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這次是魔之最終兵器! 第四章
上一次進入自己城堡里的廚房,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

古恩達魯在廚房門口停了下來,還真不想走進去。

“浚達!你在別人家的廚房里做什麼?”

馮克萊斯特卿的眼前,是一只裝滿煮得滾燙的油的大油鍋。

“你又在算命了?”

“是的。希望能察覺到任何一絲危險,好對陛下有所幫助。”

“別再白費力氣了。”

就算能預知危險,也幫不上什麼忙,因為此刻有利正在魔力所不及的海面上。不過,古達對浚達頭上綁了頭巾以及臉上出現新的黑眼圈視而不見,只管把視線放在油鍋上。

“……你打算怎麼做?”

“我要把一只活生生的小老鼠丟進這煮沸的油鍋里。”

這位原本長相充滿知性美並風度翩翩的教育官,此刻正用手抓著一只可憐的白老鼠的尾巴。浚達那陰險的笑聲,露出了魔族的真面目。這就是能虜獲、迷惑人心的魔性之美吧。

但古恩達魯根本懶得欣賞這種美。

他以凡是聽到他說話的人都會向他跪拜似的、充滿壓迫感的聲音諷刺到:

“原來如此,要替那位陛下算命,用這種低等動物大概就可以了。”

說完還嘲弄地撅起了嘴角。

“你說得對!我怎麼那麼笨?陛下如此偉大高貴,怎麼可以用小老鼠來為他占卜吉凶呢?啊啊,該怎麼辦呀古恩達魯?那麼,至少也要用這個。”

浚達使勁舉起另一只手。

“用小貓吧!”

他以寵物書上描述的不良示范的方式將小貓抓起來,只見那只花斑貓不斷地顫抖著。

個性冷靜又喜歡挖苦別人的美男子古恩達魯(這是女性朋友的意見),他那幾條理性神經終於也崩潰了。

“住、住手!你這個混帳,這可是在虐待動物耶?你看,他已經害怕地咩咩叫了!真可憐,已經沒事嚕,我再也不會對你做這麼可怕的事情嚕。”

“……古恩達魯……你。”

“浚達……你這個家伙……”

他仿佛從地底傳來的聲音,把教育官嚇得臉色發白。

“在我眼睛還是黑的這段期間(注·目-黒——·為日文形容有生之年的諺語),我絕對不會讓你虐待小貓的。”

不過,馮波爾特魯卿的眼睛是藍色的。

現在不是國文造句的時候。救生衣在哪里呀!

我探進床下看了看,震動似乎一次就停了。

“你看看,這果然是鐵達尼號。一定的撞到冰山了。”

“這條航路應該是暖流呀?”

“就算是暖流也會撞到冰山呀。”

人們的尖叫聲和腳步聲從大廳及餐廳傳來,想不到這麼快就造成恐慌了。船若真的要沉,樂隊不知道會不會演奏贊美歌?

“別再發呆啦沃爾夫拉姆,趕快拿起褲子和大衣逃命呀!可惡,碰到這種緊急狀況,孔拉德竟然不在……”

“有利!”

孔拉德用幾乎快把門打破的力道將門打開,往房間里沖了進來。臉上的表情一點都不像平時的他,袖子上還有被酒沾染的汙漬。

“太好了,您平安回來了,約劄克就說你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約劄克?你說的約劄克是那個守中外野,極有機會拿到金手套獎的女人嗎?孔拉德,我可沒有那個美國時間聽有關Miss.上臂二頭肌的事了。這艘船不是快沉了嗎?已經沉了一大半了吧!“

孔拉德露出一副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的表情。看樣子撞到的並不是冰山;並不是暗礁?還是已經吞噬十個漁夫的可恨大魷魚?

“干嘛?”

“你有把劍帶來嗎?”

“有。”

沃爾夫那原本因暈船而一片慘白的臉頰,突然興奮得紅潤了起來。大概是為了終於可以用到劍而興奮吧?砍人真的有那麼好玩嗎?

“好,你們兩個就在這里躲著。”

“你要干嘛?”

孔拉德把我們兩個人推進壁櫥里,自己則拿起旅途中一直不離手的拐杖。颼的一聲,拐杖發出了鋼鐵的光芒,我這才知道原來那把拐杖是假的。他將刀刃轉向背後,單腳跪著,靠近我耳邊低聲說道:

“你們冷靜的聽我說,這艘船被人偷襲了。”

“是海盜嗎?”

“對,已經有許多海盜上船了。”

“那麼孔拉德也快點躲起來呀!”

“你在說什麼啊?”

