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這次是魔之最終兵器! 第七章
一旦戀上島上的少女,

凡達火山也會大爆發。

一旦攜手渡海,

仰望的天空有著一樣的月色。

啊,這就是凡、凡、凡達韋亞,夢幻島嶼。

只要來過一次就永難忘懷(用手打拍子)。

以上就是凡達韋亞祭典舞曲的第一段歌詞。

我曾想象過夢幻島嶼長什麼樣,幻想中應該很像海埔新生地。

「根~本就不像什慶夢幻島嶼嘛--!」

我氣喘如牛,腳步沉重。

但是登山步道彷佛沒有盡頭,不管怎麼大吵大鬧也不會改變。

在大約四個半小時前,我們頂著汗水、海水跟不知名的海草。全身濕答答的像半魚人似地平安上岸。地點既不是船塢也不是停泊港,而是普通的沙灘。出于以那副模樣走在路上會很奇怪。所以大家先在廢棄的海邊店家把門面整理一下,再小睡一會兒之後才開始登山。

不懂又愛裝懂的肯拉德說登山道有鋪過路,連小孩子都能輕輕松松地爬到山頂。想不到這卻是個倒黴的開始。

「如果真有哪個小孩能輕輕松松地爬上去,那可就堪稱世界超級神童了!」

「這種小坡道算什麼啊!拿來做攀登訓練都還不夠看呢!」

對我這個高中生來說,什麼攀登訓練根本就與我無緣。

「要是中午前就能爬完這段路,那我們就有充分的休息時間了!」

「問題是我剛剛才把胃里的東西全都吐出來了耶!現在要我爬這種坡道,未免太狠了吧?」

「誰教陛下那麼貪心,一下子把滿漢全席都吃光光。」

餓了將近兩天的肚子因為突然塞了太多食物而引起胃痙攣。在豪華客船的地下監禁室里,除了有充當我們替身的人偶,還有我遺留下來的嘔吐物。

頭發被日正當中的陽光曬得火熱,害我後腦杓熱到刺痛。腳底踩的石板路也不甚什坦。

「真叫人難以置信,這根本像是走在箱根的老街上嘛!路況也未免太險峻了吧?我還懷疑會不會是野獸走出來的路線呢!」

差只差在這里是氣候溫暖的夢幻島嶼,而旁邊矗立的是闊葉林。

凡達韋亞是個面積約一百公里大小的火山島,在得天獨厚的條件下還擁有多處溫泉。加上海洋資源也十分豐富,全仰賴觀光資源做為主要收入。我們從地圖認識到的島嶼,大概就像萬那杜共和國(Vanutu)的Eromanga島那樣。因此不曉得一百公里大的島究竟算大還是小,如果當做渡假聖地的話,應該是大小適中吧。

獨自脫隊走在前面的約劄克大力地朝我們揮手。

「再走一會兒就有一個休息處喲!」

「你說的『一會兒』還要多久?」

舍棄女裝打扮後的約劄克精力還真是旺盛,不愧是具備了最佳外野手體型的人。他那種輕快的動作,不管面對什麼樣的球都能打出一壘安打吧。當他為了工作男扮女裝時,可能也一樣充滿活力吧!沒跟他作對果然很正確。

在登山道上爬了好長一段的「一會兒」,終于看到前方的確有個休息處。

「……茶、茶棚……?」

這茶棚正在營業。

這里大量使用紅色地毯來裝潢,跟時代劇里的將軍經常駐足喝茶品嘗麻糬丸子的茶棚一模一樣。

精疲力盡的我坐定位子,看都不看菜單一眼就點了東西。

「老板娘,我要麻糬丸子跟茶。」

「好的。」

出來招呼我們的是一位金發藍眼的美麗老板娘,而她送上的是小餅干跟紅茶。

「……我不是要這個……」

肯拉德跟約劄克若無其事地端著白磁茶杯喝茶,至于我跟沃爾夫拉姆已經累到手指顫抖,連喝茶的力氣都沒有了。

抱著茶盤站在旁邊的美麗老板娘對我們這有兩人精力旺盛,另外兩人精疲力盡的奇怪團體深感興趣,然後詢問看起來比較好搭訕的我說:

