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滿天飛舞魔之雪花片片 第四章
「什麼嘛!明明自己也弱不禁風。」

不甘心只有自己一個人逃難的我,輕輕踹了一下艙門。要是肯拉德在的話,三男說什麼也會待在室內的。如果肯拉德在的話啦!

「他是馮比雷費魯特卿嗎?我覺得他一點也不弱不禁風!」

「你又說這種自以為是的話了。那家伙曾一度是我的手下敗將耶!只不過後來是平手啦。」

「搞不好他只是太過大意哦,嘿咻!」

他把椅子跟桌子抵在木門的後面,可能是想弄個簡單的擋牆吧。

「等一下!村田,你把門擋死的話,沃爾夫他們不就無法逃進來了?」

「他們不會躲避的,只會死守在外面。」

「死、死守?未免太誇張了吧?」

「對方只是海岸警備隊而已,這次應該不會有事才對。」

不過站在窗邊窺視外頭情況的村田,卻歎了好長一口氣。

「澀谷,你要早點學會習慣被人保護這種事。」

此時我終于了解摘下有色隱形眼鏡的他,是個跟我一樣有著日本人DNA、有著黑眼睛的人物。而他視力不佳的裸眼,的確閃著過去曾在哪里看過的光芒。

「……你全都知道了?」

我忽然覺得這個跟我同年的友人成熟得令人覺得可怕。在他瞳孔的虹彩深處閃著陰沉的光芒,讓人無法避開他的視線。被他像針刺般的視線盯住,一股麻意隨即從腰骨附近整個往上竄升。

「你全部知道卻隱瞞不說?」

「好了!」

神色略顯緊張的村田用右手蓋住我的雙眼。

「這樣很危險,你還無法控制自己呢」』

「你在說什麼……」

「就是魔力。我跟你的關系非常特殊,如果運用得當的話,將能成為強力的武器。只不過這就像一把雙刀刃的劍,一旦出現任何閃失,就會發生可怕的慘劇。還記得在基爾彼特宅邸你差點失控那件事嗎?那時候也相當危險呢。」

「放手!」

我連忙將蓋在臉上的手揮開。雖然只是一下子,但白天的亮眼光線還是剌得我眼睛睜不開。

「你、你說的特殊關系是什麼……那是什麼意思啊!我們不是朋友嗎!?不是國二、國三都同班的同學嗎!?除此之外……剛剛你還說……在我們還沒成為人形以前曾在一起過,還有你曾經見過肯拉德……那是真的嗎?你說的全部是真的嗎?」

「是真的,或許你不相信。不過我跟你……正確而言,應該是我跟魔王有著特殊的關系。因為我對擁有強大力量的國王有著輔助的作用,因此才存在于世上。只是澀谷你對魔力的使用還不是很熟練,如果隨便跟我們感應的話,魔力將會失控。」

船身雖然沒在晃動,但是我卻一時無法順利地把話說出來。

「呃,那個——以電玩來形容的話,是類似合體招術或組合之類的嗎?」

「你挺會形容的嘛!」

雖然稍稍了解我們之間的關系,但現在不是感到高興的時候。

原來村田早就知道我是魔王這件事。假如他只是碰巧因為我的關系,而倒楣地漂流到異世界,照理說應該不會知道這個真相才對。

「……不曉得是不是我的腦子還不夠冷靜的關系……總覺得你的說法好像把自己當成這個世界的人一樣,而且聽起來就好像是『我不是人類而是魔族哦!總而言之,你在日本的同學村田健,其實是真魔國的人!』。」

「已經很接近了!」

他緩緩把雙手叉在胸前,並將背靠著牆。他的一半身體剛好靠在窗欞旁,因此遮住了一些陽光。

「……你到底是誰?」

因為逆光的關系,我眼中的他變成一團黑影。

「你到底是誰?是村田嗎?應該不是村田吧!你應該不是我認識的那個村田健吧!?因為魔族里沒有人取這種名字。像沃爾夫是馮比雷費魯特卿、肯拉德是偉拉卿、古恩是馮波爾特魯卿、潔莉夫人是馮休匹茲梵谷卿、艾妮西娜是馮卡貝尼可夫卿、約劄克的話……是克里耶。你呢?你到底是誰?應該不是村田吧?你的名字應該沒那麼日本味吧?」

