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滿天飛舞魔之雪花片片 第七章
愛子十六歲(注:日本第十八屆文藝賞得獎作品《1980愛子十六歲》,作者堀田明美當時還是就學中的高中生,此書後來還翻拍成電影),羊十六頭,然後江夏二十一球(注:指廣島隊名投手江夏豐在對近鐵隊的第九局下半所投的二十一記傳奇性的球)。

最後的數據對我這個棒球小子來說是非常具有參考價值的教材,但是前面兩個呢?尤其是羊十六頭,對于不習慣與羊為伍的人來說,很可能會顯得手足無措。

因為不管是馬,牛還是肌肉男全都被租光了,加上又沒有其他合適的動物可供驅使,我們卡羅利亞選手團不得已只好用羊來拉車。在這個世界里,四只羊等于一匹馬力,依照不得超過四匹馬力的比賽規定,我們只要使用十六頭羊就行了。

于是羊主人——瑪莉便對我們進行既溫柔又嚴格的訓練。但訓練期只有整整一天的時間,而學員就是從未碰過家畜的貴族三男,跟最愛吃烤羊肉的克里耶肉食約劄克,以及從未穿過標有羊毛商標制品的我。因此要想順利控制它們是不可能的事,訓練課程從一早就陷入困境。

非魔動簡易戰車……外表看起來跟小型馬車差不了多少,單就素材來說足既輕又堅固……雖然我們已經將戰車緊急運送過來了,但最關鍵的拖曳動物卻完全不聽使喚。要是無法讓它們乖乖排隊,想將它們套上皮帶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不行,光是看這堆毛球動來動去就讓我好想睡覺,而且我根本無法想像綿羊拉車會是什麼模樣。在我的印象中它們只會吃信而巳。」

「澀谷,那是黑山羊啦。」

「你在說什麼啊,綿羊本來就是會跑的動物啊!嗯。」

如果有接受六三三制國民義務教育(注:所謂的「六三三制」是國小六年、國中三年、高中三年的敦育制度)的話,目前應該是國一生的瑪莉,就像個斯巴達教育體制下的班長,正猛力揮動她粗粗的麻花辮。她把一格階梯高的岩石當做講台,啪啪地揮動樹藤編成的鞭子。那一定是牧羊用的,應該是牧羊用的,很可能是家畜用的吧!?

「不會跑的綿羊就只是普通的綿羊,嗯。如果只曉得吃草把自己養肥,那只會落到毛被剃光的下場哦!」

「話雖如此,不過羊的價值不就在于羊毛嗎?瑪莉。啊,不過男人的價值可不在于毛發哦!而且這麼細的腳適合在沙地奔跑嗎……唔!」

我揉了一下附近一只小灰的大腿,觸感硬梆梆的。

「……都,都是肌肉耶。」

雖然全身覆蓋1OO%純羊毛,底下卻是有如運動員的肌肉體型。

「怎麼樣啊?」

「我錯了,班長。」

年幼的羊主人洋洋得意地雙手插腰,而被五頭羊團團圍住的沃爾夫拉姆則因金發被咬而大聲慘叫。在一旁看著這副景象的母親,則露出大大的笑臉向芙琳道歉。

「真是抱歉,我這個女兒從以前就是個不良少女,是的!尤其它們又是瑪莉第一次親自照顧的豐群,沒錯!因此連說明都很賣力,對的!要是能在這次比賽中拿下前幾個名次,就能把它們當成會拉車的綿羊來提高賣價,是的。這樣它們就不會被當成食用肉,還能被當成飛躍羚羊去參加賽羊喲,是的。」

我說大嬸,我覺得她已經超越不良少女的領域了。

這時約劄克被綿羊踢了一腳。

「擋路者會被綿羊踢到沙堆里,嗯。看來比賽的時候要從外側超前,不能從內側,嗯!這點可要記起來。」

「好難……賽羊實在太難了。」

「你放一百二十個心!距離終點朗貝爾共需四十萬馬腳,在那之前你們一定會抓到訣竅的。」

「馬腳……」

問題是如果前段路程被其他競爭者遙遙領先的話,等到了接近終點才學會全部秘訣也為時已晚。我們一定要設法在今天把基本技巧,也就是最低限度的馭羊術學好才行。

我開始擔心起來。明天就要正式比賽了,但身體不舒服的狀況就算睡一晚也不會痊愈,對競速的准備也都沒有任何進展。加上這里的燈油味道比家畜的體味還刺鼻。

「可惡,頭好痛哦!」

「澀谷,要不要唱首歌試試?電影里的豬不是用過那種操縱羊的咒語嗎?(注:此指『我不笨,我有話說』的電影,英文原文為『BABE』)就是『拉姆秋!普拉姆秋普,拉——姆拉姆拉姆拉姆秋普,馬咚咚咚』那種啊?」

