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今日是魔之大逃亡! 第二章
“為什麼這家伙也跑來?”

在南方國境待命的馮波爾特魯卿古音達魯,看到跟兩名同母異父兄弟在一起的我,明顯露出不悅的表情。他有一頭近乎黑色的灰色長發,與一雙見到再動人的美女也不會流露喜悅的藍色眼睛;比任何人都像魔王的容貌,還有那低沉到讓人受不了的聲音。

我很慶幸自己並不是他弟弟,要是我有他這樣的哥哥,早就離家出走了。因此我就很佩服沃爾夫,他是真的把古音達魯當哥哥景仰。

“他想當面解釋在蘇貝雷拉的囚犯是個冒充者。”

這時的我有一腳勾到馬鞍,正手忙腳亂卡在馬腹。孔拉德則一面幫我,一面語氣爽朗地如此說道。

“解釋?”

“沒沒沒沒沒錯!反正你這個人就是這樣,或許認為就直接把那個冒牌貨當本尊處死也無所謂!遺憾的是,我人好~好的在這里,因此也不能讓我的分身被處刑!所以,現在我們就去那個叫什麼湖南省還是什麼卡布雷拉的國家,去找我的冒牌貨跟魔笛吧!”

“……孔拉德?”

“什麼事?”

古音達魯微微揚起右眉,轉向這位像個年輕武官的弟弟。

“把這些家伙帶回去。”

“你所謂的‘這些家伙’是包括我嗎?”那位可愛任性外加愚蠢的弟弟,為自己被歸為同一類而感到憤慨。他可能是想解釋自己並沒有我這麼“窩囊廢”吧。至於永遠跟我站在同一陣線的孔拉德,倒是先說了一句“很抱歉”,後又繼續說:

“我只聽從陛下的命令行動。”

聽到他說得這樣順口,倒讓我有了自己很了不起的錯覺。問題是我這個剛即位的新科魔王,內在不過是個極為普通的棒球小子,而且還是個坐萬年冷板凳的料。怎麼可能會是什麼偉大的人物。

“……隨便你!”

古音達魯策馬朝國境的河川前進,隊伍的其他人員費心地跟我們保持一點距離跟在後面。肩負與超美少年共乘一匹馬此等榮譽的我,抬頭仰望盛夏的太陽。所有人都做“阿拉伯的勞倫斯”似的打扮,身上纏著白色的布以防日曬。雖然路程很短,但也必須通過砂丘,因此防曬的措施也很重要。

“要是中暑昏倒的話怎麼辦?”

我那位過度保護的教育官哭著阻止我。這位超級美形男緊緊抓住我的右手,已經快接近嚎啕大哭的狀態。

“而且不光是炎熱的問題。科南西來·蘇貝雷拉在幾年前還處於內戰的狀態。聽說目前因為貧富懸殊的問題而導致民心淪落,連治安都非常糟糕。求求您不要跟著去好嗎?反正魔笛的事古音達魯會妥善處理的……就請陛下跟我浚達一起到湖畔避暑吧。”

從他那英挺的鼻梁……下方的洞垂下來的鼻水讓我很擔心它們將何去何從,但是不先說服他的話,根本就沒辦法做事情。總之我就是講一些冠冕堂皇的話,譬如說雖然我不曉得咱們的鄰居是什麼樣的人,不過可以把蘇貝雷拉當作是跟他們搏感情的起點。唯有互相理解並親自體驗,才是達到外交根本的一大捷徑等等。讓浚達聽得感動萬分。

“陛下果然英明!”

