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明天將吹起魔之大風暴! 第三章
馮波爾特魯卿古恩達魯最討厭累積工作。

從他頑固又難以接近的外表,雖然難以想象,但是只要有成堆尚未決定的文件或有許多懸案事項,就會令他感到焦躁不安。今日事今日畢,而且有辦法減少明天的工作量就盡量減少。這是他一貫的做事原則。

像今天他依然准時進波爾特魯城的執政室,背部一面感受著暖爐的熱氣,一面手握著筆。

第三杯紅茶都已經冷掉了。

“你有沒有在聽啊,古恩達魯?”

雖然心里咒罵著:“誰要聽啊!”不過也只能用筆把這份情緒發泄在紙上。只見紙張渲染了一片藍黑色。

占據了火爐旁最舒服的位置,真魔國的三大夢魘之一繼續說話。話題是提升魔力的鍛煉法。

“再這樣下去,男性的魔力會一直降低,而且今年剛成年的男子達到基准值的大約只有四成而已。這可是非常嚴重的情況。為了打破現狀,我們應該有義務對成年前的男孩施以特別訓練。于是我想到了這個方法。”

在火焰的照耀下顯得更紅的頭發與偶爾夾雜橙色的水藍色眼睛,馮卡貝尼可夫卿艾妮西娜的熱情與知性一直都是奉獻給魔族的。

雖然說方向不一定正確啦。

“你覺得讓所有在未成年前多少會使用一些魔術的男孩,以一年的時間在集訓區寢食與共,進行強化魔力的訓練怎麼樣?讓他們從早到晚學習理論並實際操作,周遭更設下戰爭用的陷阱,如此一來學生就絕對不可能逃跑。至于進度脫節都就等著被蓋上失敗者的烙印。至于這個企劃就命名為“天啊!充滿血淚的男子魔術集訓!”吧。”

這企劃名稱怎麼這麼熟悉?

“……你不覺得適才適所就好了嗎?”

古恩達魯一面簽署領地內的福利設施改建許可證,一面露出比平常還痛苦的表情。

“既然女性比較擅長魔術,那就讓女性擔任專門職就好了。至于男性就派去擔任騎兵或步兵。這樣不就什麼問題都沒啦!”

“你就是這樣才會被人家說膚淺!”

艾妮西娜誇張地抬頭聳肩,還做出類似冒牌司儀的動作。

“我們從小不是一直被灌輸這樣的觀念嗎?男人要有擔當,女人要溫柔。”

“你這個最失敗的例子還敢說我。”

“你說我失敗?”

連小聲的碎碎念也要被罵,使得表情可怕的領主拼命躲避她的視線。想不到這個冷酷無比,說話又不客氣,低沉的聲音足以迷死人,其英姿比任何人都要像魔王的前王太子殿下,遇到這個青梅竹馬也沒輒了。

“總之,女權強勢的世界本來就是你的理想。只要你不理會男人變懦弱這件事,不就更能接近你夢想中的國家?”

“你還是這麼偏見!你以為我那麼喜歡控制懦弱的男人嗎?唯有讓強過我們的男人服從,才能完成我真正的女權強勢世界。因此目前的魔族根本就不夠看,非得再提升男性的基准值才行。因此我嘗試發明了這項訓練器材。”

講到正題了,又是發明。無論怎麼掙紮就是逃不出她的實驗。艾妮西娜從背後拿出一根像劍的長形物,她握住中間的握柄然後前後搖動,如此一來兩側突出的翅膀狀薄板就會以慢一拍的速度大幅震動。

這玩意兒怎麼好像在哪里看過。而且前陣子還相當流行呢。

“只要用它訓練一整天,就會發揮將近六倍的效果!我把它命名為“魔力增強刃”!”

翅膀嗡嗡作響,怎麼樣都無法反駁她的古恩達魯深呼吸之後說道:

“那不是用來練腹肌的嗎……”

“不,是增強魔力!好了古恩達魯,你繼續揮個一整天,好讓自己的魔力能夠更強吧。”

我求你放我回去啦!