「哇啊——!」

「哇——沃爾夫被踢了!村田,看來不是這樣唱啦——!」

「唔——我想不起來耶。那是什麼豬的電影啊?是《DAVE》嗎?」

「還胖子大久保咧(注:DAVE與日文的『胖子』發音相近,而前巨人隊名捕手,現為日

本職棒解說員的大久保博元的外號就叫『胖子大久保』)……拜托,我還比較喜歡DAVESPECTOR(注:在日本演藝圈發展的外國演員)呢。這兩個DAVE不一樣啦!」

「BAVE?』

還RUTH咧!拜托,又不是在玩人名接龍。

關于動物的事情,我看還是別借助大賢者的智慧好。反正那家伙只住過公寓,他只養過安哥拉土撥鼠跟電子寵物。如果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的話,那我還比他更有馴獸師的天份呢。

「嗯哞!」

在旁邊一直看我們練習的T字部位,慢慢張開四肢用力踏地。鼻子上面的毛豎立著,還對著天空發出粗壯的叫聲。

「嗯哞西哞——!嗯哞西哞——!……嗯哞西哞——!西卡咩——耶耶耶喲喔喔喔——」

T字部位學會新歌了!世上又多了一位音樂家。

「世界里……什麼!?」

十五頭羊步伐整齊劃一地乖乖往旁邊移動,然後站在剛從高速艇運送過來的非魔動簡易戰車「輕盈地像夢一樣」號前面,一絲不苟地列隊站好。

「好……好厲害啊!這是怎麼回事?T字部位真的是羊嗎?帶是美麗諾牧羊犬?」

T字部位它淡棕色的臉部中央長著白色的毛,偶蹄目的它看起來總是在笑一樣。這時瑪莉從岩石上跳了下來,不斷撫摸站在最前面的隊長。

「了不起!你真的很了不起耶!啊!你一定就是傳說中的綿羊女王吧!?嗯!」

QUEENOFTHESHEEP「耶哼」地哼著鼻子。

「我真不敢相信,綿羊女王竟然真的存在!我一直以為那是故事事里才會出現的奇跡說,嗯!」

我不禁在內心無言地吐槽著:「聽從來沒聽過這種故事。」

至于瑪莉則因為遇見LEGENDOFSHEEP而感動不已。

「只要有你在絕對會贏,嗯!綿羊是不會輸給馬的,嗯。你們已經沒問題了,駕馭訓練到此為止。接下來只要把一切全交給它就行了,嗯。」

「太好了!」

然而我卻對這莫名其妙的結業宣言開心不起來,這種心情實在很複雜。雖說「專家辦事你放心」,但是把一切全交給羊負責,真的妥當嗎?親切誇獎完T字部位之後,羊主人倏地站了起來。

「好了,接下來是直線停車練習!比賽中的道路一定會擠得水泄不通吧,嗯。」

「咦!?」

用十六頭羊直線停車?光是想像就覺得可怕。

好孩子在看電視的時候記得要在光線充足的室內,並且跟電視機保持適當的距離哦!我們把一天當一小時用,只不過在跟家畜進行過度的接觸之後,讓我難得出現肌肉酸痛的症狀。

「唔唔……這玩笑開大了……」

隔天早上一醒來,發現我的手腳僵硬到動也動不了。照理說我每天都有做仰臥起坐跟青蛙跳,因此不可能發生運動不足的情況。但不管我再怎麼硬撐,身體就是起不來。可見如果想用羊車競速的話,這時候打棒球運動不到的肌肉就顯得十分重要了。

就在我用微妙的半蹲姿勢吃早餐的時候,村田居然指定我當筆試的代表,只因為我是三人之一的參賽者。

「啥米!?可是我在日本的學科成績很爛耶!況且這國家的文字又十分繁雜,光是要看懂問題都很難了!」

「多花點時間看不就看懂了?」

「而且!我也最不會寫字了,我的筆跡簡直就像蛇在爬一樣!沃爾夫的字就漂亮多了,而且如果他們把西馬隆文學當作試題的話,那麼曾在這里待到十二歲的約劄克不是更適合嗎?」

「馮比雷費魯特卿的字跡的確是很漂亮,不過他似乎有點神經質耶。而且澀谷你想想,如果卡羅利亞的參賽者使用的是高等魔族文字,你猜他們會怎麼想?雖說不見得會追究其他兩名參賽者的國籍,可是閱卷者又會怎麼想呢?」

