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今日是魔之大逃亡! 第四章
要是看到我如此丟臉的丑態,不曉陛下會說些什麼?

長相俊俏到有可能送個秋波便賺得一筆財產的帥哥,一只手臂插在滿水的木桶里,兩只眼正望著轉呀轉的洗濯物;而那消耗得近乎麻痹的腦汁,此刻回想起主人的笑容。

“艾妮西娜大人。”

“什麼事?”

浚達輕聲細語地對雙手叉在胸前、宛如學者般文風不動的女發明家說:”我、我覺得不舒服……”

“那當然啰,‘觀測對象’難免要辛苦點兒。”

“請問所謂的‘觀測對象’,究竟是哪一國話啊?”

“就是為了制造出更好的東西,用來‘觀察’實驗結果的‘對象’略稱。”

那應該叫“觀察對象”才對。

但是,這擺明了是當實驗品!古音達魯之所以對這位青梅竹馬艾妮西娜避而不見,一定是不想被抓來當實驗品。若是動不動就被她逼來做這種事情,他當然光聽到她的名字就要做出苦瓜臉了。

但是知道這件事已經為時已晚,浚達早已任她擺布。

“可是就我所見,這東西只是靠我的魔力轉動水流跟清洗衣物而已……哪個部分是新發明呢?”

“我是應用了不讓布料糾結的洗衣棒理論。不過照你疲倦的程度來看,這台全自動魔力洗衣機似乎會過度消耗魔力。接下來我們魔族也將進入節約能源的時代,因此呢……”

魔女的眼睛閃出光芒。

“這是失敗作!”

果然是瘋狂科學家、瘋狂魔術師、瘋狂的馮卡貝尼可夫娜艾妮西娜。

你也早點說嘛。

我是完全沒記憶,但是據說我好像曾施過兩次驚人的魔術。而且其可怕的程度還足以讓魔術司郎(注:日本魔術藝人)嚇到臉色發白。第一次是超大豪雨,第二次是群骨亂舞。如果那些事情屬實,不就表示我這個平凡的縣立高一學生是個天生的魔術師啰。既然這樣,我怎麼無法利用魔術逃出現在的困境呢?

我們在荒野的正中央,距離蘇貝雷拉首都還有半天的路程。被迫露宿的我抱著膝蓋嘀咕。

“要是有什麼咒語可用就先教我嘛……”

在干燥的空氣及閃耀生輝的星月下,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胡亂睹掰,結果害斑點馬嚇得逃跑。這下我們距離逆境又更接近一步。古音達魯只是用冷冷的眼神看我,他既不笑也不打算追馬回來,他對我的愚蠢行為已經無動於衷了。

前往都市的路淨是沙漠,不過這里是充滿岩石、仙人掌跟枯草的荒野,牛仔帽應該會比“阿拉伯的勞倫斯”的裝束還來得合適。如果要從地球儀指個地方做比喻的話,差不多像亞利桑納。我們在岩石背後生火並蹲下來。露營的准備就這麼完成。沒帳篷也沒睡袋,更別說加了馬鈴薯的咖哩跟營火。默默吃完只有水跟肉干的晚餐以後,我們就無所事事地躺在地上。從剛才就一直沒人開口說話,只差沒忘掉語言這玩意兒。

啊~月亮是藍色的,繁星是白色的。人在火堆旁還是好冷。

與其說是睡意,不如說是寒意害我開始昏昏欲睡,忽又覺得肚子一帶癢癢的。萬一是嘎啦嘎啦亂爬的蠍子該怎麼辦,我反射性跳起來。

“……唔……”

古音達魯正趴在我上方。

我們相對無語。只是把視線往下拉,但見長男的手指正叩在我褲頭的皮帶上。

不會吧?

“該不會連你也也也把我當成女的,想趁這個時候確認一下,要拉拉拉開我的皮帶?”

“等等。”

“等什麼等!哇~真不敢相信,我超受打擊!十六年來我這麼認真過日子,來到這里竟然被懷疑是女的!校外教學在男澡堂里拿出來比較時也沒比一般人差多少啊!”

“等等,你冷靜點。我並沒有懷疑你的性別,也不覺得你看起來像女的。”

他的眉頭比過去都還要開,可見他有些緊張。

“……對吧?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我都是很普通的男生對吧?”

“沒錯。”

“無論是長相、聲音、服裝或言行舉止,就連扒飯的樣子都是男的對吧?”

“一點也沒錯。”

由於他不是那種會說恭維話的家伙,他講的這些話應該是可以相信。我也稍稍安心。

“……那你為什麼想拉開我的皮帶……啊~難不成你跟你弟弟有相同嗜好,想要霸王硬上弓?”

