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滿天飛舞魔之雪花片片 第三章
都加爾德的高速艇以三倍的速度移動著(與自家公司產品比較)。

由于它那塗著鮮紅色的船腹,以及在第二次中央茶海戰時曾染上敵人鮮血的英姿,讓人們以敬畏的心情稱呼它為「紅色海星」。我們都加爾德一族代代都是擅長海戰的勇士,而這就要從古時候第一代都加爾德卿敏戴爾親自出征討伐北方海盜的事開始說起……

就這樣,對方講了一長串有關都加爾德一族的曆史。

高速艇的升降口處釘著一塊金色的牌子,上面刻有字體細微的文章。我一面指一面念,要是國內的書籍都像這樣就好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艘船竟然叫做『紅色海星』。」

「感覺好像夏亞(注:『機動戰士鋼彈』的主角之一——夏亞的外號是『紅色彗星』)哦。」

「你在說誰?又是德國的選手嗎?」

我這個足球白癡說的話讓村田頓時變成八字眉,覺得跟我說不下去的他只是一逕揮著左手。別瞧不起人了你!我好歹也聽過德國足球聯賽跟意大利足球聯賽的SerieA呢。

說到以三倍速度在海面行駛是什麼感覺,我眼前立刻浮現錄影機以三倍速播放影像的畫面。景色以極快的速度從眼前滑過,還有大海、波浪、天空、云朵、海鷗與海藻。由于我們會繞行大陸的南岸,搭普通船只的話得花上十五天。可是這不愧是「紅色海星」,據說只要五天就可以抵達。

「五天太慢了,四天內就要抵達!」

艦長都加爾德希克斯二世斬釘截鐵地說道。

「這是不可能的。」

「……那五天也可以啦……」

雖然我很想體驗看看企業號遇到危機的狀況。也就是「艦長,再這樣下去會全軍覆沒的!」、「推進裝置要多久才能修好!?」、「要五個小時!」、「太慢了,三十分鍾就要修好!」之類的狀況。但現實中的我根本無法像畢凱艦長(注:美國影集「星艦謎航記」中的角色)那樣,而且也懦弱到不像個國王。

為了張羅出海的事情而手忙腳亂的我們,將于隔天早上從基爾彼特商港出發。

在有第三者在場的地方只能戴著面具的我,被早起的小孩攔下詢問,不一會兒就被小小的領民們團團圍住。這幾天我一直扮演著好領主的角色,積極地接見人民。

「諾曼領主您要去哪里?」

「我們再也見不到您了嗎?」

站在他們的角度來看,他們才剛曆經一場莫名其妙、事出突然的可怕災害。一旦得知領導人將離開這塊土地,會心生畏懼也是理所當然,更何況卡羅利亞人民已經有十年不曾見過諾曼·基爾彼特了。好不容易現身的領主,卻又說要帶夫人出海,想必只會讓他們更加不安。被天氣凍紅的小手本來想抓我的衣服,卻又連忙縮了回去。

可能是小孩子覺得領主這麼偉大的人是不可以輕易觸碰而有所顧忌吧。

「請不要走,諾曼領主~」

「您不會不回來了吧?」

「放心,我會回來的,我一定會回來的。」

只能這麼回答的我,覺得心情好複雜。

因為真正的諾曼·基爾彼特再也不會回來這塊土地。他已經躺在冰冷的墳墓里,或者在天國過著酒池肉林的生活。現在戴著銀色面具的,不是從小因惡疾而臉上有著痘疤的領主,而是距離這里有好幾天船程之遙,遠在海洋另一頭的魔族之國的菜鳥魔王。

這時我覺得自己所撒的這個天大的謊言正在蹂躪孩子們純真的心。

其實你們被騙了!都被我騙了!請不要用如此純真的眼神看著我。在你們眼前的並不是真正的諾曼·基爾彼特!可是那些孩子跟他們的雙親,卻始終相信我這個來曆不明的怪人是他們的領主,還把自己的土地跟生活,都交給一個陌生人全權處置。

