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滿天飛舞魔之雪花片片 第二章
「你是說『大西馬隆紀念慶典,跑·攻·守·綜合球技淘汰賽!天下第一選拔賽』?」

穿著樸素睡袍的芙琳·基爾彼特,步履蹣跚地從寢室走了出來。

「……我覺得好像不是叫這個名稱耶。」

「啊——可能是我記錯了,總之他們就是一直喊『西馬隆、西馬隆』來著,而且使者還有著一頭輕柔的頭發。這上面似乎有詳細的說明。」

好不容易回到卡羅利亞,沒多久芙琳就因為身體不適而臥病在床,也可能是因為看到故鄉被脫序失控的力量蹂躪而深受打擊的關系吧,當然也有可能是辛苦到難以想像的旅程讓她身心俱疲。不過那也難怪,當初她的計劃里並沒有讓旱鴨子的自己跳進河里,還有被小西馬隆當實驗品的安排。雖說自己的國家成為他國的領地,不過身為統治者之妻而身處深深宅邸的她,還真是相當有毅力呢。

「這麼說來今年已經是第四年羅……完全沒注意到呢……」

「這是每四年會舉辦一次的慶典嗎?」

「是的。屆時將會從全國各地選出代表,參加在大西馬隆舉辦的競技會。」

「那不就跟奧運很像?」

芙琳把紙卷攤在桌上,四角則用動物形狀的紙鎮壓住。她的臉色很糟,就連美麗的淡金色頭發也失去原有的光亮。

「我說芙琳,你還是躺下來休息比較……」

「放心啦,我也該稍微動一下。而且我們既不是夫妻也不是情侶,你這個男人就這麼光明正大地進來我的寢室,未免太失禮了吧?」

沃爾夫拉姆的心情立刻大好。之前初次跟她碰面的時候,他還質問:「這女人是誰?是你的什麼人?」甚至懷疑她跟我之間的關系。

「……智、速、技、綜合競技淘汰賽!天下第一武斗會即將開始……期待卡羅利亞能選拔出優秀的戰士加入……他們明明知道在這個節骨眼,我們根本沒這種閑功夫選拔什麼出賽者,還特地派使者來傳話。」

「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比賽啊?是不是像日本職棒球季、世界杯棒球賽或外卡(注:WildCard。指美國職棒讓分區冠軍以外的球隊爭取進入季後賽的機會)之類的啊?」

「你講的根本全都是棒球賽嘛!拜托也提一提世足賽或豐田杯(注:豐田杯ToyotaCup是一年一度于年底舉行的國際足球賽事,由于是由豐田汽車所贊助的,所以稱豐田杯。)啦!」

你說的還不都只跟足球有關?

我一面吐村田的槽,一面想像天下第一武斗會的模樣。龜仙人、賽亞人、超級賽亞人、超弩級終極超級百萬噸……龜派氣功。

「我也沒看過天下武呢。」

「天下武——?」

「沒錯,就是天下武,有什麼不對嗎?」

我只是對那大膽的略稱感到訝異而已,聽起來好像是炸天婦羅面衣的殘渣及蕪菁的新料理名一樣。

「之前卡羅利亞從未參加過。不僅因為國力的問題,我們根本沒有適合的年輕人可以挑戰沒有勝算的比賽。」

「所以你根本不曉得大會比賽的內容是什麼羅?』

「是的。但聽說拿下智、速、技所有項目的優勝者將給予殊榮。」

「會是什麼啊?」

如果只有月桂冠一頂的話,想必優勝者一定會在頒獎台上發飆吧。

芙琳長長歎了一口氣之後表示:「這項殊榮是每個人都想得到的東西,但又絕對不會落到任何人手上。」

「那就是可以實現的願望羅!」

「不過所謂的『願望』到底是什麼?是合家平安還是金榜題名?」

「澀谷,他們又不是上帝。」

「管他的!不管是要求一塊屬于自己的土地,或是恢複家族的權力或財富,甚至是金銀財寶……什麼要求都能實現哦!就名義上來說的話啦。」

「啊,我知道了!優勝者可以跟西馬隆公主結婚對吧?原來如此,還真羅曼蒂克呢。跨越身分的戀情、熊熊燃燒的熱情、奔放的青春!」

原來如此,與其說像七龍珠,應該說比較接近古羅馬的戰士。

「不可能的,因為西馬隆並沒有公主。而且過去從來沒有人提出那麼浪漫的願望,也不曾有人實現願望過。」

「搞什麼,那不就只是畫個大餅給大家看而已?利用所謂的願望來吸引人,到時候卻故意取消?」

我指著又厚又粗的卷紙下半部。可能是文體太過藝術的關系,所以我完全看不懂上面寫著什麼。

「這里就有寫了,第一屆優勝戰士:大西馬隆。第二屆優勝戰士:大西馬隆……從第一屆到上一屆優勝的全都是大西馬隆。照這種情形來看,根本就沒有其他人會贏嘛!」

她又把紙卷起來,自嘲地微笑著。

「不過以目前的情勢來看,參加的區域應該不多吧。大陸中西部大半的國家都忙著重整家園,而且最後報名截止日期是六天後。從這里到出發地點的東尼爾遜,就算快馬加鞭也要花二十天以上的時間。」