只要讓他說出這句話,那一切就搞定了。我已經知道怎麼應付馮克萊斯特卿了。

這個我硬說要跟去,而且必須照慣例染發、戴上隱形眼鏡來隱藏我黑發黑眼的國境,因為曾發生過破記錄性的旱災,導致分隔真魔國與科南西來的河川幾乎干涸,河床龜裂達一公里之多。它的規模約當黃河或尼羅河,我家那邊的利根川根本沒得比。

“要是有水,景象想必很壯觀。”

“沒錯,聽說發生內戰期間,有許多人的尸體漂流到我國河岸。加上他們不願踏上我國土地而不來領回那些尸體,害我們十分困擾呢。不過水流強勁也是原因之一啦。”

“……我說的壯觀不是那個意思啦。”

一渡河就看到前方有原木搭成的簡易柵欄,還有數倍於我們的士兵。這兒是國境,戒備森嚴也是理所當然。不過曆史上從未發生過魔族侵略友邦的紀錄,表示一點友好應該也不會怎樣吧,他們手中的矛卻確實地對准我們。而且不曉得為什麼,後排的士兵還用手背輕抵脖子,然後下巴往前突。

“好像‘啊咿~(注:名諧星志村健搞笑時常做的動作)’的動作……”

沃爾夫聞言生氣地嘖了一聲。

“那是毀謗魔族的行為。其實他們心里怕得要命,想說人多勢眾可以壯膽。人類果然是性本惡的生物。”

“是,抱歉。”

“你又不是人類,拜托有一點身為魔族的自覺好不好!”

好吧,我再次抱歉,三次抱歉。

位於真魔國南方的卡貝尼可夫地區,是一處以白色沙灘聞名的休閑渡假聖地,因此不少居住北部的魔族會前來追求短暫的夏日陽光。位於河川對岸的鄰國科南西亞,雖然因為日曬的關系導致農作物嚴重受損。但是在這以觀光為主要產業的地區來說,天氣越是晴朗,觀光客就越多。

這兒是魔王專用的宅邸,里面卻倒著一名像中暑癱瘓的男子,馮克萊斯特卿浚達是也。

“……他還是走了……”

浚達披在背後的灰發失去了光澤,紫羅蘭色的眼睛因為空虛而顯得無神。散在臉頰的些許頭發,還散發著類似憔悴的悲壯感。

他的下巴埋進攤在書桌上的衣服,然後對著開著的窗戶神情呆滯遙望天空與海洋。

“陛下竟然忍心丟下我離開……該不會是討厭我……”

“很有可能哦!”

聽到這聲自言自語似的輕語,浚達嚇得抬起頭來。

他的眼前出現一副嬌小卻豐滿曼妙的身材,包裹著足以令人誤以為是泳裝的超迷你夏衫。原本長至腰部的金色卷發高高盤起,讓性感的肩頸與發際毫不保留地暴露在夏日氣息中。嘴角一抹天真無邪的笑容,雪白的肌膚,加上翠綠的眸子與長長的睫毛,性感到無以複加;如果撇開以上這些特點,她和她的小兒子還長得真像。雖然外表看起來還不到三十歲,但實際上已經跟金婆婆銀婆婆二位一樣高齡了呢。

她便是魔族的三兄弟之母,也是前魔王現任上王陛下的馮休匹茲梵谷卿傑莉夫人。從前可是一位如假包換的女王,但與什麼性感女神或視覺系女王的無關哦。

“上、上王陛下!您怎麼做如此煽情的打扮?”

“哎呀~因為人家聽說陛下來了嘛。早知道這里只有浚達一個人,我就不會拼命露大腿了。”

“請請、請您不要千方百計想誘惑陛下好嗎,傑莉夫人!”

“討厭~浚達你還敢說我,你自己不也是一天到晚捧著陛下的衣服死命聞。”

“這、這是那個……”

傑莉從他的手上搶走寫著奇妙符號的T恤,那符號是地球經常使用的文字。

“到底是什麼味道啊?我可不許你獨占這種好康的事喲!也讓我聞聞看吧……天哪……”

傑莉夫人將鼻子湊近這件潮濕棉織品,露出難以形容的複雜表情。

“……這是陛下的體臭嗎?虧他長得那麼可愛說,你不覺得讓人有些意外嗎?”

“不,怎麼會!一點都不會!這股呃——腥臭味,很有年輕男子的味道啊!”