「這位大哥哥啊!」

准備爬上舷梯的村田正回頭對著小領民們說道。他的聲音從上面飄了下來。

「將代表卡羅利亞跟大西馬隆戰斗哦!」

「戰斗?是要打仗嗎?」

「不是的,不是打仗。是運動……嗯——應該說是比賽。他將參加『智、速、技、綜合競技淘汰賽!天下第一武斗會』。那可是很了不起的哦——!到時候還會說『賭上卡羅利亞的名譽』這種話呢!」

孩子們的眼神頓時閃閃發亮。

「要代表這個國家比賽?」

「因為諾曼大人是領主,所以是卡羅利亞最厲害的人嗎?」

「沒錯,要跟其他朋友說哦!說他即將參加天下第一武斗會。」

「拜托,別那麼誇張啦。」

過去棒球雖然是我生活的主要重心,但是我連公立中學的正式捕手都當不上。現在只是暫時管理一塊領地,卻要以國家代表的身分參加國際大賽。這樣不就等于跳過縣運跟甲子園,直接以日本代表的身分參加奧運了嗎?我想全地球再也找不到像我這麼平步青云的人了吧。

噢~上帝啊,我平凡的人生究竟會變成什麼模樣啊?

不過跟上帝詢問魔王的命運,好像有點不合情理……

「芙琳夫人您要走了嗎?」

「是的,卡拉,不過大會一結束我就會馬上回來的。還有瑪格,去幫你媽媽的忙吧!雖然你爸爸,哥哥,還有其他男人不久後就會回來,不過在那之前還是需要你們的幫忙哦!」

彎腰撫摸女孩臉頰的芙琳,她的長發幾乎就要拖到地上。孩子們一面依依不舍地回頭,一面走向人們漸漸聚集排隊的配給處。

「你認識他們?」

「他們常來宅邸附近,不過我也不是記得他們每一個人的名字,當然如果全部都記得的話是最好啦。」

「哦……」

我突然有種我輸了的感覺,只好把目光移到一旁。她真的是個好領主。要不是宗主國的法律規定不准女性執政,否則她會是位好主人,甚至是位好夫人。

「問這個問題可能很無聊……只不過我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問題可以問就是了。」

「你想問什麼?」

「……你喜歡小孩嗎?」

芙琳瞬間露出詫異的表情,然後急忙用力搖頭。她的瀏海飄了起來。

「什、什麼啊?我可沒有哦!?我沒有什麼私生子哦!」

「你誤會了,我不是在問你這個。有私生子的人是我。」

「咦!?你、你有小孩!?這麼說的話,上校你結婚了嗎?」

「這個嘛,我是單親爸……哇!」

一把熟悉的刀從我們之間劈了過來,接著刺進石板龜裂的地面。

「你這個肮髒的人類女人!」?

「……肮……」

「不准打我婚約者的主意!」

美麗的八十二歲美少年,冒著青筋低頭看著我們。至于芙琳並沒有被投擲過來的凶器給嚇到,反而對複雜的魔族關系感到訝異。她嘴巴一張一合地指著我跟沃爾夫拉姆說:

「婚、婚約?咦……這麼說的話是你們其中一個生……」

「哇——!拜托你別再追問下去了——!」

而且還是在村田聽得到的地方!

這時友人捧著露出鐵鎚的箱子,笑盈盈地走了過來。

「什麼啊澀谷,你這個高中生已經有了婚約?難怪你會對同年齡的女生沒興趣。」

「什麼——!?」

「真被你打敗了,我才想說該不會只有年紀大的姐姐或小蘿莉才能吸引你。原來如此,想不到不知不覺間你已經到了適婚年齡啦?」

我到現在才發現,說到年紀大這件事……沃爾夫的確大我很多。

「等一下,等一下,村田!其實整件事情很複雜的……我勸你還是別問得好!」

「陛下您說這什麼話?您跟沃爾夫拉姆閣下的婚約可是全國一大喜事喲!」

「全國——!?」

這句話又給經過的第三者一記致命之擊。是云特那個頂上無毛的部下,他手上抱了一大堆木板,不曉得要做什麼。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真的是全國嗎?」

「那當然,我們云特閣下還疑似高興過度,在飛舞的羽毛中邊哭邊跳舞呢!聽說他撕裂了七個枕頭哦!」

「陛下,什麼時候要舉辦這舉國歡騰的喜事呢?」

連那個一板一眼的塞茲莫亞艦長都來插一腳。

大家都知道了……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了。

「呃,皮卡克斯……希望你不要再提這件事了。」

「小的是達卡斯克斯,陛下。」

「對哦,戴卡斯克斯。這在我國或許是眾所皆知的事,但是在國外就不要提了。」

「為什麼禁止他說?有利!我可不准你隱瞞!」

難不成你還想大肆宣揚不成!?在這之前哪個人來點醒他吧,我們倆可都是男的耶!?