「我說客人,或許你們早就知道了……祭典的神轎不是從這里,而是從隔壁山頭出發的喲!」

「咦,這里跟祭典沒有關系嗎?」

「休火山是隔壁那一座喲,以前這里還有四五家溫泉旅館,現在只剩我們這一家了。」

距離這茶棚幾十公尺處,的確矗立著一些充滿鄉土味的建築物。

「等一下,我們是不是搞錯了?如果要下山再挑戰一次,我是還可以,但是……」

雙手捧著茶杯的沃爾夫拉姆,眼神呆滯地動也不動。

「……這家伙已經失神了。」

「我們沒弄錯,我們並不是要去隔壁的神殿。」

「咦,那你們不去觀光協會發的觀光手冊里介紹的類似帕農神殿的地方?」

「你想去參觀嗎?那真是太抱歉了。」

肯拉德把茶杯放回茶盤。約劄克一面贊同玩伴的說法,一面用門牙咬碎烤的有點焦的餅干,專心地補充熱量。

「我不知道你對從休火山沖下來的火焰神轎有興趣。我們的目標是這座山的山頂,並不是雄壯的火祭。」

火焰神轎……我倒有點想看看是怎一回事。

「先生,即使你們上山也沒用喲!」

老板娘臉色大變。

「山頂的泉水從那件事之後就封鎖了,所以沒什麼東西好看了!倒是還剩下幾處釣魚池啦!」

「『從那件事之後』是什麼意思?發生過什麼事嗎?」

她看了肯拉德一眼,判斷他是我們之中負責帶頭的。

「十五、六年前的某個夏夜,從天上降下一道紅光。那道紅光落在山頂的泉水上,讓泉水沸騰了三天三夜。」

「是隕石墜落嗎?」

老板娘動作誇張地搖頭,還莫名其妙地降低音量增加效果。

「……聽說是妖魔。」

「妖魔?」

「是的,從此以後沒有人泡得了那處泉水。因為一下去就會有麻麻的感覺,嚴重一點還會讓人心跳停止,甚至造成燒燙傷呢。不過倒是有一個人看到那妖魔。據說那東西是銀色,還閃閃發亮的,他想抓住時便因為刺激過大而休克。」

銀色還閃閃發亮,抓住它就休克?

「那家伙被發現的時候已經是半死不活,直到現在還會喃喃地說些莫名其妙的話。他臉上的燒燙傷明明就已經治愈了,卻還一直大叫臉啊臉的。」

這些話要是用稻川淳一(注:日本知名恐怖節目主持人)的語氣來講,恐怖感鐵定會提升幾倍。可是就我個人的推測,那玩意兒會不會不是妖魔,而是魔劍呢?因此只要得到魔劍並把它帶走,這處被封鎖的泉水應該就能恢複原狀。

而真魔國不僅能提升國力,也不用擔心會遭到他國的侵略。我這個魔王也能藉此增加權威,一切就皆大歡喜了。

「放心吧,老板娘。我們就是來擊退那只妖魔的,想必泉水再過不久就會恢複以往的平靜了。」

「……那也要先抓住那個銀色又閃亮的東西啊。」

「約劄!」

「我說的沒錯啊?過去不是已經有幾十個人受害了嗎?誰能保證只有這個小鬼會平安無事呢?」

禦庭番(注:為江戶幕府時代,專門為將軍或大名刺探軍情的隨扈)說了不吉利的話,還咯咯地發出迪斯尼兔子的笑聲。

「不過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啦,就算會演變成那樣,我們也會用繩子把你吊起來帶回船上的!」

「約劄!你太無禮了!」

剎那間我拍了一下手。

對喔,還有船呢!

不過幸運的是,山頂的釣魚池有艘被棄置且斑駁不堪的白色小船。

「……反正只要船底沒破洞就好了。」

「就是說啊!雖然有些破爛,但總比沾滿泥巴要來得好。」

「杓子呢?沒有杓子嗎?能夠舀出積水的杓子!」

真受不了這個庭番,他扮女裝的時候還比較安靜呢。而且讓他一人分飾阿銀與飛猿(注:『水戶黃門』中的角色)兩角還挺方便的。

釣魚池不時有巨大的魚躍出混濁的水面。看來不再有天敵的悠閑生活,似乎讓鯽魚進化成鮪魚了。

越過粗糙的擋牆,我們站在山頂泉水邊。入口的牆上有數不盡的塗鴉。各式各樣紅色與黃色的線條,看在我眼里根本不曉得是什麼意思。

「上面寫些什麼?」

約劄克照本宣科地念了出來。

「我們到此一游,嘿嘿嘿!完全不怕死,Yeah!」

「這是在試膽量嗎?」

走進入口沒多久就是洞穴,放眼望去,牆壁與天花板都是裸露的岩石。里面的空間又寬又高,讓人絲毫沒有壓迫感。只是外面的光線照不進來,讓氣氛變得格外可怕。我們個個拿著油燈照亮各個方向。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水溫很高,一直有熱氣上升。

