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明天將吹起魔之大風暴! 第五章
雖然活了這麼久,卻完全不曉得有這樣的世界。

精疲力盡的馮克萊斯特卿浚達用他最後一絲力氣硬撐,不讓自己倒在後面的床上。

“體驗出家的第一天到此結束。在臥室保持沉默的戒律現在解禁,您可以自由談話了。”

一聽完這句話,浚達的嘴巴就像鯉魚一張一合的。至于他旁邊的中年前士兵,則完全精神恍惚。倒黴的他叫做達卡斯克斯。只因為那天碰巧到陛下執政室報告事情,他不幸的日子就此開始。

為了尋找留書出走的有利,他們來到了修道國。這是個出家當和尚的男人們,專心替真王的靈魂與真魔國未來祈福的場所。

其實身為宰相的浚達,每次為了舉行儀式跟傾聽魔王的聲音而數度造訪真王廟。因此也常常見到迎接服侍真王靈魂的巫女。但她們全都是女性、而且都留了一頭長發,還有眉毛。

然而眼前這名僧侶不僅是個男的,還沒有頭發、眉毛、睫毛、鼻毛跟耳毛。據說為了盡可能讓自己有別于真王,因此必須把全身體毛剃光。雖然浚達得到特別待遇免于剃毛,但硬被他拉來的達卡斯克斯就沒那麼幸運了,經過完美的體毛處理之後,早已看不見他過去當士兵的英姿。

想不到從血盟城騎馬約半天路程的山里,竟然有這麼一處男性園地。

“那麼今天的活動就到此結束。明天一早還要祈禱日出,請兩位好好靜心修行哦。”

他在最後說“哦”的時候屈膝,一只腳的腳尖還往後踮一下,這就是他們打招呼的方式。雖然這是土風舞常見的舞步,但是和尚做這種動作實在是不太可愛。

“真、真是想不到,竟然會有這麼怪的設施。”

“先別提那個了,閣下……我猜帶著那名暗殺未遂少女犯的陛下並不在這里……你看這地方,全都是男人耶~”

“可是體驗出家要花三天的時間,才進來第一天就說要放棄,就算我是地位崇高的十貴族,也不曉得會遭受到什麼樣的白眼呢。”

“對了,忘記跟你們講一件重要的事情。”

方才正准備走出房間的責任指導僧又掉頭走回來。他從浚達那誇張的行李袋里依序挑出個人嗜好品。

“在這修道國里是禁止一切娛樂的。即使是晚上,心里也只能想著真王陛下。在你體驗出家這段時間,我們將暫時保管一切煩惱之源的物品。酒、信用卡、面膜、這是什麼?”

“啊!那、那是!”

馮克萊斯特卿連忙想伸手搶過來,但那綠色山羊皮封面的本子已經落在指導僧的手上。他開始翻閱頁面,這下子事情大條了。

“夏日的愛的日記……原來是日記本啊?你放心,我不會那麼沒道德偷看別人的日……嗯?”

如果他有眉毛的話,想必這時候已經揪在一塊了。

“……有時候是教育官、有時候是宰相的我,盡全力做好這些職務。看到這樣的我,陛下對我說:“如果沒有你,我實在無法統治這個王國。浚達,請你這輩子都不要離開我,讓我們一起共創曆史好嗎?”這句話我我感動得淚流不止,禁不住親吻了陛下的玉足。”

“天哪,閣下——!你寫這什麼東西啊~”

被害者是那名中年士兵。朗讀者繼續念下去——

“……我的一切都屬于陛下,就算要我犧牲性命也再所不惜……”

“媽呀!別再念了,饒了我吧!”

“干嘛這麼痛苦,達卡斯克斯?!”

可能是整個頭都光溜溜的關系吧,缺乏表情的責任指導僧輕輕合上綠色的封面,然後說道:

“這本日記我幫你保管到最後一天。可是……”

可是?

