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明天將吹起魔之大風暴! 第十章
結果我的扭傷怎麼樣呢?

事情過後那三天,我都再希爾德亞德的歡樂鄉度過。從早到晚只要一有空就跑去泡湯,最後我還習慣當地的比基尼泳褲,陷入反而覺得四角內褲很突兀的危險狀態。這種事情讓我覺得很丟臉,所以不敢告訴別人。

與古蕾塔分開的時候,我在眾目睽睽之下嚎啕大哭,但是沒有人嘲笑我。總之,我跟希斯克萊夫約好先讓她在一個月後回真魔國一次。仔細想想,從那孩子出現在我面前也不過十幾天而已,但是當我想討論親子之情是跟時間扯不上關系而往旁邊一看,想不到沃爾夫拉姆也陪著我哭得很淒慘。

至于艾妮西娜則留在希爾德亞德的歡樂鄉,她好像開發了編織品與發明物的購物中心。而有別于男人,擁有纖細手指的女孩們在傷勢痊愈後,算算將近有一百人,晚上她們讀書並學習工作技能,白天則在里面的商店工作。這樣不僅發揮了學習的功效,也能賺到錢。據說依茲拉跟妮娜就在這個設施里就業。

“要拯救不幸的婦女,除了教育之外別無他法。”截至這里我都還懂,也覺得很了不起。可是……

“接著變得堅強、聰明的女人就有能力控制愚蠢的男人,建立美麗的新世界!”

你不覺得這些話帶有歧視的色彩嗎?

“也請陛下賜一句餞別的話給我。”

“……請、請你好好加油!”

我實在沒有勇氣反駁她。

海鮮意大利面攤也進駐購物中心的一角。如今已失傳的卓拉西亞宮廷料理也只能靠他細水常流地傳承下去,也希望他能夠順便傳授一口氣吸一根面條的獨特吃法。

可能是想答謝我幫他宣傳吧,綁著頭巾的肌肉男老板把他的傳家之寶送給我。那是一只充滿中國風花紋、底部還有飛龍在天的圖案。雖然他聲稱這碗有無法鑒定的價值,但在我看來不過是一只普通的碗公。

“據說湯面會映出未來哦。”

“怎麼可能?如果是過去或前世,那還有話說。未來還沒有發生的事情怎麼可能會出現?”

“說的也對,我想也是。如果是背後靈的話倒有可能……”

回程的船大致上還算良好,不必擔心會出現海盜或者巨型花枝,只是我們又跟去程的年輕船員同一艘船,因此剛開始氣氛頗尷尬的。而且當初隨行的私生女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昏迷不醒的男子。也難怪他會訝異不已。

蓋根修伯雖然撿回一條命,但目前只處于“活著”的狀態。他的肺跟心髒技能雖然正常,但意識毫無恢複的跡象。我好像聽他說過一次話,不過可能是我聽錯了吧。況且我聽到的話就是這麼一句:

“不勝感激。”

他是武士嗎?!還是我聽錯了?不過他的語氣如果真像武士那般恭敬,那我可能真的會直愣愣地站在原地讓他攻擊呢。

只是不曉得妮可拉會有多傷心?但是我如果沒經大腦就把這句話說出來,可能又要害孔拉德心里難過了。因此我也乖乖聽話,盡可能不接近修伯的船艙,而讓後來在席爾多克勞德雇的中年看護婦照顧他。

回到我自己的城堡時,已經是過了中午氣溫上升的時候。

當初我只留下一紙短文就丟下職務逃走,想必浚達一定氣得直跳腳。因此我准備用博取他同情的態度走進起居室。

“那個——浚達?不對,浚達先生?”

“陛下!”

他用力地張開雙手,挺直他那高大的身軀朝我沖過來……結果並沒有。他穿著手臂下有著蝴蝶袖的奇怪服裝,仿佛要把我卷進去似的將我抱緊。

“喔~陛下,您終于回來了。我馮克萊斯特·浚達一直衷心期待跟您重逢的日子到來呢。”

“你沒有生氣嗎?而且沒哭?”

