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滿天飛舞魔之雪花片片 第十章
與我們競爭的小西馬隆隊伍一消失,羊群便一口氣增加速度。

「有人來了!?好像快被追上了!?」

趴在載貨架上的村田從車蓬露出臉大喊著。

「只看得到一團紅紅的!而且很有可能會被迎頭趕上。嗯?那不是馬喲……哇——天啊!,是人力車!人力車喲!」

「肌肉男!?」

肌肉、肌肉男、肌肉車隊,這就是名古屋式肌肉三段活用法。在降著白雪的氣候中,十二名肌肉發達的男人冒著青筋一起往前沖。從他們紅咚咚的半裸肉體中,還微微冒著熱氣。而且看到他們那副凶神惡煞的模樣,不禁令人避之唯恐不及。

「真是太野蠻了,怎麼連鞋子都不穿呢?」

「你錯了沃爾夫,不是那個問題,現在不是那個問題。」

肌肉男車隊連車輛都加裝雪橇,這樣一來就更有利于在混雜泥土跟殘雪的潮濕路面加速前進。只要我們速度稍微減慢,就很可能被追過去。

「要拐彎了喲!各位少爺們!請你們好好抓緊!要是被甩下去的話,本戰車可是不負責任哦!」

「要抓哪……哇,咬到舌頭了!」

我們在最後的彎道以高速做九十度的轉彎,後方的車體晃得就快解體了。我從沒想過自己有機會體驗到家畜拖曳的戰車所做的甩尾動作。巨大的競技場建築就出現在前方數百公尺之處,明亮的棕色磚牆遠遠看來,倒也滿像甲子園的。

從沿路民眾興奮的樣子來看,我們已經離終點不遠了。只是跟我們當初在東尼爾遜登陸一樣,他們還是豎起小指大叫。被母親抓住肩膀以防跑到路上的孩子們,則用力揮著黃色旗子。

「好開心哦~這種氣氛感覺好像在歡迎馬拉松選手呢。」

「有利,難不成你誤以為這是在歡迎跟鼓勵我們嗎……不可能的事啦。就算你再怎麼窩囊,不懂人情世故,好歹也該有點自知之明吧。」

「咦?」

正當沃爾夫拉姆語氣冷靜地說那些話的時候,有個白色球體從我臉頰旁邊掠過。它在撞到車蓬內側之後就應聲破裂,而淡黃色的半透明液體則粘呼呼地流了下來。

是臭掉的雞蛋。

「不會吧,為什麼我們這麼惹人厭?一般即使是敵國也會有加油助陣的人民啊?」

「你別忘了,這里不是真魔國,是西馬隆,而且是在王城朗貝爾哦!這些人想看的是大西馬隆跟小西馬隆的決賽,他們對其他的參賽者才不放在眼里。」

「應該說反而更礙事呢。」

因為村田聞到廚余所發出的刺鼻臭味,所以他用右手在鼻子前面不斷揮動著。

「他們是因為不想讓其他區域的參賽者獲勝,才想用語言或小動作打擊他們。澀谷,畢竟這里是地主國,就棒球來說,我們可是客隊呢。」

「……就算對方是客隊也該靜靜觀賞比賽對手的表現吧,像太平洋聯盟就是那樣,那是一般應有的禮儀啊?」

「傷腦筋,澀谷你也太遵守運動家的精神了。」

「運動家要是舍棄運動家的精神,不就跟一般的野獸沒什麼兩樣?」

「最近野獸(注:這里指的野獸是日本K-l格斗選手鮑伯·沙普)也很可愛喲——!綜藝節目上不就常看到?」

「我說少爺們,你們到底討論出結論了沒!?到底要不要拿冠軍啊?」

「當然要!」

我們就是為此而來的。約劄克做出了解的手勢後,便往駕駛座旁揮鞭。T字部位很快就做出反應,並對著隊友短短一喝:

「嗯哞嗚!」

這感覺有點像我老媽。

跑吧!綿羊,綿羊跑著。這次有點太宰治的味道(注:太宰治有一本著作叫《跑吧!美樂斯》)。

當我們跑完最後的直線道,眼前出現一道石砌的大門。在整片棕色的磚牆中央,有一處敞開的半橢圓型入口。在這段路程中人民對我們投擲過來的東西還真是應有盡有,除了雞蛋跟水果外,我們還得躲避海草跟熟透的番茄呢。