看起來快哭出來的浚達跟早已淚流滿面的達卡斯克斯,等著對方把話說完而停止不動。

“想不到你會把自己跟魔王陛下的生活點滴用愛情故事的方式記載……基于貧僧服侍的是真王靈魂,實在也不便對這類事情多說什麼,不過……”

達卡斯克斯心里正想吐槽他:“既然這樣就不要說”,只見修道者露出同情的表情,還說了一句:“真王陛下之前人人平等”。

“……你真的很差勁……”

當時達卡斯克斯確實感受到身邊這名美形男的血壓上升曲線圖已經彎曲到超乎常理。要是他的血管一爆裂,鐵定是一發不可收拾的。

“你不過是區區的和尚,怎麼會明白我對陛下的愛——!”

馮克萊斯特卿浚達閣下,披頭散發地完全失控。

世界上喜歡動物的人還真是形形色色。以前孔拉德的軍隊有人不惜臨陣脫逃跟砂熊私奔,眼前還有人在這種房間用這種方式讓動物永遠陪伴在自己身邊。

“太好了古蕾塔,這里都是珍奇異獸耶。”

整個房間的牆壁都有突出來的野獸頭。大的有鹿、熊、馬、河馬。小的有兔子、鼬鼠、白鼬、貂。想不到連這種東西都有。

“……這是……小、小型劍龍吧?”

“是食人四腳龍!”

那是我少數了解的知識之一,畢竟恐龍在全世界永遠都很愛小孩子歡迎。

剛剛我們從馬戲團的帳逢被抓來關的地方,原來是個標本地獄。那些標本的無機玻璃眼珠看起來亂恐怖一把的,感覺好像都沒有思緒似的。

而且不管我們怎麼撞、怎麼踹,這里的門就是動也不動。

“誰?”

房間角落傳來纖細的聲音,于是我們靠著微弱的燈光走過去。在露出縫隙的木板牆邊有兩個依偎在一起的人影。其中一人是躺在地上。很明顯看得出她身體不適。

“依茲拉?”

棕紅色的眼睛直盯著我看。躺在旁邊的女孩也微張著眼睛看著我。我覺得她蠻眼熟的,原來是白天見過的那個女孩。代替毛毯蓋在她身上的,是剛剛我借給依茲拉穿的羽絨衣。正當我心想:“一直緊靠著我的體溫怎麼不見了?”,只見古蕾塔跑向她們兩人,並用手撫摸依茲拉的臉說道:

“你怎麼會在這種地方?你的臉是怎麼回事?被誰打的嗎?!”

“倒是大哥哥你怎麼會……”

“他叫有利喲!”

我驚訝地凝視類似泡面的後腦。女孩停頓一下之後,又重複了一次我的名字。

“你們是有利跟古蕾塔,對吧?”

“對,沒錯。”

那份意外的感動讓我遲了幾秒回答,躺著的女孩發出微弱的呻吟。我走近看她的臉,她的狀況相當糟糕。

“妮娜的感冒越來越嚴重,我倒是沒事。只是因為沒招攬到客人而稍微挨打。不過這樣倒是會妨礙我出門做生意呢。”

總之呢,這里是依茲拉工作的店家的標本保存室。而我發現的假鈔跟這里的人有極大的關聯。這種逼迫未成年者從事性交易,還印制偽鈔的暴力色情場所,有如罪大惡極的萬丈深淵。

“你身上有帶什麼藥嗎?她的高燒從傍晚就一直不退。”

“待在這麼冷的地方,病怎麼治也治不好的。”

為了只穿一件連身衫衣的依茲拉,結果我不得不再脫掉一件衣服,然後一面把手貼在妮娜的額頭上,她的肌膚蒼白沒有血色,嘴唇也非常干燥,可見體溫比想像中的還要高。

“有利能夠治好喲。”

“啥?”

喂喂喂!才想說你終于不是只會單字,結果給我講這什麼話。

“你辦得到吧,你不是也幫我退燒過?只是握手就能治愈啊!”

“喂喂喂,我哪會那種類似心靈治療的事。那只對降溫有效而已啦。還是得靠吃藥、保暖並好好休息……”

但是為時已晚,三名少女已經用閃閃發亮、充滿期待的眼神看著我。算了,就當是安慰她們好了。如果照吉賽拉所說的,或許我有辦法將不可能變成可能。我一面回想當時的做法,一面輕輕握著妮娜又瘦又干的手腕。或許我是想藉著跟她說話,把她的氣力引出來吧?