維拉卿對我露出一個令人喘不過氣的微笑。

“我就是為了應付這種狀況發生才來的。”

孔拉德迅速跑到門邊,握住門把。

“我會盡可能的將他們阻擋在甲板上,讓他們以為這間房的房客已經逃走了,所以請你們躲到聽不到腳步聲為止。絕不可以沖動行事,你若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浚達還有全國人民都會傷痛欲絕的。”

“你呢?”

“我?”

“你也會為我哭吧!”

他的眼角霎時往下垂。

“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我們還會在另一個地方重逢的。”

我還來不及問‘那是什麼意思呀?’沃爾夫拉姆已經握著他那把細細的劍,一副急著想沖到外頭去的樣子。

“我也要去作戰!難道你不相信我的功夫嗎?”

“我相信呀,所以沃爾夫,留在這里保護陛下吧。”

血氣方剛的美少年這下也說不出話來了。一旦被這麼拜托,他根本無法反駁。我脫下令人窒息的外套,將手搭在三男的肩膀上。

“好,這位小弟就交給我吧!”

“那就交給您了,有利……”

就在沃爾夫拉姆視線離開的時候,孔拉德將手繞過我的脖子,把我拉近後輕聲的對我說:

“如果我沒有回來,請您原諒我。”

“什……”

原本左右打開的門被關了起來,孔拉德快步地走了。往甲板走去的腳步聲,一眨眼就為周遭所吞沒。

他留下耐人尋味且教人不安的台詞後,竟往戰場出發了。

之後有好一陣子,我們不斷的聽到刀劍碰撞發出的金屬聲、花瓶與盤子破裂的聲音、讓人不禁掩耳的哀號與哭聲,以及驚惶失措的跑步聲。

我和沃爾夫拉姆屏住氣息,僅靠耳朵來判斷外頭的情況。

在不知不覺間,外頭漸漸安靜下來,已經不再聽見哀號以及怒吼聲了。

我想起半年前的考試前,在電視上看到的洋片。原本躲起來的小孩子走到屋外時,發現外頭已是一個人也不剩。即使原本的沖突那麼激烈,後來不管是敵人還是他的父親,都已經不在了。

雖然他理應無法了解我的感受,但沃爾夫拉姆仍然十指交合地握緊我的手。在根本無法容身的狹窄壁櫥里,我們兩個緊靠在一起顫抖著。

不,顫抖的應該只有我一個。

沃爾夫拉姆再怎麼說都是個軍人,就算不習慣在這種危險狀況下躲藏,這種事想必也不是第一次碰到。

“……有利你沒事吧。”

“啊,當然……沒事呀。”

我將他握緊著我的手指緊緊握住,閉上眼睛低下了頭。

“對不起。”

“沒關系。”

不知道會不會被他笑。

我並不是因為恐懼而發抖,而是這種沉默和緊張感幾乎要教我窒息……似乎看透了我的心的室友悄聲說道:

“就像孔拉德說的,即使被發現也不要做無謂的抵抗,這樣一來他們就不會要你的命了,畢竟你長的還不賴。”

“這樣的話你也別出手呀。你的可愛等級比我還要再高好幾級耶,如果抓到像你這樣的美少年,應該沒有人會忍心斬了你吧?”

“沒用的,身為魔族軍人,我不可能忍受不戰而降、苟且偷生的呀。”

“你未免太傻了吧。”

“噓!”

在一陣開鎖聲後,緊接著是用力敲壞門鎖的聲響,有人走進房間里來了。

“貴重物品都被拿走了,人呢,已經逃走了嗎?”

“不可能啊,我在甲板上確認過少了一組貴賓室的客人。那家伙對這艘船的乘客可是了如指掌的。如果他們跳海的話就另當別論,不過帶著大筆鈔票游山玩水的旅客,不可能有膽量那麼做的。”

他們有兩個人。

如果用聲音的特征來區別的話,一個就像是喉嚨深處有履帶在轉動的戰車聲,另一個則像是高亢尖銳的戰斗機聲。

“話說回來,這些家伙真的是有錢人嗎?根本就沒什麼值錢的東西嘛。”戰車說道。

“不過在這貴賓室住一晚的房錢,可以在三等房住一年耶。”戰斗機說道。

“哇塞!我想住住看!”戰車說道。

“別再說傻話了,快去寢室里找找看。”戰斗機說道……怎麼越來越像在玩軍人棋了?

床前的地板有一塊軋軋作響,讓我們知道他們已經走到附近了。

“對了,剛才那個勇敢的家伙怎麼了?”

他們講的是孔拉德!

我下意識地將身體往外探,指尖卻不小心撞了到門。

“喂!那里頭有東西!”

糟了!

我們倆現在就像是時代劇里的忍者。正在天花板上或地下偷聽對方密談,一被發現就得挨長槍突刺。

“越後屋呀,你剛剛有沒聽到什麼聲音?”

