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這次是魔之最終兵器! 第五章
一陣不可能發生在船上的震動,襲擊著甲板上的人們。

轟隆。

是大地在響的聲音嗎?但這里又不是陸地,而是在規律且和緩地搖擺的海面上。

正當大家東張西望想找出原因的時候,有利在沒有孔拉德的扶持下,步履蹣跚地往前走。

走到甲板中央時,他抬起原本低著的頭,以隱形眼睛掉落後只剩一邊是黑眼珠的眼睛瞪著正前方的男人。

“……有利?”

沃爾夫忘記叫化名了,不過有利似乎沒有聽到。

他訝異地握住有利的手,發現他除了食指以外,其他地方都像冰一樣地寒冷。

“孔拉德,這家伙……”

“我知道,但是我們根本無能為力。”

恐怕連有利自己也控制不了吧。

“……襲擊手無寸鐵的船只,干盡搶奪等惡劣之事。”

有利的聲音跟語氣都變了,可惜他腦袋上沒有古代發髻。

“不光明正大一決勝負,只會用卑鄙手段搶劫,甚至用刀械威脅弱者,把一切事物占為己有。”

轟隆隆隆隆。

這次的震動伴隨著巨大的聲響,甚至可以說是逐漸逼近。

被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的年輕俘虜嚇到的海盜們,驚惶失措地聚集向頭目身邊。有利依舊火熱的食指用力指著身穿水手服的胡子大叔。

“這是無恥的盜賊才會干的勾當!”

對於平日總是佯裝被嚇到的他來說,這種說話的方式簡直變了個人似的。身為一國之君,現在的他跟古恩達魯相較可是一點都不遜色。

單是他的站姿就很想個模特兒了。

“你們這群愚蠢的家伙早就失去在海上討生活的自尊!雖然我無意奪走你們的性命,但是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我也只好斬了你們!”

沃爾夫哭喪著臉,這對他來說是充滿屈辱的記憶。

“我之前也曾敗在這招上。”

“真的很厲害。”

“但是當時的狀況跟現在不同,這里是人類的領域,能發揮的魔力應該有限吧?”

“我也有點擔心,不過……”

魔力乃靈魂持有的資質。唯有具備這項資質者才能與自然界的要素締結盟約,以命令操縱的方式來使用魔力。可是這里是祭拜神明的人類領域,會順從魔族命令的粒子極為稀少。

如果真如字面所說,真的要拿劍斬殺他人的話,倒是沒有問題。不過·——

“受死吧!”

轟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站在船艙入口附近的嘍啰,個個發出充滿恐懼的慘叫聲。

他們終於明白這些震動與噪音的原因。

它們以極快的速度侵入甲板,專找死不認錯的海盜,然後爬上他們的身體。

爬上身體?周遭發出恐怖的叫聲。

此時周遭四散的動物骸骨,既像昆蟲又像老鼠又像寄生蟹地淹沒了整片地板。有些是旅客食用時直接丟棄在地上的,有些是被廚房清理出來的。從雞骨到魚的小骨、牛排大骨、排骨肉的小骨、甚至是巨大的牛只頭蓋骨,都像是前來報仇似地襲擊海盜們。

“哇……頭、頭一次遇到這麼惡心的魔術……”

“哇——往這邊來了!孔拉德,往這邊來了啦!快想辦法,快呀!”

面對這過於奇特的景象,沃爾夫活像只熱鍋上的螞蟻一樣跳個不停,一個不小心還踩碎腳底的東西,差點還被碎片刺傷。

“站在原地不要動,只要讓蠍子跟毒蜘蛛通過就沒事了。”

“啊·——爬、爬、爬上來了!”

“不要慌!”

如果沒有相當程度的膽量,要想熬過這種經曆是很困難的。

旅客跟船員之所以沒有動靜,是因為他們幾乎全暈倒了。至於遭到襲擊的海盜們,已經陷入痛哭流涕、呼天喊地的狀態。他們不是被刺、被咬、被抓,就是被別人吃剩的殘渣爬入嘴巴里。

從木箱講台摔下來,耳孔跟鼻孔都鑽進了雞骨頭的頭目則嚇到腿軟,拼命想從有利身邊爬開。

“這、這家伙是惡魔!是惡魔啊——!”

“惡魔?你忘記朕的長相了嗎?”

他的面前馬上用骨頭排成‘正義’兩個字。

而且他不是惡魔,是魔王。

在海盜船的甲板上看見這一幕的婦女們,對遠處投射過來的光線發出歡呼聲。

“有船!是西馬隆的巡邏船——!”

有利閃閃發亮的右眼確認到來自海上的燈光。

骸骨軍團在紛紛發出簡短的爆裂聲之後,就失去意識般停了下來。

而魔王則用他應有的威嚴對海盜們大聲說道:

“你們要對自己的行為感到懺悔,做好被判處極刑以贖罪的心理准備吧!”

然後他又慢慢變回最初的聲調。

“……在此宣告,你們等著聽候發落吧!”

今晚絕對會做惡夢,在場的人都如此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