“呃……你心里一定要想著自己會痊愈喲。譬如說退燒之後想做什麼?因為現在是冬天……對了,打棒球怎麼樣?”

我心里吐我自己糟說:“你就只想到棒球啊?”

“……等我的病好了……我要努力工作賺錢。”

可能是她有好一陣子沒說話的關系,沙啞的聲音好像喉嚨黏住似的,淺淺的紅暈因為體溫的熱度而變得不鮮明。

“我要接好多客人,這樣就能寄錢給家里。”

“這樣不行啦,不是還有其他更好的職業?你還是國中生,還是回老家找工作做比較好喲。譬如說當超商店員啦,或是到餐廳當服務生等等。找個適合女生的工作做吧。”

“在蘇貝雷拉是找不到那種工作的。”

抱著膝的依茲拉喃喃說道,聲音既空虛又冷淡。

“我跟妮娜從小在同一個村子長大的。半年前受雇到開采法石的場所工作,但是有一天那里卻不再出產法石。”

“咦……”

那可能是我們這支魔笛探險隊大鬧洞穴的關系吧。而且有個地點也的確毀在我手上,不過那是在收容所里面,應該跟她們的失業無關吧。

“不、不過現在會下雨了,人民的生活應該有稍微輕松些吧。”

“問題是就算下雨也沒有農作物可收成,因為又沒有種子。不管青草長得再怎麼綠、怎麼茂密,牛跟山羊也不能養肥,因為我們沒有這些家畜。之前因為漫長的日曬而導致糧食不足,害它們不是死掉就是被吃掉。蘇貝雷拉已經一無所有,只剩下飲水跟驕傲自滿的士兵而已!軍隊做任何事都不需要付錢……還有之前來村里的男人把我們聚集在一起,然後這麼說:“希爾德亞德有工作可做,如果願意讓家里的女兒去工作,就有頭期款可拿”。于是村里的大人們經過一番商量……其實我們也不想做這種工作。像成年女性如果跟非公認的對象談戀愛,也會被判罪……”

“這該不會是……”

聽著依茲拉顫抖的話尾,我把原本想說的話又咽了下去。

這該不會是父母販賣子女吧?或許他們並不知道工作的內容如何,不過那都是我在蘇貝雷拉胡搞一通的後果嗎?

可惡!

你們不是說想要雨水?想要水、希望下雨嗎?

“……好痛……”

我無意握得很用力,不過病人卻痛得想把手掙開。

“對不起,我還是辦不到。”

“你本來想做什麼工作呢?”

看到大家的視線往自己身上集中,十歲小女生的臉泛起了紅潮。她雙手夾緊側腹,站得直挺挺的她搖晃自己小小的身體,還很有節奏性地用腳指尖輕敲地板。

“依茲拉跑得很快,大概想當郵差吧?妮娜想當什麼呢?你長大之後想做什麼?”

“我啊,我想當老師。”

病人勉強笑了一笑,高燒使她的嘴唇干燥龜裂,還稍微滲出鮮血。

“老師啊~不過當老師不是很辛苦嗎?”

“因為我覺得老師很了不起。不僅會寫字,還會看書,而且每天都能到學校喲。”

“但是每天必須上學的不是當老師的大人,而是學生吧?”

“可是學生幾乎無法去學校,因為大家都必須工作。”

原來蘇貝雷拉的人民過著這樣的生活啊。

我觸碰妮娜的手掌開始慢慢感受到熱度。陣陣的疼痛向我襲來,胸悶與倦怠感模糊了我的思考能力。我拼命撐起眼角,不讓自己的頭往前傾。

“古蕾塔想當什麼呢?”

依茲拉不知不覺捂著紅腫的臉頰,然後詢問年紀比自己小的少女。

“古蕾塔啊……”

當時在船艙感受到的相同疼痛與熱度通過我的身體,在延髓一帶整個迸裂。之後灼熱感與沉重感又若無其事地慢慢退去。這表示妮娜的感冒治好了嗎?

