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閣下與魔之愛的日記 第二天
第二天

在自己完全不熟悉的城堡定動,的確需要導航系統。

只是說這個世界並沒有人工衛星,因此這種要求是無理了一些。但是如果有一份地圖在手的話,至少還能掌握現在的位置及逃生路線。

「而且遇到交通阻塞的時候,也能找到巷道小路或捷徑什麼的。」

這就要看你的了,真魔國的伊能忠敬(注:江戶時期的名人,以高齡55歲行遍全日本,並正確實際的測量制作日本地圖)。

「照理說我們應該知道目前自已身在河處。畢竟我們是逃出米奇的夾攻之後才摔下來的,因此這里鐵定是迎賓樓的最底層。」

「而且四周還是怪物的巢穴呢──」

我跟沃爾夫拉姆在房間角落靠著牆壁抱膝蹲坐著。好不容易度過了緊張的一夜,晨光從頭頂上的洞穴射了進來。至于高高堆在我們身旁陰暗處的人骨山,正閃著藍白色的磷火。

雖然我們一償宿願找到目標生物,但是當初憑著「如果害怕怪物的話,哪能在明星賽接住寺原的球」的勇氣卻早已不知去向。而且幼蟲剛才還壓在我們身上,

是我們發出筆墨無法形容的慘叫聲後才讓它們死心的。

不曉得是我們的怪聲成功嚇阻它們,還是它們決定把我們變成人干作為保存食物,總之那些家伙並沒有把我們立刻吃掉,只是阻斷我們的退路後就不管我們了。

「想不到你會在自己的城堡里遇難,看來你真的是個如假包換的窩囊廢呢!」

「沒錯而且它們不僅拼命聞我,還隔著衣服吸我的身體呢」

「我還不是一樣。」

沃爾夫不悅地皺著眉頭。

「它們是不是想確認我們妤不好吃啊?」

「誰曉得。」

「還是說想等自已變成成蟲之後,再拿我們作為慶祝成人式的佳肴呢?」

「我哪知。」

「看來我從今天起改名叫開胃菜-有利算了。」

「別說了!」

沃爾夫拉姆表面上看起來之所以很鎮定,是因為那些幼蟲從半夜就開始吐絲結繭了。那些有著白、棕、黃等橫條紋的奇妙容器,容積少說也有一輛休旅車那麼大。十二個繭或立或躺地擠滿狹窄的空間,害抱膝呆坐著的我們無法確認牆壁究竟在哪里。

而且它們鮮紅的雙眼還在繭的內部閃閃發光著,這明顯表示它們可是在監視我們。

「除非是攀岩高手,否則是爬不上這道牆壁的。可是繼續待在這里又只會淪落成跟那邊的家伙同樣的下場。」

擺在白骨山頂端的頭蓋骨,就像聖誕樹頂端的那顆星星一樣。而且我還可以感受到它那空洞的眼窩正朝我們投射哀怨的眼神呢。我是在經曆過幼稚園的試膽大會後,

才學會同情骷髏的。

當時雖然嚇得尿濕褲子,但好歹我現在已經十六歲了,這根本算不了什麼!

「你是在炫耀嗎?」

「你講這什麼話?就是因為你威脅士兵不准跟肯拉德報告,才會過了一夜都沒有人來找我們。」

「要不是你說要打倒迎賓樓的怪物,我才不會侍在這種地方呢。」

「不對吧,在你埋怨我以前算了,再吵下去會沒完沒了的。都怪我沒有在事前搜集完整的資料,確定敵人究竟是什麼樣的生物。」

沒錯。不管什麼時候,情報跟機智都是很重要的。這只能怪我還于展開擊退怪物的冒險,才會疏于事前的情報搜集。此刻在繭里面閃閃發亮的天蠍座α星,彷佛可怕、鮮紅的《二十四只眼睛》(注:日本知名作者壺井榮,以瀨戶內海的小豆島為舞台背景,描寫女老師與十二名小一學生之間,心靈交流的溫馨小說)。

「要不要再大聲喊叫看看?」

「我看你已經想不出能用的詞句了吧?」

我會背的加油歌全唱完了,甚至連死對頭大榮的、大坂近鐵的、六甲落山風也都唱過了。結果搞得自己喉嚨都啞了,已經到達迫不及待想喝水的狀態。

i

「我口好渴哦。」

「我也是啊。可惡,我一直不想提這件事的說!」

反正再這樣下去,我們不是就此變成人干當它們的保存食物,不然就是在那之前被破繭而出的巨大鍬形蟲給吃掉。當然還有最後一個,就是按照當初的目的,趁我們行動尚未變遲緩以前把那些家伙趕走。