「我不是說過了,我是村田健,除此以外誰都不是。」

「可是在真魔國,沒有人叫那種名字!」

「既然如此,那你又是誰?」

被他這麼一反問,我竟一時語塞。

「陛下,你不是澀谷有利嗎?在滿十六歲以前,一直是生活在地球上的日本高中生,那個愛打棒球的小鬼,不是嗎?你不是那個擁有自己的棒球隊,還身兼隊長及捕手,而且還是西武隊球迷的澀谷有利嗎?就算被你追問我是誰,我回答『我就是我』,這個回答並沒有錯啊。其實我也在地球活了十六年。我身為過度忙于工作,一整天鮮少見面但極為平凡的父母的兒子,並且以極普通的日本人身分活到現在。由于學區不同的關系,所以我們念的小學並不一樣,不過中學時我們曾經同班過吧?從我生下來就一直用村田健這個名字,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中間名或洗禮名。這十六年來我一直都在你附近喲!我們呼吸同樣的空氣,在同樣的世界成長。還想再多聽一些嗎?像是常去的書店,便利超商、為了走捷徑而經過的公園也都一樣喲!像小六只上過一學期的補習班,以及補習班下課後繞去的拉面店也一樣喲!這樣夠了嗎?不曉得我這麼說你是否明白呢?現在就算你問我到底是誰,我也只能回答你『我就是我』!」

「可是你……」

我的語調突然變尖銳。總覺得腳底下的地板似乎不見了,自己將一直沉到深海底下。

「……你不是有說過什麼仙人掌跟旅行的事情嗎……雖然這十六年來我們呼吸同樣的空氣,可是你卻說這些我聽不懂的話。你講的這些話是普通高中生無法想像,也根本不會去思考的事情!」

「嗯,那是因為我多少還記得一些出生前的事情。」

「……連肯拉德的事也記得?」

「是的。」

他是把我的靈魂護送到地球,還幫我取名字的男人,可是現在卻不在我身邊。他讓我擔心不已,卻還是不見人影。

「他抱著你的靈魂前往地球,小心翼翼地保護你並四處旅行,直到決定讓你在哪里出生為止。至于我的保護者雖然是個調皮愛玩的醫生,不過他把對地球一無所知的偉拉卿帶在身邊,也教了他不少事。而且因為你還被難纏的追兵追殺,因此還得想盡辦法逃出那些家伙的魔掌呢。」

「追兵?」

「嗯,因為你的靈魂將轉世成下一任魔王。」

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記住出生以前的事呢?雖然我曾在電視上看過嬰兒保有自己在肚子里的記憶,不過他說的可是發生在這世上之前的事情。別說是胎兒了,根本連卵子、精子都沒有,是尚未存在世上時的記憶。

「照理說一般人不可能有那些記憶的。」

「沒錯,因為會被消除。像是前世擁有這個靈魂所有者的記憶,都會被封印在靈魂的溝渠里。無論哪個靈魂都沒有例外,雖然那里一直累積著從古至今每『一世』的記憶,但那扇門平常是不會開啟的,因為那只會對人生造成妨礙。一般人只要把在新的『一世』中學習到的事物當成知識活用就行了,但是我不同。」

自稱是村田的這個家伙,眯起他其中一只黑眼睛。

「……我記得很清楚,根本就忘不了,而且也不能忘。」

「記,記得什麼?你是說——比前世更早的事嗎?」

「對,連更早的事情也得記得。很久……沒錯,很久很久以前。」

「咦?對不起,我不是很了耶……」

老實說我聽不太懂他的說明。他竟然對之前生活過的時代有記憶?那不就像女生常常聊得很起勁的占卜嗎?譬如說「我的前世是戰國將軍的公主」之類的。這其中一定有人是哪里的干金大小姐,也一定有人是外圍的公主。像全日本就有好幾個人的前世是瑪麗皇後,全世界也有好幾百個人是拿破侖投胎轉世。要是有人謙虛地說自己是石頭,應該還會提升別人對他的好感度。

不過,我身邊倒是沒有人提到比前世更早之前的事。雖然這種感覺很像在看介紹超能力的節目,不過光是回溯兩、三代就已經是極限了吧。

而你說的很久以前是多久以前?