“古蕾塔想當小孩子。”

“你現在就是小孩子啊!”

大家當場吐她糟。

“不是的,我是想當個有爸爸媽媽的小孩子啦!”

年紀雖小卻格外穩重的古蕾塔,之前她那令人判別不出感情的聲音,又回複原本天真無邪的稚氣。她十指交叉在背後,並繼續踮著腳尖。

“古蕾塔原本住在蘇貝雷拉的城堡里,但我不是那里的小孩。媽媽在最後一天這麼跟我說:“古蕾塔,你從明天起就將成為蘇貝雷拉的小孩喲!可是住那里面的兩個人或許不會把你當小孩子撫養,所以往後你都不能相信任何人,只能相信自己好好活下去。”

最後一天媽媽這麼跟我說的。……聽著少女的告白,我的腦子也開始想起老媽。

我們在最後分開的時候說了些什麼?感覺好象距離蠻久的,是夏天的早上,七月二十八日的早上。油蟬的叫聲吵得要命。那天我說要去海洋世界,老媽拿了一盒牛奶給我說:

“等一下,小有。是跟女朋友去嗎?是不是?記得帶回來介紹給媽媽認識認識哦!”

“不是啦,是村田!村田健!”

“喔~是村田啊。村田他好嗎?不過說的也是,談戀愛固然重要,友情也很重要呢。”

當時別說是“再見”,我連“我出門了”都沒跟她說。因為壓根兒也沒想到我們會從此見不了面。加上老爸也上班去,哥哥跟著社團去集訓,不然我多希望能好好跟他們說聲再見。

我鼻頭一酸,為了不讓大家發覺我心里難過,便把滑下來的墨鏡往上推來蒙混過去。

不過那時的古蕾塔仍舊滔滔不絕地說話:

“正如媽媽所說的,蘇貝雷拉的陛下與王妃殿下都不願意收古蕾塔當女兒。他們不僅很少跟我說話,也不常來看我,可是古蕾塔還是想當蘇貝雷拉的小孩。因此我心里想說,如果做能讓國王他們開心的事,他們就會稱贊我並感到高興而願意讓我當那國家的孩子。”

提到國王與王妃,身為國民的依茲拉與妮娜神情變得好僵硬,古蕾塔皺起雄糾糾的眉毛,眨著快掉出眼淚的睫毛說道:

“大概四個月前,城堡開始流傳越來越多魔族的壞話。有時候覲見陛下跟王妃殿下,也看到他們在氣魔族。所以我心想:“如果殺了魔族的國王,陛下跟王妃殿下就會很開心,還會稱贊我很了不起,這樣他們就會讓我當蘇貝雷拉的小孩了。””

想不到這麼小的孩子就有這種想法。

“因此我跟關在地牢的魔族交易,並且一起逃出城堡。請他們帶我去真魔國的城堡,好讓我殺死有利。”

想不到她這麼努力地策劃如此可怕的事情。

“……可是我沒想到你竟然是個好人……大家說了你這麼多壞話,害我都不知道有利是這麼好的一個人。我現在已經不在意要當誰的小孩了。”

橄欖色肌膚的少女,開始淚如雨下。

“對不起,有利。”

“你在說什麼啊?”

我的淚腺脆弱,早就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要是牆壁上的鹿頭、熊頭跟河馬頭有淚腺的話,大概也會陪著我一起掉眼淚吧。總之是氣氛,我是受到氣氛的感染才這樣的。

“瞧妳在胡說些什麼。古蕾塔,妳不是我的私生子嗎!?換句話說,妳不是沒人要的小孩,妳確確實實是我的孩子哦!”

“……真的嗎?”

“真的!”

事情順其自然就變成這樣。

這些話要是被過度保護我、又愛胡思亂想的教育官聽到的話,他鐵定又要休克了。因為他萬萬沒想到我會這麼年輕就當爸爸。以我的年齡來說,我這個未婚的單親爸爸應該算是“辣爸”吧?等一下,我個性又不辣。不過算了,僅此一次下不為例。否則認太多子女,也蠻傷腦筋的。此時,我已經對自己說的話開始感到動搖。畢竟對我來說,當魔王跟爸爸都還是新手上路呢。

不過難得出現這麼感人的父女誕生畫面,卻被掃興的慘叫聲給破壞。

原本病奄奄的妮娜,竟然甩開我的手往牆壁逃去。

“他是魔族!?這家伙是魔族!?”