「啊~我想起來了,番茄節!我前五世的靈魂所有者是西班牙的面包師傅——!」

「村田爺爺,請你別在這個時候提起過去的陳年往事好不好。」

T字部位跟瑪莉的小羊們正以全速沖進大門。忽然間,地面的白雪消失,雪橇在石板地發出摩擦聲。羊群正如禁止緊急刹車的標語般,因為沖力過猛而沖進昏暗的通道上。等到煞車奏效的時候,人們的怒吼聲已逐漸遠去。

這時粗重的柵欄放了下來,大門則完全封鎖。而緊追在後的肌肉男車隊發出低沉的聲響,同時也迎面撞了上去。

「干得好,肌肉男!只是好像很痛。」

「現在不是同情別人的時候!對方又不會等我們。」

「咦?不過我們已經以第一名的成績抵達終點啦……」

我怱然往下一看,發現「輕盈地像夢一樣」號的周圍,已經被十幾名大西馬隆兵團團圍住。不管天候多麼嚴酷,全體人員的頭發仍然是輕飄飄的。他們心不甘情不願地報告我們的名次。

「你們在『速』這個項目得到優勝,並得以順利晉級決賽。下車吧,一個個給我站好!」

「不用大聲嚷嚷我們也會下車的。去,什麼裁判啊!真是粗魯!那是對勝利者應有的態度嗎?小心我向國際評委會抗議哦!」

「算了啦,人家搞不好是當地請來的義工呢。」

一旦進入屋簷下,離開下雪的范圍,我不舒服的感覺又回來了。那感覺很像感冒的初期症狀,要是不盡快喝碗葛根湯,今晚就得受發燒所苦了。想不到天氣越冷,我的身體狀況越好。難道我的前世是白熊或企鵝嗎?

「……總覺得、我、好像『暈羊』了……」

「你在、說什麼?馬、上、就要、決賽、了耶!」

沃爾夫拉姆站起來的時候也連連搖頭晃腦,他現在的狀況也不太好。

「咦?沒有時間可以讓我們稍做休息嗎?可是我們才剛到耶?又不是在比鐵人三項。地主隊只要在會場等待就好了。我們可是連著好幾夜餐風宿露,早就已經精疲力盡了。」

「對方就是看准了這一點。」

第一個從駕駛座跳下來的約劄克對我伸出右手。難道我的狀況看起來那麼差嗎?

「他們無論如何都不會讓我們贏的。只要有任何機會,他們都會趁機把我們逼入不利的局面,將我們徹底擊垮。畢竟如果讓藩屬地區獲勝的話,地主國不曉得會面臨什麼樣的要求。」

我們的願望只有一個。

把盒子還來!把盒子還來!

想必大西馬隆想都沒想到卡羅利亞的代表會做出這樣的要求吧。

「動作快!我們已經跟會場所有的人宣布『連續拿下智·速兩項優勝的隊伍已經抵達』,如果你們還在這里拖拖拉拉,很可能會引發兩萬名觀眾的暴動……不,你們也不能讓陛下久候!」

黃棕色相間的制服組里,有一名看似隊長的男人正大聲嚷嚷著。他們口中的陛下當然不是我,而是這個國家了不起的人物。村田略皺眉頭,還用他們聽不見的聲音用鼻子哼了一聲。

不過擠滿超過兩萬名觀眾的會場,倒是比非假日的西武巨蛋來得熱鬧。在那麼多觀眾的注視中,有可能平心靜氣的進行戰斗嗎?