而且他連眼淚跟鼻水都沒流,甚至馬上往後退一步,笑臉盈盈地跟我說話。

“我怎麼會出現憤怒這種世俗的感情呢,陛下,我已經領悟了。愛就是接受對方的一切,為了愛要照對方的意思去改變自己。我認為伴隨著愛而來的嚴酷試煉是具有不可侵犯的存在價值。”

“這……這樣啊。”

“因此過去無法跟陛下見面的日子,正是真正陛下為了試探我的心而給予我的試煉。”

他十指交叉緊握做出祈禱的樣子,並且對著上天露出欣喜陶醉的神色。可能是我神經過敏吧,總覺得從他身後好像發出微微的光芒,而且還依稀聽到清淨心靈的治療音樂,我不在這段期間,他是有過什麼命運般的精力,而導致他的價值觀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你在做什麼,達卡斯克斯?”

“啊!”

孔拉德從浚達的後面抱起一只巨型箱子。里面有個全身光溜溜的中年士兵正在操作照射器跟音樂盒。

“啊啊,達卡斯克斯!不是叮嚀過你別太引人注目嗎?!如此一來,我那嚴苛的體驗修行全都白費了!這下子叫我怎麼跟陛下解釋!”

“……我是不曉得你們在搞什麼,不過你好像完全沒有領悟吧……唔,怎,怎麼會有一道視線……”

這充滿刺激性的視線逼得我立刻回頭,只是披頭散發又消瘦的古恩達魯正在後面,他的黑眼圈似乎在敘述著什麼故事。

“……你們幾個……還不快給我……工作!”

他右手的指頭長滿了用筆過度的繭。

為了試試我的腳好得怎麼樣,我們使出做暌違已久的慢跑訓練。雖然在希爾德亞德的時候,我已經有稍微跑了幾次。

今天稍微偏離平常的路線去爬緩坡。雖然已經是冬季,但略高的山丘下方卻是一片綠色的絨毯。

連個大氣都不喘的孔拉德指著斜坡盡頭說:

“看到了嗎?”

怎麼可能會看不到,他指的地方非常廣闊又距離我們很近。

深茶色的泥土從五處被剔除的綠草下方探出頭來,。等間隔立起的木柱上則掛著網眼極疏的網子。幾名身強體壯的青年正在建造巨型台階式座位,是大約十層的觀眾席。

兩個的扇形直線旁,還擺了球隊用的長板凳。

“……哇塞。”

“本來是想建造棒球場的,不過跟我印象中的形狀好像有些差異。”

“不會啊,根本就沒有什麼差。真的好棒!兩個的確有一百公尺呢。”

可能是看到了我們吧,一名青年挺直背脊向我們敬禮。其他兩個人則摘下帽子高高舉起,呼叫其他正低頭作業的士兵。

我無意識地邁步前進。原本想沖過去,但卻失敗,我從緩坡上滾了下去,全身還沾滿了冬天被凍僵的雜草。

“陛下,不是叮嚀過您要小心點嗎?”

“我沒有事的。”

這時候不管發生什麼事,對我來說都不算什麼。我硬撐著慢吞吞的雙腿,好不容易來到了球場的入口。這里沒有我熟悉的圓形屋頂或者人工草皮,也看不到燈架跟電視牆,只有類似在洋片里常見的小聯盟使用的天然草皮場地,以及全家出動看比賽而歡欣鼓舞的觀眾席。

“……怎麼辦?”

沒想到他們會建造出這麼棒的球場,霎時間我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此時,正在工作的年輕人紛紛跑過來,大家都露出非常認真的表情。

“陛下,真抱歉讓您看到我們穿便服這麼難看的模樣。因為我們今天休班。”

“休班?既然不用執勤,你們在做什麼啊?”

“喔,我們正在建棒球場。”

我好不容易追上維拉卿,然後讓士兵們解散好繼續進行作業。

“為什麼?”

