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滿天飛舞魔之雪花片片 第九章
「前方發現巨大溝渠,請往右回避。」

「了解。」

「有小型夜行生物群從北方接近,請放慢速度讓它們先行。」

這大概是艾妮西娜的發明吧?「超小型魔動望遠鏡」非常適合夜間行駛的時使用呢。約劄克所在的駕駛座旁邊由我坐陣,負責當拉力賽的副駕駛。只要回避路面幾個凸起處跟水溝,就能降低輪胎脫落的危險性。雖然多多少少會增加一點距離,不過就行駛而言會較有效率。

「前方幾個並排的岩石中央寬度不夠,請來個大左轉加以閃避通過……終于正式進入雪地了,再這樣下去輪胎很可能會陷在雪中無法動彈。像剛剛就經過了一輛正在修理的車子旁邊……啊!」

「怎麼了?」

我反射性地拿下望遠鏡,因為我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我,我看到了!」

「看到了什麼?是看到沙漠陸龜交配跟產卵嗎?在青春期撞見那種場面可是會做惡夢的。」

不對,我看到的不是那種野生動物的神秘畫面。我看到的是類似會在電視靈異特集里出現的那種會讓人大驚失色的清晰易辨超自然少女。

白臉、白衣、白發的少女在天色未明的清晨獨自佇立著,而且她的額頭還流著鮮紅的血。透過望遠鏡還可以看見她用怨恨的眼神看著我。

「哇~她一定是因為意外或什麼事故喪生的!嗚——怎麼辦?要是我這輩子都被她的詛咒纏上該怎麼辦?拜托你快點成佛安息吧!」

「澀谷,這里又不是佛教國家。」

雖然每次玩碟仙時都是我自己在動,不過我還是超怕鬼魂的。不久前棒球隊集訓的時候就住在傳說中有「那個」出沒的民宿,把我嚇得半死。我在牆壁的汙漬看到BOSS(注:日本咖啡品牌Boss的商標)的臉,水龍頭還流出充滿鐵銹味的紅水……廁所還沒有水咧!

「啊,好像還在耶。」

「什麼——!?村田你也看見了——!?」

「不只是我,每個人都看得見吧!所以那女孩並不是鬼魂。」

約劄克拉住缰繩讓羊車慢慢減速,而剛剛看到的女孩還是默默地站在我們停止的地方。她有一頭泛白的奶油色直發及淡藍色的大眼睛。全身雪白的造型,讓紅色的鮮血變得格外顯眼。這怎麼好像在哪兒看過?

「真的耶……她不是鬼。」

想不到在這寒冬中,她只穿著令人難以想像的薄衣衫。坐在副駕駛位子的我拿起煤油燈,看到她細瘦的雙腳及露在外面的膝蓋。漸漸積起細雪的地面上則映著灰色的影子。從她稚氣的臉龐與手腳的長度判斷,她應該還不到上小學的年紀。在這樣的凌晨時分,怎麼會有個小女孩獨自在黑暗的屋外游蕩?

「小妹妹,你怎麼這麼晚還一個人在外面游蕩呢?你家在哪里?你的爸爸媽媽呢?」

我從簡易戰車一躍而下,試著詢問她的身分。女孩把手指插進身邊的羊毛里,還一臉憐惜似地撫摸綿羊溫暖的肌膚。她額頭上的傷口跟血跡已經干得差不多了,看來傷勢沒有我想像中的嚴重。不曉得吉賽拉教我的那個什麼來著的治愈能力對她有沒有效?

「你是怎麼受傷的?讓大哥哥看看好嗎?放心,我不會弄痛你的。」

「……命。」

女孩用她沾滿灰塵跟煤炭的手緊緊抓住我的袖子。

「救命,叔叔。」

「什麼?」

現在不是因為她叫我叔叔而感到沮喪的時候了。我們不能把這麼小的孩子丟在這兒不管,更何況她額頭上的傷也得處理一下,最重要的是這孩子的父母一定很著急吧。

「你是不是自己跑出來的,小妹妹?你家住哪里?你從哪里來的?」

小女孩默默指著她來的路。從載貨架跳下來的村田一把拿走我的望遠鏡。

「……那里在冒煙耶。」

「這麼說的話,她是從火災現場逃出來的羅?那她得去現場附近等著,否則會跟父母失散的。」

小女孩手指的前方,正冒著灰色的煙。雖然在這種荒野里有住家是很不可思議的事,但還是得先把她帶去那里才行。我讓啜泣的小女孩坐在我的腿上,然後駕著羊群往那個方向前進。

原來著火的並不是一般人家的屋舍,而是有著尖形屋頂的兩棟建築物。雖然周遭站有十幾名士兵,但畢竟這里是水源稀少的干荒野地,看來滅火行動無法順利進行。只見火勢越來越大,那些人卻毫無滅火的意願。

