話刺激著我最無法控制的脾氣,我不斷地吞咽口水試圖讓自己冷靜。就算性子再怎麼沖,都不能在這時候爆發,否則一切就全完了。因此我硬擠出故作鎮定的聲音,制止正准備從休息室沖過來的兩人。

「……如果我贏了的話,你就要把那套衣服脫下來!」

肯拉德用左手指尖抓住鑲著白邊的領子。這個岔開我話題的動作成功地煽動我原本壓抑下來的感情。

「如果我贏了的話,你就會回到我這邊吧!?對不對!?別和那些叛徒坐在一起,你會回來我這兒對吧!?」

「不曉得耶。」

偉拉卿慢慢搖頭。

「你並不一定會成為我的最高指導者。」

刹那間我眼前像是格放畫質極差的錄影帶似的,畫面閃爍個不停。

潔莉顫抖的手指重新握穩望遠鏡,再次觀看眼下的光景。

相同的身影不斷映入她濕潤的翠綠眼眸。

「……這是怎麼回事……」

她把方便卻殘酷的道具遞給旁邊剛認識的友人。

「發生什麼事了嗎?」

透過會場高處的貴賓席玻璃窗,芙琳·基爾彼特看到的是在髒成灰色的雪地上被拖回自家陣地的有利。而硬是把激動的他拖回去的,則是表情複雜的約劄克。

她舉起望遠鏡再次把視線拉回中央,大西馬隆的第三名選手隔著一臉訝異的評審站在另一邊。

可能是性格全寫在臉上的關系,一看就覺得他個性穩重又待人和藹。或者說……他顯露在表面的全都是刻意裝出來的,或許在他無法窺視的內心深處,隱藏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呢。

芙琳之所以有那種直覺,得利于她對軍人的熟悉。

多虧父親從事的暴戾工作,讓她從幼年時期就看過無數士兵。不僅分辨得出武術高強的人,也能敏感察覺到其力量背後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過去。對芙琳來說,最無法理解的就是雖然不是武士,卻擁有可怕力量的人物。

就像「那個人」—樣。

她輕搖一頭銀發,彷佛想揮去那個忽然浮現在腦中的名字。她再次緊握望遠鏡,看著對戰的對手。

他用的是在寒空中可以減少體力消耗的站立方式,從手臂的粗壯程度看來相當擅長使用武器。身高大概比標准還高一些,還有著戰士般的均勻體魄。看起來雖然年約二十歲左右,不過他那擺在腰際佩劍上的手,並未因比賽時間的逼近而有一絲的緊張。他有著淡棕色的頭發與同色系的眼睛。撇開短發這點不看,算是西馬隆人典型的長相,至少比第一名選手的金發要來得符合……之前與耐傑爾·懷茲·馬奇辛同行的男子,就大西馬隆士兵的長相來說,實在太引人注目了。

「那一位是誰?夫人您認識他嗎?」

「……是我兒子喲。」

「咦?」

美女喃喃自語的聲音,在那瞬間聽起來似乎有點哽咽。但是潔莉隨即恢複鎮定,與其說是回到母親的身分,倒不如說是回到某國貴族應有的處變不驚神色。

「他在我國可是數一數二的用劍高手,而且誓死效忠新王的意志比任何人還要堅定……然而他卻出現在這異國的競技場……還必須跟最愛的君主交手?如果這是真王賜予的試煉……那真王陛下對那孩子實在太嚴厲了。」

「他是您的公子嗎?」

芙琳再次把視線轉了回來。坐在自己旁邊這位面容姣好的貴婦人,怎麼看都不像是兒子已經成年的母親。

「他是次男,他叫孔拉德喲。」

還只是二兒子而已?

難道她在年紀很輕的時候就出嫁了?還是說她的外表跟實際年齡相差甚大?

看來過去時有耳聞的傳說果然是事實。聽說魔族的壽命是人類的好幾倍。這群人果真是魔族,是與我們人類為敵之國的貴族:就連對她必恭必敬的達卡斯克斯及塞茲莫亞也是。

不僅是潔莉。對芙琳來說,就連那個克魯梭上校和他的朋友也是;還有自母親到遺傳金發的婚約者也是,他們所有人都是魔族。

想想也是,繼承了溫克特徽章的上校,再怎麼想也不可能是人類。擁有那種可怕力量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平凡的人類呢?只是自己一直不肯承認而已。

那麼,就連站在競技場中央靜待「卡羅利亞代表」的青年也是羅?