我一面撫摸輕微疼痛的關節,一面被催促走在沒有窗戶的通道上。這里是所謂的後台,有類似選手休息室的房間。我被叫到旁邊三排的年輕人之前,感覺到背後的約劄克警覺的眼神。就安全面來考量,這時應該要等塞茲莫亞一行人的到來。他們雖然跟我們並行,但行走的路線卻完全不同,加上我們無法預測他們抵達的時間,結果護衛只剩一人,約劄克的負擔也跟著增加。

越接近選手專用的出入口,場內狂熱的氣氛就越盛。我們頭頂上的區域可能也是觀眾席吧,震天價響的騷動穿透天花板,應該是人們因為我們還沒現身,急躁得拼命踏地所引起的。一致的節奏撼動著牆壁,震得連腳底都感到一陣麻意。

置物室是充滿職棒風的開放式空間,既沒有門也沒有隔間。置于中央的長桌上則擺滿一整排危險物品。

「糟糕,得快點換衣服才行……雖然我對自己的腹肌毫無自信,但這時候已經顧不得那種問題了。」

看到我二話不說地解開扣子,西馬隆士兵不知為何竟慌張起來。

「等一下,這位選手!你這是在做什麼!」

「咦?反正觀眾跟評審都是男的嘛!就算我再怎麼不好意思或扭扭捏捏也沒有用,不是嗎?既然比賽規定我們這些男人要全裸進行比賽的話……」

「你在說什麼傻話!這可是在陛下面前舉辦的禦前比賽耶!?」

「澀谷~這又不是古代的奧運。」

「你就是這樣,我才總是念你不夠謹慎。」

村田驚訝地垂下眉毛,而沃爾夫拉姆則跟平常一樣氣沖沖地把我的鈕扣全扣回去。

「你給我聽清楚,魔族的貴族是不能當眾露出肌膚的,就算要脫也要到緊要關頭才脫!」

「緊要關頭?你……你講這話是什麼意思?反正同性之間又不可能發生什麼性騷擾事件。既然不能脫,那就拿件制服或球隊外套給我吧。」

既然是區域代表選手,就得正大光明地進場。如果身上穿的是厚重的禦寒便服,粉絲們是不會看我一眼的。只是不確定是否會有卡羅利亞加油團到場為我們加油就是了。

「衣服就穿你們身上的就好!不用麻煩了,反倒是武器必須盡快做個選擇!」

充當工作人員的西馬隆兵,指著排在中央堆積如山的凶器給我們看。在刺眼的火光照耀下,每一把武器都閃著古銅色的光芒。

「怎麼能使用敵國的武器呢?我自己就有佩劍了。」

「那可不行,比賽是這麼規定的……」

「喂喂喂,你們該不會……」

恐怕是在場實力最堅強的男子,正手持斧頭用冷酷的語氣說:

「膽子大到故意分配劣質的武器給我們,好讓我們一下子就輸掉比賽吧?」

士兵們臉色大變地說:

「你們這些低等領民,給我注意一下你們的言行!這些可是陛下好意幫你們這群沒什麼像樣武器的低等領民所准備的武器耶!每一把都是由我國名匠所打造出來的最高級珍品……」

「應該沒那麼高級吧,不過品質水准還算差強人意啦。」

閃著刀光的約劄克打斷對方的話。他把又長又重的鋼斧拿在頭上揮動好幾次,讓一旁的士兵不得不紛紛走避。

盡管村田不是選手之一,他也一把一把地將武器拿起來檢查。

「既然這是大會規定的,那就沒辦法羅。要是在這種地方提出毫無意義的抗議而因此喪失資格,那才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呢。看來這里所有的武器都依照尺寸跟種類分門別類,那從這兒挑武器倒也不壞。你想挑哪一種,澀谷?很可惜這里沒有槍,否則正好有機會教你GUN=KATA(注:槍=型,就像電影『重裝任務』里以劍道的方式雙手握槍進行槍戰。)呢——!」

「那是……新的鋼彈嗎?」

我從不曾好好地拿過武器,更況且我又不屬于格斗派,因此根本沒在鍛煉拳頭跟膝蓋。

像之前跟沃爾夫拉姆的決斗,也是肯拉德幫我挑了一把又輕又好拿的武器。後來我經手過的不是會變出花的拐杖,就是會依擁有者的態度而改變的魔劍。總之,我根本跟像樣的武器無緣。

倒是跟武器已經相處了二萬四千多個日子的三男摸著我的上臂說:

「你的臂肌鍛煉得還不錯。不如就選用弓箭好了,你以前不是說過你很擅長鎖定正在跑步的人並刺殺他嗎?」

「那跟刺殺跑者的意思不同啦!況且我說的不是真正以武器狙擊跑者,而是為了防止有人上壘而對准手套投球,以便刺殺跑者啦!」

倒是會場的士兵聽到我們的對話後,緊張地大喊:「大會禁止使用弓箭」。我想也是,因為一旦在禦前比賽時允許使用飛行道具的話,很可能會出現暗殺國王的歹徒。

「那麼矛呢?你拿拿看。」

我接下光澤暗淡的鐵棒。那可不是我單手就拿得動的重量,因此只好以右肩抵著長柄尾端。然而三名伙伴卻同時發出歎息聲:

「這感覺很像下田工作的農夫。」

我這個人可是很遵守槍炮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的,所以不管准備再多的武器,都不可能會有我用慣的工具。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當初我就不該努力打棒球,而是加入劍道社或弓箭社才對。如果仍然沒用的話,那就進標槍社或木杖社,對了還有伐木社……鎖鏈鐮刀社好像也挺有趣的。我依序對那一整排道具進行把柄試握的作業,而沃爾夫拉姆卻拔出細劍說:

「以長度來說的話,大概這樣就可以了。反正有利不必真的上場戰斗,他只是用來湊人數而已。」

「啊,是嗎?」

「那當然。與其讓你戰斗,倒不如讓骨飛族拿劍還比較有勝算,而且我們也無法讓你身陷危險當中!總之只要拿下兩勝就贏了,那就交給我拿下兩勝吧!」

在他身後的約劄克,以只動著嘴型卻不發出聲音的方式說:「瞧你一臉稚氣,說的話還挺能振奮人心呢——!」真希望這位王子殿下的自信能分一點給我。

「咦?」

我找到一把觸感熟悉的把柄,讓我不由得發出歡呼聲。

「這個怎麼樣?這個應該可以哦!喂,這位太太你聽我說啦!這跟金屬球棒的感覺幾乎一樣耶!」

當然它的重量比木制球棒,甚至紀念球棒更有份量,但這熟悉的粗糙感跟冰涼感,都對我具有無可抗拒的魅力。

「陛下,那個……你真的無所謂嗎?」

可是沃爾夫拉姆跟約劄克都對它的外表有意見。

「雖然不能大聲張揚,但好歹你也是個魔王啊!身分如此高貴的人物,卻足以棍棒當武器,這未免有失你的身分!而且這樣怎麼對得起曆代的魔王呢?」

與其說它是棍棒,不如說是鐵棒,而且表面還有突起物。每到立春的時期,它還常常跟魔鬼一起出現呢(注:日本在立春時,都會以此一工具扮鬼,再由其他民眾對它撒豆子代表驅)。然而不論我用雙手握住它,或以開放式站姿(openstance。為棒球打擊姿勢,是開放式打法的站姿)試揮的感覺部很順手。而且連續揮了幾次,它也沒有從我的手中滑出去。

「嗯,感覺滿不錯的。」

相對那兩個人愁眉苦臉的樣子,抿嘴偷笑的村田看起來倒是挺開心的。

「有什麼關系呢?反正世上也有拿著船槳大敗死對頭的劍豪,搞不好真的會有什麼奇跡出現呢?」

「奇跡,請你出現吧!要是沒有所謂的奇跡,我還真的沒有贏的把握!」

在焦慮不安的士兵催促下,我們來到了大會的入口。我們踏上光滑的石梯,站在左右兩面對開的厚重大門前。當我往冰冷的鐵門中央用力一推,場內熱情的叫喊聲頓時像雪崩般從縫隙中沖了過來。

「哇哦!」

我連忙用背把門擋住。

「怎麼了有利?」

「五、五萬耶!」

慘了,這根本不像平日的西武巨蛋。照那些人數,狂熱度跟同仇敵愾的氣勢來看,簡直跟舉行總冠軍決賽的福岡巨蛋差不多。而且座位上全都是肮髒的男人,發出來的噓聲也頗具威嚇力。