令人納悶的是,環顧四周並沒有發現類似她父母或祖父母的人們。倒是圍有柵欄的某個角落,聚集了大約三十幾名孩童。他們害怕得全部靠在一塊,沒有人發出任何聲音,只是流著淚望著被濃煙熏黑的三角形屋頂看。坐在駕駛座的約劄克輕聲說道:

「……難不成?」

還沒來得及問他「難不成什麼?」坐在我腿上的女孩隨即站起來沖向她的伙伴。孩子們一起伸手對她喊叫:

「恰吉—一!」

雖然心中有一股想間「該不會是電影『靈異七殺』里的恰吉吧!?」的沖動,然而我還是將這件事先擺一旁。真正令我驚訝的倒是那群孩子里有我熟悉的臉孔。尤其是手上還抱著幼童加以呵護的馬奇辛的伙伴——那對美少女雙胞胎。

「我想起來了!我正在納悶她跟某人很像,原來這些孩子跟殺人魔姐妹花長得一模一樣呢……等一下,那他們全是……」

「都是有神族血緣的孩子,我想他應該知道吧。」

村田的語氣聽起來氣呼呼的。約劄克把羊群安排到安全的地方避難之拍,就急忙跑回我們這里。

「我對這種地方很熟哦,因為我以前也曾寄養在這種教會里。」

名叫恰吉的女孩沖進佛萊迪的懷里。佛萊迪簡短地問她「為什麼!?」連這種時候都把語尾省略掉,聽起來似乎是在生氣。不過我猜佛萊迪一定是想問她:「為什麼你沒有逃跑呢?」

望著士兵滅火的動作,約劄克露出非常空虛的眼神。

「這里應該是專門收養與神族有血緣關系的小孩的地方,就像我們這些魔族跟人類的混血兒被隔離在荒野的道理是一樣的。不過這些小孩的狀況有點不同,因為流有神族血液的小孩,有些生來就擁有強大的法力。其中也包括未來優秀的法術者,也就是說……」

此時,房子內部發生小規模的爆炸,部分屋頂因此坍塌掉落。

「……他們是非常有價值的商品。」

「你說『商品』?」

「他們在自己國家的軍隊中被當成士兵使喚,或是以法術者的身分賣到國外去。像這樣的小孩子在大陸有很多,尤其是擁有神族血統的人……這點魔族混血兒可就輕松多了!因為我們幾乎沒有任何魔力。」

可能是在意默不作聲的我,約劄克故意用開朗的語氣說道。

竟然把小孩當成「商品」?而我就身處在把這種行為視為天經地義之事的國家里。

拼命運水過來的西馬隆兵,在後面大叫:「還有職員在里面!」難道說設施里的工作人員舍命救助孩子們逃離火場,自己反而身陷其中嗎?雖然水源的確不足,不過他們滅火的效率真的很差。照理說里面已經沒有可燃燒的物品了,不過早已燃燒殆盡的火苗就是滅不掉。

「真不可思議,左邊那棟都已經呈現碳化狀態了,但是火就是燒不盡。」

「喔~那個啊,澀谷你是第一次看到嗎?」

皺著眉頭的村田把雙手交叉在胸前,他該不會又在腦里翻閱某個時期的記憶吧?這實在是我這個凡夫俗子無法想像的畫面。

「這種特殊火焰不是用水就滅得掉的。」

我不是第一次聽到這句話,以前也曾聽說過這樣的特殊狀況。

「沃爾夫我問你,之前也曾發生過這種事對吧?聽說由純熟的火之術者所釋放的火焰,是無法用普通的水滅掉的。」

「沒錯,是在國外的人類村落遭到襲擊時發生的事情,對吧?」

地球的友人頓時露出意外的表情。我並沒有把所有在真魔國經曆過的事情全部告訴他。村田並不知道我的經驗值清單,自然也不確定現在是處于哪個等級才對。

「這麼說來,這場熄滅不了的大火災,很可能是某個魔法者利用魔法引起的羅!?」

沃爾夫拉姆誇張地歎了口氣。

「一、不是魔法使,是法術者。二、不是魔法,是魔術。三、這里有除了我們以外的魔族嗎?」

「沒有。」

「所以,你的意思是這場火是由我這個火之術者操縱的羅?拜托,那怎麼可能啊?你嘛幫幫忙啦!有利,稍微動一下腦筋好嗎?就算有大賢者在身邊輔助你,但你要是凡事不自己動腦思考的話,總有一天腦子會萎縮成海綿狀的!」

那正是現代地球的一種病呢。

「這應該是人類利用法術施放出來的火焰。這附近一定有正統的法術者想盡辦法要燒毀設施,而且就連現在也還在誦念咒語,企圖把一切全都燒盡。」

經他那麼一說,我開始試著動腦。但可能是因為平常都只會訓練肌肉的關系,我的反應就是比別人慢。既然如此,只要逮住那個法術使並阻止他繼續施咒不就得了?