“不是的!”

驚慌失措的他舉起右手在面前猛揮,當然我的左手也跟著被往上拉,隨著鎖鏈一起揮舞。

“好痛好痛好痛,很痛耶!”

“啊啊,抱歉。”

我戰戰兢兢地往下看,原來他修長的手指抓的不是皮帶,而是搖晃的藍色飾品。

“……啊~搞什麼,原來是板東啊?你怎麼不早說呢?”

雖然馮波爾特魯卿有著低沉嗓音跟可怕的冷酷表情,但據說他很喜歡可愛的小東西,有著令人意想不到的另一面。原本我一直都半信半疑,但是看到他專注地抓住吊在我皮帶頭下方的海豚鑰匙圈,這消息似乎是真的。我把它拆下來遞給古音達魯,圓眼珠的灰藍色哺乳類在火光映照中閃閃發亮。

“給你吧。”

古音達魯像收到昂貴寶石似地輕輕握住這個壓克力制品。

“……可以嗎?”

“收下吧,我不會應付這些東西,不曉得它們在想些什麼。”

眼珠圓滾滾嘴巴開開,短短的身體加上心形尾鰭。

“它叫什麼名字?”

“板東……或是英二。”

“板東英二啊,好可愛哦。”

本尊很嚇人唷!

“是啊。”

現在他應該不會把我當成牆壁塗鴉或尿尿小童了吧。我應該能夠以對等的身分跟他說話了。於是我望著天光,喊出我同伴的名字──馮波爾特魯卿古音達魯,這個手被銬住的倒酶魔族。

“古音達魯,我一直想問你,孔拉德、沃爾夫跟士兵們,真的能夠從那里脫困嗎?為什麼只有我看見那只新品種的熊貓?還有,我知道你對自己倒酶被銬起來感到自責,但是途中不是有許多還不錯的石頭,你為什麼不撿起來試著敲斷鎖鏈呢?敲一敲或許就能脫困了不是嗎?”

火光照著古音達魯的半邊臉,映出他不悅的表情。

“我必須全部回答嗎?”

“……可以的話。”

雖然我知道那份禮物讓他很開心,但我還是得假裝很謙卑。

“好吧。首先是砂熊,我不否認我們的確有些大意。但那原本不是棲息在小規模沙丘的生物,所以應該是蘇貝雷拉為了不讓外人在國境出入而故意放養的,不知是否為了抓內戰余黨或防止走私。其實幾年前在蘇貝雷拉曾開采出法石。各國的法師無不萬般渴望,想非法賺一筆的商人也不會錯過機會。為了不讓珍貴的法石被夾帶出國,他們才在國境設下陷阱吧。”

在地球上瀕臨絕種的珍奇異獸,到這兒竟成了一種陷阱。

“而且這地區有漫長的戰亂曆史。換句話說,他們的法術也相當發達。”

“等一下,你說的法術是什麼?魔術跟法術有什麼不同嗎?”

古音達魯皺了一下眉頭,大概心想解釋這個應該是教育官的差事。但是海豚的效果絕佳,因此他的話並沒有停。

“魔術是只有我們魔族才有的能力。魔力是魂魄天生的資質,也就是唯獨擁有魔族靈魂的人才能夠操縱。相反的,法術是人類對神明立誓祈求得來的技術。除了天生或祈禱外,都靠修行或鍛煉也能學會。法石能稍微補足法術,即使沒有才能也能獲得法術之力。過去開采到的區域不多,因此更顯得它的昂貴。”

“所以說,他們為了防止這種珍貴的資源外流才在國境設陷阱嗎……”

“應該吧。至於為什麼只有你看見砂熊,可能是迷惑人眼的法術失去效果的關系吧。但是原因是什麼我就不知道了,大概你天生遲鈍。”

或許是吧,從小什麼催眠術或自我暗示都未曾在我身上奏效。就連畢業旅行的團體照,也只有我沒看到那個鬼影子。

“而且這副鎖鏈也和了法石粉末。即使拿石頭想敲碎它,也不過是浪費體力罷了。這其中針對我們的意味相當濃厚。如果是在魔族的土地倒還可以破解法術,但是在這麼干旱的人類土地就困難了。”

“不會吧。這個拿不下來?那我們以後怎麼辦?”