「這就是俗稱洞窟浴池的特大號版吧?有些溫泉主題樂團里也有……」

「嘖!」

大概是船槳濺起了泉水,只見肯拉德按著手掌背。

「真有那麼燙嗎?難不成是高溫浴池?」

「陛下,危……」

我把手指伸進水里。溫度剛剛好,泡起來應該很舒服。

「溫度很適中嘛!」

「您沒事嗎?」

我這個人性子本來就急,泡澡的時候也偏好較高的水溫。

「一點事也沒……啊,好痛!」

此時我的大腿像被蜈蚣咬到似地同時感受到劇痛與麻痹感。好像是我剛剛甩濕濕的手指時,不慎讓水滴到腿上的關系。

「哇啊啊啊~~好、好燙喔!我被水母,水母螫到了!啊,不然就是電水母啦,一定是電水母!可是為什麼啊?為什麼我直接用手摸卻不會覺得燙呢?」

滴到大腿上的水隔著褲子都會造成這麼大的殺傷力,為什麼直接用手摸卻沒事呢?

「我的手都麻了!看,還腫起來了呢!」

「真的耶!也就是說這泉水是酸性的啰!」

雖然弱酸性對肌膚有益,但這情況似乎與理論不符。

我試著把鞋襪都脫掉,伸出大腳指探探泉水。

「……沒事……」

「慘了。」

「什麼慘了?」

此時我兩腳都浸在水里,除了覺得熱以外並沒有任何感想。

「我們是得知魔劍穆爾吉勃在這山頂才到這兒來的。但是根據當地人的描述判斷,看來這泉水里的妖魔應該就是穆爾吉勃。而泉水之所以產生特殊的變化,恐怕也是那東西造成的。」

「喔~它連這種事也辦得到啊,不愧是魔劍。」

「現在不是佩服它的時候啦!不是說只有魔王陛下能碰穆爾吉勃嗎?所以你碰泉水才會沒事。可是因為衣服並不屬于陛下身體的一部分,才會受到攻擊而覺得燙。」

「我開始有不祥的預感了。」

小心翼翼劃船的約劄克,把左手的煤油燈高高舉起。

「看到一個發出銀色閃光的物體了!」

當地人害怕的泉水妖魔彷佛靠在洞窟最深處的岩壁上似地沉在水里。而受到燈火反射的光芒,與其說是閃閃發亮,倒不如說是耀眼刺人。我十分信賴的球隊同伴,先跟我說了一句「不好意思」,之後又說:

「請您把衣服脫掉吧。」

「什麼麼麼麼麼?」

「不是,別誤會啦,因為你現在必須進入熱水里。小船無法再前進了,況且你穿著衣服直接下水的話,一定會跟剛剛一樣被燙傷。

我還以為他是要我像上次扳倒沃爾夫那樣,再來段相撲還是什麼的呢。

「OKOK,我只要走到那里把穆爾吉勃拿過來就行了吧。」

「小心哦,千萬不要滑倒了。」

好~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要下定決心。反正我會來這里,不就是從澡堂流過來的嗎?論泡澡,這里無論是看到、聽到或飄流起來的感覺,都比廁所的水要好得多。而且這里是休火山島的溫泉地,還多了一項對身體有益的優點呢。

我背對他們兩個,小心翼翼把腳放進水里。因為船是停在淺灘,水位只到膝蓋,可是再往前走卻突然變深了。

「要不要緊?有沒有麻麻的感覺?」

「水雖然有點燙但還蠻舒服的,只是血壓高的人就得注意了。」

肯拉德露出苦笑,然沒用他一貫的悅耳聲音說:

「這熱度能再熬一陣子吧?」

「等事情辦完再說吧!」

到達目標物沉沒的附近時,水位已經高達心窩處了。如此一來這已經不像是浴池,而是游泳池了。我屈膝慢慢把手往前伸,正當指尖即將碰觸到堅硬的金屬物時……。

「哇!」

「怎麼了?」

可能是我神經過敏吧,我又戰戰兢兢地把手往前伸。而且盡量不去看它,但是……。

「哇!它咬我,它咬我!有個像魚的嘴巴咬了我的手指,真的咬到我啦!」

我立刻盯著水里面看。當我聚精會神地等待水面靜止,那東西就出現在發出銀色光芒的劍……上面……。

「哇--是臉!臉啊!臉啊!」

事情真相大白了!