“我想給陛下一個驚喜啊。”

親眼看到實物才覺得感動,可見我的理解力相當遲鈍。這片美麗的自然景觀是由棕色與綠色構成的。

“可是為什麼要送我這麼棒的驚喜?”

“你不是快要過十六歲生日嗎?本來打算在你宣布自己十六歲之前先保密的……這陣子發生了許多狀況,我想籍此幫你打打氣的。”

右外野區,中堅區,左外野區,三壘區,二壘區,一壘區。還有高度不足的投手區,以及還沒有擺上去的本壘板。

站在這里仿佛可以聽到球場上的聲音,隱約在眼底深處的夏季藍天也跟著複生。

“大家盡全力想讓你喜歡這個國家。”

“為何這麼說?!我老早就喜歡這里了。況且我從來也沒有說過‘討厭’這句話吧?!”

站在打擊位置的孔拉德露出的笑容刺痛了我的心。

“說的也是。”

我慢慢地站在本壘板後面,環顧整個球場。站在這里似乎可以掌握一切。譬如投手的心境,外野手的移位動作,跑者的起跑時機,甚至在我旁邊近到肩膀快碰在一塊的打者腦子里的想法。

這里就是我守備的位置,屬于我的場所。

我輕輕讓雙膝、雙掌以及雙肘貼在地面,然後整個人躺下去,半邊臉跟耳朵都沾到了泥土。剛開始感覺有點冰,但過沒一會兒就稍微感受到地面的溫度,照耀這國家的太陽正從上方跟地底釋放出熱能。

“你在做什麼?”

用爽朗笑聲說話的維拉卿拉拉我的左耳。

“瞧你搞得全身都是泥土。”

“……孔拉德,我可以講一句很無聊的話嗎?”

“請說。”

“我啊,不曉得有這種想法可不可以耶。”

要是被聽到我講出這麼不負責任的話,想必所有的魔族都會不高興吧。不過,這里就是我這四個月來每天晚上思考所得到的答案。要是再繼續鑽牛角尖下去,對我來說只是一種負荷,而說出來的話也會是謊話。

“……我不曉得自己能不能這樣想。雖然我不能永遠都是兩個世界的過客,但如果有兩個像劄幌巨蛋跟西武巨蛋那樣的大本營,兩邊都是我的故鄉,那樣的感覺也很不錯。你大概聽不懂……我在說什麼吧?”

“大概懂。”

“恩,所以呢……或許我已經無法回去日本了。”

但就算是這樣,我也真的不想放棄目前在日本的家人跟朋友,只是畢竟我在這個世界是這個國家的國王,有必要跟過去的自己訣別,專心一意地想著魔族的事。但實際上我的個性又不容我那麼做,我也無法拋棄地球、家人、朋友以及這里的棒球。

“因為我是在眾人期盼下,來到這個國家的,對吧?”

“沒錯。”

“既然這樣……”

我在兩個世界都有棲身之處。

再也找不到像我這麼幸福的人生了。

想不到溫泉的效果非常顯著。

回到血盟城的我,忘不了那三天猛泡溫泉的幸福,而且還變得越來越愛泡澡。如果遇到白天大浴室在打掃的話,我就委屈一點到寢室隔壁的洗澡間去。

因為自己一個人在太大的浴室里洗澡會害怕,因此沃爾夫在傍晚入浴的時間都會過來陪我。撇開他老罵我花心,以及我的婚約者這件事不說,照道理說在偌大的浴室坦誠相見的話,不知不覺也能培養出男人之間的友情。但問題是,隨著我們男人的友情加深,他反而變得越來越沒精神。

馮比雷費魯特卿沃爾夫拉姆,為什麼你就是不喜歡我們的關系是友情呢?

今晚睡覺連續發生兩次鬼壓床事件,害我醒來之後就再也睡不著。

“唉……睡不著。不去洗澡我會睡不著的。沃爾夫,我想去大浴室洗澡耶。”

“你是怎麼了,當現在是幾點啊?想擾人清夢也該有個限度吧?”

