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閣下與魔之愛的日記 第三天
第三天

睡眠不足跟空腹的感覺固然難以忍受,但是眼前最難熬的卻是口干舌躁的程度,已經到達極限了。

「我們從大前天開始就沒喝過一滴水了。」

「聽了你那沙啞的聲音,只會讓我覺得更口渴。」

「可是不出聲誰曉得你是生是死啊?」

眼前的石床凹洞里還殘留著那些家伙所滴下來的,像檸檬果凍般的液體。由于粘性極高,並不容易變干,但看得出來那是水份。

「我說沃爾夫拉姆,那個跟自己的尿,你願意喝哪一種?」

「我想喝冰涼的發泡葡萄酒。」

「不是啦,我是想問你那個黃色的液體跟自己制造的黃色液體」

「加冰塊的大麥蒸餾酒也不錯呢~」

「就顏色來說,你應該會選擇尿吧!」

其實就算沒有身陷這種危機狀況,也有人把喝尿當成健康療法的一種而身體力行著,因此尿對身體應該無害才對。干脆就趁這時候勇敢挑戰看看,搞不好還可以一舉提升自己的男子氣概呢!畢竟人生在世就是要勇于嘗試嘛。

「啊──我甚至連一滴汗都流不出來。」

想嘗試尿療法為時已晚,但也幸虧錯失了這個良機。

倒是繭內的孵化狀況相當順利,大概從一個小時前就不斷聽到細微的聲音。不過會從內部用嘴巴把蛋殼敲破的,好象是朱鷺的雛鳥而不是成蟲

「成蟲破繭是用嘴啄破的嗎?」

「卓波是誰?是哪個野男人?」

連沃爾夫拉姆也快要不行了。

「陛下。」

看來我的脫水狀況也相當嚴重,甚至連聽力都有問題了,我竟然聽到很熟悉的聲音。

「陛下,你在那里嗎──?」

「是我在幻聽嗎?」|

「唔,上衣的袖口!」完全破啦!

頭頂似乎傳來什麼吵雜聲,有好幾組腳步聲來回走著。

「太好了!陛下您掉到巢穴里了?有沒有受什麼嚴重的傷?」

「肯拉德!?真的是肯拉德!?真的假的!?不是唬爛我的吧!?」

「我要怎麼唬爛啊?」

偉拉卿從距離約十公尺的上方往下看。看到他一貫爽朗的笑容,霎時讓我覺得過去受的那些苦難根本不算什麼。雖然我們被困在有怪物蠢動的巢穴兩個晚上,卻跟住在馬廄里的感覺差不多。

「對不超,原本應該可以更早發現你們,只是搜集到的情報太過錯綜複雜了。打從你們倆消失不見,陷入半瘋狂狀態的云特就一直哭喊著說你們是私奔或潛逃什麼的。其實你們既然已經是公認的一對,根本就沒必要私奔啊陛下?是不是哪里受傷了?」

「我、我沒事,只是饑渴交迫而已。」

因為嚴重缺水的關系,所以我不需擔心自己會流下淚來。

「快點降下繩索!我們可是一秒都待不下去了!」

突然打起精神的沃爾夫拉姆開始抬頭大叫:

「好象快生了!」

「咦,難不成沃爾夫你」

偉拉卿你真是愛說笑。

「不是啦,要生的不是我!很遺憾,也不是有利!畢竟我們倆都是男的!是這些蟲好象快孵化了,有些繭的表面已經開始龜裂了!」

這時候的肯拉德形成「傷腦筋」的唇形。總之我們現在正身處險境,只希望他們能盡快降下梯子才好。而其它往下看的男人們則個個皺著眉頭,露出面有難色的表情。@

「陛下,有件事想請您幫忙。」

「知道了,等一下再說好了。啊,這該不會是交換條件吧!?你應該不會干這種卑鄙的事情吧?」

「不是的。等一下我們會送水銀糧食下去,不過在它們破繭而出以前,可否請你們在下面多待一會兒呢?」

「喔,如果有水跟食物的話,要我們多待一會兒是無什麼?咦──!?為什麼?」

「它們是非常敏感的種族,尤其現在正面臨最重要的成長時刻。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您能夠從旁協助。」

我!?那些超巨大的幼蟲會是敏感的種族!?