「……再回去休息室開一次作戰會議吧。」

「你在說什麼啊?已經沒時間害怕了。」

「安啦!澀谷。你就把那些觀眾當成馬鈐薯不就得了?」

「馬鈴薯又不會發出聲音!」

「要不然,你就把他們當成桃耳毒兔吧,它們的叫聲可是不容小覷的呢。」

這時我眼前浮現出粉紅兔子扭腰擺臀的模樣。

兩名魔族一左一右地架著我,帶我走到門前。村田則趕忙把門打開。

震天價響的音量與無數橙色的光線隨即迎面襲來。放眼望去到處都是火把,把場內照得像白天一樣光亮。我也是在那個時候才初次發現原來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就在我正打算踏入連接入口的休息室的時候,覺得自己仿佛被卷進熱烈的視線與冷冽的空氣中。因為我們所在的位置,就跟一般球場附屬的休息室一樣,照理說從觀眾席是看不到這里的,但是面對競爭的隊伍,觀眾的眼光竟能直達敵營,還真的不簡單。

「澀谷,你的面具。」

我趕緊摘下防風眼鏡,並從毛線帽上套下閃亮的銀色面具。因為在三人一組的選手團里,必須有一個人是隸屬于代表區域。對了,在這里的我並不是澀谷有利,而是以卡羅利亞領主身分出賽的選手——諾曼·基爾彼特。

「我正想說怎麼這麼冷,原來不是巨蛋的設計啊。」

競技場並沒有屋頂,從火焰構不到的上空不斷飄下白色的物體。不過老實說,就算蓋了屋頂也跟競技場很不搭調。

即便是觀眾的熱情也無法把白雪融化,場內早已經積了相當高的雪。

我抬頭看向天色昏暗的天空。

星星好像突然變多了。

「好奇怪哦~」

「嗯——?』

「我覺得我的感冒症狀一碰到雪就減輕許多……照理來說應該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才對。想也知道嘛!哪有人吹到寒風身體反而變好的呢?一般都只會讓病情加重而已。」

過去這段時間一直困擾我的後腦疼痛、心悸氣喘、嘔吐感、畏寒、關節痛,還有胸悶的症狀全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看來我的前世應該是白熊吧,真可惜不是小白獅王。」

「因為白雪對每個國家都很公平。」

喃喃念著深奧難懂的話,村田把手貼在我背後說:

「白雪並沒有順從法術的屬性,而且又是從其他大陸流動到此的云層,因此不管降在哪個土地都一樣保持中立。」

「……什麼跟什麼啊?這話是什麼意思?」

「算了,你應該算是犬型(注:日本把人分成「犬型」與「貓型」兩種。對想要的東西死咬住不放,又愛撒嬌是「犬型」,而我行我素的個性是「貓型」)吧?」

你的意思是,我是那種甯願到庭院開心奔跑,也不愛窩在被爐的類型嗎?

競技場的外觀跟田徑場一樣都是巨大的橢圓形,其中有一圈斜度很抖的觀眾席;而在應該是北邊的方位,則緊鄰著同色系的建築物。拿來當管理事務所的話是真的豪華了點。

「會不會是飯店啊?就像迪士尼樂園一樣。」

「不曉得,搞不好是神殿喲?而且是用來將戰士們狂野的英魂獻給神明的地方。」

是給死人用的!?也未免太觸黴頭了吧!

就在我們正對面,也就是比任何地方都還要遠的場所,有地主隊專用的休息室。昏暗的休息室里看不到任何人影,因此無法確認對戰選手的體格。

「嘖!那麼急著趕我們出來,對方卻可以慢條斯理的登場?」

「只希望別讓我們等太久,讓我們不小心淪為小次郎(注:宮本武藏與佐佐木小次郎決斗的時候,就是故意遲到讓小次郎感到心急而種下敗因)的下場——」

不小心淪成小次郎……此起大河時代劇,水戶黃門反倒比較有可能會演。

這時為我們帶路的工作人員舉起右手制止我們的談話。他露出詭異的表情說:

「安靜點!陛下要出場了。」

只見約有七成的觀眾一起站起來面向北方立正站好。從那邊的建築物屋頂處,一只閃閃發亮的箱子靜靜地降下。管弦樂團開始演奏,場內彌漫著男子合唱團的歌聲。但仔細聽會發現歌聲是來自北邊的觀眾席,其他人只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唱著。這種情況在每個球場都一樣。