“隨便你要不要都無所謂啦,倒是你現在的臉很像田中邦衛(注:日本的老演員)哦。”

自己跑來我的床上睡覺不說,講話還這麼不客氣,未免太沒禮貌了吧。

逼不得已我只好自己走出房間,躡手躡腳地走在深夜的走廊上,雖然到處都有哨兵站崗,不過在這寂靜無聲的城里,好像會出現不是存在這世上的黑影,就是讓人無法安心。基本上這里是魔族之國,雖然不會出現什麼魔物、怪物等非自然現象的物體,但是鬼魂總有可能出現吧。

像我好不容易走到更衣間,這時卻聽到微微的水聲。

照理說大浴室里面應該沒人,但我卻聽到水花濺起的聲音。

“這里嘩啦嘩啦的水聲,明顯不是成人發出來的。如此一來,是潔莉夫人的可能性就不高了。而且我覺得對方的體重似乎很輕……”

難不成是小孩?而且是小孩的……鬼魂?!

別開玩笑了!什麼小孩的鬼魂!難道那是棲息在民房里的座敷童子?!還是頭發會自己長長的日本人偶?!或者是頭被拔掉的女兒節娃娃?!不過這樣一路聯想下來,反倒沖淡了我的恐懼感。

不過如果真有小孩子溺水的話,再不快去救他就來不及了。于是我下定決心把門拉開,跑進豪華的浴室里。但只見牆壁有幾處點燃的燈火,根本就沒有什麼小孩。

“……呃……啊,狗狗?”

在大到不象話的浴缸中央,有只白色小動物的蹤影。是狗嗎?還是貓呢?恐怕是在城里迷了路之後不慎掉進去的吧。狗狗你等一下哦,我現在就去救你,于是我就穿著短褲T恤睡衣,勇敢地跳進浴缸里。目標是十二公尺的地點。

我用狗爬式游到小動物旁邊,手指好不容易夠到他的毛。瞧他動也不動的樣子,難不成他已經用盡力氣了?!天哪,狗狗!

“軟軟的……這麼說……這是布娃娃?!”

等我發現時已經為時已晚了。

這時候突然有股熟悉的力量抓住我剛痊愈的右腳,我還沒來得及緊張腳夠不著地面,就被吸進了旋渦的中央。

難不成這是過去早已習慣的“那個”?!那個多虧有了東京迪士尼海洋世界之後,讓我使用起來方便又熟悉的游樂設施?!

不過在我消失之後,應該就只剩下白色毛線娃娃在水面上載浮載沉吧。只是現在的我並沒有多余的時間去想象那可怕的超現實光景。

因為再來就是我暌違許久的星際之旅。

濕潤的皮膚一下子變干,紫外線強到汗毛好像快要被燒焦。

因為吸進去的熱空氣讓我覺得難以忍受,在我習慣之前,有十幾秒十處于沒呼吸的狀態。等喉嚨跟鼻子好不容易習慣氣溫後,才又急促地呼吸。

“矽谷……谷!”

什麼矽谷?我臉頰被拍打好幾次,肩膀也被用力搖晃。

“涉谷!”

“……唔……沃爾夫……別鬧了……”

“太好了,還活著,他還活著耶!”

話一說完,全場拍手叫好。嚇一跳的我用力睜開雙眼,蔚藍的天空與白金色的太陽刺激著我的瞳孔。這又深又高的天藍色十盛夏白天的專屬特色。盯著我的三張臉孔中,只有一個是我非常熟悉的。村田怎麼會在這里?我們已經好幾個月沒見了說。

“涉谷,你知道你自己是誰嗎?”

“……涉谷有利。”

“對,原宿不利!那我呢?可不要跟我講剛剛那個莫名其妙的怪名字哦!”

“呃……村田健。”

全場又響起一陣拍手喝彩。甚至還有人開玩笑地吹起口哨。

我四處張望一下,發現自己宛如待宰的魚一般,躺在海洋世界的舞台上,正在享受暑假的親子們因為我的事情而半喜半憂。難不成我就當著這一大群觀眾的面前做了星際之旅?!

