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這次是魔之最終兵器! 第十章
「想不到這麼小的文字您還注意得到啊!」

此刻穆爾吉勃正靠在刀架上,云特一面從下方觀察護手一面感歎道。身穿米白色僧袍的教育官,將灰色的頭發紮在後腦杓,並戴起細框眼鏡。這樣的他依舊不減美麗的風釆。

要是邪惡組織有像他這樣的科學家,相信女性們一定會在門口大排長龍,就算被變成改造人也無所謂。但是千萬別上當哦,小姐們。他的實際年齡可能已經超過一百五十歲,而戴的眼鏡很可能是老花眼鏡呢。

「護手里面的確刻有文章。『呼喚吾名,汝將超越極限。吾之名乃威廉.迪索耶.伊萊.德.穆爾吉勃。如額石喪失將令吾身化為凡劍,願成魔王之忠實仆役共赴戰場。』」

「原、原文是那麼念的嗎?」

可見我已經省略到適合兒童理解的程度了。

「只是說看不懂魔界文字的陛下,光是靠接觸就能理解這段閃過腦海的文字,這點倒讓我很感興趣。可見您和一般魔族不同,天生就具有高貴的能力呢。」

「難不成我成了超感應少年?具有光憑觸摸就能解決事件的超能力?」

「超感應……那是什麼?是新品種的稻米名稱嗎?」

我帶著已經變成普通刀劍的穆爾吉勃,搭乘豪華游艇回國。迎接我們的是快把手揮斷的云特,跟憔悴到有熊貓眼的古恩達。我不在的這十幾天,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約劄克帶著魔劍的心髒--黑曜石在席爾多克勞德下船。至于他要往哪個方向走,我跟肯拉德都不知道。

話說回來,潔莉夫人帶著中箭人--利克代替穆爾吉勃再次出海旅行。等治療系的中年美男子幫少年治愈傷口後,他將朝船員的夢想又邁進一步。因為他將成為豪華游艇的實習船員,想必修巴里耶會用心指導他吧。

對不起,利克。沒能讓你搭乘巨型帆船,不過我覺得這麼做總比讓你當海盜好。

我擅自讓難得一見的終極武器變成平凡的刀劍,但是云特卻沒有責怪我的意思,還淚如雨下地說只要陛下平安無事就好。我一直覺得他像個過度保護小孩的母親,不過這次我要改變我的想法了。

他簡直像個寵孫子寵過頭的祖母。

只是一旦涉及到輔佐國王的職務,那可真是完美到無可挑剔。

當我告訴他整個旅途的過程與自己的想法後,他立刻就采取行動。

云特「不小心」泄漏魔族並沒有拿到魔劍的事實。他說如果以公開發表的方式昭告,或許會被人懷疑其中有詐。不過一旦利用某種人性弱點泄漏出去,人們就會輕易相信。國王周遭的官員頭腦通常都比在位者好,所有國家好像都是這麼安排的。

接著我被波爾特魯城的廚師費盡心力准備的歡迎料理嚇破了膽,坐在椅子上的我不知該如何是好。

「……怎麼會這樣?」

「有人告訴我陛下想吃裝滿生魚的船。」

「是沒錯啦,但這也未免……」

占據整個房間的白色船上,許多整條完好的鮮魚堆得像山一樣高。大小混雜的海鮮全都還活蹦亂跳地擺動著尾巴。

「你不是說要吃生魚?」

「可是我沒說要吃活的啊!」

還有卡巴爾蓋特的事得解決呢。

據說這個國家准備發動戰爭,但原則上應該是懸而末決。既然現在無法期待魔劍的力量,就得尋求其它解決之道了。

我還煩惱是否不如親自出馬向對方低頭,商量兩國和平共處的方法呢。

不過外交這東西就是如此出乎意料,對方已經先傳來解決之道了。

「陛下……卡巴爾蓋特詢問想前來訪問我國並謁見陛下的事宜……而且在得知擊退威脅船隊的海盜是旅行中的魔族時,前皇太子及其妻女想特地為解救其女兒一事表達謝意……請問有發生過這件事嗎?」

「我們是有遭到海盜的襲擊啦,可是我自己也沒印象了。你能不能幫我問肯拉德或沃爾夫呢?」

「對方好像名叫希斯克萊夫……」

「希斯克萊夫?」

我嚇了一跳,這不是那家人嗎?