那個跟妖魔打過照面的年輕人一直大叫臉啊臉的,原來指的是這個。

在我前方的是一把長了臉的劍。

雖說我一天到晚只曉得打棒球,但多多少少還是會打電玩。像我也很迷實況職業棒球或棒球比賽類的游戲,有時候也會被村田逼著玩足球比賽的游戲。當然勇者斗惡龍、太空戰士等知名的RPG,我玩起來也不輸給一般人。所以某些限定角色持有的特殊武器,譬如說有臉的劍什麼的,我也看過好幾次。它們大多綴著惡心的雕刻,劍把部分的裝飾就是鬼臉。在還沒當魔王以前,我還曾經用那種武器跟吸血鬼大戰呢,不過是以前玩PS的時候啦。

但是這把劍……。

「不會吧?我完全沒聽說魔劍是這麼危險的東西!這絕對是什麼詛咒!誰要是碰它就一定會被詛咒的!」

因為那張看來不像雕刻的逼真臉孔並不是在劍把部分,而是在刀刃底部。那家伙的表情看起來不像常見的鬼怪那麼可怕,或好像很厲害的樣子。而是像愛德華孟克(EdvardMunch)的「吶喊」畫作那樣充滿惡意、驚恐與悲慘,一看就令人感到不愉快。

「討厭啦~這個長得像『驚聲尖叫』里的大壞蛋!而且是最棘手的那一種!」

我都已經快哭出來了。

「振作一點,陛下!冷靜一點!」

「可是它咬了我耶!這家伙的臉像是牆壁上形似人形的汙漬,卻咬了我的食指耶!天哪~我絕對被詛咒了!我再也無法談戀愛也無法結婚了!這玩意兒誰敢碰?有哪個勇者敢拿這種劍啊?」

「我知道了,有利。如果怕就別拿了,我們再另想辦法。你冷靜點,慢慢走回來吧!」

我緊握胸前的石頭,咽著口水,試著調整呼吸。

「回來吧,陛下大可不必冒險,快點回來,讓小卒們替你冒險吧!」

此時我的心情很像被嚼到硬掉的口香糖卡在胸口而難以呼吸似的。因為咽不下這理應壓抑的危險情感,讓我覺得越來越難過。

「……你是說我沒責任感是嗎?」

「有利、別這麼說啦。」

「你想說我沒責任感對不對?」

約劄克坐在小船的邊緣,抓抓他橘色的頭發再放下來。這個原先是來保護我的男人,露出聰穎的動物特有的笑容。

那是聰明強勢卻不溫馴,彷佛野獸般的笑容。

「我~可沒那麼說喲,陛下。請你快點回來吧,這樣大家就能趕快跟這鬼地方說拜拜了。」

「……你懂什麼……」

「有利,快過來……」

「你哪能暸解?」

我總覺得自己很幼稚,也希望自己能成熟一點。要是我在這種時候懂得用微笑敷衍了事,或許能讓之前的人生過得輕松點。

我握著跟自己的肌膚相同溫度的獅子藍寶石,以彷佛水里有敵人似地低著頭說話:

「我不過是個普通的高中生,在這世上才渡過十五年的人生,然後就像作夢般地被拉進這個世界里,還突然被迫當上什麼魔王!過去的我從來都沒想過世上有什麼魔劍、幽靈跟妖怪!可是現在只因為我害怕就要受到責難?正常人看到那種怪東西會害怕是理所當然的事吧!這把劍有很強的攻擊力,你可以把它交給勇士或英雄試試看啊!我看就連他們也不敢用吧!那把劍長得那麼惡心,卻是屬于我的?」

我覺得脖子上的石頭像心髒那樣鼓動著,當然那是不可能的事。

「我也只在博物館看過刀劍這種東西,現在卻要我拿這玩意兒?你是不會了解我的心情的!」

肯拉德拼命想伸手拉我,至于另一個男人則聳聳肩說:

「我的確無法了解。我壓根兒就不知道陛下經曆過什麼樣的童年,也不了解您的個性是如何,甚至您現在的心情是如何或有什麼想法,我完全都不知道。反正不管誰當魔王,我們都只能默默地服從。包括士兵、百姓、小孩的所有人都只能相信我們的國王,並服從他。」

如果我繼續待在原地不動,肯拉德可能會直接沖過來。于是我望著自己的手指頭,慢慢走回小船。

在回去沃爾夫拉姆留守的店里的路上,都沒有人開口說話。

「怎麼?沒把魔劍帶回來啊?」

從下午就一直在休息,甚至還住進溫泉旅館的沃爾夫拉姆,一開口就這麼說。而我因為精疲力盡,根本就不想多做任何辯解。

「……反正那玩意兒不是我能碰的。」

與其回那條擠滿觀光客的街道,干脆直接住下來還比較輕松。因為有多訂一個房間,肯拉德跟約劄克便離開這個房間。如果按照我們當初從真魔國出發的原定計劃,應該是住在凡達韋亞島最高級的飯店。

要不是半路上遇到海盜,此刻的我們還像水戶黃門那樣揮金如土地旅游呢。

沃爾夫拉姆坐在木床上,背靠著充滿小木屋風格的原木牆壁。手里還拿著云特的日記。

「那魔劍長什麼樣?寬度跟長度是多少?有散發出優美又高貴的光芒嗎?」

此時我腦子里浮現出穆爾吉勃的模樣。

「……完全相反。」

「完全相反?那不是只聽命于魔王的無敵寶劍嗎?你看,云特日記上面也是這麼寫的。」

「算了,反正我也看不懂。」

「啊,對呢!勸你還是快點學會,不然很麻煩耶!」

我身體呈大字形躺在旁邊那張床上,兩眼望著天花板。

「本來我也以為既然是國王專屬的寶劍,一定會有著耀眼奪目的黃金或精心雕刻的白金劍把,還有讓工匠雕刻到欲哭無淚的鏤空護手不是嗎?而且握柄的底部應該還鑲了很大顆的寶石,應該是一把典型的禦用寶刀才對啊!」

而且刀刃鋒利無比,不管是花枝素面或河豚都有辦法切成薄片的名刀。

「但事實上……它有一張讓人回想起來都覺得可怕的臉,而且還咬、咬、咬了我這個主人的手指呢!」

「它咬你?這就怪了,照理說魔劍穆爾吉勃應該會服從魔王的啊……還是說它肚子餓了?」

「肚子餓了?金屬也會餓?」

不過,金屬做成的它都長嘴巴了,會餓或許也就不足為奇了吧。

「你聽清楚了,穆爾吉勃靠吸收人類生命來轉化成它的力量,因此要幫它補充精力才有辦法發揮它的力量。官方資料不太容易說明,不過也有史書記載它喜好年輕女性……倒是云特調查得還真詳細呢。」

「那你的意思是,一定要……要殺人嗎?這麼說的話,那穆爾吉勃不就是一把妖刀?」

「在城堡的時候你沒仔細聽說明嗎?雖然沒有硬性規定要它殺人……可是這種事有什麼好驚訝的,有利?人類根本就沒什麼好值得憐憫的。你自己也明白他們是什麼樣的家伙。我們明明救了他們一命,卻因為我們是魔族而監禁我們,光想到這點我就一肚子火!」

「……對于他們忘恩負義的行為,我實在無話可說。」

身為在日本成長的人類,我頻頻認真反省。但身為第二十七代魔王,這的確是件豈有此理的事。

沃爾夫拉姆「砰」地瞌上山羊皮日記。

「反正沒拿到穆爾吉勃,就沒辦法說下去。」

「是啊。」

「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咦?」

就算他跟去也沒不會有多大的幫助吧?連號稱劍豪的肯拉德都束手無策了說。但是沃爾夫拉姆沒理會我暗地感到為難的神色,倒是叉著手臂一臉開心地說:

「誰教有利那麼窩囊。」

「不要說我窩囊啦!」

啊~~

會讓人聯想到湖底的翡翠綠雙眸,及天使般臉孔的任性王子。當他的個性去掉嫉妒後,剩下的就是任性了。

沃爾夫拉姆說話總是這麼直截了當,老是用直球跟我一決勝負。

雖然直接命中我的捕手手套,也刺傷了我的心,但總比謊言要來得溫柔親切。

「怎麼了?你在傻笑什麼?」

「……總覺得好久沒聽到這句話了。」

「什麼話?」

「就是你罵我『窩囊』這句話啊。」

「誰教你之前丟下國家不管,把百姓跟人民交給別人管理,根本就沒有一個國王應有的自覺心。我罵你窩囊有什麼不對嗎?」

「沒什麼不對。」

沒錯,反正我就是窩囊,沒必要被人家損一次就感到沮喪。

我看到木頭天花板上的汙漬,形狀很像穆爾吉勃,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也是,像我這種新上任的菜鳥國王,不可能一開始做事就完美無缺,這就像投手本來想三振初次交手的第一棒打者,卻因為不曉得對方的習性跟打法,而不知道該怎麼投球一樣。」

于是猶豫到最後,反而被擊出內野安打。

不過也就這麼一次。

「沃爾夫。」

「什麼事?」

我氣勢萬千地抬起雙腳,利用反作用力跳了起來。

「謝了!」

「謝什麼?』

「雖然不曉得你的理由是什麼,但還是謝謝你願意陪我去。」

當我心想「不妙」的時候,已是為時已晚,我似乎踩到了天使引爆裝置。他雪白的臉頰泛起紅潮,像個被觸怒的女低音家般滔滔不絕地說:

「你講這什麼沒誠意的話啊!話說回來,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非得陪你出來辛苦旅行啊?就是因為你對我求婚,為了不讓你在旅途中發生什麼事,我才不得不隨行嚴加監督耶!呃……也要避免壞人在旅途中找機會接近你,或發生任何與你身分不符的感情!」

「啊?喔,是嗎?對喔,我都給忘了!我都沒想到那件事說!那件事還沒解決嗎?」

「你竟敢說你忘了?」

我下意識地舉起雙手保護臉。

「那不然我收回那句話不就得了?我向你道歉,請你當做沒這回事。」

「才不要呢!那麼做可會傷到我的自尊耶!」

「那、那不然你拒絕我好了,你就說你拒絕我的求婚。這種情況下我的自尊算不了什麼。況且我自己也有錯,這是沒辦法的事。」

「那種事我做不來!」

「為什麼?這有牽扯到什麼規定嗎?還是宗教上的理由?」

「少啰嗦啦!」

沃爾夫拉姆突然站了起來,一言不發地打開房間角落的門。

「啊--沃爾夫!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向你道歉,你不要把自己關在衣櫥里啦!」

「閉嘴,輕浮的家伙!」

又來了,你到底是不是在說我的腳程很快啊!

在吃過以碳水化合物為主的晚餐後,我們從美廚的老板娘那兒得知有關祭典的事。

像是從這家旅館雖然可以清楚看見火焰神轎從隔壁山頭沖下來的模樣,但是由于從旁觀賞並不吉利,因此她不太推薦我們這麼做,明天傍晚港口附近的競技場有閉幕典禮,如果我們錯過了一定會後悔莫及,以及今年祭典就要開始了,卻還追加了不少參加者,因此會舉行例年來最大規模的盛會等等。

It'sexciting!

對人類祭典毫無興趣的沃爾夫拉姆,在喝完紅酒後就睡了。

而我雖然想借酒澆愁,但是只要還有長高的機會,我就不抽煙不喝酒,因此也回房見周公去了。

半夜口渴想喝個水,不過水瓶里卻是空空如也。于是我打開衣櫥,准備披件上衣出去舀水。

「……我哪可能怎麼樣?」

透過衣櫥薄薄的牆壁,我聽到從隔壁傳來的聲音。

「最後我仍然選擇效忠國家,無論陛下的命令多麼無理取鬧,也還是服從了。這點你最清楚不過不是嗎?我不過是想稍微了解新的陛下是個什麼樣的人而已啊!」

「所以你想測試他?」

是肯拉德的聲音,接著還發出玻璃杯放在桌上的聲音。

「沒那麼誇張啦,我只是想做一下准備而已。要是那個男生跟前魔王一樣的話,我們這些士兵就得先做好心理准備,也就是默默赴死的准備。你不要誤會,我完全沒有怨恨潔莉夫人的意思,我甚至景仰她更勝于我的親生母親。但是,她真的錯了,她的眼里只想到自己而已。所以為了迎接下一個未知的時代,我希望能先做好心理准備。」