「啊——!那——是——」

我往沃爾夫拉姆金色的後腦勺望去。他因為罹患美少年常見的低血壓,所以從剛才就一直趴在桌上。

「怎麼樣?如果是用你那充滿個性的筆跡參賽,就不會因為國籍的問題而順利通過了。」

那不順利的話不就慘了。

「那不然讓約劄……」

「陛下,有件事我實在很難啟齒,那就是我住在這個國家的期間都不曾受過任何教育。之後所學的知識也是在真魔國的軍校得來的,而最近看的書是《毒女艾妮西娜》。雖然我已經老大下小了,可是也會怕到不敢一個人去上廁所呢。」

在得意友人「你看吧!」的催促下,我只得前往「智?速,技?綜合競技淘汰賽!天下第一武斗會」的智力項目會場。他一直陪我走到非相關人員禁止進入的正前方,然後像送考生進考場的父母那樣目送我進去。

如果說總決賽的「技」代表的就是武打比賽的話,那參加筆試的當然就不會是書生型的選手。其中文武雙全的應該也占大多數,不過肌肉男的比例應該會高些。就氣氛來說,感覺應該很像是參加體大的入學考試,或是體育協會的部長會議。

我看著那些入席的人,大概不到五十個。如果這就等同于參賽隊伍總數的話,那麼勝出的機率就跟參加甲子園一樣難。芙琳還說什麼這次是難得的機會,看來抱持孤注一擲主義的人還真多呢。

「喂——!喂——你聽我說——!」

我在入口前回頭望,只見村田兩手圈著嘴巴大叫:

「聽清楚沒——!?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對自己國家的文化與教育感到驕傲——!聽到了沒有——?別忘了驕傲這件事喲——!?」

「好好好。」

村田的聲音響徹整個會場,在場的所有人也跟著點著頭下定主意。你也別把這麼有用的建議大聲嚷嚷地強調嘛!真希望你總在只有我們兩個獨處的時候偷偷跟我說。

我找了個適當的位子坐下,隨即有個男人無聲無息地站在桌子旁邊。對方的雙手在胸前交叉,還穿著黃白色相間的軍服,並且留著一頭輕柔的長發。原來是西馬隆軍人。我訝異地往周圍看去,發現每個座位旁邊都安排一個人站崗。就算是防止作弊的監考官,也不需要用一對一的嚴厲方式吧。

當預定的時間一到,他們隨即發下紙質粗糙的考卷。上面只印著一行簡短的文章。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無法立刻看懂它的問題。

我輕輕閉上眼睛,並試著用手指辨別問題。因為印刷技術不是很好的關系,因此這一行文字略顯凸起。太好了,看來應該有辦法解讀。反正比賽規則里又沒有禁止使用超能力或特技,我這樣的行為應該不算違規吧?

『請在以下的解答欄里寫下關于我偉大的西馬隆王國曆史。』

「……是HISTORY問題啊?」

就算講英文也是相同的意思。題目總算是看懂了,然而卻同樣毫無頭緒。

這已經不是我世界史從沒考及格過的問題了,而是我怎麼可能會了解西馬隆的曆史嘛!講老實話,我哪知啊!我連自己國家……在這種情況下,我連日本跟真魔國的曆史……都一知半解的,哪還有美國時間了解其他國家的曆史啊?不是我愛吹牛,我連你們總統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呢。呃——你們這里好像不是總統制哦?

我轉動眼球偷看四周,只見大家都拼命動著筆杆。可惡,只好隨便亂猜了。倒是你們這些人嘴巴說「我完全沒念書——」什麼的,其實早在家里用功過了吧?唉~真是孤獨啊。在浩瀚的大宇宙里,不了解西馬隆曆史的就只有我一個嗎?

「……宇宙是人類最後僅存的疆土……」

就描述一國的曆史來說,這個破題句提到的范圍也太廣泛了點。

不曉得村田的提議有沒有用。他說「要對自己國家的文化與曆史抱持自信」,然而在這里卻連一點屁都……訂正,連一點排泄物都派不上用場嘛!