“冷靜點!冷靜點,妮娜!”

“怎麼辦,我被魔族碰到了!被魔族碰到了!我一定會被詛咒,一定會遭到天譴的!”

可能是過于激動的關系,她的臉色比剛剛要好許多。光是想激發她活下去的力氣這點,應該算是很成功吧。妮娜不斷歇斯底里地喊叫,還用盡吃奶的力氣敲打牆壁。

“快來人哪!這里有魔族,有魔族啊!我會被殺的!”

“為什麼要這麼說!?”

古蕾塔張開雙腳,擺出備戰的姿勢。還露出當初在血盟城的執政室,手握小刀要刺殺我前,心意已定的雄糾糾表情。

“為什麼這麼說!?虧有利救了妳還對妳這麼好,為什麼要說那種話呢!?”

“……沒關系啦,古蕾塔,這種事我早已習以為常,妳沒必要生氣。”

“可是!”

在希爾德亞德的歡樂鄉,只要客人肯出錢,不管對方是什麼人都來者不拒。不過她們是蘇貝雷拉的國民。生在一旦跟魔族墜入情網就會被送去收容所隔離的土地,這群少女會有過度的反應是可想而知的。

“反正這是正常反應。倒是守衛如果因為這個騷動開門的話,我們就可以趁機逃跑呢。”

女孩露出想詢問“這樣好嗎?”的表情。我示意她“就這麼辦,爸爸怎麼說妳就怎麼做”。但是在她還沒回答“知道了”前,我感覺有人向我們靠近。一陣粗暴的開鎖聲之後,整扇門被打了開來。

“妳們幾個大喊大叫的,吵死……”

“就是現在!”

原來打算穿過守衛兩旁逃出去的,不過我下意識地顧慮到右腳踝,所以沖刺的速度稍微慢了點。僅隔一布之差,男人的手迅速揪住我的衣角,害我整個人摔在地上。我無意義地揮舞“氣管一號”,但終究只是白費力氣。

“有利!”

年幼且勇敢的女孩往守衛的手臂狠狠咬下去。

“臭小鬼!”

“古蕾塔快逃!回去旅館找孔拉德……”

突然“咚”的低沉聲音響起,男子翻著白眼跪了下來。然後直接往前倒下。

“快走!”

不吝嗇露出一雙被太陽曬黑的長腿少女,披著我借她的毛衣,雙手捧著標本頭顱站著。

“依茲拉……妳用那個打的?”

或許是心理作用吧,總覺得她的眼里泛著淚水。

“走吧,沒關系的。快逃。”

“可是這樣妳就……我們一起走吧。”

飛躍的羚羊拼命搖著頭。

“反正我還有妮娜。”

依茲拉的朋友靠在她腳邊,一直問她為什麼要幫魔族。

“我知道他是個好人。好了,快走!你們放心,我會說是標本自己掉下來的。”

“依茲拉……”

“媽媽她……”

古蕾塔拉著我的手對年長的少女喊道:

“我媽媽說她很慶幸跟自己同名的女孩是個有正義感又勇敢的人,她真的很高興。”

這麼說的話,古蕾塔肩膀所刺的是她摯愛母親的名字。

望著少女逐漸遠離的微笑,我們跨過守衛的身體往外跑。快回旅館重新擬定計劃吧。孔拉德跟沃爾夫拉姆應該會有什麼好點子。

根據當初被帶來的印象,這房子並不是很大。加上這里又是店面,諒他們也不敢當著不知內情的客人面前上演追逐戲。

我們跑過曲折的走廊,途中還數次遇到類似追兵的人物,但都靠“氣管一號”把他們打暈而平安渡過。雖然它乍看之下是老人用的拐杖,不過我把它拿來當武器可得的經驗值反而比拿它當拐杖要來得高呢。這件事要是讓吉賽拉知道的話,鐵定會望之興歎吧。

我們走的距離長到不想看計步器。下了三趟的樓梯後,好不容易來到有店面氣氛的空間。高聳的天花板及閃閃發亮的水晶燈式照明,還有二十多名女子正在台階式座位閑得發慌。

擺放在大廳的沙發上,一些准備找小姐及已經指名好小姐的熟客正在說說笑笑。

“……她們全都未成年嘛!”