只可惜她並沒有聽見我的心聲。

“霓虹燈閃爍的拉斯維加斯,沒有夜晚的拉斯維加斯、啊~青春歲月的拉斯維加斯、短命的拉斯維加斯。”

我喃喃念著拉斯維加斯贊美詩,呈現在眼前的光景是……

“……這里是熱海(注:熱海位于伊豆半島東側,是日本屈指可數的著名溫泉療養勝地)嗎?”

“不是熱海,是希爾德亞的歡樂鄉,也是世界知名的享樂之城。”

“也就是說這里聚集了所有的娛樂,讓人們享受極盡奢侈之事對吧?”

“照理說是應有盡有吧。”

“因為在我看來這根本是拉斯維加斯嘛!有云霄飛畫、金字塔型飯店、噴水池,表演舞台跟音樂!”

“拉斯維加斯不就是這種感覺嗎?”

就算是從美國回來,也未必旅行過全美國,總之這里絕不是西海岸,不過那地方我也沒去過啦。

不過與其看體格壯碩的大叔賭輸錢垂頭喪氣回家的模樣,我反倒覺得看浴衣上罩著棉袍、腳踩著木屐的集團(注:在日本的溫泉飯店,可看到許多做此般穿著的住宿客),在射擊場射下娃娃而開心不已的模樣,反而跟這塊土地的感覺比較搭。當然啦,實際走在路上的大多是金發或棕發的人種,身上穿戴的也都是異世界風格的服飾,根本就見不到日本風味的東西,不過我就是覺得這里像熱海,為什麼呢?

此處觀光客云集又熱鬧,林立馬路兩旁的店家還會熱情地招呼你進去,放眼所見的建築物最高頂多到三樓,沒有更高的了。隨處都可看見類似棕櫚樹的樹木探出頭來,不過明明是冬季卻還搖曳著細長的綠葉,還可以看到貓咪正懶懶地躺在鋪設石板的路旁。可能是溫泉的關系吧,雖然是這樣的季節卻異常暖和。

“總之,幸好我們都平安到達,我已經受夠待在那艘船上。”

後半段的海上生活真的讓我有夠嘔,當我去餐廳准備用餐的時候,就聽到乘客竊竊私語地談論我的八卦。什麼“他就是帶著有嚴重孕吐的婚約者跟私生子旅行的男人喲!”、“我聽說了,長得好年輕哦。”、“天哪,想不到這麼年輕就有私生子。”、“哎呀~不過跟他同行的帥哥又是什麼人?”、“該不會是私生子的母親?”、“什麼~虧他長那麼帥,結果是個女的?!”。逼不得已的我只好叫客房服務送吃的到船艙,可是沃爾夫拉姆又會把剛吃掉的面吐出來(吐的都是他消化一半的東西),如果今天是拍攝一小時的美食之旅節目的話,這兩天的行程根本就可以取個“人間地獄的可恨之旅”的片名。

古蕾塔的燒退了,但我卻因為心神勞累而感到很困。

“總之先到旅館Checkin,我好想快點到溫泉暖暖身子哦。”

孔拉德在城市的入口付錢給腳夫,然後把行李箱交給他們。我抬頭一看,正面有個類似鳥居(注:日本神社的牌坊)形狀的紅色出入口,頂端還有面閃閃發亮的圓鏡。次男立刻對我說明。

“那是歡樂鄉的象徵——魔鏡喲。”

“魔鏡?這麼說又發現魔族的寶物啦?!需要把它拆下來帶回去嗎?”

