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明天將吹起魔之大風暴! 第八章
說到“好想在天空自由飛翔哦!”,這幾乎是鳥類以外的生物才會做的夢,人類在肉體構造上幾乎是不可能實現那種夢想的。不過呢……

“……飛起來了。”

正確來說,應該是飄浮在半空中。

基本上沒有特別做過修行,但有利的身體卻以雙手交叉在胸前的斜站立姿往上飄。他仿佛在空中滑動,最後站在兩個了望台的中央。

璀璨的黑色眼睛直盯著目標看,撇開第二次看到他這樣的希斯克萊夫不說,路易威龍倒已經說不出話了。連他最愛的加的語尾詞也講不出來。

原本四處逃竄的人們也紛紛停下腳步指著有利。他們用夾雜著恐懼與興奮的表情,異口同聲地對著他喊:“是珍獸!”

“……披著每天施舍糧食的善人面具,實際上卻是把未成年少女當食物看待,不斷壓榨及蹂躪她們……”

這響徹云霄的聲音,儼然京都太秦攝影所里面的演員腔調。沒錯,他又進入超級魔王模式了。這英俊與曆代魔王筆下相較起來,有過之而不不及。孔拉德暗自竊喜,並且在心里贊美有利。

“……等到惡行被揭發之後又立刻改變態度,放火將一切化為灰燼。原以為你會跟著共赴黃泉,想不到只有你獨自苟活下來……”

地層仿佛有巨人躺在里面,每五秒就傳出震撼背脊的緩慢心跳聲。剛開始還只是微微的晃動,但是現在已經感覺到快逼近地表了。

“你非但沒有憐惜那些為了養活父母兄弟姐妹而忍氣吞聲來到異國的孝行者,反而對她們如此苛刻,即使你騙得了被金錢蒙蔽雙眼的愚民,也瞞不過朕的眼睛。”

觀眾的視線全盯著他看,惟獨消防隊隊員仍舊堅守著工作崗位,不管舞台發生什麼事,他們滿腦子只想著救火。認真的男人果然最帥氣,只可惜人手實在不夠,連打火用的水都來不及補給。

在有利往那里看了一下之後,又轉回來瞪那名僵住的壞蛋。

“你這頭披著人皮的野獸,不,即使是野獸也應該懂得規則跟倫理。像你這種不懂倫常是非的惡徒,根本沒資格活在世上!就算死了也不值得替你收尸。你就准備曝尸在荒郊野外把!”

有利誇張地揮下指著天空的右手,食指筆直對准威龍。八字眉的奸商踉蹌地退到欄杆旁。

“你這個惡徒,雖然我無意奪走你的性命……但是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我也只好斬……哈啾!”

似乎是他的鼻腔無法忍受這些四處飛舞的灰燼與刺鼻的味道。想不到會在准備說出關鍵的台詞時打噴嚏,這對有利來說也是頭一次發生的意外狀況。

“陛下……鼻、鼻水。”

“哼,可恨哪!”

他拿著侍衛遞上的衛生紙把鼻涕擤一擤。卡在這尷尬的情況,魔王正猶豫接下來該怎麼表演。這時候沃爾夫拉姆倒是拼命幫他解圍。

“孔拉德你還杵著干嘛?這時用你那超冷的笑話來化解冷場,是你這個保護者應盡的職責吧?”

“……呃……”

“哪有人在這時候還在想話題啊?!”

他之所以沒有聽到外野區的聲音,是因為他進入超級魔王模式的關系。可能是有利習慣不亂丟紙屑,于是把揉成一團的衛生紙塞進口袋里,然後再次用食指指著那名壞蛋。

“……你這個惡徒,雖然我無意奪走你的生命……”

就像廣告過後的綜藝節目都會再播一段之前的部分。

“但是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我也只好斬了你!”

此時出現特攝主角登場常見的爆破場面,接著從正後方的地面冒出間歇泉。“轟隆”地沖向天空之後,又化成三道水柱降了下來。是水……不,正確說應該是熱水化成有角與利齒的透明龍。其中兩條猛然飛向火災現場,另一條繞過主人的手臂之後,就毫不留情地纏住路易威龍。

接著就看他被大約排水管那麼粗的龍一口氣吞噬,並且直接在管子中被送入胃袋。位置正好就在用漢字寫了“正義”的地方。那個雙手在腰際旁邊揮啊揮的男人,看起來好像一只奇形怪狀的冰海精靈。

“真奇怪。”

滿臉納悶的沃爾夫拉姆低聲喃喃說道。

“是龍?奇怪了,那家伙的魔術不可能那麼有品位。”

“沃爾夫,這話未免太過分了吧?”

“不對,這真的太奇怪了。啊,還是他有心上人了?!為了在對方面前有好表現才……”

“好酷哦……”

因看得出神而喃喃自語的少女說話聲,不僅讓我回過頭望,剛剛我都忘了古蕾塔的存在,不過這時她的眼神卻充滿了崇拜與尊敬呢。

“原來是想表現給女兒看啊?”

看來我已經有為人父親的自覺。

此時以模特兒姿勢站著的魔王,腳下的草原則用神秘怪圈(注:mysterycircle,一種疑似出自于宇宙人之手的神秘現象。例如:1983年的英國麥田怪圈現象。)的手法畫出溫泉的標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