“……今晚你有當目擊者的感覺嗎?”

“沒錯,不過真是太好了,涉谷。你剛剛一直往水里沉下去,一時之間還被沖到靠近海洋的邊壁,完全找不到你的蹤影呢。”

眼鏡後的村田露出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並緊緊抱住我的頭。

“想不到我約你出來竟然發生這麼嚴重的事,害我擔心死了。”

“不要講這種讓人想歪的話啦。”

總之,我又回來了。我回到原來的世界了。不對,現在已經不能說是“回到原來的世界”。

因為涉谷有利雖然目前是在日本,但遲早還是有可能再回去真魔國。

穿著簡便潛水服的大姐姐,幫我把衣服的皮帶松開,讓我身體輕松些。

“天哪~這是什麼?!”

糟了!今天我又穿了魔族專用的黑色蠶絲性感綁繩內褲!

“呃……對不起,那是這家伙的興趣。不會對各位造成危害的。”

“別說了,村田!別當這眾人的面前做這種丟臉的解釋啦!大姐姐你也不要驚慌,不要因為看到這種內褲就嚇成這樣!不,請你不要害怕!”

但是她們早已經把我貼上變態的標簽,逼得我只得慢慢倒退逃離現場。

“涉谷,這有什麼關系呢?一個人的價值又不是靠內褲來評定的!”

“村田,你別再加油添醋了!”

如果是在另一個世界遇到這種尷尬的場面,一定有很多人幫我解圍的說,天哪~想不到我這麼快就開始懷念那里了。

問題是接下來我就要在日本待上一段時間呢。

在這里的我,就像過去思念遠方的家人一樣,思念著魔族。

如此一來,一定又能距離我的王國更近一些。

村田健的完結宣言

“晚安~我是村田健。”

“……我是涉谷。”

“干嘛啦,涉谷。沒精打采的。應該要像石井、宮迫那樣,嗓門大一點地喊:‘我是石井’、‘我是宮迫’才對嘛!”(注:石井以及宮迫都是日本搞笑藝人。)

“……你到底對我有什麼期待?”

“說到期待,也就是這次的書名!如果把正式名稱的漢字省略的話,是怎麼念來著?”

“明日魔。”

“沒錯,上次發行了《今夜魔》之後,我們收到了‘涉谷能回到日本嗎?’、‘他的婚約問題怎麼辦呢?’、‘村田健真的沒有女朋友嗎?’等等,各方面期盼與關心的意見。不過所有的問題到最後終于解決,接著發行的就是這本……”

“……明日魔。”

“沒錯,不過疑問並沒有完全獲得解答。像我就覺得故事里有很多不可思議的地方。譬如說‘為什麼團體照里面都一定有浚達?’、‘為什麼涉谷老是不受同年紀的女生青睞?’等等。因此就有了這次的……”

“……明日魔。”

“歡迎各位在看過以後,發揮臆測與推理,並寄信到‘請告訴我,村田健!’的小組,我們將會十分開心的。不過我們會在此開辟‘村田健的完結宣言’這個單元,全是因為讀者們發出了‘這個會是《今日魔》系列的最後一本嗎?’、‘不會再有下一本了嗎?’這些可怕的疑問,因此在這里為各位做個小小的下集預告。浚達秘密的‘那個’終于被別人看到,他每天拼命努力,但似乎有什麼可疑的黑影存在他背後。那黑影竟然是准備將日記公開的干練編輯。這個‘干練’指的是辦事有力,可不是指綁在樹干上的鏈子喲。為了以防萬一,在下回見面之前先跟各位說好一定要看……”

“……明日魔。”

“涉谷PARCO從夏季開始推出航海日志展。據說這部航海日志里有‘七月一日海上發生暴風雨’、‘八月一日天氣晴朗’、‘九月一日好啊!’之類的內容,真不曉得這種展覽是否OK?或者應該以加山雄三(注:日本藝人)的風格來書寫。這樣才有搭乘游艇的年輕大將之風吧?”