畢竟在我所有學過的曆史中,都不曾提過西馬隆這個國家。那是當然的羅!因為不管地球的哪個大陸上,都不曾出現類似它的國家。干脆捏造個故事,然後祈禱它能夠跟事實有點關連好了。不過若要提到征服大陸全土的話,是要以拿破侖還是亞曆山大帝作為代表性人物好呢……

「不行……我腦海中不斷浮現類似史特龍的臉……」

我真是個大笨蛋。

既然這樣,只好使用最後的殺手锏。許多無計可施的大學生都是靠它才ALLPASS的。哥哥曾說過:「既然答案不在你腦子里,至少也要把這個寫上去」。

「好吃的咖哩作法……首先把洋蔥切成約小指的寬度……然後用倒了油的平底鍋將它炒到呈焦糖色……」

不曉得是唬爛的還是真的,聽說在我哥哥念的大學里,就有人用這種方式拿到學分。只是剛好那個教授討厭洋蔥,因此只把答案當做食譜,就再也不看一眼了。不過如果是宗教學科的考試時,可就要注意肉類的選擇了。

我用自己有限的知識,設法把廣大的解答欄填滿。像是印度辛香料啦,肉荳蔻啦,姜黃啦,印度烤餅啦,印度面包啦,福神漬啦,還有提味用的巧克力跟即溶咖啡。接著還提到了印度風味咖哩跟歐風咖哩之間的差異與可口度,以及放到第二天再吃會更美味的科學理論,最後連加了馬鈐薯的加溫方法、剩下的咖哩湯汁活用法與保存法,甚至絕不能讓狗吃的理由都一應俱全。我把我這十六年來所累積的所有咖哩小知識,全都在這里發表出來。

當我把考卷填得黑漆抹烏的時候,握筆的右手早巳被手汗濕透,用眼過度的雙眼痛得要命,然而卻感受到一股愚蠢到極點的成就感。

「呼——」

連呼吸也變得十分急促。看起來像是主考官的西馬隆兵一敲鍾,站在旁邊的監考官便把考卷收走了。可能是身兼閱卷的工作吧,他們大致將考卷瀏覽了一下。而正在閱卷的男人,則用複雜的聲音念念有詞著:

「……嗯……呼……這個……連文字都很獨特呢——」

「很好吃喲!」

我小聲的說道。

「你是利用知名的料理來比喻我國是藉由解放與統合的曆史,以及外來文化的流入與混合,進而成立更高度的文明是嗎……」

我完全沒想到這個食譜到了閱卷者的手上會成為這麼好的答案。雖然沒有他說的那麼誇張,但請務必在家里試試看。

「嗯,很出色的見解!你可以立刻出發了!」

「真的嗎!?真的這樣就合格了嗎!?」

「沒錯!」

我馬上踢開椅子站了起來,隨即便抓著上衣往外跑。不可思議的是離場的只有少數幾個人,大半的參賽者都還滿臉焦急地坐在椅子上。

「怎麼會這樣呢?」

「那些家伙因為太過羨慕偉大的西馬隆王國曆史,才會愚蠢地提出自己一廂情願的看法。他們自大而盲目地誇贊自己的國家,完全沒有對我們賜予的恩惠表達任何感謝與敬畏之意。」

「喔~原來如此。」

也就是說他們的答案惹火了他們。不過他們的心情我能理解,想要打從心里誇贊征服占領自己土地的國家,可不是一時半刻辦得到的。就算為了參加如此重要的比賽而有做好事前的心理准備,但只要有星星之火,就會讓壓抑許久的怨恨整個燃燒開來。譬如說一句不經意的話……

「啊!」

我慢慢重覆村田所說的話:

「要對自己國家的文化與曆史感到驕傲」,然後又念了一次:「要——對——自——己——的……」還有回音呢。

那些人會如此激動地批評西馬隆,會不會是村田的關系啊?

「不不不,怎麼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畢竟我對這個世界的曆史幾乎沒什麼概念,他卻建議我要對自己的國家感到驕傲,這點實在毫無意義……難道說那不是給我的建議,而是為了誤導其他人?