村田簡短地呢喃道:

「真正的威脅或許不是這個國家。」

我正想仔細傾聽他接下來會說些什麼,但聽到的卻是士兵念念有詞的聲音。

「殿下……?」

搭著黃金吊籃降下來的並不是國王,而是類似王子的人物。可能是替繁忙的父親出馬吧?抑或是陛下正臥病在床。雖然他是個統治半個大陸的大國之首,但想必也有他自己的煩惱。

雖然距離太遠而看不清楚他的臉,不過光看王子殿下那身華服,就足以讓人大的眼福。

「小……小林幸子……」

抑或是美川憲一。

沒想到會在這麼遙遠的異國看到紅白歌合戰。殿下全身裝飾著由白、黃、金三色所組成的長羽毛,簡直就像是放大成人類尺寸的鴕鳥。感覺滿低俗的……不過豪華的程度的確足以吸引眾人的眼光。吊籃把不知叫什麼來著的殿下送到禦覽席之後,就以比剛剛降下時還要快好幾倍的速度離場了。

「啊~吊籃飛走了喲!」

「那就是賽門與葛芬柯(注:源自六O年代的這支雙人合唱組合的暢銷曲「老鷹之歌(Elcondorpasa之中的歌詞)羅!」

「我已經不想問你到底幾歲了。」

這個判斷果然明智。

當典禮快要結束的時候,敵方終于有動靜了。跟眼前這個有火把照耀的比賽場地比起來,對方的休息室可就顯得陰暗多了。雖然看不清楚對方的長相跟性別,不過身高倒是高矮立現。

三個人都一般高、三個人的肩膀都很寬、三個人的腿都很長、三個人都具備運動員的理想體型。

「唔,可惡啊——!為什麼那三個人都那麼有男子氣概呢?」

「干嘛為那種事情哭啊?」

「論長相的話,我們可是穩贏的。如果撇開克里耶不算的話啦。」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閣下。如果要比ㄋㄟㄋㄟ,我可是不會輸的喲~」

「天哪——!我怎麼覺得我們好像好色三口組啊——?」

我完全籠罩在自卑感里。心理層面在還沒開始比賽前就先輸了。

此時,兩名看似評審的男人踩著白雪來到中央。他們都有著美麗的棕發,是典型的西馬隆兵。他們對我們豎起一根指頭,大概是表示第一場比賽開始的意思吧。

「對了,我們得決定上場順序呢。誰要先上?就我的想法是讓實力弱的家伙先上,先把對方搞累再說。」

「你是最後一個。」

「陛下是最後一個。」

用字雖然略有不同,但意思完全一樣。

村田倒是舉了個很天兵的例子。

「澀谷,你不是常看運動漫畫嗎?像柔道或劍道比賽時,往往都是先派出實力較弱的前輩,直到最後一刻才會讓主將上場。只要乾淨迅速解決掉實力較強的家伙,屆時就不需要舉行主將對主將的大對決了。」

「我什麼時候淪為實力最差的選手啦……」

「這點是不容置疑的。」

一旦成為眾所周知的事實,就算對方身分再怎麼高貴,似乎也不會把話講得婉轉一點。就魔族來說,這種對待國王的方式算是十分合情合理的行為。

「如果要藉機探探對方的實力,由我去會比較適合……」

「我去。」

沃爾夫拉姆斬釘截鐵的這句話讓大家都不敢吭聲。

「萬一我不幸落敗的話,接下來就換克里耶,別讓有利有上場的機會。」

「……好吧。」

約劄克微笑地點頭贊同,他們完全漠視我的意見。與其說自己因為被他們排除在外而難過,不如說我更在意沃爾夫拉姆所講的話。

萬一我不幸落敗的話……

以我對他的了解,實在很難想像他會考慮到敗北的可能性。甚至可以說他在面對眼前的敵人從未心生畏懼,隨時都保持滿滿的自信。我還想找個人教教這傲慢自大的三男謙虛是何物呢。