「可是它們曾經巴在我跟沃爾夫的身上又聞又吸的耶!?」

「那大棒了,非常好。」

「啊!?我可不想這麼年輕就被吃掉」

「出來了──!」

在所有往下看的那群男人之中有一個突然開始興奮大叫起來。我嚇得回頭看,發現最深處有兩、三個繭正裂開大大的縫,里面有一個棕色的物體正慢慢站了想來。我跟沃爾夫都嚇得說不出話來,連原本舉起來的手指都停在半空中。

「這、這是」

「陛下、沃爾夫,快把這個戴上去!」

我們立刻接住他們丟下來的物體,一看原來是用紅棕色毛線編織的帽子。里面甚至還附有吊牌。Mydoin古恩達。

「Mydo(注:音同日文里的「謝謝惠顧」)?」

可能原本是想寫「古恩達制造」卻寫錯了,不過糾正這個也沒什麼意義。當我把帽子戴在頭上後,發現上面還有兩個耳朵。

「熊、熊耳朵?」

頓時從十幾公尺的上方發出「好可愛」的歡呼聲。拜托饒了我吧,三男戴起來比我好看幾百倍,他才算是正統的美少年呢。

隨著「啪喀」的低沉爆裂聲,又一個不明生物的繭裂開了。而且上面還發出「超可愛」的驚歎聲。

「熊蜂超可愛的~!」

「啊──嗯,熊蜂好~可~愛~哦~」

熊八(注:日文中的「蜂」跟「八」同音)?應該不是把阿熊、阿八、與太郎跟閑居老人(注:這四個是日本單口相聲里常見的人物)湊在一塊合稱為熊八吧?

此時,站在戴著帽子的我們面前的是上半身跟手腳像布偶、觸角跟腹部則像蜜蜂,身上有著黃色與黑色線條的奇妙生物」。本尊的不,這家伙應該是本尊沒錯不過它有著類似亞洲黑熊的體型,背部卻長了跟昆蟲一樣的透明翅膀。那麼薄的翅膀真的飛得超來嗎?

「」

熊蜂朝著說不出話來的我們走了過來,還用力揮著右手。

「要被吃掉了!」,此刻我深深體會到被棕熊捕捉的鲑魚的心情,但是對方並沒有攻擊我或沃爾夫拉姆。它只是擺出印地安人不說謊的姿勢(注:也就是舉起右手發誓的動作),轉動著圓滾濕潤的眼睛。

「諾基斯(Nogisu)!」)

「咦?」

所謂的諾基斯(注:德文Nonius,意指卡尺。)不正是可是這里並非技術准備室,不可能會有那種東西的。這麼說來,難不成那是它的叫聲!?

「還、還是野菊之墓(注:諾基斯音似「野菊」,指的是伊藤左千夫的著作《野菊之墓》,過去山口百惠及松田聖子都曾主演過電影版)?」P

拜托別在這時候說冷笑話好不好。

熊蜂一號一面霹哩啪啦踩著其它的繭,一面走到天花板破洞的正下方。它依依不舍地回頭看了一眼,然後就雙手對著天空開始往上飛。連一句「啾哇」(注:咸蛋超人變身時所作的特有動作)都沒說呢。這時候在旁邊叁觀的人們不斷鼓掌,甚至還發出一陣喝采,其中也有人感動落淚、鼻水直流呢。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蟲繭一個個破裂,然後熊蜂三號、四號紛紛蹦了出來跟我們打招呼。

當熊蜂八號擺出招牌姿勢出現的時候,我們也完全順應當時的情境對著它微笑道:

「早安諾基斯。」

「慢走哦諾基斯。」

把這一類的話掛在嘴邊。

最後只剩下那個接受了緊急補救措施的蟲繭。不久那個容器發出微弱的聲音,熊蜂十二號終于露臉了。

「喔喔──」

觀賞廳響起了歡呼聲,眾人開始交頭接耳地說話。

「是女王熊峰。」

「是女王熊蜂耶,想不到我竟然有這個榮幸能親眼看見。」

「她長得好優雅哦,天哪~看來我可以長生不老羅。」

就我的審美顴來看,只覺得她像是一只用碎布拼湊而成的泰迪熊,而且還屬于粉紅系的拼布藝術。

「謝謝諾基斯。」

「嗯?喔~不客氣諾基斯!」

接著她用力把我跟沃爾夫拉姆推倒,還用濕潤的鼻子在我們身上磨噌之後就逕自飛走了。想必也只有建築工地跟她的屁屁適合黃色與黑色的線條搭配吧。而且在她性感的小蠻腰附近

「啊──上面貼著結婚證書!」

r

我搖搖晃晃地爬上樓梯,好不容易才回到地面上的樓層。發生脫水症狀的我因為站著會頭暈,不得已只好暫時坐下來休息。其它倒是沒什麼大礙,還能夠分辨出目前喝的飲料是什麼口味的。

「唉幸好它沒把我們吃了。」

「熊蜂並不是肉食性動物喲。」

「可是我明明看到房間的角落有人骨咦?」

當我從洞穴的邊緣往下看,才看到緊緊抱著繭的骷髏殘骸。

「那是瀕死的骨飛族。因為熊蜂的繭含有豐富的鈣質,所以它們會藉此補充能量的來源。」

「哇塞借我看一下,好象地獄繪圖哦。」

一口氣喝完一大杯飲料的沃爾夫拉姆,靠在牆上喃喃自語著:

「想不到那個夢幻熊蜂竟然棲息在迎賓樓里。」

「夢幻?」

「在得知熊鋒在血盟城產卵這個消息時,剛開始我也嚇了一跳,因為聽說它們早就已經絕種了。為了不讓盜獵者或收藏家等惡徒找上門來,才刻意對外宣布迎賓樓有怪物出沒。只是母熊峰在產卵沒多久就死亡了。」

原來如此,難怪它會把我們誤認為父母,對著我們猛聞猛吸。幸虧幼蟲並沒有視力,否則被識破的話鐵定會窒息而死。

目送研究員向國王與前王子致意離去之後,偉拉卿對著我的肩膀猛聞。

「果然沒錯。」

「什麼啊?」

「這一切全出在味道上。這可怕的臭味,應該是都柏斯產的顏料吧?」

「這是沃爾夫用的啦。難不成這個猿猴類的排泄物是」

「從成熟的熊蜂糞便可以萃取出類似礦物的成份,如今可是極難到手的最高級品喲。這次多虧陛下跟沃爾夫的幫忙,不僅讓新熊蜂女王得以誕生,也免除了它們絕種的危機。想必明年它們還是會在我國產卵呢。」

聽到無法充耳不聞的單字,我連忙再次做了確認。

「它明年還會來!?」

「是的,那當然。在它巡視過幾處氣候良好的土地後,隔年就會再回到同樣的場所產卵。尤其是當它們確信父母親在這座城堡里,那麼女王熊峰是一定會再回來的。」

「父母親──?」

肯拉德收起讓人不忍責怪的和善笑容,並分別指著我跟他弟弟:

「只是不曉得它把誰當成爸爸,誰當成媽媽啦。」

真魔國-熊蜂的父親。

真魔國-熊蜂的母親。

「咦?」

不一會兒我們眼前竟浮現出那只用拼布制成的泰迪熊、編織而成的毛線熊,張開昆蟲特有的透明翅膀,列隊跳著舞的景象。而這時候站在正中央穿著鴕鳥羽毛的,

當然就是馮比雷費魯特卿沃爾夫拉姆跟我了。

「什麼──!?」

「搞什麼啊有利,你竟然又認養了毫無血緣關系的孩子喔?所以我才說你花心!」

「少羅嗦,你自已也被它當成爸爸或媽媽了耶!?只是熊蜂的母親跟咸蛋超人的母親都好偉大哦。保護宇宙和平,果然還是要靠咸蛋超人呢」

就這樣,有利跟沃爾夫拉姆成了稀有保育類動物兼天然紀念品的熊蜂精神上的父母。

「就算是這樣,我還是不允許你住在我的房間!別再把我畫成信樂燒的狸貓!而且也不要再任意把我的胸部畫成B罩杯那麼大啦──!」

馮克萊斯特卿那張沒留下任何歲月痕跡的臉龐正泛起紅潮,還仿佛在做什麼美夢似地眯起雙眼。想必他正自我陶醉在主人與熊蜂們嬉戲的模樣之中。

「啊~陛下與『最渴望擁抱入夢的珍獸票選排行榜』第一名的熊蜂在一起。全世界再也找不到這麼可愛的景象了」

「的確沒錯,真的是非常可愛呢!」

編輯把身子往前探,表示自己也深有同感。當云特滔滔不絕說話的時候,他還會在絕佳的時機點頭回應,一臉興趣盎然地聽到最後。

「那麼溫馨的趣事,保證會讓對美少年與觀賞系動物毫無招架之力的女性陷入瘋狂。而且在女性之間肯定會掀起一陣熊蜂熱潮的!只是」

「只是什麼?」

巴德威克最後那句話,很快地把云特拉回現實。

他正增加五分之一的妄想,想象熊蜂女王消失在夕陽的背影與不知不覺熱淚盈眶的有利側臉的畫面,只差一點就要跑片尾字幕了呢。

「可愛度滿載的故事,會因為它安慰人心及溫馨的情節而深受讀者喜愛。可是呢,我覺得應該會有其它讀者希望看到其它題材的故事。」

「你是指不可愛的題材嗎?」

「沒錯。因為我們出版界常常思考:『住在這國家的婦女同胞,是不是對每天都過著一樣的日常生活感到乏味?』這件事。」

巴德威克輕輕握緊雙手,用女性的口吻說著:

「人家當然知道日子過得平安穩定比什麼都來得幸福!可是最近哪,早上起床一看到躺在身旁的老公,有時候會有『天哪,這個人已經變成歐吉桑了!』的想法呢!

沒錯沒錯,我對我男朋友也有那樣的感覺呢──以前他不是那樣的說!」

他滿嘴都是「奈A按呢」的語氣,而無法插嘴的云特則被他所營造的氣氛牽著鼻子走。

「現在再也感受不到初識時的心動感覺了──對對對,真的不見了呢──我只要想到『難道自己要永遠過這樣子的生活?』,就會陷入禁忌的想象空間。該怎麼說才好呢?

譬如說過去從未嘗試過的刺激感之類的!沒錯,就是刺激感!現在的我們就是缺乏刺激感!

譬如說不惜犧牲性命又轟轟烈烈的愛情,就算這輩子只能體驗一次也無所謂,好想試試看哦──就是說啊!,

好想跟熱情又危險的對象談戀愛什麼的。像我少女時代曾經看過的愛情悲劇故事,就算是妄想也好希望嘗試看看呢──」

一直在演獨角戲的干練編輯很快地恢複正常,並輕輕拍了一下山羊皮的封面。

「最起碼可以透過小說,體驗在日常生活中無法實現的刺激感。而且不是跟平凡無奇的對象,而是跟帶點危險性的帥哥墜入情網。如果連自己這樣的女人都能在男人堆里吃得開,那會是什麼樣的感受呢?『是不是要讓女性讀者體會到這種假性的幸福體驗,才能得到她們的支持呢?』這就是我們真魔國中央文學館所一直在思考的。」

「與危險、刺激又熱情的帥哥發展出不惜犧牲性命又轟轟烈烈的愛情,這會是什麼樣的感受呢這樣啊難不成你要我寫這種題材!?請等一下,

我可不是潔莉夫人喲?我的日記里根本沒有這種情節」

「老實說,就算是老套八股的大綱也沒關系喲。不,甚至只要有戲劇常見的劇情發展就綽綽有餘了,最重要的是小說主角的個性與言行是否能引領讀者浸淫在故事當中。」

巴德威克閃著眼睛,巧妙地不讓對方識破他的營業用口調。此時現場頓時變得像小孩子吵著要糖吃的氣氛,云特不得已只好開始搜尋他記憶中的資料庫。

「戲劇常見的劇情發展,與危險的帥哥之間擦出的火花我的日記里有這類的記載嗎危險的帥哥,不惜犧牲性命喔喔!」

腦內檢索動作完畢,而且還列出完全符合這些項目的候選一覽表。這時候快稱得上是作家的教育官拍了一下膝蓋,猛然起身到背後的書架尋找。

「找到了找到了!雖然這些故事距離現在有點久,但應該是相當適合的題材。只是說這已經是十幾年前的故事了,可能跟日記的題材完全不同」

總之,所有項目都符合了,即使稍微久遠一點的往事也沒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