「不、不不不,怎麼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總之一切都是我好狗運。還好我是完全的狀況外,沒想到反而寫下讓出題者滿意的答案。我絕不是食髓知味,而是要「入境隨俗」,而且還要把咖哩的食譜記下來。

當我跑到陰暗的室外,發現四周已經停滿直線停車的車隊。每支隊伍的拖曳動物各不相同,有馬、牛、狗、豬、肌肉男等等。

「喂——!」

我揮著禦寒用具,朝療傷系動物群跑去。

「我真厲害!我真厲……你在做什麼啊,芙琳?」

卡羅利亞堅強的女領主把銀發綁了起來,還戴了一頂樸素的帽子。她聽從年幼的羊主人——瑪莉的話,手里握著一把巨大的剪刀。在針線盒的所有工具里,那可是最危險的物品。

「等一下,你可別沖動!有話好好說嘛!」

「我是想幫T字部位剃毛啦!這是平原組自古以來就流傳下來的決勝負妝。看,我連它的臉也剃了。」

被抓著鼻子轉向我們的羊臉上,畫著兩道清楚而明顯的眉毛。這時候就不叫眉毛狗,而是眉毛羊了。看到它一臉歐吉桑的模樣,不禁為它感到無力。

「要剃它的毛哦?綿羊的確要剃毛沒錯,可是最好還是不要啦——!這麼冷的天氣,還把它剃得像一只貴賓狗,也未免太可憐了。」

我撥開它茂密的羊毛。

「對吧,T字……唔!」

在它淡粉紅色的溫暖皮膚上,浮現出三個邪惡的數字。

666(注:傳說666是撒旦的數字)。

「還是不要剃啦!不要剃、不要剃、不要剃!」

「為什麼?剃毛會招來好運喲——?」

「還是讓它保持綿羊原有的樣子吧。那麼芙琳,我們准備要出發前往朗貝爾了。很可惜身為女性的你不能前去參觀,不過你大可放心地待在都加爾德的船上等我們。」

「好。」

我舉步登上戰車。芙琳輕輕歪著頭,然後把手伸向我。

「你把諾曼·基爾彼特的角色扮演得很好。不僅提升我丈夫的名聲,也多少拉高了卡羅利亞的地位。」

「……為何你願意為我們做這麼多事呢?」

我們倆冰冷的手指幾乎就要碰在一塊兒,大約只有幾厘米之差。

只要一提到國家大事,她的態度就會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也因為缺乏自信而音調微弱。其實我也跟她一樣沒自信,所以面對她所提出的問題,根本無法好好回答。

「這個嘛……為什麼呢?」?

究竟是為什麼呢?

「喂!」

身上的制服快被胸肌塞爆的工作人員,藉故找碴往我們這里走了過來。不過那長到背部的卷發倒是挺可愛的。

「約劄克,你到駕駛座去。」

「喂,那輛綿羊車!等一下!我怎麼看都覺得你們的重量平衡有問題,要是不放個重物加壓的話會失衡哦!」

就名字來說,因為它是「輕盈地像夢一樣」號,所以應該會比其它競技車輛輕上許多。更何況比賽又沒有重量限制,自然也不需要申報組員的總體重。

我握著缰繩念念有詞地說:「該怎麼擺平這個麻煩呢?」這時已經有幾輛競技車一一通過出發點了,在所有從旁經過的馬車當中,也包括馬奇辛跟美少女雙胞胎。只是越急就越想不出好辦法。

「那就隨便拿個手邊的東西增加重量吧……哇!」

「村田!?」

回頭一看,發現工作人員兼巡視士兵正把我的朋友卷在毛毯里,放在載貨架上。可能這種行為很對他的味,因此村田便捧腹豪爽地大笑。只是羊群被突然施加的重力,以及他那低級的笑聲嚇到,結果就一起往前沖去。

「哦——!?這群家伙打算要往哪里去啊!?不是那邊!不是右轉,要往前面直走才對啦!」

「我忘記告訴你了,嗯,綿羊都有一點路癡喔——嗯!請你們好好駕馭哦!知道嗎?」

羊都是路癡!?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沒在簽約的時候說清楚呢!

「沒辦法啊!澀谷,你沒聽過『迷途羔羊』這個成語嗎?兩千多年前的聖經里就有記載哦!」

「我是個佛教徒,哪會知道這種事啊!」

我用渾身的力氣拉扯著缰繩,察覺到這股拉力的T字部位瞬間轉身。

「嗯哞西卡西帖(我搞錯方向了)?」

當羊老大修正好角度,隨即又回到正確的跑道。太好了,不愧是傳說之羊、羊中之羊、羊中之後、背上有著666的羊!

但村田卻對我的贊美潑冷水:

「咦?你怎麼知道不是999呢?譬如說《銀河鐵道999》之類的。」

那如果是777的話,不就會嘩啦啦地掉下錢幣或羊大便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