「沃爾夫!」

我抓住掛在牆上的劍。他選的武器比外觀看起來要來得沉重,劍柄也粗得不好掌握。

「哎呀!國王親自拿武器給我啊?」

「你別跟我打哈哈啦,拿那麼重的武器沒問題嗎?」

「重?我還刻意選了一個跟自己隨身佩帶的武器最相近的款式呢。」

馮比雷費魯特卿小心翼翼地接過我手上的武器,隨即拔出其中閃著銀光的劍,接著毫不猶豫地將左手那個極不起眼的棕色劍鞘往我胸前塞。

「這個給陛下。」

「什麼……」

「別在意,這只是我個人集中精神的方式。」

他一步步踩著階梯,來到積雪的比賽場地。此時,吵雜聲立刻化為一波波的歡呼聲,氣氛也一下子升高。敵方的先鋒戰士也現身了。因為距離太遠,所以看不出對方的美丑與否,不過他也是一步步踩著階梯上來,嘴巴好像還咬著什麼東西。

「哎呀~對方把頭發綁在後面哦!這在拉面店可是常見的景象呢。」

村田悠哉地述說感想,但是我可沒辦法像他那麼怡然自得。男子身穿黃色與棕色的軍裝,看來首先上場的是一名極普通的西馬隆士兵。不過,佩帶在他大腿兩旁的特殊佩刀倒是令我十分在意。

「是二刀流!」

那是一把很特殊的圓弧彎刀,長度幾乎和我方的差不多。我捧著沃爾夫拉姆遞給我的劍鞘,拉著他的袖子說著。此刻我的聲音像是完全變成另一個人似的。

「不好了,是武藏!是武藏啦!敵人是替日本放送協會站台的耶!?」

「你在講什麼啊?」

「我說沃爾夫,還是先讓約劄克上場好了!那個二刀流看起來好像很厲害,你……之前曾經……跟我打平手過一次。」

因為我又舊事重提,于是他皺著眉揚起下巴說:

「原來是那場比試才造成你對我的武術缺乏信心啊?」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沒那個意思……」

「你真以為那時我沒有放水嗎?」

「唔!」

這只能由我這個當事人來判斷了。他說的沒錯,畢竟我是個外行人,在當時又是非常珍貴的雙黑人類。為了怕我受傷而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所以當時的他是極有可能手下留情的。

「我告訴你吧。」

他翠綠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露出與美少年極不搭調的笑容繼續說道:

「我並沒有放水,那次你的確是贏了,還讓我自己不敢耍出極具殺傷力的卑鄙手段。不過別擔心,今天的我是不會那麼好心的。因為對方是個無論我怎麼找,也找不出任何一絲敬意的對手。」

沃爾夫拉姆把臉湊過來跟我說了這些話後,就背對著我走了出去。倒是他突然承認我「贏」了他,反而讓我覺得好像遭到突如其來的偷襲似的。

「……什麼嘛……未免太突然了吧。」

「你不會把它放下來哦?」

村田指著劍鞘說道。

「我不是說過了,馮比雷費魯特卿一點也不弱不禁風嗎?」

「可是敵人是二刀流耶!?我還是不怎麼放心。」

「就算拿了兩支球棒,也未必能擊出全壘打吧?你也多少信任他一點嘛!倒是你這個劍鞘可以放下來了吧?」

「……不,我拿著沒關系。」

我不打算把沃爾夫拉姆托我拿的東西放在地上,只是杵在原地目送他的背影。從對面休息室走出來的大西馬隆兵,幾乎跟他在同一時間抵達競技場中央。忽然問我覺得有視線在看著我,皮膚的神經也跟著緊張起來。

我覺得北邊的觀眾席某處,有雙沒有敵意的溫暖眼神正看著我。

「是不是我神經過敏啊?總覺得有我認識的人在這里,可是觀眾席中不可能有我的朋友。」

「該不會是哪個年輕可愛的西馬隆少女被你或馮比雷費魯特卿『刹』到了吧?」

「如果真是那樣就太好了。可是芙琳不是說『天下武』禁止女人入場觀戰嗎?」

「啊,對哦!那就是又酷又壯的西馬隆男子羅?』

「那我可一點也不開心。」

想像捧著花束的長發肌肉男,我腦子就開始實況轉播起摔角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