“不,那並不是我們魔族的東西……你看。”

從西方斜照過來的橘紅色夕陽對著鏡子延伸過來,我以為會產生反射,想不到光芒竟然穿過鏡面玻璃。而計算好光芒會照映在石板地正中內的圓圈里,呈現出比夕陽顏色更淡的橘紅色,並浮現出複雜的圖案。此刻站在路上的游客全都歡聲雷動。

那副景象好夢幻,好美。

“那就是魔鏡的真面目。乍看之下是平凡無奇的鏡子,但是某個角度照到光之後,它非但不會反射,反而會穿透過去映照出複雜的圖案,不禁讓人有國家的神跡之類的感覺,而且早上也會映出不同的圖案……”

“那是靠工匠的技術制造出來的,性質跟我們魔族具有超乎平常人力量的魔鏡完全不同。”

三男洋洋得意地打斷哥哥的話,照這樣說來還有其他魔鏡羅。

“我們真魔國的至寶‘水面魔鏡’,據說能映出照鏡者的真實模樣,是既美麗又可怕的寶物,只是說目前並不在國內。”

“但是我們這次並不是來找寶物,而是單純來做溫泉療養的,對吧?我先聲明,我可不想找什麼寶物哦,我只想好好泡個溫泉,讓我的腳踝早日康複。”

話說回來,什麼會“映出照鏡者的真實模樣”,這太詭異了吧?你長什麼樣,鏡子出現的不就是那個樣?還有分什麼真的假的嗎?

“沒錯,我們是來幫陛下的腳做複健的,您大可以放心喲。”

我們一面避開反方向走來的人群,一面往熱海的街道南下。各式各樣店家所傳出來的料理香味,在混合之後反而變成很複雜的臭味。這也算是另類的無國籍料理吧。

“……或者用煮過頭的溫泉雞蛋來形容……”

“喔~那是溫泉的硫黃味。”

原來如此,難怪我一直覺得這味道引不起我的食欲。

通過購物區之後,我們來到了游戲區。這里有各式各樣的射擊游戲(不過是弓箭)及套圈圈游戲,而且其他建築物里還有讓你賭博、喝酒的呢。這看不見木造建築物的廣場里,搭了好幾個白色帳逢。不禁讓我想起自己在念幼稚園時還分不清左右的時候,曾被帶去觀賞馬戲團的表演。可能是小丑特異的妝扮讓我感到害怕,當時還曾作過被小丑追逐的噩夢呢。這時有個頂著啤酒肚的怪叔叔,拿著門票一面喊道:

“小弟弟小妹妹,要不要進來驚奇屋參觀一下?即使出了什麼錯也不會變成吸血鬼的!只會讓你們帶著驚奇又愉快的心情回家喲!”

華麗誇張的招牌上,有著怪物的圖畫跟鮮紅色的文字。是連我都會念的短文。

“……世界鎮!”

“鎮?不對,是珍奇異獸。好像是“世界珍奇異獸云集”吧。”

看來我的閱讀能力還有待加強。

為了先辦理住房手續,于是我們穿過這里往溫泉區走,從下馬車到現在已經花了我們十分鍾,不愧是世界知名的歡樂鄉。

或許是驚奇屋的怪物圈太可怕了,當我發現的時候,古蕾塔已經緊緊抓著我的衣角不放。她自己好像也是不知不覺這麼做的,就暫時讓她抓著吧。

“大哥哥,有空嗎?”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讓我得意地揚起眉毛。當我回頭看那個說話的對象,女孩也笑臉盈盈地歪著頭。她的裙子相當短,毫不保留地露出她曬成小麥色的長腿。至于胸部明明還沒發育到能擠出乳溝,卻又穿著強調胸部的連衣裙。不畏寒冷的天氣,即使全身起雞皮疙瘩也要做出如此猥褻的打份,這就是辣妹的氣魄嗎?

但是不管她做多麼暴露的打份,仔細看也還是個國中生而已。

這是怎麼回事?竟然會有國中女生主動叫我?

連玩“青澀寶貝”都會有不好結局的我,有生以來頭一次有女生主動找我。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釣哥哥”?!

“我還有個朋友,方便的話可以跟大哥哥你們一起玩嗎?”

她身旁另一個瘦瘦的少女踩著有氣無力的步伐走過來。我原本高興的情緒則一下子down到谷底。

“……搞什麼,原來她是看上孔拉德啊。”

“不好意思,我們趕著去旅館,沒時間陪你們玩。”

廣受男女老少歡迎的人氣男——維拉卿孔拉德,帶著非常過意不去的笑臉從我背後推著我走。

“我看另一位小姐好很不舒服,這麼冷的天氣只穿那樣會搞壞身體喲!”