我不由得想象起二人永遠銬在一起的情景。洗澡一起,睡覺也一起,無論是生病或健康的時候,連去廁所也要一起尿。這我實在無法忍受。

古音達魯一面觀察小鑰匙圈,一面用低沉的聲音說:”原本我打算在剛剛的市區等孔拉德他們隨後追上來,不過事情演變成這樣,只好直接前往首都了。我們要先去教堂抓一個會使用法術的僧侶,逼他切斷這條可恨的鎖鏈。至於找蓋根修伯跟魔笛的事之後再說。”

看來他也不喜歡一起尿。

“不過照那樣看來,孔拉德他們八成應該沒事吧?因為聽你的口氣好像大家會碰頭是理所當然的事。”

“要是連他那麼厲害的武人都死在砂熊手上,那才要流傳千古了。”

“哇塞~要是我跟熊貓玩相撲鐵輸的。”

“所以才會把你拉上來啊。”

我耐不住疲勞跟寒冷,抱住膝蓋縮成一團,睡魔立刻襲來。在這亞利桑利的正中央還睡得著,我的神經也算大條了,幸虧旁邊還有人在,要是只有我一個人的話,可能會怕到瘋掉吧。

“喂。”

“干嘛。”

“靠近一點好提高保溫效果。”

“……不必說的那麼硬。”

正如落難時的鐵則,我們兩個肩靠著肩,而隔在中間的鎖鏈則發出沉重的聲響。

“喂。”

“又怎樣?”

“你喜歡動物嗎?譬如兔子或貓。”

“……我討厭橘色的兔子。貓的話……這個嘛,跟貓比起來我反而……喜歡獅子……白色。我喜歡白色獅子。”

睡前話題聊這個,我看今晚也百分之百做這個夢了。

一路上氣不接下氣地唱著英文老歌“CountryRoad”,等走到首都時,已經是日正當中的時候了。滿身大汗地走了這半天,連個迎賓飲料跟沐浴服務也沒有。能夠走完這趟路已經算很不錯了。如果是幾個月前的我,保證半路就淘汰。這可能要歸功於這陣子鍛煉出來的基礎體力吧。棒球魂爆發!

才一走進城門,鎖鏈的重量又回來了。這一路上沒什麼感覺,大概是另一個人幫忙拿著的關系。

由於十指的距離過於接近,連我們都搞不清楚是被不識趣的鎖鏈系在一塊,或者手本來就連在一起。

“看來這鎖鏈還是不要被看到得好,否則可能會被懷疑是逃犯。”

“對。”

於是我們拿布纏著鎖鏈,把它弄得像包袱一樣,然後垂在我們倆之間。但是路上的年輕女孩都故意大聲地交頭接耳。

“你看你看──他們兩個一起提行李耶~好熱情哦──不過也只能趁現在了~”

謝謝你們這麼賞臉的反應。不過與其說是‘趁現在’,倒不如說是‘只有現在’!

“我說古音達魯,你不覺得我們這樣很像某個洗碗精廣告嗎?”

“我沒洗過碗。”

混賬好命的有錢人!

畢竟是一國首都,街道的規模果然跟國境不一樣。只見王宮聳立在南方,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也很多。不過士兵的比例倒是非常高,看店的不是女人、小孩、就是老人。而男人幾乎都是軍人。雖然大家都頂著軍人發型,但是因為陪隊的不同,連帶頭發染的顏色也有所差異。有紅的、黃的跟淺褐色。

看起來簡直是只有鲑魚子、海膽跟鮪魚沙拉這三種口味的軍艦卷回轉壽司。害我有點食指大動。

有著尖型屋頂的教堂,在大白天卻顯得鴉雀無聲,高高的大門緊閉兼反鎖。看到平常冷靜沉著的古音達魯已經舉起他修長的腳,害我也連忙配合他。於是兩人同時踢開了大門。

刹那間,場內所有人的視線全集中在我們身上。每個人都像模特兒衣架似地僵住不動。

整間教堂的禮拜堂列席了將近一百人。而直線道的正前方,一對身穿白色服裝的男女跟神父則靜止不動。我也不確定是不是神父,有可能是祭司或牧師。

“古、古音……好像正在舉行婚禮耶……”

“好、好像是,下次再來好了。”

“就這麼辦。”

新娘身穿純白柔軟的無袖結婚禮服。因為頭上蓋著白紗的關系,看不見她驚訝的表情。不過看到熟悉的鲑魚子軍艦卷,馬上就知道新郎的職業是什麼了。我們不能破壞這對年輕新人的紀念日,於是往後退了一步。

“真是太好了!”

正當我們這對鎖鏈雙人組向後轉的那一秒,某個興奮過頭的人開口說話:“讓我們請人生中的前輩,也是相愛的一對,為他們獻上祝福之詞吧!”

啊?

一名五十歲出頭,看似司儀的男性朝我們走來並迅速伸出他的手。工作人員拿著擴音器代替麥克風從座位旁邊跑過來,而在場的賓客已經被婚禮的氣氛感動得眼眶濕潤。

然後是被請上台演講的相愛的一對,也就是我們。

“相愛的一對?”