「所以你就故意試探他?」

「你不也這麼希望嗎?你想想看你已經失去了多少部下?死了事少朋友?如果當時潔莉夫人沒有全權交給休特菲爾處理而妄下判斷的話,至少茱莉亞現在還……」

「約劄克!」

難得聽到肯拉德大吼,甚至還氣到敲桌子。

「……往後如果你再出現讓陛下感到為難的言行,我只好請你退出這次的任務。」

「不好意思耶偉拉卿,閣下並沒有那個權限。如果想命令我,就請你快點歸隊,難不成你想當新王陛下一輩子的保母嗎?」

「如果陛下願意的話,我的確打算那麼做。」

「真的假的?干嘛對他那麼死心塌地?難道是被他可愛的外表騙了?你這個人稱『盧登貝爾克之獅』的男人,是在哪里被拔掉獅牙了……」

肯拉德以他一貫的爽朗笑聲打斷了約劄克的話。

「想不到你會提起這件陳年往事。」

「是你太謙虛了。話說回來,咦?難不成你把它給了那個小鬼?這件事要是讓古蘭茲那個年輕大將知道的話,鐵定會氣炸的……」

我悄悄離開牆壁,穿上衣服關上衣櫥的門。

美少年沃爾夫拉姆睡得深沈,還微微露出眼白,看來他正在作夢吧。為了怕吵醒他,我小心翼翼地走出房間,然後從大廳櫃台拿油燈走了出去。從山路這邊,可以清楚看見燈火通明的帕農神殿,在紅色的火光中更顯美麗。

在發出震天價響的吶喊聲之後,燃燒的神轎與尾隨在後的火炬行列開始移動。據說那是摹擬兩百年前火山爆發的例行活動。像這樣每年一度以祭典的方式重現當時的景象,其目的就是要平息神怒及抑制火山活動。聽說一百年前還犧牲過許多無辜的女子獻祭呢。

隔壁山頭雖然熱鬧無比,但我獨自來到了山頂。准備大膽夜探那洞窟浴池。

但迎接我的只有塗鴉。

「我們到此一游,嘿嘿嘿!」我也來了,而且是第二次,這次還是自己來呢。哪個人稱贊我一下吧,Yeah!

「……人稱『盧登貝爾克之獅』的男人……」

有個這樣的人一直相信著我。

雖然我是個窩囊的陛下,但也希望自己能稍微有些長進,成為符合目前身分地位的窩囊男人啊。

這泉水的溫度還是跟白天一樣燙,泡起來皮膚有點麻嘛的。我知道穆爾吉勃的位置在哪兒,于是踏穩腳步慢慢走向水深及腰的地方。

「嗨,魔劍!」

它的刀刃在水里綻放光芒。

不一會兒我虛張的聲勢逐漸消退,出現我原本畏縮的個性。雖然我個性很倔強,但卻又很膽小。

「我說梅爾吉勃遜……不對,是穆爾吉勃。我們並不是第一次見面,白天見過一次了,你記得嗎?我叫有利。」

我用第一人稱做自我介紹。就像是我叫哆啦A夢,我叫莉卡娃娃之類似的。

「請你……不對,我是來找你的。你已經泡在這里十五年了吧?就算想泡湯療傷也該痊愈了吧?不管你有多喜歡溫泉,這樣長期泡在里頭,可是會讓身體泡到水腫甚至爛掉哦!所以差不多也該起來了吧?外面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喲!要是你自己無法下決心,我可以幫你一把,但是你可以答應不咬我嗎?」

我彎著腰戰戰兢兢地把手往前伸。

「哇!」

我一個不小心把油燈弄掉了,失去光明的周遭突然一片漆黑。但是我屏住氣息慢慢等待,直到月光從入口斜射進來,微微照亮了洞內。

「……你不過是一把劍,為什麼要咬我?一般的刀劍也沒有臉啊!而且就算有臉也沒有生命,不會咬人啊!」

當我自言自語的時候,剎那間找到答案了。

它就是不尋常啊。畢竟這家伙是魔劍,會不尋常是理所當然的。還有它之所以會咬人,是因為它有嘴巴。至于它為什麼咬人,因為它是活的,它有生命啊。

所以現在我要抓的不是不會咬人的東西,而是注定會咬人的生物。沒錯,就好比有些狗愛咬人……不過說到可愛的話,它們可就差了十萬八千里了。倒是「咬人」這兩個字我到底要講幾次啊。