快來人哪!不要光是提水救火,要順便找出操縱火焰的法術者啊!否則這場火在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熄滅的。最後不僅是設施,可能連整片荒野都會遭火吞噬。

我用慢動作的模式開始慢慢尋找操縱火焰的法術者。不管是理論還是推理,在這時候都派不上用場,我只能以擁有類似力量的身分,去感覺那股無法言喻的奇妙力量及操縱它的人物。我不確定這麼做是否行得通,但照理說起碼能找到一點線索。

這時我強烈的眼神跟雙胞胎其中一個交會。她們分別有著一雙閃閃發亮的金色眼睛及彷佛無星之夜的漆黑眼睛。我胸口的魔石開始發熱,沒錯!就是那雙眼睛,除了她沒有別人。

我默默祈禱「天哪~希望我的猜測是錯的」,但不夠誠心的祈禱是不可能實現的。她正微微動著嘴唇,施以強力的法術。就算被我察覺了,她也無意停止施放火術的動作。

「佛萊迪!」

老實說,我根本分不清她們倆誰是誰。不過因為她對我喊的名字產生反應,看來她應該就是佛萊迪吧。

「快住手!你這麼做到底有什麼目的?立刻停止施咒,然後命令你的火焰消滅在水源之下!」

甩動著泛白金發的她搖頭拒絕我的要求。

「佛萊迪你仔細思考一下,自己到底想做什麼?現在的你為了參加比賽而在初次造訪的國家中,燃燒跟自己無關的設施,並殺害內部職員的性命!這麼做究竟有什麼意義?」

「跟你。」

無關。你說跟我無關?村田把頭轉到一旁,盯著充滿挑釁意味的金色眼睛。

「……是她嗎……?」

「沒錯。對了,沃爾夫,當時的我是怎麼把差點燒掉整個村子的火焰滅掉的?」

突然被問起令人懷念的往事,馮比雷費魯特卿露出意外的表情。

「你不記得了嗎?是雨。」

「雨?」

「沒錯。當時你使天空降下打破記錄的豪雨,因而在短時間內一下子就把火熄滅了。你該不會想用那個法術滅火吧?可是當時的情況跟現在可是不一樣哦。」

沃爾夫拉姆說完後,村田繼續用冷靜的口吻說道:

「那些孩子都是神族的孩子,而且這里並不是魔族的土地,而是充滿順從法力之要素的人類的大陸。就算你想在這塊土地運用魔術,我也不認為你能敵得過她們的法術。而且要是魔術失控的話,你可能會受到傷害!我不希望你因為執行成功機率偏低的方法而讓自己身陷危險。」

「成功機率?」

我所做的事一直都維持在最低限度邊緣。毫無來由的笑意跟毫無根據的自信,不禁在我心中油然升起。而胸前的魔石不斷地變熱,我隔著衣服緊緊握著它,彷佛它也成了我力量的一部分似的。

開始累積在耳朵、衣領及臉頰的白雪,出乎意料地讓我感到冰涼舒適。我感覺它透過皮膚滲透到身體中央,把所有的毒都中和了。我覺得這時應該能做些什麼。雖然平常的我總是沖動地亂闖禍,不過我相信這次自己應該能控制得當。

「沒有人會因為打擊率低就笨到不敢揮棒吧!只要不揮棒就肯定打不到球。就算你能好運選對四球,但是如果不能在打擊區給敵人施壓的話,壞球是不會出現的。與其叫我乖乖被三振出局,我甯願選擇豪邁地揮棒落空,就算被人家譏笑是電風扇也無所謂。要我白白放棄有機會打擊出去的好球,再坐在長板凳上懊悔,我甯願發狠用力揮棒……雖然最後很可能會落空。」

這時我的眼角出現了一名熟悉的男人身影。那是有著軍人挺直的背脊,步伐豪邁的馬奇辛。他總是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害我不由得破口大罵道:

「那家伙怎麼會在這里?」

「或許他把馬車停在這附近露營呢!傑森跟佛萊迪之所以在這里,應該也是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偷跑出來的吧。」

推剪馬尾好像發現了什麼事情似的,往雙胞胎的方向走去,我也連忙沖了出去。

「住手,馬奇辛!不准碰那個孩子!」

「閉嘴!」

他一出手就制住了我,不過視線仍停留在雙胞眙身上。

「你們竟然忘記我把你們從這里買走的恩情,在比賽比到一半時就給我逃跑!」

從這里買走……?這麼說傑森跟佛萊迪原本是這里的小孩羅?