「村田,那個……你說很久以前是五百年前嗎?」

「應該更久吧。」

「那就是八百年、一千年前左右?」

「不,我想應該是四千年前左右。」

「不會吧?那中國四千年的曆史你全都記得羅?」

「澀谷——」

他發出像是吃驚又像是接受我這種說法的聲音。

「我在這四千年里不曾當過中國人喲。」

「你不在中國的話,那是在哪里?你在全世界浪跡天涯嗎?」

「嗯,的確去過很多地方。不過我上一世是居住在香港的女性,上上一世則是法國的軍醫。至于在更之前的身分……呃——因為他過于早逝,所以連職業也沒有,應該是還不到十歲就意外身亡了……你別一幅快哭出來的樣子啦!」

我無意間開始想像他的情況,不禁悲從中來。

「因、因為你才十歲就……那太可憐了……你應該還有很多想做的事吧?」

「給我等一下,死的又不是我。」

村田松開抱在胸前的手臂,握著拳頭往自己的左胸「咚」地敲了下去。

「是這個靈魂的前前前所有者!」

我訝異到連合上嘴巴都忘記了。有誰能理解這麼勁爆的說法啊?光是前世跟靈魂之說就讓我舉雙手投降了,他現在還說英年早逝的並非他本身,而是靈魂的所有者。難道前前前前世的他不是他嗎?要把不屬于自己的人生硬當成是自己的,那樣的生活不可能過得快樂吧?

「我該怎麼解釋才能讓你更容易明白呢?譬如說,你會記得好幾十部電影的內容,是因為你把片中主角的感情轉移到自己身上。天哪!第一次世界大戰好可怕哦;那個鐵路工程師是個有著漂亮太太的幸福家伙;幸好現在研發出最佳的治療法;連小孩都很憧憬十字軍東征吧……之類的,就像這樣,你會記得各種以不同時代為背景的長篇電影里的主角所遭遇的故事。然而無論是痛苦或辛酸,都不是現在的我曾親身體驗過的。就算擁有四千年的記憶,我也才活了十六年而已。雖然曾經為他人的不幸感到悲傷,也曾因為悲傷的故事而哭泣,但都不能跟發生在自己人生的事情相提並論吧。喂喂喂——澀谷——?」

「啊……」

我不該問他到底是誰,而是該問擁有前世記憶的人都是用這種方式說話的嗎?村田實在是有夠理性。還有什麼十字軍東征,那到底是發生在哪個世紀的事啊?我真恨自己的世界史居然不及格。

「不過四千年也稱得上是古時候呢!記得『埃及豔後』這部電影嗎?」

「我看過伊麗莎白·泰勒主演的那部。不過在真正的埃及豔後還活著的時代,這個靈魂的所有者可是身處于魔族的土地上呢。」

「在真魔國!?他在真魔國!?」

「好像是吧。那個時候國名還沒……」

村田稍微思考了一下,彷佛在回想老連續劇的相關情節似的。

「是嗎?果然曾經在這里居住過啊。」

這感覺……真的好奇妙。

當初被召喚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因為挨過可惡的美式足球員的鐵爪功,因此以往累積過的語言才會從靈魂的溝渠中出現,此時我才得知原來我靈魂的前所有者的確曾經出現在真魔國。在我還不是澀谷有利的時候,就已經以魔族的身分在那個國家生活過了。

當我忘記那些事情而在日本生活的這十六年間,我交了好幾十個朋友。而其中最要好的一個,竟然跟我坦承自己也有真魔國的記憶。

「真的是好微妙、好奇怪的感覺。不管在日本還是這里,都有個如此密不可分的朋友…

「也難怪你有那種感覺,其實我剛開始也很迷惑。當我知道這一世終于有人可以跟我分享秘密的時候,我感到既高興又害怕。畢竟我已經將它密而不宣很久了,要是我在小時候提起自己保有前世的記憶,只怕沒人會相信,因此我一直沒說出來。第一次跟你見面的時候,我也曾擔心你將來不知是否會發現這件事,而且我萬萬沒想到偉拉卿護送來地球的靈魂,就生活在離我這麼近的地方。因為我們分別在香港跟波士頓出生,就算在日本生活,范圍由北到南也算滿大的。跟我擁有共同秘密的人物就近在眼前,真的是很奇妙。不過那也是因為……」