“……足球(注:取日文‘足球’與‘明日魔’的同音之趣。)。”

“先別管PARCO,涉谷有利下次有事情可以做嗎?因此下一部眾所矚目的作品標題是《閣下與魔之愛的日記?!》。拜托~不要加那個‘愛’字行不行啊!”

“明日‘哞’。”

“別故意說錯!”

後記

大家好嗎,我是喬林。

其實我現在並不好,而且還累得要命。今天我想用“GEG特集”來代替以往的後記。我之所以會這麼說也是因為我做出糟糕到“是人怎麼能這樣做?!”的事情。因此想借這個空間來道歉。不,根本就已經到了不道歉會過意不去的狀態。過去她也曾經閱讀過我作品,想必大家都知道她是誰了吧?字面上雖然寫的是“GEG”,不過指的是偉大的文編後藤。沒錯,也就是不肖喬林的責任編輯,BEANS文庫充滿希望的牛郎星(也有人說是織女星、處女座a或者天蠍座星),天生就是吃編輯這行飯的武則天——後藤。她乍看之下是個開朗、精力旺盛的千金大小姐,但內心卻熊熊燃燒著任誰也澆不熄,身為編輯應有的黑色火焰。

上一部作品《今夜魔》經過一番波折終于得以在書店上架。不過我也累到虛脫。當我好不容易坐在電腦前面,腦袋卻擠不出半句日本話,指尖也沒有傳來任何靈感,感覺狀況相當糟。對一個文字工作者來說,這種情況真的沒什麼好驕傲的。對于未來想當作家的人來說(直到現在我仍然覺得自己的工作還沒厲害到稱得上是小說家或者作家),這是得早日克服的障礙。于是我老實跟GEG坦白,希望她能給我一些建議。到了快逼近截稿日的最後幾天,進度比我想象中的還要慢。于是我打電話告訴她:“我陷入瓶頸了。”,沒想到她竟然回我:“瓶頸,那未免太早了吧?”說的也是,所謂的瓶頸,是達到一定水平者,因為無法往前邁進而陷入苦惱的狀態,我又還沒有達到那種水准,因此眼前的瓶頸應該不一樣。“那麼,是第二年的不祥了?”“第二年的不祥?那是蝦米東東?是什麼雞尾酒的名稱嗎?”。“對對對,以琴酒為基酒。干脆在新作里加點‘唉~想當年我真年輕’等略帶苦澀的題材……不是啦!”。微笑聽我自言自語的GEG為了幫我轉換心情,就把寄到編輯部的讀者來信帶來給我。我開心地一封封拆開來看,沒想到快看完的時候,竟然看到了熟悉的文字。

“非常開心拜讀你的大作。我發現如果不寫封信通知的話,喬林老師就不會交稿,因此特地用FANLETTER的方式寄這封信給您(以下省略),角川書店,GEGWITHLOVE”。然後附上貼有八十日圓郵票的回郵信封。什麼?!想不到GEG還下這種苦心!我上次之所以沒有交稿,只是純粹弄丟一張原稿而已說!唔~GEG,你這麼想念我的拙文啊?!既然這樣,我就真的回信吧!用那個回郵信封寄回到她家去……

但是我的瓶頸持續發燒,終于到了進退兩難、逼我想逃到溫暖國家的地步,不過這時她對我這麼說:“琦玉縣的喬林知,感謝你參加我們所舉辦的全員贈獎活動,而且還頭選了兩封。”、“哇啊!”、“對了,請你快點交稿吧。”。看來她連自己負責的新人(算是嗎?)的老家住址都記在腦子里呢。姑且不管“我現在想先看到封面”這個借口,但是我一直設法讓她了解我現在的狀況越來越糟,因此就舉太平洋聯盟的打者為例……可是她聽不懂,這次我用更簡單的方式,舉名字全是片假名、好念又好記的美國大聯盟的打者為例……她還是聽不懂……“其實我對棒球完全不了解”……早說嘛你!