「那要棄權嗎?」

「沒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真是太可惜了——好不容易有機會許願的說——」

不過我思想貧乏的腦子卻開始打起如意算盤。像是新的釘鞋、硬球用的捕手手套、比現在用的還輕的護具。譬如說跟獅子藍石可以配成一套的護腳、重要比賽時使用的小宮山款式護目鏡(注:指目前隸屬于千葉羅德隊的日本職棒選手——小宮山悟所使用的護目鏡款式)。不過這個世界應該沒有棒球用具才對,而且上哪兒找制作球棒的光蠟樹呢?等一下、等一下,如果是站在全隊的立場來考慮的話,首先應該要有乾淨的置物間……

「……置物……是嗎……」

恍然大悟到差點咋舌的村田,推測我的下一句話。我沒多做考慮,就把想到的事說了出來。

「那要求盒子怎麼樣?」

「盒子?」

芙琳像純真的少女般微微地歪著頭,看來她好像不太明白我的意思。

「沒錯,就是盒子。如果優勝之後提出以那個『盒子』當獎品的話,想必那些家伙會訝異得說不出話吧?」

沃爾夫拉姆激動到幾乎要搥打自己的膝蓋。

「因為大西馬隆有『風止』!」

「沒錯!正因為那個國家有那個盒子,你才想帶溫克特家的後裔過去不是嗎?因為你想利用溫克特之毒操縱那個身為『風止』鑰匙的人物,對吧?」

根據我辛勤的數位指針式G—SHOCK所示,那大概是五百零四個小時之前的事。隱瞞丈夫諾曼·基爾彼特之死,身為女性的芙琳·基爾彼特以鐵面人的身份守護著卡羅利亞。她不顧真正的宗主國小西馬隆的反對,跟大西馬隆私下做交易。

她表示:「過去一直統治這片土地的一族,在這宅邸的深處留下了能夠操縱任何人的『溫克特之毒』,我願意把它讓給你們國家。但條件是要減少卡羅利亞的征兵人數,而且還要慢慢放年輕人回國(因為我無法忍受百姓為了你們國家的戰爭失去性)」。最後毒藥交給了大西馬隆,芙琳成功地完成交易。

就在此時,意外迷失在這里,身上戴著刻有溫克持家徽章魔石的我們,為了隱藏身分而自稱是溫克特家的後裔。我戴的魔石鑲邊與徽章的一模一樣,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那是逃到西邊,成了魔族的馮溫克特家的蘇珊娜·茱莉亞曾經擁有的東西。

于是芙琳·基爾彼特打了這個主意。

只有流著溫克特家族血統的人才能操縱中了稀有毒物的人類。只要把這個男人交給大西馬隆,他們就能更容易操縱那個身為鑰匙的人物了。一旦這項交易成功,就能夠讓更多卡羅利亞的年輕人回國。

撇開那種想法是對是錯不說,她的策劃並沒有錯,真正失誤的是大西馬隆軍隊。

因為他們鎖定的兩名目標,其中一名呈現假死狀態,另一名則下落不明。肯拉德雖然只身中邪惡的毒箭,卻因此失去左臂,甚至還遭遇爆炸意外……

「可惡!」

我用力搥打有著美麗木紋的桌子。

那只手臂確實是肯拉德的,只是我不明白在真魔國被砍斷的手臂怎麼會落在小西馬隆的手里。而且更讓我疑惑的是,既然那是「錯誤的鑰匙」,為什麼肯拉德還會被盯上呢?

而且——

肯拉德……你還活著吧?

你會活著回到我身邊吧?

我不知不覺把張得大大的手掌覆蓋住我的雙眼。然後再把手指一根根放開,將遲鈍的右手從我的臉上挪走。

當我把吸進肺里的空氣慢慢吐出來的時候,看到了沃爾夫拉姆失落的模樣。其實他不用擔心,我是不會在眾人面前失控哭喊的。

「沒錯。」

卡羅利亞的女主人把自己的右手掐在喉嚨上,露出想勒住自己脖子的表情。

「……我想利用你們,想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而出賣你們。」

此時,馮雷比費魯特卿的劍隨即發出鏗鏘的聲音,劍身也出鞘了好幾公分。要是我在這個時候點頭,他可能會立刻殺了這個女人。其實這句話他已經說過很多次,想必他是認真的,只不過——