那味道恐怕不是有利的,而是海豚板東的體臭。

共騎一匹馬,在各方面都會使人覺得熱起來。

不管怎麼調整位置,還是改變不了悶熱的事實,在盛夏耀眼的陽光下,十六歲與八十二歲的二個年輕人——勉強算吧……在空間不大的馬上緊貼在一塊,體溫會升高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況且這里又不是有空調的室內,而是看不見盡頭的沙漠正中央。我只好盡量跟共乘者的背空出一些距離,好讓風能夠從中間吹過。但是夾雜熱沙而流動的空氣,實在稱不上是什麼風。

“你不靠緊一點,小心摔下去哦。”

“可是我會熱嘛~”

沃爾夫倒像很享受這種狀況。對象若是個漂亮美眉,我當然也很樂於做個馬上拍檔,還會試著把手繞到前方去抓住疆繩。彬彬有禮的提醒她要小心一點。但是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坐在我前方的卻是比少女還可愛的少年。

總數共二十人的我們,舍棄月夜下的沙漠而橫越大白天的沙漠。騎的也不是駱駝,是人類提供的馬匹。國境上那一批集體啊咿的衛兵們說家畜入境需要經過檢疫,至少要花上二十天時間。對生長在現代日本的我來說,這麼做是合理的。但是聽在沃爾夫及其他部下的耳里,根本是故意找碴。於是他們決定將原本騎乘的魔族軍馬(根據這個世界的小常識,這種馬有兩顆心髒)遣返回國,在科南西亞國境的市區里買當地的馬匹。要是有計程車輛的話就更方便了,不過反正沒人有駕照。

這片無垠的土黃色大地,似乎還稱不上是沙漠的規模。以這幾個沒出生在波士頓,沒在琦玉縣長大,也沒住過鳥取縣的人的知識,當然分辨不出沙漠跟沙丘有啥不同。我是會分辨人工草皮跟天然草皮啦,只要天氣沒這麼熱的話。

古音達魯走在最前面,蒸騰熱氣讓他的背影看來像搖擺不定的海帶芽。我有氣無力的回頭對後方的孔拉德說:

“為什麼你們都不覺得熱啊?”

“可能是訓練出來的吧。”

他的表情顯得從容不迫又泰然自若,甚至也沒流什麼汗。仔細想想,在場除了我以外,全都是受過訓練的士兵。既然職業欄上填寫的是軍人,想必平常早就習慣魔鬼軍官的嚴格訓練了吧。在日本的話,鐵定像自衛隊那樣在山野穿梭、潛入沼澤、在雪祭堆雪雕。甚至還每天練習飛越成長快速的樹苗吧。不對,那個是忍者。總之只有我一個快被熱昏頭了。

我甚至開始產生幻覺。

“咦~我怎麼好像有看到什麼可愛的東西在沙地中央高舉雙手啊?”

“什麼?我怎麼沒看到?”

從距離我們約十公尺的沙坑,某種眼熟的動物正若隱若現地露同它的臉,那是不可能生存在這種地方,而且瀕臨絕種的珍奇異獸。

走在我們面前的士兵,隨著栗毛的馬一起消失。接著我跟沃爾夫騎的灰毛馬也突然失去重心往下沉。

“哇,什麼啊?”

“是砂熊!”

砂熊?

刹那間,原本在我眼前的人全都消失不見,連我們自己都被拉進沙坑中央,視線中只看得見一片土黃色,偶爾還瞄到部分馬蹄跟兩條手臂。我們被卷入速度緩慢,但絕對逃不出去的巨型蟻類陷阱,並且不斷朝碗狀的中央流去。

“這、這是怎麼回事?究竟怎麼了?”

只要我一開口說話,沙子就跑進我嘴巴里。我高法抓住沃爾夫的衣角,但手臂、腳、指頭跟臉都埋在滾燙的沙里,想要呼吸都沒辦法。剛剛說什麼“砂熊”?那到底是什麼生物?麻煩哪個人告訴我它的叫聲是什麼樣吧。我逐漸模糊的黑色眼睛,倒是看到旋渦中央有一頭不斷擺出“萬歲”動作的雙色大熊貓。雖然它帶著駝色跟棕色的保護色,但是很明顯的,那根本不是什麼砂熊……

“我看是熊貓吧?”