無法忍受漫長的沉默,芙琳開口說話了。

「跟沃爾夫拉姆……大人比起來,那一位似乎,那個……跟夫人您長得不太像呢。」

「因為次男的父親是人類,是一名遭到祖國追殺而四處流浪的劍客喲。他的名字叫做登希里·偉拉……」

「登希里!?」

發問者反問的語調因為驚愕而拉高。

「這麼說、這麼說您的公子是登希里·偉拉的兒子羅?」

「是的,沒有錯。偉拉卿孔拉德是我的兒子喲。」

難怪他有著跟西馬隆士兵相似的容貌。原來他父親曾是這塊土地上的望族之一,最後還名留青史呢。

芙琳·基爾彼特把變得冰冷的手指抵住嘴角,從頭部到指尖的血液溫度突然驟降,好幾個名字不斷在她腦里旋轉纏繞。

她的心底浮現出希望死前自己犯的罪不會被揭發的想法。

被約劄克硬拖回休息室之後,我拼命踢椅子、槌牆壁、看到人就大吼大叫,整個思緒變得非常混亂。雖然這種樣子很難看,但我就是沒辦法冷靜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他那是什麼態度啊!?」

先前的氣氛完全消失,只殘留沉重又難受的空氣。大概是被推倒在地上的預備用武器敲到了吧,水桶發出好大的聲響。此刻我找到了一個很適合的出氣筒,于是不斷把它的表面踢到凹陷為止。

「他被冼腦了!他的腦子一定被人動過手腳!美式足球員不是在那里嗎?美式足球員?」

「有利!」

「那家伙最擅長操縱別人的腦袋。那叫什麼來著,『靈魂的溝渠』是嗎?只要針對那里亂搞一通……」

「有利!你別再踢了好不好!這樣我會無法專心的!」

坐在椅子上的沃爾夫拉姆輕輕闔上雙眼。環抱著胳臂沉思的他,食指還神經質地動來動去。

我則像被關在牢籠的野狼一樣,焦躁地走來走去。

「他被操縱了,絕對沒錯,否則肯拉德是不可能背叛我的。」

村田一直設法讓皺在一起的眉頭恢複原狀。

「可是就我們所見,感覺不出來他被人操縱。而且照你們之前所說的,他應該少了左臂才對。」

沒錯。

幾分鍾前站在那兒跟我們說話的肯拉德,左右兩側的手臂都還完好如初。無論是握著的觸感或體溫,都不像是義肢的感覺。

可是,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當時那個可怕的光景。

還有那個仿佛獵物從天而降,肉塊摔在地面的不祥聲音。手指像握拳般彎曲,手肘的角度也極為自然。它沒有流一滴血,這點倒是很像制作精巧的義肢。

當時因為逆光的關系,我只看到守護者的背部黑影,但是並沒有看到左肩垂下來的手。

「我也親眼確認過了。」

壓抑心中焦慮的沃爾夫拉姆也肯定地說道。

「我也認為那是孔拉德的手臂。這的確是那家伙的袖扣……就是這個。」

三男把手伸進外套的內袋,取出一小顆物體。那是精致的圓形貝殼制品。原本的顏色是乳白色的,卻因為煤炭跟高熱而焦黑汙損。我那想把它接過來的手直抖個不停。

「我記得這個……就是襯衫的袖扣對吧?」

「沒錯。」

「這麼說來,偉拉卿的左手應該還在城里羅?我們在小西馬隆看過那條手臂。然而現在,眼前這位對戰選手卻有兩條手臂……我們是不是被騙了?」

「被騙了?」

村田對下意識反問的我,用不像是在開玩笑的口氣說:

「一、從一開始那就是義肢。二、他具有怎麼砍,手臂都會再長出來的體質。」

「自己長出來……聽起來好像是什麼新型的突變生物一樣。」

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四處亂走,好不容易才站定位置的村田,此時靠在門邊的牆壁上。他舉起食指在眼前游移,下意識想把他根本沒戴的眼鏡往上推。

「或者是,三、在那兒的並不是真正的偉拉卿。」

「你說他是冒牌貨!?不,那是不可能的。既然你說出生前曾見過他,那你應該分辨得出來才對啊?他是本尊喲!村田,他絕對是本尊!」

「你怎麼那麼確定?」

那還用說嗎?

「我是不可能把肯拉德認錯的。」

沃爾夫拉姆的臉部肌肉微微抽動著。

「他說的沒錯,我也覺得他就是哥哥。」

哥哥?你剛剛說了「哥哥」是嗎!?