「他好像是現任卡巴爾蓋特王的長男--由于希斯克萊夫與希爾德亞德的商人之女發生身分不符的戀情,于是從皇室出走,過起平民的生活。但是現任國王的次男病故,加上他又沒有子嗣,無人繼承王位,基于卡巴爾蓋特皇室的規定,希斯克萊夫的女兒就成了法定繼承人,因此最近已經把他們召回皇室了……」

「天哪!那貝特莉絲真的是公主啰!」

原來熱情美男子不只我一個,希斯克萊夫本人也是啊!

這時肯拉德得意洋洋地輕輕撞著我的腰說:

「這麼說來,陛下不就成了未來的女王初次參加晚會的舞伴了?這下怎麼辦?如果對方對你一見鍾情,讓卡巴爾蓋特皇室主動提出聯姻的要求呢?」

「別講這麼不吉利的話,肯拉德!我們陛下的嘴唇怎麼能讓人類奪去呢!」

這只是牽扯到嘴唇的問題嗎?

「啊,可是我們應該還在以充氣娃娃的模樣在西馬隆接受偵訊呀!」

「這樣的話,我們會變成國際知名忘恩負義的家伙。畢竟卡巴爾蓋特動用國家的力量把我們救出來不是嗎……結果救到的是充氣娃娃……」

其實光是想象就覺得很好笑,一旦救命君泄氣的話會更可笑。就連死板的古恩達都垂下雙眼強忍住笑意。

不過如此一來,戰爭應該就能避免了吧?我將身體靠在椅背上,抬頭仰望著波爾特魯城的天花板歎息。

「偶然還真是可怕呀。」

「怎麼說?」

「因為我們偶然地搭上了同一艘船,再偶然地遭到海盜襲擊,更偶然地救了貝特莉絲。最後一切全是因偶然才和平解決的,不是嗎?」

「並非全部都是偶然造成的吧?」

他伸手幫我把衣領拉挺。

「無論是誰搭上那艘船,你應該都會做出相同的舉動。唯獨那一點是必然,並非偶然。如果一切都照哪個人的計劃進行,成功的可能性就極高了。」

「計劃?有人把這種事安排成計劃進行嗎?」

「是啊,世界上應該沒有這種人。」

每次看到他親切的笑容,都會讓我放棄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念頭。雖然我有一大堆問題想問他,但目前我只敢問這個。

「肯拉德,你覺得老虎跟獅子哪個比較厲害?」

「……應該是獅子吧。」

「我想也是。」

我也那麼認為。這世上沒有比獅子更厲害的東西了。

許久沒在不會搖擺的床上睡覺了,為了實現這個夢想,我終于走到准備好的房間。雖然比王城的寢室要小得多,不過這里的床也算得上是超級國王尺寸,不,應該說是魔王尺寸。就算睡一百個人都沒問題。

因為我希望自己一個人靜一靜,所以就請侍女退下。

確認房里有浴室之後,便從長了五支角的牛嘴里放出熱水。我打算泡澡泡到水腫,並好好地舒展筋骨,于是走回床邊把衣服脫掉。

「……啊~啊,好累……什、什麼人?」

有人躲在被單里。

我用力掀開。

「沃爾夫……你在這里做什麼?」

「你問我?」

沃爾夫拉姆像個剛洗完澡的貴婦,躺在床上揮舞他的手腳。

「夜襲啰!」

「夜襲?所、所謂的夜襲,那那那是指大男人偷偷躲進對方的被窩里……」

「就像這樣啊!」

什麼這樣啦……不是不是不是,應該是男人躲進女人的被窩才對!

我怎麼能被他牽著鼻子走?