原來如此,村田是在香港出生的。聽說他父母都是日本人啦。

在得知如此深具沖擊性的真相之後,即使現在不是晚上,但我的意識這是逐漸朦朧。總覺得好累好困,彷佛想從現實生活逃到夢境似的。

「我背負著協助第二十七代魔王陛下的重要使命。」

「……使命?這麼說村田你會協助我羅?」

「只要能力所及,我當然欣然答應。因為我將被稱呼為大賢者那段時期的龐大記憶累積起來,就是為了要幫助你。」

「原來如此,大賢……」

我明明不曾進食過任何食物,喉頭卻堵著圓形的團塊。我用力咳了好一陣子之後,才發現那是空氣。原來是我過于吃驚,忘了把吸進去的空氣吐出來,導致氣管被口水嗆到而引起鼻子痛。

「……賢……你說你是大賢者?」

「澀谷你沒事吧?要不要拿水給你喝?」

我想起來了。

我曾在初次造訪的魔族城堡——血盟城里看過他的肖像畫。

擁有雙黑的大賢者,是這個世上唯一可以跟真王平起平坐的人。若是沒有他,魔族會因此被創世主打敗,失去土地與國家而四處流浪。

在有著跟沃爾夫拉姆一樣美麗瞼孔的年青國王肖像幾步之遙的後面,掛著一幅表情沉穩的東洋人畫像。他的知性勝過外在,只有黑發黑眼這點跟我一樣。

「你是那個,大賢……咳咳……者……大人!?」

「不是啦,現在的我單純只是村田健。」

當約劄克稱呼他為上人的時候,我就該發現他是個身分崇高的人物。只是「上人」對我這個國文成績不怎麼樣的棒球小子來說,根本是聽都沒聽過的名詞。如果沒有標上注音只怕我還不會念,也不知道該怎麼寫,甚至連怎麼用都不會呢。

我不知道為什麼除了我以外,大家早就得知他的存在,而且面對這個救國英雄、建國之父(母?)的雙黑大賢者,連前王子殿下也不敢頂撞他。可見那任性的家伙之所以對我亂發脾氣,是因為村田過于偉大,使得他不得不找我當出氣筒吧。

「那、那、那、那現在該怎麼辦?總之,從現在起我就用『大人』稱呼你吧,村田大人。」

「別這樣啦,我又沒做什麼事!只不過擁有那個人的記憶而已!」

「……可是,這表示你遠比我還了解這個世界,對吧?」

「也沒有那麼『遠』啦。對我來說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的體驗,像魔族與人類之間的關系,也跟以往的時代有著極大的變化。就算語言再怎麼精通、知識再怎麼豐富,對村田健來說也是未知的場所呢。」

「可是你一直在騙我……」

「我哪有!」

「因為你都不跟我說啊!像剛開始你語言能溝通的時候,還用自己會說德語當藉口。在芙琳那兒遇到美式足球員的時候,你也利用誤會隨便蒙混過去……那些全都是在騙我,對吧?你明知道真相還若無其事地對我說謊。」

我整個人滑坐了下來,並靠在椅腳邊,此時稍具重量的木板讓艙門發出輕微的嘎吱聲。

「而且不只在這個世界是這樣,連在日本的高中生活也是。還有你周休二日陪我打棒球、帶我去看海豚,甚至找我去海邊打工的時候也是,其實你老早就知道我的身分了,對不對?可是當我在海豚泳池溺水的時候,你卻假裝好像很擔心我的樣子。」