雖然他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冷酷模樣,但偶爾也會脫口說出令人難以置信的字句,簡直快把我嚇出心髒病了。

「但如果真是那樣,那我就不懂他倒戈的理由。就算是身上流有一半的人類血統,不過偉拉卿孔拉德曾發過誓要以魔族的身分活下去。他跟基于私怨而背叛同胞的阿達爾貝魯特不同。就算是在大戰時期遭到不人道的待遇,也沒理由到現在才對有利……對真王進行報複行動啊!更不可思議的是,他的手臂竟然是完好的。」

「說的也是,照理說他的手應該被砍斷了。被疑似大西馬隆士兵……砍斷的,他的手是被這個國家的士兵砍斷的耶。而且射傷云特的,也是這國家的人。就算這里是自己父親出生的故鄉,是祖先居住過的土地,但光是這些事情,照理說就不可能自甘為西馬隆的傀儡才對;因此照這情形來看,只能夠判斷他是被洗腦……」

驚訝之情已超越重逢的感動,最後還轉為憤怒。

「……讓我過去海K他一頓。」

我緊抓住自己選的武器,准備再回到比賽會場,不過膝蓋卻在顫抖。

「我要親手把他打醒!」

沃爾夫拉姆抓住我的手說:

「不行啦,有利。你自己也心知肚明,憑你的程度是贏不了孔拉德的。雖然那家伙很可能會對你手下留情……但如果是連他自己也無法控制的狀態……我看還是不行,太危險了。」

「現在不是擔心危不危險的時候吧!也不是我的程度贏不贏得了他的問題!如果肯拉德真的被某人的電波操縱,我們當然要立刻幫他切斷啊!他被迫服從除我以外的家伙的命令,那我們不是要盡快讓他解脫才對嗎!?因為肯拉德他……」

「他真的被操縱了嗎?」

一直保持沉默的約劄克慢慢開口說話。

「他真的是被迫服從聽令嗎?剛剛我們和他不但近距離碰面還說過話,實在看不出來有被操縱的樣子。啊!陛下,不好意思我擅自插嘴了。那只是我個人的觀點啦,是我個人的觀點。」

約劄克看著我向我道歉。可能是我臉上露出不知是生氣還是想哭的表情吧!我這才發現自己的眉毛已經呈丟臉的八字形了。但我還是忍著不讓自己顯現出一絲的沮喪。

「……你是說他是自己打算背叛我們羅?你的意思是肯拉德討厭我們才自願當西馬隆兵嗎?」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不要講那種話好嗎?講那麼無情的話……好歹你們也曾並肩作戰過,是同生死共患難,彼此信賴的戰友不是嗎?你不也希望能再次在他麾下工作嗎?」

當然,那個跟眼前的事根本就不能一概而論。

要是我遇到危險的話,就算對方是自己的親友,想必約劄克也會毫不考慮地揮劍相對,因為那是他的義務。克里耶·約劄克效忠的對象並不是偉拉卿,而是真魔國的第二十七代魔王。他必須保護國王,並且服從他的命令。

然而那個國王,就是我。

正如臣子有保護國王的義務,同樣的,國王對子民也有應盡的責任。

我有我應盡的責任。

「非把他帶回來不可!」

我必須帶他回來,把偉拉卿帶回來。

那個發誓要以魔族身分活下去的男人。

不是基于血源,而是信念。

「應該可以相信吧。」

村田以一臉希望不會再有什麼問題的表情,再次叮嚀約劄克。

「相信你這個兒時玩伴的直覺。」

克里耶·約劄克一面把手伸向旁邊的斧頭,一面抓著握柄點著頭說:

「我怎麼看……都不覺得他被人操縱。」

「嗯——既然這樣我就安心了……可惡,真是的!要是這時候有迷你研缽跟芝麻就好了!」

「什麼、什麼?要利用芝麻施什麼法術嗎!?」

「不是,不是法術。因為這樣比較容易沉澱心緒喲。像這樣磨呀磨的,不就比較能集中精神嗎?」

我不知不覺開始想像。為了消除雜念而把各種食材磨成粉狀的大賢者大人。

「什麼嘛,還是得用心想啦——集中力比較重要吧——?」

真搞不懂天才的行事作風。話說回來,沒有研缽也無所謂吧?

「好吧,我們就先相信他說的話吧。既然偉拉卿沒有被操縱,那他就絕不會傷害你才對。

只是可能會有數也數不盡的皮肉傷。那就碰碰運氣讓國王出馬一決勝負吧!」

這個很可能在興趣欄注明西洋棋的十六歲少年,正越過我的肩膀凝視場上的對戰選手。

「……你是個不管周遭的人怎麼說,如果不直接做個了斷是絕不會就此罷休的人,對吧?」

「一點也沒錯。」

拋下這句話,我背對決定不再勸我的友人,獨自往會場中央走去。肯拉德沒有改變他的姿勢,用跟剛剛一樣的笑容迎接我。

什麼嘛,你已經不是我的伙伴了耶!