在這種沙漠竟然會出現夏季新色的熊貓?這里有長白山竹子嗎?

感覺身在沙漏中的我,這時突然被人用力抓住雙手。

“孔拉……”

我的那位絕對守護者正在下方,用肩膀撐著我的膝彎後面。抬頭往上看,拉住我的則是盡可能站在洞穴最邊緣的古音達魯,至於其他士兵跟沃爾夫已經被卷入黃色沙漠中,只能夠局部確認出馬腳跟某人的指頭。他們全以螺旋的方式掉進旋渦中心。

這是怎麼回事?我竟然大大方方地跑到這麼危險的怪陷阱里?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對了,沃爾夫還在里面!他比我先摔下去呢!對了,大家會死掉嗎?沃爾夫會死嗎?”

“如果他運氣不是很背的話……”

“放心,只要那家伙在設法脫身以前還能撐得一口氣,一定有辦法保住性命的。好了,陛下您快上來吧!”

“可是一定要去救他啊!誰能保證沃爾夫打得過那麼大一頭熊!”

那可是一頭巨熊耶!我准備從斜坡跑下去,但是古音達魯卻無意放開我的手。

“你去了也幫不上忙啊!”

“話是沒錯。可是……我就是無法坐視不管嘛!他不是你們的兄弟嗎?快去救他啦!你大可不要理我,去抓你弟弟的手啊!拜托你啦,孔拉德!如果是你的話,應該有辦法擺平那頭熊吧?既然你是劍豪,這種中頭目應該很好擺平吧?”

一面被拖上去的我仍在堅持自己的主張。孔拉德小心翼翼不被沙坑困住,卻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您說的固然有道理,不過眼前最重要的是先帶陛下到安全的場所。”

“我不想聽你說這種話!總之不用管我啦……”

“那怎麼行!”

閃著銀光的淺咖啡色眼睛,刹時跟我四目交接。但是隨即又轉向旋渦中心的韋拉卿咬著嘴唇。

他微微皺起有傷疤的眉毛,用少有的苦澀語調說:

“陛下比較重要。”

“可是我……”

被蟻獅拖下去的伙伴們,早已不見蹤跡。真的掉進那種洞穴,運氣不好的話,總有可能碰上什麼壞事。一想到遺傳母親的金發跟翠綠般的美麗眼睛,在那里面會遭到什麼恐怖的襲擊,我的胸口就痛到無法呼吸。與其留在這里保護我,不如去救那一大批的士兵。如果把二十條生命跟我擺在天秤上,當然看得出來哪一方比較重要。即使我是國王,也不該讓別人無辜犧牲。

“可是我真的不希望……你成為對弟弟見死不救的人哪……”

“……好了,再不快走就來不及了,而且這里也可能隨時崩塌。”

“你說過吧?”

為了把話說完,我移動到堅固的地面。腳下立刻有能夠踩穩的踏實感。

“你說過是聽我的命令行動對不對,孔拉德?”

“那個是……”

“你說過會視我的暗號行動。既然這樣,我就使命你去救沃爾夫!我正如你所見的一點事也沒有,而且有高手在我身邊,沒什麼好擔心的!”

孔拉德為之一愣,輪流看著我和古音達魯。他喃喃地說“命令是嗎——”之後,便語氣堅決地對驚魂甫定的長兄說:

“好好保護陛下。”

“我知道。”

雖然看不見身後古音達魯的表情,但是這段簡短的對話倒讓我吃了顆定心丸。我內心突然充滿自信,認定這個抉擇絕對沒有錯。

次男從松軟的斜坡滑下去救最小的弟弟跟部下們。

“你知道怎麼找出那家伙的捷徑嗎?”

“這已經是我第三次遇見那家伙了!我們就在蘇貝雷拉的首都見羅!”

這個抉擇絕對沒有錯……應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