「我是真的擔心你!」

「現在說這些已經太遲了!你能夠了解我去了什麼地方、遭遇到什麼事嗎?那感覺很像漂流到海邊的牆壁呢!啊!可惡,我已經被搞得一個頭兩個大了!」

「你聽我說!我真的很擔心你!雖說我知道你是魔族的一員,但過去我一直無法跟你一起移動。不,正因為你是未來的國王,我才更擔心你是否平安抵達。」

「少來了,我聽你在蓋!」

從一直以來當他是普通友人的口中,聽到這麼特殊的單字,也難怪我會無法置信。就某種意義來說,這比經過星際之旅來到這個世界,得知整個狀況的那時候還要震撼。

被從未見過的美形外國人團團包圍,還被告知「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魔王」,這種沖擊簡直比做惡夢還要強烈。但是我後來之所以能夠接受那種事,是因為那些並不是我的日常生活。因為這里所有的一切都跟我過去成長的世界不一樣,所以我就把它當成是另一件全新的事實來整理自己的心情。

然而這次面對的卻是直到昨天還是朋友的人,現在卻突然跟我說什麼魔王啦、賢者啦有的沒的。前一秒還是我國中同學的村田,忽然間卻成了救國大英雄。

這教人很難相信。這跟調適接受新的事實,並且以平常心看待的感覺不一樣。

我一直當他是朋友的那個人,竟然一直在欺騙我。

「我並不想欺騙你,只是沒說出來。因為我說不出口嘛!」

「那就是在欺騙我!不過那也難怪,因為你可是這個世界最偉大的賢者大人呢!無論是魔族或人類……就連那盒子的事情,你也比任何人都來得清楚。你應該比十五歲以前對超自然或靈異現象都沒興趣,連SF、奇幻故事或宗教之類的書碰都不碰的我還要……更加了若指掌才對!可是……可是越是這樣我越覺得自己像個傻瓜……」

「澀谷。」

我對略顯焦急的村田揮著左手,並低垂著頭。因為覺得自己超丟臉的,所以根本沒力氣好好坐著。

「算了啦!也沒什麼,現在生氣也沒什麼用。只是我一直在擔心你,我以為村田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不知道黑發黑眼的日本人在這里很危險……還自以為是地認為村田只能靠我了……我得設法保護他等等,簡直就像個白癡一樣。其實根本不是像白癡,而是根本就是白癡……可惡,我真的是頭殼壞去了……很好笑吧?」

「我不會笑的,我還很感謝你呢。」

此時的我好想哭。要不是因為太過疲累,否則過去的我早就嚎啕大哭了。甚至把盤子啊、書啊、枕頭什麼的,全都拿起來丟,抓到什麼就丟什麼。

我為只有自己在演的獨角戲而感到丟臉,也很想邊罵「王八蛋」邊跑出去。我希望能跑多遠是多遠,不想再跟村田見面。我為了不讓他發現這里不是地球而拼命找藉口圓謊,還有急著隱瞞自己的地位與立場的模樣,不知看在那家伙的眼里會是什麼樣的鬧劇?

他會怎麼嘲笑我?

「我怎麼可能笑你,我很感謝你喲。我一直覺得很過意不去,覺得『世上怎麼會有像你這麼好的人?』一直無法跟你坦白的我,真的覺得很內疚。我還想過『或許不讓你知道會比較好』。如果可以維持以前的模式,不必跑到你面前跟你說清楚,或者在不讓你發現真相的情況下解決事情……那樣可能會比較好。」

我心不在焉地把視線飄到窗外,那里似乎發生了約劄克所謂的「小爭執」。雖然還沒有到拔劍相向的地步,但氣氛也稱不上和諧。

「我說的是真的,因為我沒有信心。在我的靈魂轉世到地球之前曆經了相當長的時間。跟前世是真魔國的女性的你比起來,我投胎轉世了好幾次。當我誕生在那些形形色色的國家時,我曾找人坦白過好幾次,說我有前世的記憶,甚至還有二千多年前的異世界記憶。」

「……結果呢?」

他笑中帶著歎息。

「當然是被當成神經病看待。」

二千年前的風氣果然很保守。要是在幾百年前的話,應該會被當成神明尊敬才對。不過如果太超乎常理的話,相信人們也是無法想像的。譬如說從公共廁所漂流到這個世界的這種事,要不是我本身就是這種稀有經驗的過來人,否則我還真的很難相信。