經過一番曲折,而且後來我也耍了“狠招”,最後演變成這部《明天將吹起魔之大風暴!》。目前已經在各大書店上架。仔細想想真是走了一段好漫長的路哦。現在跟各位解釋可能有些晚,不過《明日魔》是上一部作品《今日是魔之大逃亡!》的續篇,也是延續《今天開始魔之自由業!》、《這次是魔之最終兵器!》的《今日魔系列》第四部。我自己有時候會這麼想,既然出到第四部,應該算是系列作品了吧?看來走到這個地步,將會有什麼重大的轉機降臨呢?也請第六感較靈敏的讀者注意一下吧。說到三月跟四月,就令人想到電視跟廣播節目換檔的時期,還有就是松本手鞠小姐的(事先想象)美麗又勇猛的“早安少男組”純天然色插畫。應該算是進入全盛時期吧。其發光發亮的程度應該是不輸給螢火蟲的光芒吧?而我平凡的大腦也像跑馬燈似的回想去年的事情。啊~想不到過去曾發生過那種事情……也發生過這種事情,我們曾經花好幾個小時打電話討論,也曾經拖好久的稿。還曾經一起騎偷來的機車被警察追捕(哪有!)啊~後藤,我這輩子都忘不了你心中熊熊的編輯魂,也忘不了你斬釘截鐵地說:“放心,來得及”的時候,所露出之充滿威嚴的眼神,為了替沮喪的我打氣,你拼命轉寄有趣但是卻跟工作毫無關系的八卦媚兒。還曾經為了公事待在我家過夜,這些事情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GEG,你是最棒的編輯,只怪我太沒有用了,或許在你心目中的“我最痛恨的作者前十名”,現在的我大概是在三名前的位置。不過我在正式畢業以前可是完完全全信任你哦。

謝謝你,GEG,還有,祝GEG直到永遠!

……兩個小時後……手機響了。“是”、“喬林小姐,關于校對稿的事”……

我們的重逢也未免太快了吧!

對了,基于這次的新作也真的是在畢業時節出書,因此《今日魔》也正處于徘徊的岔路上。如果真如村田健所說的還有續集的話,對我來說可能感覺像在寫番外吧,加上未定案的部分還很多,因此還要處于靠讀者的反應以及來信摸索的狀態,只是像我這種人出的文庫書,居然會收到這麼多讀者的熱情來信,真的是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就算這長達兩百多頁的文章只有一段能打動正在閱讀的你,那我這個搖筆杆的菜鳥(我還是不覺得自己是作家)也心滿意足了。也請務必務必要告訴我是哪一段文章哦!因為那不但會成為推動我繼續寫作的力量,GEG也很期待各位的來信哦!而附上貼有八十日圓郵票的回郵信封讀者,我會致上滿滿都是甘苦談及內幕的回信。對了對了,上次的後記曾經提及“只要買兩本書就能參加喬林超級感恩個人祭!”,但是我收到有讀者反應《今日魔》並沒有附上書腰,因此臨時將企劃內容改成“三本之中買兩本就能參加喬林超級感恩個人祭!”。只要購買《今日魔》、《明日魔》跟《閣下魔》(有可能出嗎?)任何兩本,將會致上一份小禮物送給大家。因此在我下次的作品里面將會有詳細的說明(截止日期會拉長的,請大家放心〈注:此為日文版本小說所舉辦的活動,台灣地區並沒有舉辦。〉)

總之涉谷目前是回到了日本,就像“總之,先來罐啤酒!”的表現方式,接下來還會有以“總之”做開頭的變化。要是各位擔心她們往後會有什麼進展,或覺得有什麼預測、鼓勵或者不安,大可疑直接說沒關系。請務必務必要告訴我哦!

為了創造真魔國的曆史,您的建言是非常重要的。

喬林知

——第四冊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