馬奇辛揪住佛萊迪的衣服,把她拉倒在積雪的地面上。

「住手!」

大人的身體隨著這句叫聲被震了開來。另一名雙胞眙的金色眼睛燃燒著熊熊怒火,直盯著敵人看。原來是傑森正用自己的力量保護妹妹。

「他說只要贏得比賽,就會把這里讓給我們。」

少女的淚水忍不住落了下來,並對著我大喊:

「他明明說贏了比賽就會實現我們的願望!可是今天經過這里時……卻又說已經找到艾美、蒂娜、海瑟及安迪的買家。」

「佛萊迪!」

「你明明答應我們的!」

我因為無法接近佛萊迪而拼命掙紮著。我連想要拉她一把讓她坐起身子,甚至想說服她都辦不到,因為村田正抓住我的肩膀。

耐傑爾·懷茲·馬奇辛拔出腰際的劍。

「住手,馬奇辛!對方只是個孩子耶!?」

我甩開那雙制止我的手,用不成語調的話語傳達出「不可以沖動」這句話。沒關系,總有一天我一定可以控制得很好。

可以趨使我行動的只有我自己。能夠命令澀谷有利的,不是村田也不是「那個人」。

只有我自己。

我預測周圍即將變成純白的景象,因此閉上眼睛免受光芒的刺激。站在暴風雪中的我,感覺到自己正用力叉開雙腿站立。但是我再也聽不到那名女性的聲音了,沒有人會引導我了。

就算我把手伸出去也抓不到任何依靠,甚至感受不到有人站在旁邊,只能屏住氣息,提心吊膽地走在這片白色的空間里。至于佛萊迪則站在比剛才更遙遠的位置。雖然我置身在幾乎快把我吹倒的強風中,然而奇妙的是我卻聽不到任何聲音。

奇怪?怎麼跟平常不一樣?那個老是說著奇怪言詞的「他」並沒有出現,耳邊也沒有傳來令人心情高亢的BGM,右手也沒有持扇的感覺。

白色的空間里只有少女跟我面對面地站著。

這就是我控制自己、要求自己的成果嗎?

「佛萊迪你聽我說,我能體會你的心情……不,雖然我沒體驗過你那樣的經曆,但是被人欺騙的心情一定很難受吧。」

我竟然一改平日作風,說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話,但其實內心焦急得要命。這就是我嗎!?這是那個進入爆發模式的我嗎!?

「但暴力並不能解決任何事情。佛萊迪你聽我說,我希望你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勇氣。我並不想斬你們哦!只希望能夠設法幫助你們。」

「騙人。」

少女輕輕搖著頭,但是已經不像剛才那樣憤怒了。

「……我不相信。」

「我希望你把火滅了,佛萊迪。還有人在里面,應該也是你認識的人吧?或許你們還曾經聊過天,玩在一起呢!說不定那個人也曾經做過飯給你吃哦!難道你真的想奪走她們的生命?我答應你,佛萊迪,只要把火滅了,我就帶你們離開這里,我會帶你們到更適合居住的地方。你跟傑森最大的願望,不就是住在比這里更開心的地方嗎?我帶你們去,跟我走吧!我一定會替你們找到那種地方的。」

我慢慢地伸出自己十六歲的手。雖然不曉得自己能做到什麼程度,不過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完成!無論如何都會實現我的諾言。經過了一段快讓人等不及的時間之後,佛萊迪終于握住我的手。

「我一定會找到適合你們居住的場所,我答應你們,絕不會在中途放棄你們的。」

當眼前出現巨大的瀑布時,村田只是默默地閉上眼睛。

自己為什麼會以澀谷有利的友人的身分生在這個國王統治的世界、這個魔王統治的時代,他已經慢慢理解這個道理了。

這時雪化為豪雨狀態,一下子就把熊熊的烈焰滅了。

但他心里對神族還有一點疙瘩,因為他們對魔族而言是危險的存在。

如果沒有處理得當就會變成可怕的瘟神。

眼前的友人一面使用魔法驚人的魔術,一面虛脫地蹲了下來。不管是過去的氣勢、壓迫感及英姿,都已不複見。有利似乎也察覺到自己不太對勁,只好拼命打哈哈掩飾內心的不安,但是聲音卻沒什麼力道。

「……我覺得自己有點怪怪的,我好像變成酷炫型男了。」

「我倒是覺得你稍微有魔王的樣子了。」

嘲笑他的沃爾夫拉姆,言詞中也透露出些許不安。

村田健仰望魚肚白的天空,像是看到了什麼好預兆。但是他漆黑的眼睛還沒看清楚天空的顏色,就已經被一抹灰色的煙遮住了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