「最慘的時候還曾被當成惡魔呢!我真的被那些人徹底打敗了,因為我差點就被施以烙刑。」

「烙、烙刑……」

「總之呢,在有過好幾次那樣的經驗之後,我發現說實話並不是個聰明的做法。因此我沒有對任何人、自己的父母,甚至是朋友坦承這件事。就連你也一樣……因為我很猶豫……到底該不該說,直到今天以前我都還是這麼想。但如果在最後,要是你……要是澀谷主動跟我說的話,我就會把它當成一個契機也向你坦白。」

說什麼啊?

「我很想聽你親口告訴我,但遺憾的是你都沒開口。」

「說什麼?難不成是把我在異世界旅行的事公開?我哪可能跟日本的朋友說『從今天起我就是魔王』這種蠢話啊!?一般人鐵定不會相信吧?啊……」

「沒錯,的確很蠢。一般人是不會相信的。」

對喔。

我自己也沒跟村田說。村田也跟我抱持同樣的理由而不敢對我說明,畢竟誰都不願意被自己的親朋好友當成怪人。這時我的後腦勺摩擦著背靠的椅腳,然後慢慢屈膝,短短地吆喝一聲後站了起來。

原來我們心里想的跟害怕的事情是一樣的。

「畢竟我們才十六歲呢。」

「就是啊。」

「去!」

「干嘛啦!」

我開玩笑地用肩膀輕輕撞著村田,他也用單手以同樣的力道還擊。

而且是撞在同一個地方。

如果是青春校園電影的話,這時一定會看到一群男人抱在一起,也就是所謂的擁抱。不過在這種狀況下,我們不需要那麼小題大作,因為我們是日本人。

「……想不到我竟然是魔王。」

「嗯。」

「我生在波士頓,長在日本,用的是魔族的靈魂,成長是為了繼承魔王這個位子。很好笑吧?」

「是有一點。」

「而且不管是曆史還是經營學,該怎麼說?帝王學嗎?也從來都沒有人教過我。我知道的就只有棒球……只有棒球跟棒球的知識。而且別說是大學了,我連高中學業都念不好呢!沒

想到卻突然變成一國一城之主,還必須治理成千上萬的國民。夠扯了吧?」

「你說的沒錯——」

「那你自己呢?」

村田再次重申自己的立場,希望讓像我這種只看運動雜志跟漫畫的現代高中生能夠理解。我們一面「說的也是」、「好慘哦」地回應,一面像在便利商店前閑聊似地互相安慰。雖然後來演變成在比較誰比較不幸,但最後並沒有分出勝負。

因為對于沒有說出來的部分,我們不覺得那是不幸。

我現在正在跟地球的日本好友談論魔族的事情。兩人都覺得降臨在自己身上的命運就像連續劇一樣。我在國二開學典禮的時候,完全沒想過會跟村田有這樣的關系。不知不覺胸口感到一股暖流,循著血管傳到指尖。出現一個能夠無所不談的人,那種有人作伴的感覺溫暖我整個身體。

不過同時也切斷我最後一條僅存的退路。

「……不過這都是現實呢。」

「嗯?」

「我終于有了這些事情都是事實的感覺。」

過去,我在陌生的地方遇見自己的伙伴,成為陌生國度的國王。若要說有什麼證據的話,就是在我胸前搖晃的這顆獅子藍魔石。要是我在地球的日本某白色病房里被好幾名醫師團團圍住,被診斷出我是在作夢,說我看到的是幻覺,我也沒有拍胸脯保證一切都是真實的自信。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

我在這個世界有自己的伙伴,在地球也有得知內情的朋友。

這些事情的確是真的。

而且是無庸置疑的。

「看來再也不能當它是一場夢了……奇,怪?」

玻璃窗外出現圓弧狀的銀光,那是鋼鐵的閃光。我能想像的情況只有一種,就是某人拔劍了。我連忙跑到窗邊,看到連芙琳都已經出現在甲板上了。

「不好了,好像起了什麼爭執耶!」

五名身穿米黃色工作服的男人正從海岸警備艇上船來。拔出武器的好像是站在最後一排,看起來像是低階的年輕人,他看起來最不穩重了。至于其他人則不理會塞茲莫亞跟約劄克,反而嗤笑地看著芙琳。