至于村田的反應則跟芙琳完全相反,完全不為所動。可能是他親戚有那個圈子的人吧。

「這個嘛,不是有句成語叫欲蓋彌彰嗎——?」

「村田……你到底是敵是友?」

在高速艇准備出發的時候,港口湧現不小的人潮。孩子們拼命觸摸船身,大家不斷揮著手帕跟上衣,還異口同聲地喊著諾曼·基爾彼特的名字,甚至有人因為過于激動而哭了出來,有如參加大型餞別會的送行人潮,久久不曾散去。

旅行大致上還算順利。雖說是專門設計用來通過各種小型海灣的小型船艇,不過紅色海星上卻擁有足以讓十多人住宿的完善設備。由于它基本上是戰斗艇,因此不可能備有雙人床。我們三人雖然睡在艦長室,但也稱不上有多舒適。

想當然爾,不只白天在甲板上度過,連晚上也在甲板上眺望星空。換句話說,我們幾乎一整天都待在外頭,因此必須做好萬全的防寒措施。

約劄克從第一天就專心從事他所愛的木工,達卡斯克斯則是把筆夾在耳朵幫忙上色。塞茲莫亞可能是不習慣待在別人的船艦上,因此心神不甯地走來走去。只有芙琳一直窩在船艙里,可能是把還需要長時間才能複興的卡羅利亞交給來自異國的救援團而感到不安吧。

不過,來自真魔國的搜索隊以吉賽拉為首,還有許多醫療及救護專家。與其讓門外漢指導救援行動,交給他們這種專家一定能處理得更好。這時芙琳也只能相信我了。

「話、話、話、話說回來,還、還、還、還真冷呢、呢、呢。」

「而、而、而、而且說、說、說、說話還得小、小、小心以免咬到舌頭。」

因為我們是以三倍的速度移動,所以也要做好會面臨三倍沖擊的心理准備。乘風破浪的小型船其按摩機能非常良好,而且內部還彌漫著異味。根據機關士的說法,這證明魔動推進器運轉十分順暢。然而既然是靠魔力趨動,為什麼會有這股硫黃味呢?

不愧是馮卡貝尼可夫卿艾妮西娜的自信之作,跟市面上量產的果然不同。

「美、美、美、美少年在做什麼、麼、麼?」

聽起來簡直像鬼太郎在哭號似的。

「沃爾夫?他、他、他、他在另一頭狂、狂、狂、狂吐呢!那家伙很、很、很容易暈船、船。好痛!」

「其、其、其、其實他很努、努、努、努力呢!」

村田緊抓著欄杆,挺直著身體面向大海。他那頭褪色褪得厲害的人工金發,隨著寒風飄動還會露出額頭。幸虧他不是戴假發。

「沃爾夫很、很、很努力?他為什麼要努力?」

「為了讓你當個好國王啊。」

他繼續看著海洋。

「只是希望他的努力不會好心沒好報。」

說完他慢慢往我這邊看,拿掉有色隱形眼鏡的黑色眼睛,不斷輕輕眨著眼。

我們倆有著同樣顏色的眼睛。

「……是誰?」

我背對著波浪,雙手往後抓著欄杆。我的腰際可以感覺到冰冷的鐵條管,而且我已無路可退了,因為往後一步就是大海,我可不想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你到底是誰?」

「討厭啦!澀谷,你在講什麼啊?我們可是國中的同班同學耶……」

「不對吧!?」

從後方甲板探出身子的約劄克揮著鋸子說:

「上人,這樣可以嗎?」

「嗯,我現在就過去看……」

「不要去!」

我抓住熟識的友人手臂。

他的名字叫村田健,是國二、國三都跟我同班的眼鏡仔,目前就讀超有名明星學校的優秀高中生。為了告別沒有女朋友的暑假,目前正在親戚經營的海灘商店打工中。照理應該是這樣才對……