好~資料跟膽量都備齊了。接下來就得跟這家伙展開第二回合的對戰,要是不曉得怎麼掌控它,鐵定會沒完沒了。于是我發動所有的記憶,回想起當時的觸感。

也就是我鼓起一絲絲的勇氣,接了有生以來第一次由職棒選手投的球那時的感覺。

「既然你有生命、就該一開始就表明嘛!真受不了你這把劍耶!我看你根本是條狗!就算不是狗,也一定是只幻形獸!」

我不斷大叫且一步步繞到它的正面。澀谷,接球最重要的就是要穩穩接住,而且要用正面去接。穆爾吉勃的劍把就在我的正前方,我伸出雙手彎下腰來……等一下,提重物的時候應該要蹲下來才對。畢竟腰部是選手的第二生命,要是閃到腰的話就慘了。

這次我把臉也埋在水里。穆爾吉勃隨水光折射而變得扭曲,就像被捏皺的紙鈔上的夏目漱石一樣,還眼角下垂地微笑著呢。

「咳咳,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溫泉流進我的鼻子跟嘴巴。我雙手緊握比刀身還細的劍把,再利用膝蓋的力量一口氣站了起來。穆爾吉勃雖然有些抵抗,但還是被我拔了起來。

接觸到睽違十五年的空氣,刀刃還威風凜凜地發出聲響。

『啊--』

「……啊--?」

『唔--』

「……這應該……不是風聲吧……」

『哈--唔--』

難不成是這家伙在叫?

「也、也難怪啦。既然它有生命,會叫也是理所當然的。只要是活的東西,就算是小狗小貓也會叫。」

順便一提,小貓的叫聲是咩咩咩。

不過這到底是一把什麼樣的劍啊?沒有寶石也沒有精致的雕刻,取而代之的是一張臉,而且還會吼叫呻吟。不過劍把倒是很好握,我已經拿得很順手了。感覺很像在揮一把已經握熟了的球棒。

接下來不管魔劍怎麼呻吟,我還是充耳不聞地從塗鴉旁走過。仔細想想,我還真是不怕死呢。

當我走到月色明亮的洞窟外,只見肯拉德雙手叉腰在等待著。

因為逆光的關系,我看不見他的表情。

「你在笑對不對?」

「您怎麼知道?」

「我不用看就知道你的表情會是怎麼樣。」

他的表情一定是「看吧,我就知道會這樣」。

他張開雙手迎接我,並且拿出一條浴巾包住了我。

「你成功了。」

「我成功了,這把魔王的寶劍如何?」

「很棒。」

「很棒?你看看這家伙,這張惡心的臉!而且它還會叫耶!啊,它跟大佛一樣,在同一地方都有顆痣耶!」

雖然外表沒有多金碧輝煌,也不是什麼金光閃閃的寶劍或什麼特殊合金,但是有顆約納豆大小的黑色石頭鑲在它額頭中央。

「嗯--它真的很棒嗎?」

「我不是說穆爾吉勃,是說您。」

「我?」

「沒錯,就是有利您。」

他又說出這種肉麻話了。為了掩飾自己的不好意思,我不得不拼命揮舞魔劍,還露了一手瞬間提起左腳的鍾擺打法。只是發出的聲音並非揮動球棒的聲音,而是不滿的呻吟,聽來不免覺得刺耳。

「……如此一來,支持率應該會上升一些吧。」

「支持率?」

這對平日像個打擊教練般看著我的肯拉德來說可能是個意外的字眼吧,于是他微微抬起下顎,示意我繼續說下去。

「沒錯,魔王的支持率。因為我目前的支持率很差不是嗎?根本不用詢問全體百姓,就連前王子跟庭番都很討厭我。」

「約劄克只是忠于他的職務而已,並沒有任何想批評陛下的意思。而且古恩達他……」

四周明明沒人,他卻特意壓低音量說:

「古恩達不可能會討厭有利的。」

「為什麼?」

「因為他超愛又小又可愛的東西。」

什麼?

「像是小貓、松鼠,還有地球常見的天竺鼠等等。」

「什麼?」

我腰際的毛巾突然掉在地上。要是云特在場的話,鐵定會噴鼻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