“那請帶我們到你們投宿的旅館!屆時要我們住下也沒關系!”

女國中生死纏著我們不放。會讓她說出類似“求求你,今晚我不想回家”這種話,可見她非常欣賞孔拉德。畢竟人家長那麼帥又有個性,因此我能體會她不想放過他的心情,但是有種就聽聽他的冷笑話吧……鐵定會冷死的。

不過看到少女用胸部緊貼著對方的手肘,我那古板的倫理觀又開始冒出來了,我真的沒有偏見,絕對沒有。

“我說你們兩個,剛剛你們主動過來示好,刹那間我真的覺得很開心。不過就我的觀念來看,未滿十五歲可是禁止在外頭過夜哦!回去問問你們父母吧,看他們有多擔心你們……”

當我一說到父母這個名詞,原本加諸在夾克的重量突然消失。

古蕾塔把手放開了。

“……我不是在說你喲。”

“你們倆別這麼不識趣!身為妓女還當街拉帶著小孩的游客,這可是很差勁的行為耶!”

一名婀娜多姿的大姐姐從馬路另一頭開口說話。她叨著香煙頂著一頭亂發,打扮雖然有些隨便,不過挺性感的。從她交叉的雙手中間,我看到了貨真價實的乳溝。

“那些人是全家一起出游,這里可是希爾德亞的歡樂鄉喲!除了玩女人之外也有其他娛樂呢。”

那兩個未滿十五歲的小女生隨即躡手躡腳地跑進店里,大姐姐短短地冷笑一聲,然後把手搭在孔拉德肩上。請恕我這麼羅唆,先聽聽看他的冷笑話……算了,不說了。

“五年前我來這里的時候,氣氛還沒這麼墮落。”

“大概三個月前吧,一大堆小女生跑來這兒,好像是掌控權利的主人想把方針改變成那樣。不過那種黃毛丫頭,就專門吸引喜歡年輕美眉的無聊客人。受不了,害我這陣子生意都變差了。話說回來……”

女子的眼神跟剛才截然不同。

“你長得挺不賴的,怎麼樣?等你伙伴睡著以後……”

“不好意思,我有不能辜負的對象。”

維拉卿又展現了一招給我看,而且還露出普通一百歲的人絕對露不出來的笑臉。

我一面泛著雞皮疙瘩,一面用手指在手掌做筆記。原來如此,如果遇到很難拒絕的推銷或邀約,只要用這句台詞就能打遍天下無敵手了。譬如遇到有人推銷說“請買這套英語教材好嗎?”的時候,就用“不好意思,我有無法辜負的對象——”來拒絕。天哪~真是肉麻到雞皮疙瘩掉滿地呢。

這時,原本都不開口的古蕾塔,突然短短地叫了一聲“啊!”。而且她繃緊著的腳原本是要往前跑的,但是清楚看到往這邊過來的人影才作罷。

“你們在做什麼?!丟下我一個跑掉。我剛剛說話都沒人回應,害我還特地提高聲量,哪曉得回過頭來卻沒看到半個人!害我丟臉丟死了!”

那時我才發現沃爾夫拉姆不見了。

一望無際的浴池、浴池、浴池。

這就是名符其實的溫泉天堂,跟我家附近超市的澡堂或健身中心里的規模完全不同。數十種的岩石浴池井然有序地排列,從四方入口進出的人則是絡繹不絕。隨便舉個例子來形容的話,簡直像是像是設在東京巨蛋的溫泉鄉,而且全都是男女共浴。

“哇——好棒哦——”

我只在腰際圍了一條浴巾,就興奮地往最靠近我的浴池走去。再也沒有比溫泉療法更讓我急到不想用“氣管一號”的妙藥。

先到的客人全是女性,大約有十個人。而且很明顯地對我指指點點,還竊竊私語不曉得在講些什麼。不過這點小事是不會讓我退卻的。既然都打出男女共浴的信號,就沒什麼好客氣的了。

“等等,陛下……不對,少爺!”