「別這樣,沃爾夫,我並不希望你那麼做。芙琳也……這等以後再解決。」

「可是!」

「這都要怪那個盒子!」

我說出這可恨的名詞,打斷她悲痛的聲音。

「要不是那個叫『風止』的盒子,就不會發生這些事。要不是人類……要不是大西馬隆拿到那個凶器,肯拉德跟云特也不會被追殺,我們也不會迷失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問題是後面還有呢。」

因為這個世界有四樣絕不能觸碰的東西。人類不知道自己的祖先為了封住那可怕的力量,曾經曆過多麼可怕的過程,及面臨多麼淒慘的曆史,才能謹遵前人的遺願。

他們妄想得到強大的力量,並過度相信自己擁有操控的能力。

結果連正確的鑰匙都沒到手,就急著想解放邪惡的力量。

「要不是小西馬隆那些白癡進行那種實驗,這個國家也不會被破壞。他們手上的盒子叫什麼來著?有『風止』跟……」

「『地涯』。」

村田用冷淡的聲音回答。

「沒錯,『地涯』,還有它,還有『地涯』。」

這時的我好像舔到強勁的薄荷,刹那間太陽穴震了一下。接著冷淡到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聲音,隨即從我的嘴巴脫口而出:

「……那絕不能落在愚蠢的人類手上……只有我們才適合得到它。」

「哎呀!」

友人發出一聲極不搭軋,但卻效果十足的回應。

「你的呼吸怎麼這麼急促啊,是『茫』了嗎?」

「咦?什、什麼啊?我剛剛說了什麼嗎!?」

此刻的我又變回軟弱的菜鳥陛下,而且還難為情地撥弄著瀏海。

「我哪有茫!你明知道我是完全禁煙禁酒主義者的。」

「我不是說你喝醉酒,是你開始NATURALHIGH。」

「別說是NATURALHIGH了,我連搭交通工具都不會暈呢!會暈船的是沃爾夫啦!」

「是嗎?那畢業旅行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對啊!反正我們縣立學校的畢業旅行第一天幾乎都是坐巴士一整天,不像你們貴族私立學校是搭飛機……所——以——咦?現在不是討論交通工具的時候吧?言歸正傳,我們要討論的是盒子啦!盒子——」

「想不到你這個窩囊廢難得會提出不錯的意見。」

看到沃爾夫拉姆的右手離開他的劍,我打從心底松了口氣。我當然了解他恨芙琳的心情,可是我不能讓當時不在場的他因私人的感情而動用私刑。

「盒子絕不能落在人類手里,這句話一點也沒錯。可是你說該怎麼辦呢?要趁大西馬隆還不知道該如何正確使用以前攻擊他們嗎?反正明天所有的海上戰力就能集結起來,雖說沒有全副武裝,但登陸搶灘小組可都是經過嚴格挑選的士兵。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從頭教你怎麼指揮軍隊。」

「你要教我?啊,不是啦!對不起,我說錯話了!我不是說你靠不住,我完全沒那個意思!我真的沒那個意思!我不是說過了嗎!?我不想發動戰爭,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想開戰。」

你也別在這時候那麼大聲咂舌嘛!

「我那個……呃——跑、攻、守、淘汰賽!世界選拔賽?」

「是『智、速、技、綜合競技淘汰賽!天下第一武斗會』啦!」

「對,只要得到那個天下武的冠軍,我想大西馬隆應該會把盒子給我們吧。」

眾人異口同聲地發出「啊?』跟「咦!?」的聲音,湊在一起變成聽起來令人啼笑皆非的「阿姨」。

「把盒子送給冠軍——!?」

「……感謝大家這麼有默契的吐槽,辛苦辛苦。」

「你是說真的嗎?有利!?有必要特地這麼花時間嗎?其實只要發動突襲硬搶過來就可以,不是嗎?」

「等一下,現在的卡羅利亞根本沒有多余的精力去挑選什麼優秀的選手!而且,我不是把以往的情況都告訴你們了嗎?想得到冠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嘛!」

「你們兩個不要同時說話啦!」

這時候只有村田笑眯眯地不說話。我調整好呼吸後說:

「你們冷靜點。首先是你,沃爾夫,既然我已經說過我絕不開戰了,那我就絕對不會那麼做。然後是芙琳,參加奧運比賽是有其意義的,而且就算我們沒有得到冠軍也不會有任何損失,不是嗎?即使你說找不到什麼優秀的選手,你也不能棄權。」

「參加比賽有其意義,這我倒是頭一次聽到。」

芙琳把手貼在額頭上,並試著低頭讓自己冷靜下來。

「可是我不是說過,就算快馬加鞭趕到也都要花上二十天的時間。就算現在准備就緒立刻出發,也趕不上登記截止日啊!」

「你說的快馬加鞭是利用陸路對吧?」

「沒錯。」

這時候我有點驕傲的說:

「那如果從海路呢?我們不是有艘都加爾德的高速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