應該是這樣才對,可是……

『上人』是指誰?為什麼頭一次漂流到這個世界的你能跟約劄克溝通!?沃爾夫之所以不願跟你起正面沖突,也是基于那個稱呼嗎?」

當心中的疑問一旦脫口而出,連我自己都擋不住。

「還有你的語言!就算你會一點德語,也不可能一到了外國就突然變得這麼流利啊?而且聽到別人喊我國王或陛下的時候,你都不會覺得很奇怪嗎?」

村田……那個我認為是村田健的家伙,即使手腕被我抓住仍然一直沉默不語。可能是我五根指頭施力的關系,他的肌肉起了些微的反應。

「而且……在小西馬隆……在那個競技場上你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因為你腦筋很好,所以有可能講出一些與國際問題、社會問題相關的大道理,當然也有可能是受到當時的影響而做出那麼正經的回答。」

他的確說過。

說什麼以前曾跟我一起旅行,在干旱的土地上流離失所,當時也跟現在一樣被人追殺。

「……可是我根本不記得有這回事!我不曾跟你看過什麼仙人掌,還有什麼太陽、月亮、保護者,我根本就沒有印象!」

「所以我不是說你可能沒印象嗎?」

「那你怎麼會記得!?你說的以前是什麼時候?在哪個沙漠?我的保護者又是指誰!?」

「是偉拉卿。」

聽到自己猜想中的名字,我聲音微微顫抖地反問:

「為什麼村田你會見過肯拉德……」

「我並沒有跟他直接見過面。當時我跟你都還沒成為人形,就連定居的地方也還沒決定好。」

發現苗頭不對而跑過來的約劄克輕輕碰了一下我的手指。

「陛下。」

他想從背後制住我,把我的手指從對方的手臂上拔開。此時我突然感到全身無力,也毫無抵抗的意思。一陣不適的倦怠感襲來,讓我整個人往後倒去。這時那雙強而有力的臂膀立刻把我撐起。

「……你假裝幫我,其實是想壓制我,不讓我攻擊這家伙嗎?」

「不是的,我並不認為陛下會那麼做。」

「我已經被你們搞糊塗了。就算你嘴巴這麼說,可是村田他……那家伙的腦筋很好,又極有說服力……加上他是日本人,所以眼睛跟頭發都是黑的。哪像我既窩囊又肉腳,是個無法善盡國王職責、沒出息的家伙。你們是不是認為讓我這種人當國王是個失策,當初果然是選錯人了,既然這樣就再找一個新的人選,所以才帶這家伙來,對吧?反正我既沖動又頑固,也不肯聽你們的話,只要找個更優秀又有才能的家伙過來,再神不知鬼不覺地把我換掉就行了,所以村田才會在這里,對吧!?」

我把過去某人曾對我說過,但幾乎快遺忘的話一句接一句說了出來。而且視神經深處還開始刺痛發熱,連自己的聲音也變得好遙遠。其實,應該是因為巨大的耳鳴聲讓我逐漸聽不到周圍的聲音。

這時我的視野就像慢慢向外擴散的血跡,整個都變成深紅色的。

而不屬于我個人意志的某些部分,則從嘴巴里吐了出來:

「……可是……真不巧,那家伙跟我一樣是日本人,甚至幾乎可以算是人類。他的身上是否流著你們最愛的魔族血統,實在令人懷疑!其實我們倆都只能算『類』魔族而已!不管是雙黑還是擁有黑暗力量的我們,身體都是由肮髒的人類血肉所構成,根本就跟魔王的身分不相稱!因為我們都是由下賤的人類女性所生的……」

忽然間,我感受到有一股沖擊力從左邊襲來,讓我的牙齒不小心咬到臉頰內側。我花了好幾秒的時間才發現自己挨了打。以前也曾發生過這種狀況,當時的我被賞了一巴掌,聲音既響亮,角度也很准。