沃爾夫拉姆高傲地把手插在腰上,挺起上半身皺著眉頭。如果對那方面有興趣的人,鐵定會被眼前的美少年徹底征服。

「如果要等有利做好決定,那就算等幾百年都不會有結果的!」

「那麼,您希望做什麼決定……」

我的態度變謙恭了,連遣詞用字也變得很謙遜。

前魔族王子表情頓時開朗了起來,還抓住我的手把我壓倒。

「哇!」

「願意做決定了嗎?」

「還沒!」

光想象要怎麼做決定就覺得夠可怕了。雖然還不至于會喪命,但似乎總會失去些什麼。我傾全力逃離他,跑進浴室把門鎖起來。

「有利!」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總之先洗個澡吧!你不是很討厭跟渾身臭汗的家伙辦事嗎?」

辦事……我被自己講的話嚇到了,全身的血液頓時凍僵。

這下我覺得頭跟鼻子有些刺痛,站起來時還會頭暈目眩。

「有利!喂,開門啦!」

「不要!」

我受不了頭暈目眩的感覺,于是在浴缸的邊緣坐了下來。

「澎!」

我像潛水那樣往後倒,頭部朝下地沉進水里。由于連浴缸都是魔王尺寸,因此沉到底部需要花點時間……什麼跟什麼啊!

「等一哈!秀命!偶咕嚕咕嚕……咳咳!」

這簡直是虛擬實境的漩渦海灣。與其說是虛擬實境,根本就是我的親身體驗。我一面被吸進熱水漩渦里,一面咒罵自己愚蠢。

因為我除了內褲,什麼都沒穿,而且好死不死還是那條內褲。

在習以為常的「星際之旅」路途上,我邊流淚邊想:

這樣也好。與其被迫做決定(或者是被做決定),穿這種內褲回日本還要好得太多了!

濕答答的身體接觸到了空氣,感覺有些冷。

眼前朦朧的景象竟然是一片水藍色的?

水藍色……水藍色是……是海盜服衣領的顏色。

「……水手服……?」

蹲在旁邊直盯著我看的身影,訝異地念念有詞。

「你怎麼一醒來就說水手服啊!」

話說回來,他的衣服也是水藍色的。難得有機會坐內野指定席,所以我有交待要穿跟隊服顏色相同的藍色系衣服。

「我想說你怎麼還沒上來,想不到你在浴池睡得不省人事,都快溺水了。虧我還那麼大聲地叫說『快趕不上比賽了』。」

我環顧四周,發現這里是我家附近的澡堂,牆上的半次郎仍舊在微笑。而我泡的浴池還是空蕩蕩的,根本看不到什麼洞。

「我差點成了荷蘭的英雄說……」

「澀谷,你說荷蘭的英雄是誰?克魯伊維特(注:荷蘭籍足球選手,目前隸屬于紐卡索隊)嗎?還是流浪的荷蘭人?」

「去,你這個足球狂……我講的當然跟足球沒有關系!村田,現在幾點了?比賽已經開始了嗎?」

「應該是還沒吧……我正打算不去了呢。」

「那怎麼行!今天是師父的大日子,是伊東先生當先發的日子耶!怎麼能不到場聲援呢?」

我忍住身體的疼痛從浴池爬了起來,但是看到自己的下半身就說不出話了。

「……慘了。」

「澀谷,今天的事我不會跟澡堂的人講的。不過下次你要記得先脫掉內褲再泡澡哦!畢竟來澡堂洗澡還是得遵守規定,縱使你穿的是性感的綁繩內褲也……」

村田健把眼睛從我的性感綁繩內褲(黑色)上移開。

「我跟你說,我穿這內褲是有原因的。說來話長,這在我的國家算是家居服。」

「誰的國家?你在講什麼啊?」

「當然是我的國家啰……」

「什麼跟什麼啊,澀谷?你不是日本人嗎?你有其它國籍嗎?」

我隱隱約約地回想起。

球場的比賽就要開始了。

也回想起自己在歡聲雷動的競技場上和那少年對戰的情景,也想起這兩只手曾緊緊握住穆爾吉勃的劍把。這所有的理由全指向唯一的關鍵。

就是日本人的DNA跟菜鳥魔王的靈魂。

「……決定了,就采取永世和平主義吧。」

要是這時候有人站在念念有詞的我面前,肯定會嚇得倒退好幾步吧。

但是村田健卻似笑非笑地說:

「你又突然講一些有的沒有的了,到底是怎麼了你?講這麼有男子氣概的話……」

這不是廢話嗎?

魔王要是沒有男子氣概,那還得了!