“干嘛?我知道該怎麼做啦!要先沖洗,對吧?沒把身體的髒汙洗乾淨不能下去泡,對吧?”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有利你在做什麼?那邊是美人湯耶?你再變美的話還得了?”

沃爾夫拉姆一面提出他與從不同的審美觀,一面快步往前走。“跌打損傷”的浴池應該在更前面吧。腰際上沒圍浴巾的他,顯得很有男子氣慨,有別于他王子的外表。

不過他走過我面前所殘留的影像,怎麼好像飄著類似尾巴的東西?

“……不會吧?”

當我回過頭的時候,做連身泳裝打扮也很可愛的古蕾塔,正抱著鴨子站在旁邊,而穿著競賽型泳褲的孔拉德也拿著我的泳褲苦笑。

“他穿的是泳褲哦。”

“……真的假的?!超比基尼丁字褲,而且還是土黃色的?!”

而且臀部還有條燕尾服風的尾巴?!

這太丟臉了吧,我看全裸還比穿成那樣好得多呢!雖然我抗議了好一會兒,不過對我這個愛好棒球的人來說,就是無法抗拒明訂在規則里的各項條款。所謂“入境隨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穿丁字(帶著尾巴)泳褲就能讓我的腳踝痊愈,那我會把它當成是處罰游戲忍著點。

就這樣,我懷抱著被拍照可能會哭死的必死決心,套著丟臉的泳褲去泡溫泉,跟“跌打、損傷、扭傷”浴池緊鄰在一起的“刀傷”浴池,正有面露凶相的歐吉桑五人組不發一語地泡湯。只是他們一站起來也全都是穿相同的泳褲,害我拼命忍住不笑出聲。溫泉的效果的確很顯著。我感覺得出來腳踝有比較好,原本因為害怕而不敢使力的右腳踝,現在不用拐杖都能站得穩穩的。看來只要連續泡上三天溫泉,可能連骨頭都會堅固無比呢。可見忍受所有屈辱泡溫泉是值得的。

經過兩個多小時泡遍各式各樣的溫泉之後,我們一行人漫步在充滿熱海感覺的街道上。在聚集世界各地料理的餐飲區,我嘗試了維拉卿推薦的克魯達爾料理。我原以為那是烤肥美的星鰻料理,當他告訴我那是昆蟲的時候,害我煩惱得不知該吃還是不吃(不過我還是吃了)。

有別于船上的痛苦待遇,在這里的旅館生活既高級又舒適。

不過也是多虧機靈的孔拉德把房間改成兩間雙人房的關系。

由于安排刺客跟目標睡在一塊會有問題產生,因此我就跟沃爾夫拉姆一起睡。這跟過去出游的結果一樣。

隔壁房發出了好一陣子聲音,不過當我的數位指針式G-SHOCK顯示九點的時候便悄然無聲。把被單弄亂、做了五十次仰臥起坐的我,最後聽到的是門關上後逐漸遠離的腳步聲。

“……孔拉德出門去了!”

這時熄了燈、只靠著外面的月光,一小口一小口啜飲著當地紅酒的三男,卻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

“喂,孔拉德出去了耶,會不會是去找剛剛那個女人?”

“不可能的啦。”

“怎麼說?雖說你們是兄弟,你怎麼這麼有自信?”

“那種女人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在我第一次遇見他們的時候,他不僅不承認這個二哥,甚至不把他當魔族看待。但是這中間到底起了什麼變化,竟能讓他連孔拉德喜歡的女性類型都了若指掌。

“那他喜歡什麼樣的女性?”

“應該說是干乾淨淨的女孩吧。說好聽一點是個性爽朗,說難聽一點是個性粗魯。不過說來說去……就是像蘇珊娜·茱莉亞吧。”

“這什麼答案啊?結果他喜歡粗暴的女生?”

聽到這耳熟能詳的名字,害我心情也變得好複雜。從有天晚上我偷聽到的談話內容,得知她的地位在維拉卿的心中是很特別的。

“可是她並不是孔拉德的戀人吧?”

“沒錯。”

“難不成他們發生不倫之戀?不覺得有那種感覺嗎?”