我不再跟村田閑聊,並仔細聆聽他們的對話。好像是在說女性領導人不符西馬隆的法律之類的。

「傷腦筋~那些家伙還是不肯通融。太太代理老公的職位有什麼不對嗎?」

「你想做什麼?」

「那還用說嗎?這種時候當然需要諾曼·基爾彼特羅!我真的很慶幸他是鐵面人呢。」

我發出聲音推開桌子,將剛剛的簡易擋牆移了開來。我用力地轉動門把,但是它卻只往一定的方向轉動。

「咦,奇怪了——我剛剛有上鎖嗎……」

「我剛剛不是說了嗎?」

村田晃了一下右手的金屬,那是一把古銅色的小鑰匙。他一臉無奈地揚起嘴角說:

「你該學著習慣被人保護這種事喲!」

「可是你剛剛自己也說,目前的狀況是因為芙琳是女人所以他們才不願放行!情況不會危險到哪兒去啦!只要我戴上諾曼的面具現身,讓他們順利放我們通行就沒事了。」

「不行!」

「真是的——!」

我把腳抵在門上試著拉開門把,但是門還是打不開。死心的我走到窗邊,正准備抓著木框往上推……還、是、打、不、開。連這邊也被鎖死了,難道這里跟門一樣也被動過手腳了嗎?

「村田~」

「不行。我還想跟你說『如果你硬要出去的話,就先把我打倒再把鑰匙搶走吧!』這種耍酷的話呢。」

不過我怎麼看都不覺得他有做好那種心理准備。我遲疑了三秒鍾之後「啊——」地大叫並抓起椅背。

「什麼嘛,我還期待會上演『你竟然真的打我?連我老爸都不曾打過我』這種戲碼呢!」

「我覺得丟家具比出手打朋友還來得容易得多!」

而且感覺超爽呢。

我利用設計簡單的椅腳將厚玻璃打得粉碎。我剛好想試一次「黑板森林」(注:原名BLACKBOARDJUNGLE,為1955年的校園師生片)這部電影里的情節。不過堅固的窗欞卻仍然動也不動,根本沒有足以讓身體出去的空間,而且不管我怎麼踹、怎麼用肩膀撞都撞不斷。

氣氛緊張的對話隨著濕冷的海風傳了進來,其中還混雜「不惜動武」這四個字。各位,冷靜點!不過在這之前我自己要先冷靜才行。窗欞中央有個鑰匙孔,可是不管我怎麼槌打都打不壞。

「……如果你真的是我的麻吉村田健……」

右手食指里的古銅色鑰匙停止晃動。

「身為高高在上的國王,應該是不會說『你給我安份點』這種話吧!不過如果是雙黑大賢者的話就不一定了。」

「你又在扯什麼沒有根據的事啊……」

「如果你是村田的話,一定會有這種反應。來!稍微笑一下,接著把臉抬高。對,就像這樣。」

村田還真的照做。他露出「真是敗給你」的表情,接著把視線落在地板上,並用手指撥弄金屬,然後笑了一下把臉抬高說:

「我就知道會這樣。』

那應該是在他出生之前就從某人口中學來的口頭禪吧。

他把閃著紅光的鑰匙丟給我。鑰匙從我伸手約五十公分遠的距離處,劃出山一般的弧線

飛了過來。

我嘴里念念有詞地向他道謝,然後克制內心的焦躁把窗戶打開。雖然有些玻璃碎片掉了下來,不過現在根本沒時間去理會身上有沒有割傷。

「澀谷,你的面具。」

「對哦。」

我把銀色面具戴好,再把皮繩綁在後腦勺。接著把一只腳跨在窗欞上,把上半身探了出去。

「你們幾個,等一下——!」

此時,全體的視線一齊投注在我身上。我探出身子跳窗而出,但這時背後卻響起村田嘀咕的聲音:

「……從大門走出去不是更方便?」

大賢者大人所言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