所謂的“一對”是什麼意思?我幼兒園養的兩只鸚鵡是一公一母,因此我稱它們是一對。該不會現場的賓客在先入為主的觀念下,把我們當成是用鎖鏈系在一起的情侶吧?可是我們已經設法把它弄得看起來像包袱,照理說旁人應該看不出來是鎖鏈才對。

“想不到你們熱戀到把手纏在一塊!無論如何都要請先結為連理的兩位,祝福一下這對年輕人!”

“我們不是夫妻!”

我跟長男異口同聲地說。司儀誇張地縮了一下肩膀,而負責拿擴音器的人員也順勢把手伸到我們嘴邊。

“那麼,你們是什麼關系呢?”

“這家伙其實是我弟弟的婚約者。”

“咦?”

嚴格說來這句話其實有一點語病。但是會場把這名高大美形男的回答想成別種意思,開始一陣騷動。

“跟弟弟的婚約者……那不就更加熱情了。”

“咦?不、不是啦!你、你們誤會了!”

在場所有人佩服的方向已脫離正軌。而且我還來不及用說慣的“可是我們兩個是男的耶?”這句話反駁。

原本一直低著頭的新娘子,慢慢把頭轉到我們這邊。不管直看或橫看,她都是感覺不出任何成熟感的S尺寸體型。對她來說,這個大好日子可是畢生中一大喜事。

在這麼重要的紀念日上,不應該倒酶到有人沖進來搗亂破壞。就算我們轉身直接逃走,她也不可能原諒我們踐踏其夢想的行為。

“呃──這個嘛……”

我緊張的清清喉嚨讓自己發出正常的聲音。

我可不要因為自己而毀掉你人生中的重大日子。

“呃──在婚姻生活中有三種袋很重要。”

這是老爸在婚喪喜慶上演講的拿手說法,可惜我還沒想好下文。古音達魯則皺起眉頭,拉我的手。

“……第一個是池袋,第二個是緊急逃生袋,第三個則是……呃──對了,應該是手袋(注:即‘手套’)。”

奇怪了,我記得里面有老媽(注:日文發音與袋雷同)的。還是這三個我都記錯了?

“尤其是第三個手袋非常重要,倒著念六遍就會變成打手。這就牽扯到時下最常見的家暴,凡是人類都難以容忍這種罪行。”

整間教堂因為好奇心跟期待而鴉雀無聲。手中緊握著人造捧花的年輕新娘,整個身子都轉向我們,害我當下有受挫的感覺。

“不過手袋通常都是兩個一組,否則就派不上用場!一旦雙方下定決心要厮守終身,就決不能再看上第三者……”

這些從我嘴巴說出來的話,亂掰度達百分之七十七。家里用的那種廉價棉質手套,整打還不都是一樣的形狀。

不管現今日本的消費社會如何,總之這時候還是“點到為止”就好。

“因此夫妻婚後要經常把對方當成另一只手套……”

“……說的沒錯。”

“就是說啊……啊?”

這時候換我被她講的話牽著走,到底剛剛響應的是誰?

“你說的沒錯,決定厮守終身的雙方,絕不能跟第三者在一起。手套就是這樣對吧?”

“嗯──不過整搭計程車廉價棉質手套除外啦。”

新娘子突然抬頭把捧花跟面綿丟出去。緊張的神父跟司儀用近乎沖去跳水的速度接住,下一次的新娘就是你們啰!

新娘子有著曬著小麥色的肌膚及酷似少年的短發。意志堅定的大眼睛是偏紅的褐色,瀏海一晃動就看見她長長的睫毛。她撩起純白的結婚禮服下擺,用毫不留戀的腳步走下階梯。新郎、神父跟司儀看到這副景象都目瞪口呆地動也不動。

“我錯了。”

“啊?什麼錯了?”

“你的話點醒了我,謝謝你。”

“不客氣……倒是你說什麼錯了?”

“我應該跟另一個人結婚才對。”

碰到有側腹的手肘,無力地向下垂,古音達魯小聲地念念有詞說“你到底做了什麼”,可是我真的無意說任何惹火在場賓客的失禮台詞啊。

正當她走到我們面前,其中一名呆住的賓客突然驚醒。

“喂,新娘子跑掉了!”

這樣的話,我們也乘機逃走吧。

正當我們這麼想的時候……

“拜托,我們一起走吧!”

我原本自由的右手突然被抓住。我的演講真那麼感人嗎?

“他們想來搶親啊──!”

“什麼?”

逃走跟搶親差很多耶,這樣我們會變成真正的犯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