“才沒那回事呢,這我可以保證。”

我胸前那顆獅子藍寶石只要一聽到那個名字就會發熱。雖然我沒有仔細問過孔拉德,不過也多少察覺到上一個主人恐怕就是她吧。根據我以前所得知的情報,這位名叫馮溫克特卿蘇珊娜·茱莉亞的女性,跟其他男性有婚約關系。

“她是阿達爾貝魯特的未婚妻,兩個人的婚期也早訂好了。可是有一天不曉得為什麼,母親大人說她跟阿達爾貝魯特的婚約可能會告吹。溫克特領主是個講求平等的男人,而且他又很賞識孔拉德。因此覺得與其把女兒嫁給馮古蘭茲家,不如把她留在身邊繼承家業……只是他應該顧慮到當事人的想法。”

“這話是什麼意思?”

“……溫克特是十貴族之中曆史最悠久的家族,據說他們家族從始祖就開始跟隨真王左右。還投入創世主們的戰爭。而且茱莉亞在真魔國又是堪稱最厲害的術者,任誰都會一眼看上她。但是孔拉德……雖然他身上有母親大人的血統啦……”

“只礙于他父親是人類?”

“沒錯。”

這種事的確是存在的。就連日本都有人請求結婚要門當戶對,對人類與民族間有差別、偏見,當然是很羞恥的事,不過當自己的女兒要嫁給外國人的時候,大多數的父母親會感到困惑也是不爭的事實。不過要我這個與戀愛無緣的棒球小子說什麼“克服障礙才是真愛”,還真是滿難為情呢。

“不過……沒有啦,其實主要症結也不是兩人的關系遭到反對……因為當時正在打仗,所以有更嚴重的問題……”

“到底是什麼啦,講話這麼不干脆。”

“總之就是當時的宰相……你之前也見過的,就是那個叫休特菲爾的男人。”

“喔~就是潔莉夫人的哥哥嘛,我的確曾見過。”

“沒錯,他只是個想掌權又愚劣的膽小鬼。”

此時數落自己親舅舅的沃爾夫拉姆,竟然看起來跟他長兄好像。隨著一起行動的次數增加,讓我不斷發現他們兄弟的血統有多濃厚。

“有人對那家伙進了詭言,害孔拉德不得不出征去。當那家伙奇跡似地回來……蘇珊娜·茱莉亞卻去世了。”

這是生在有“和平白癡”之稱的這個世代的我們,只能從書中得知的悲戀。不過在我們祖父母的那個時代,這種事一定不稀奇。搞不好在現代地球的某個角落,就正在上演這樣的悲劇呢。畢竟連這里的世界都免除不了戰爭這種事。

沃爾夫拉姆的聲音變得又小又僵硬,言下之意就是他不想讓人知道這些事,而我也不想去追問別人的痛苦往事。不過有件事我倒是非問不可,我想知道的不是過去,而是現在。

“那你呢?你又有何感想?”

“什麼東西有何感想?”

“對于孔拉德有一半人類的血統,你沒有什麼意見嗎?”

問人家弟弟這種問題好像蠻尷尬的,所以他小聲地喃喃自語一番,然後就不說話了。

“不用講以前啦,只要講我來了之後的想法就行了。”

“……這個嘛……”

我離開窗邊的桌子,半開玩笑地踢了床上的三男一腳。意思是要他把話講清楚。

“你要像個老頭子灌酒到什麼時候啊?不過也難怪啦,畢竟你都八十二了。”

難得監督者不在,我的右腳也好得很,九點就熄燈睡覺未免太無趣了。

“沃爾夫拉姆,我們去溫泉街夜游好不好?玩玩套圈圈、射擊游戲或撞球游戲怎麼樣?”

我話一說完,沃爾夫拉姆又恢複他桀驁不馴的態度,哧之以鼻地說道:

“夜游?我對那種幼稚的事情沒興趣!”

“喂,等一下!你該不會這麼早就要上床睡覺吧……”

我話還沒說完,他已經陣亡了。

……不過也難怪……畢竟他已經八十二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