對方愕然地看著我,看來暫時並沒有准備反擊的打算。

至于我也跟他一樣,不發一語地看著賞我巴掌的人。

「講對方父母的壞話,未免太低級了吧!」

「……沃爾夫。」

「這句話不是你告訴我的嗎?」

讓人聯想到靜謐湖水的翠綠眼睛直盯著我看。我的鼻子深處跟頭部像是被過度冷冽的薄荷所刺激似的,感覺到輕微的疼痛。

「……我剛剛對村田說了什麼……」

「就跟我之前對你父母說的那些話是一樣的。」

我不可能忘記那些話,但是我一點也沒有要說那些話的意思,真的。我不只頑固,個性也很沖動,度量又小。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都不夠成熟,也很沒志氣。誰比較適合當領導者根本就是顯而易見的事。

但就算是那樣,我也沒想過魔族的人們會棄我于不顧。

從過去到現在建立起來的關系,讓我不覺得他們是那麼無情的人。

我說的應該沒錯吧?

「對不起,村田。」

右手找到東西抓穩的我,好不容易才跟朋友四目交接。當然我的臉也紅得像關公似的。

「沒關系。我都已經是高中生了,不會為『你媽媽是凸肚臍』這種事生氣啦。」

「咦!?可是這家伙就發飆了耶!?」

美少年以極快的反應抓住我的胸口。

「我的憤怒可是像烈火一樣猛烈哦!只不過你似乎還是無法壓抑你對我的自卑情結與情感。」

「什、什麼跟什麼啊?什麼自卑情結與情感!?而且你說無法壓抑是什麼意思!?」

「還好當時懂得利用激將法推你一把,讓你成功地向我求婚,否則我到現在還處于單戀呢!這是順便一提啦。」

他把賞我巴掌的手插在腰際,自信滿滿地擺起架子說話。

「這是令人懷念的古老魔族的做法,以現在的說法就是『反向求婚』。」

「反向球根?」(注:「求婚」與「球根」的日文發音相同)

那是啥咪東東啊?是春天過後把開過花的球根挖起來,等隔年再種的作業嗎?還是我老爸最愛的三人偶像團體解散前的最後一支單曲?

「什麼啊?澀谷,原來你是藉著酒意向人家告白的嗎?」

「才、才不是呢!」

「反正結局圓滿就好啦。倒是你竟然會說出舍不得地位這些話,令我滿在意的。看來你已經對權力產生欲望了,不過澀谷……」

「哇!」

他像眼科醫生在做一開始的診察般,突然把我的眼皮往外翻。

「你並不像是會對那種事物很執著的人啊。」

「干嘛又說這種像精神分析醫生說的話啦!」

「現在正是問個清楚的好時機。村田,你到底是什麼人?」

約劄克用感到過意不去的軟調語氣想要解釋。

「陛下,其實這位是……」

「不好意思!」

我突然打斷他的話。

「我想聽他本人說。」

「既然這樣,我們得換個地方說話才行。」

曆經連續三次的沖擊之後,船速突然急遽變慢。塞茲莫亞從艦橋走出來,用雙手圍著嘴巴說:

「請各位進船艙去!動作要快!」

沃爾夫一面問道:「是巨型魷魚出現了嗎!?」一面拔劍。他怎麼會這麼開心?

「請問是發生了什麼麻煩事嗎?」

「不是的,陛下。您看到前方那個東西了嗎?」

在約劄克所指的前方,看得見遠方大陸上露出的岩石表面。而黃色的布在我們前面不斷飄蕩,並且慢慢接近我們。

「是海岸警備隊,沒什麼好擔心的,我們可是受到本國的正式邀請哦!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既然這樣,為什麼我們非得進到船艙不可呢?」

這時紅色海星幾乎整個停了下來。

約劄克喜孜孜地推著我跟村田的肩膀說:

「會被派遣到這種海域上執勤的,大多數都是個性暴躁的家伙。要是兩位出了什麼意外的話,我們可是會被真王陛下大卸八塊的。不過就算有什麼問題也只是小爭執而已,不會引起什麼麻煩啦。」

為了避免惹上什麼麻煩,只好先聽從他的忠告。于是我用腳推開船艙的門,接著拉住沃爾夫拉姆的袖子。

「沃爾夫。」

「走吧。」

他輕輕搖著頭。

「我不打算進去。」

「咦……」

我還沒有時間聽聽他的理由,便被推進門內,接著門就被關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