少女們有的露出甜美笑容,有的低頭不語,各自做出各式各樣的自衛手段。畢竟做的就算是屈辱又無法原諒的行為,但至少也不要讓自我心靈迷失。而這一切的忍耐都是為了家人。

“古蕾塔,妳不要看。”

這時候我們從腿上坐著年紀相當國一女生,而掩不住得意笑容的歐吉桑面前走過。那家伙看到我們之後便跟店員說了些什麼。矮小又看似懦弱的青年回答說:“不,那不是本店的小姐。”我說歐吉桑,難不成你把我的小孩當成是從事性交易的童妓?要是你真想動她,小心我拿拐杖把你打得滿頭包。

就心境上來說,我已經有當父親的樣子呢。

此刻我們注意到距離出口幾公尺的地方有服務生站著。他們不像一般服務生穿的是黑色制服,反而上下兩截都是象牙白的顏色。那種模樣很容易讓人相信他們只是普通的服務生。但是仔細觀察他們壯碩的肩膀跟粗大的脖子,就知道他們根本是被雇來當保鑣的,而且左右兩側各有兩人。他們笑咪咪地走上前准備送我們離去,但是怎麼看都不覺得他們會讓我們輕易走人。為了假裝我們是辦完事准備回家,于是我跟古蕾塔彼此握緊雙手,吹著口哨、一副開心的模樣往出口走去。基本上一般人上這種店是不會帶小孩來的,那就假裝我花了錢要把小姐“帶出場”吧。但這時問題就卡在古蕾塔身上了。因為她怎麼看也才只有十歲大。既然這樣,沒辦法只好使出最後絕招了。

“幸好人家願意借洗手間給我們呢,古蕾塔。”

“嗯。”

“可是妳進去好久,害爸爸等得好不耐煩喲!”

“我哪有去很久。”

“先生。”

我嚇得跳起來約四公分高。服務生露出貌似恭維,心實輕蔑的笑容,很自然地擋住我們的去路。

“什什什什麼事!?”

“我們店里有客人說丟了東西。”

這下子完蛋了,虧我們還特地想辦法掩人耳目的說。此時追兵慢慢逼近我們。追兵不是剛剛被鹿頭打暈的家伙,而是壯漢組其中一名成員。看來無論我們怎麼硬闖都沒有用,就算只讓古蕾塔一人順利逃出也好……

就在此時,服務生為了迎接從外面進來的客人而騰出一點點空間。我可能擠不出去,不過小孩子應該是沒問題!

“趁現在,古蕾塔!踩著我的尸體沖啊!”

“咦,這個聲音?”

這時候從外面走進滿臉威嚴的三人組,其中一名走在前頭的體格壯碩的男人彎腰看著我們。對方是個穿著講究的中年紳士。

他米白色的胡子底下浮現著充滿朝氣的微笑,伸出布滿厚繭的指頭握住我的手。

“哇!”

我還以為對方會抓著我的手猛親,結果是用他的胡子在我手背磨蹭,就某種意義來說還真是亂惡心一把的。

“果然是我們的救命恩人。”

說話者用右手撫著與胡須同色的濃密頭發,一面跪下來。

“咦--!?”

只見對方拿下他的假發,古蕾塔則發出驚歎。這是讓她理解不同文化的絕佳機會。

譬如說裝飾水晶燈的耀眼蠟燭及異國上流社會的優雅的問候方式。

“好久不見了,光國公少爺!”

“……亮晶晶先生……?”

米市奈的希斯克萊夫露出自豪的光亮頭頂,還擺出右腳前踏的模特兒站姿。強烈的反射讓我睜不開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