後記

大家好嗎,我是喬林。

抱歉必須立刻進入話題,我曾想過這本書為什麼會隸屬于BEAVS文庫(注:日文版書系名)。理由應該是:1、喝啤酒果然要配毛豆。2、杰克就是得爬碗豆嘛。3、會受女生歡迎的不是什麼硬漢或粗獷的人,而是認真(注:日文中的認真與豆子同音)的男人。不遇這就像澀谷有利會問的「……喬林你幾歲?」的白癡問題一樣。

這次介紹給大家的澀谷有利是這部小說的主角。他的外表長什麼樣,請參閱卷頭的登場人物介紹。至于故事的內容如何,請參閱封底那幾行簡短扼要的故事大綱。而我要說的只有一件事,就是這本書是《今天開始魔?自由業!》(簡稱:《今天魔》在全?各大書店皆有貨,應該啦)的續篇。

姑且不管是否有「什麼?是續篇?」「沒錯」「這麼說又是第一人稱(SUPER頭痛)的幻想故事(頭痛到爆),除了主角以外都是大帥哥(頭痛到想哭)嗎?「就是說啊」「這麼說又是喜劇?」「是的」「點心會安排香蕉嗎?」「那還用問!」等等的對話。多虧各位高貴的一票,讓我能夠再次寫出陛下跟他那群快樂伙伴的故事。謝謝大家肯接受他們,也真的很感謝你們喜歡這故事。或許會有讀者收到我感謝的信件呢。

這次的陛下帶著阿助(中山裕介?)跟脫氧核糖核酸(注:日文發音與阿格相同……不玩了)經曆了一段小小的冒險之旅。當然啦,沒看過上一部作品也沒關系,我很努力讓它一集就結束。可是如果各位對他們認識的過程有興趣的話,很歡迎你們去書店找上一集。不過像我家附近的書店就沒賣……。

話說到去書店找,當《今天魔》發售的時候,我可是逛遍了很多書店呢。因為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作品出現在普通書店顯眼的書架上,所以我就偷偷地確認書的數量。如果看到書架上只剩一本,就會偷偷把它平放在平台上,反正就是做這類怪異的舉動。不過其中最奇怪的,應該是我在書店里待了長達二十分鍾,並持續觀察有沒有人買我的書一事吧!當我從距離稍遠的通道窺伺青少年文庫區的時候,正好有店員從我背後走過,于是我連忙裝模作樣地拿起眼前的書翻閱。哪曉得那里竟然是專給男性閱讀的色情小說區,而我打開來看的正是黃色小說,哇--巨乳!哇--女教師!

有時候我還會想「這輩子我的作品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機會擺在新書區,所以得留個紀念才行!」,于是就抓起相機到書店。可是突然在這種地方拍照又會披懷疑是商業間諜,干脆隨便找一對情侶編個理由說,「情侶一起逛書店感覺好有氣質哦,歐吉桑幫你們拍一張照吧。對了,你們就一起拿著那本書拍,這樣感覺更好。那我要拍了喲,馬爾濟斯(注:日本拍照時的習慣是說『CHEESE』,作者愛狗所以故意講馬爾清斯)!」呢。只是最後,別說是看到讀者,我連這種出書紀念照都沒敢拍,歲月就這麼無情地飛逝。

不過這樣的我竟然有幸再得到第二次的機會!那就是這本書。人生果真是變化無常,即使球賽打到九局下半兩人出局,結局會是如何仍無法預知。雖然不曉得現在手拿這本書閱讀的你們,是第一次或第二次跟喬林做接觸。不過只要你們對這本書的任何一個部分感興趣,我就非常開心了。

至于是「哪個部分」,可能是里面的插畫吧,替我畫插畫的是松元手球小姐。松元小姐,有很多讀者表示自己「是被里面的插畫所吸引」,抱歉逼妳畫了這些美到讓人噴鼻血的角色。如果再說到「哪個部分」,或許是「大綱」吧,幫忙寫大綱的是GE(也就是偉大的文編)。這次她的名言是帶著歎息說「難道都沒有正常一點的角色嗎?」有啊,長男不是很正常嗎?

接下來如果要說本文里的「哪個部分」有問題,就是寫這部作品的我的過失了。如果大家對「哪個部分」感到有「什麼」怪怪的,務必務必要告訴我哦。

為了讓澀谷有利走更長遠的路,你的意見是非常重要的。

喬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