「傷腦筋,你無論如何都不打算棄權是嗎?」

「我不會棄權的,我還決定要用這個海K你的腦袋,把你打醒。」

「傷腦筋啊!」

肯拉德打量一下我的裝備。是「無魚蝦也好」的《如王添翼棒》。光看外表就知道它的破壞力不怎麼樣。

「要是你發起狠來,頭蓋骨都有可能凹陷呢。」

「沒錯,而且遇到危險的話我還有必殺技呢,就是用盡吃奶的力氣往你胯下踢。既然你也是男人,一定能夠體會那種痛楚。」

可能是回想起過去的經驗吧,肯拉德瞬間皺了一下眉。但是下一秒又立刻回到原來的表情,說著跟現狀完全不搭軋的話。

「不過,我還是會手下留情的喲。」

「我知道!根本就不需要你手下留情,我們就在此做個了斷……什麼?」

他這番令我懷疑起自己的耳朵是不是有問題的決定,不禁讓我下巴往前抵地反問:

「你說什麼?」

「你沒聽到嗎?我說會手下留情。」

手下留情、會手下留情、我會手下留情……這句話一直在我腦子里旋轉。

現在與我對戰的選手是我生死末卜的心腹,沒想到他卻是以敵人的裝扮出現在讓我擔心到想哭的重逢場面上。撇開兩人過去那段深刻的信賴關系與特殊因緣,如今戰斗的鍾聲正無情地響起!

……在這種對戰情緒高漲的無情狀況下,又有誰會說出自己會手下留情這種話呢?不,不可能有(反語法)。一般在這時候不是都只會出現「不會手下留情」這種台詞而已嗎?只不過還有「說謊也是權宜之計」這句格言,搞不好我再問一次「真的要手下留情!?」對方就立刻將開出的支票作廢了。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會盡全力戰斗?」

「怎麼可能!如果我讓陛下受傷的話,就別想從這里活著回去了。不過我還是不能讓你獲勝,畢竟我目前的身分是大西馬隆代表。」

我真覺得抱著一絲期待的自己很白癡,也為自己的卑微願望感到丟臉。不過這些傷害都是在提醒我偉拉卿是敵人這件事。

他穿著代表大西馬隆的黃白相間軍服。我則是代表卡羅利亞,還戴著從口袋拿出來的銀色面具。

虧我那麼想念他。

「……不過你還活著。」

我抬起動不動就垂頭喪氣的臉,重新握緊武器的握柄。我的手掌早就習慣酷似金屬球棒的握柄了。

「看到你還活得好好的,我真的很開心。」

「陛下。」

「不要叫我陛下,我的名字是你取的耶。」

耳熟的「對喔」這句話突然被打斷,取而代之響起的是渴望戰斗的男人的聲音。

「等一下!這場比賽請暫停!」

對相撲規則不是很熟的我,根本沒有想到會有人在正式開賽前向評審提出暫停要求。

只見肌肉男扛著新卷鲑從昏暗的敵方休息室走過來。四面八方照射過來的火把光芒,把鋼制凶器照得閃閃發亮。

「阿達爾貝魯特!」

他擁有讓人不由得稱呼他為美式足球員的厚實胸膛,以及閃閃發亮的金發與土耳其藍的眼睛,和有點偏左但高挺的鷹勾鼻,當然,還有白人美男子必備的屁股型下巴。

憎恨魔族,巴不得打垮真魔國的男人——馮古蘭茲·阿達爾貝魯特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走上前來。他的步伐慢得令人不耐煩,不過他每踏出一步,會場的氣氛就更加熱烈,可能是因為看到第二場比賽的勝利者,讓觀眾又喚醒先前內心的興奮感吧。人們舉起拳頭,還用雜亂無章的節奏踏步。

「我對這場比賽有異議!」

全場觀眾異口同聲地回應。

「啊?」

「難道這場大會是『一次決勝負!作假武斗會』嗎!?」

當阿達爾貝魯特把右手貼在耳邊,觀眾席中立即傳來有如暴風雨的「What!?」回應。我曾經在電視上看過這個景象哦。

「它應該是『淘汰賽!天下武斗會』吧!?」

「啊!?」

這次的「啊!?」是我發出來的。喂喂喂,你們全體國民都是霍肯(注:雷肯=HCLKMANIA,喜歡以鬧場的方式求勝的摔角明星)嗎?

阿達爾貝魯特興致勃勃地指著評審,重覆同樣的質問。

「這應該是『淘汰賽!天下武斗會』吧?既然這樣,第二戰的勝利者應該有權利跟敵隊的第三名選手戰斗吧?」

兩名評審既干脆又理所當然地點頭。

「你說的沒錯,獲勝者有權繼續跟敵隊的下一名選手對打。」

發生了無法預期的麻煩。第二戰的勝利者並不是約劄克,而是阿達爾貝魯特。而卡羅利亞的第三名選手則是我。

那真是澀谷有利有史以來最糟糕的「等一下」。

「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