「搞不好可以趁它們變成繭的時候」

我慢慢挺腰起身,轉了一下「氣管一號」並撥刀出鞘,然後走向靠自己最近的繭,看也不看地就開始鋸了起來。

才來回鋸三次刀刃就缺角了。

「好硬。」

「你每次都做些白費力氣的事。」

要你管。

我又心想:「如果站在立著的繭上面,或許能構到天花板」,因此便找了其中看起來最長的三色條紋的繭挑戰。

結果我滑下來多達二十次。

「好滑哦。」

「看也知道。」

「真是的,沃爾夫!別坐在那兒不動,想點劃時代的點子啦!難道你不想得救嗎?你願意就這樣困死在這里嗎!?」

「要死之前先在這上面簽名。」

只見沃爾夫拉姆從上衣內側口袋拿出一份折起來的淺綠色紙張,以及他最愛用的筆。上面淨是我那別腳的魔語能力所無法解讀的文字。不過用大字寫成的簡短標題,我倒還看得懂。

「結、婚、證、書拜、拜托,現在我們正面臨生死關頭耶!」

「所以才要你簽名啊!」

我被他的無聊舉動搞得全身無力,整個人癱坐在地上。房間還是一樣幾乎被繭占據,連我們坐的地方都不夠。剛開始我們還希望盡可能離那些怪物遠遠的,因此把腳都縮了越來。但是人類的神經就是這麼奇妙,不管處于什麼狀況都能夠漸漸適應。等了老半天那些繭都沒有任何進展,我們也慢慢習慣這個環境,于是就大膽地把身體靠在白、棕、黃三色的繭上。反正那玩意兒又重又不會滑動,表面既平滑又冰涼,靠在上面的感覺還挺不錯的。

而且繼續縮著身體害怕下去,只會讓自己更累而已。

由于沒其它事情可做,于是我跟同伴玩起硬ㄠ的接字游戲。雖然是很普通的游戲,但我引用的都是棒球術語。至于他回答的都是我聽都沒聽過的動物名,結果就成了雙方雞同鴨講的接字游戲。

「跑壘。」

「雷擊龍。」

「龍隊。」

「堆古巴尼亞科德。」

「德?那是什麼動物啊?德,呃──德州安等一下,這個繭在微微震動耶。」

我聽到背後的容器發出一種空氣外漏的聲音,于是我連忙回頭與它正面對看,只見兩道紅色的光芒正一閃一滅地發亮著。

「這下慘了,ColorTimer(注:變身後的咸蛋超人只能在地球停留三分鍾。時間一到,胸前的ColorTimer就會開始閃爍)在閃耶。天哪,這里破了個洞!奇怪了,剛剛我拼命砍都砍不壞啊~沃爾夫拉姆,你身上有沒有什麼可以把洞塞住的東西?譬如說粘上、口香糖或米粒什麼的。」

沃爾夫拉姆突然像瘋了似地扯開喉嚨大叫,還故意把手貼著耳朵說:

「啥!?我沒聽錯吧?你不會是想救那個繭里面的東西吧?」

「你沒聽錯──我的確是說要把這個洞塞起來。」

「為什麼!?你不就是為了趕走這些家伙才特地跑來迎賓樓的嗎?只是沒想到後來計劃失敗,還讓我們自己陷入危機當中。照理說敵人當然是越少越好,這樣才能提升我們得救的可能性啊。」

「可是」

雖然我並不贊同,但是這次這任性家伙的意見還蠻工確的。為了不讓我們成為紀念成人式的開胃藥,並且能活著離開這個房間,只能利用它們破繭而出的時機解決掉這些成蟲(?)們。既然我們不曉得會爬出什麼樣的成蟲,但能減少一只也比完全沒少的好。+

九十只比一百只好,十一只比十二只贊

「呃──但是就算從十二只變成十一只,我們的情況還是一樣糟啊!而且就算能趁現在鏟除一只,我也不想干這種偷雞摸狗的作戰計劃喲!畢竟它們好不容易才結成繭,卻只有這家伙無法長大成人,那不是很不公平嗎?不,雖然我不曉得它們會變成什麼蟲,但它們搞不好就像侯鳥一樣,是那種得拼命在天空飛翔,一路飛行到遙遠國家的種族呢!」

我腦內深處有一塊智能指數較高的部分,清楚的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不過人一旦感情用事,就算有再多的理智細胞也抵擋不住。就像我國中放棄棒球的時候,也是因為感情勝過理性的關系。

即便如此──

「如果只有這只無法飛向藍天、眺望世界,那未免太寂寞了吧。雖然這也算是一種自然界的法則,不過要是某人願意幫它一點忙,或許就會出現什麼轉機呢。既然是這樣,那我們就幫它嘛!反正塞住這點小洞就像蓋住十圓硬幣大小的圓形禿那麼簡單!」

我掬起散落滿地的黃色黏液,試著把它塗漲b約一枚硬幣那麼大的破洞上。剛開始是呈現薄膜狀,但不一會兒工夫就往下流了。只見它眼睛的光芒漸漸變弱,繭的震動次數也越來越少了。

「喂,你再撐著點啦。還沒看到開胃菜就掛點,你一定會死不瞑目的!」

盯著我指尖看的沃爾夫拉姆發附長長的驚歎聲,彷佛這些話他曾在哪兒聽過。

「我從沒見過像你這樣的窩囊廢。」

「別叫我窩囊廢啦!」

「可是」

他好象不想說下去了.

只見他把手上的幾張紙撕破,並沾上黏液往繭上黏貼。而且還小心翼翼地把氣泡弄掉,然後再重複相同的作業,好不容易洞穴已經補好,空氣也不再外漏了。

「太好了,ColorTimer逐漸恢複元氣了!你真機靈耶,沃爾夫拉姆可是你怎麼會突然?」

「因為你一定會說『窩囊廢也是有骨氣的。』」

「才不會咧─」

這時我倆雙雙把視線撇到其它方向,然後不好意思地偷笑。

我用拳頭對著繭的外殼敲了五下,並對它說:「要平安孵出來哦」。雖然不曉得它們到底是什麼種族,但也不至于會恩將仇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