“應該是老鼠吧,代官大人。”

——對了,還有這一招呀。

我以不知會不會被聽見的聲音,向沃爾夫拉姆征求意見。

“用動物的叫聲騙走他們好了。”

“好呀,就用幻形獸的聲音如何。”

幻形……那是什麼鬼東西呀?在我小時候常常聽到的動物叫聲CD里,可沒聽過有這麼高難度的動物名稱。看來那應該不是地球上的生物才對。

現在可不是想象它是什麼樣的動物的時候,如果要裝成老鼠,我們的體積也太大了點;而如果是壁櫥里躲著一只牛,也未免太奇怪。最後只剩下一個方法:總之,就裝成貓好了。

“喵,喵喵。”

戰車和戰斗機開始緊張了。

“是食人四角龍!”

“四角龍即使是幼龍也會吃人類耶!只有我們兩個太危險了,去多叫幾個人來!”

食人四角龍?有個龍字,是恐龍的親戚嗎?

沃爾夫拉姆泄氣地以手掩面。

“完了,他們誤會了!我什麼時候裝出龍的叫聲了?我裝的明明是可愛的貓……。”

“貓是咩咩叫的吧。”

“咩咩是羊的叫聲吧!”

情況開始往惡劣的方向發展了,我推測我們這下大概被八個人所包圍。

“要開門羅?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

旁邊亮出一道銀色的光芒。

“沃爾夫,住……”

外頭的光從被打開的門外射進來。而就在我的眼睛因為太亮而睜不開的同時,沃爾夫已經砍掉第一個人的手腕,劃破第二個人的腹部。其他六個人則准備攻擊他的背部,個個掄起巨大的刀子。

“沃爾夫,住手呀,他們人太多了!”

“少羅嗦!”

“拜托你啦沃爾夫!住手!這是命令!”

他仿佛被凍結了似的停了下來,看也沒看我一眼就扔下了劍。

只清楚聽到一聲金屬落地的清脆響聲。

放眼望去都是火炬,好像在舉行火祭似的。宛如白晝的火光把停泊在一旁的海盜船都照亮了。

幾乎聚集了所有旅客與船員的甲板,散發著有如鮪魚解剖秀的腥臭味,代表剛才不知是哪一方人馬曾流過血。

在木箱疊成的講台上,海盜頭目心情非常好。

“各位·——你們好嗎?”

他翹著小指拿著擴音器,對著旅客開始他的麥克風表演。

至於我們則被八個男人團團圍住,也加入了俘虜的行列。沃爾夫依舊是一副剛出浴的貴族模樣,而我則連上衣都沒穿就被帶來了。雖說已經是春天,不過海面上的風還是頗冷的。

孔拉德跟希斯克萊夫也在船員與男性旅客的行列里。還有不曉得為什麼,竟然連Miss.上臂二頭肌也在其中,想必她剛剛一定像個男人般奮戰過吧!看他們三個都站得好好的,可見應該沒受什麼嚴重的傷。

倒是我心里一直很過意不去:對不起啊孔拉德,你還特地把我藏起來的說……。

錯不在弟弟,百分之百是我不好。啊,不過倒有個好消息要告訴大家!即使我又多了一項拿手模仿口技——食人四角龍。連江戶家貓八(注:日本知名特攝片演員,擅長模仿動物)都會嚇一大跳哦!

我正准備往那頭走,想不到雙手跟衣領卻被一把抓住,然後被帶到頭目跟前。

“這就是貴賓室里的客人?”

“是的,頭目。”

當我抬頭仰望木箱,卻訝異地說不出話來,可能是我第一次看到海盜覺得好奇吧,不過眼前的海盜卻跟我小時候的印象有一大段距離。因為他並沒有穿橫條紋襯衫,不僅跟小飛俠及加勒比的海盜不一樣,手腳應該也沒辦法像橡皮那樣可以伸縮自如吧。

他的身材雖然矮小,卻長得虎背熊腰。顏色幾近全白的銀銅色鬢角,連接著滿嘴的落腮胡須。而那張留有舊傷疤的紅臉,一看就知道是個海上男兒。

問題出在他們身上穿的服裝……我怎麼看都覺得那是水手服。

為什麼會是水手服?雖然海盜也算是另類的水手,但他們為什麼要穿百褶裙?而且是白色加水藍色的水手服?

我因為打擊太大而雙腳無力,於是就癱坐在原地。而頭目沒拿擴音器的左手中卻閃著寬大的鋼鐵光芒。

水手服與……彎刀。

“各位旅客,算你們倒酶,但是也不必太過害怕。我們是大有來頭的海盜,是不會做出殺害旅客的事情的。”

他語尾的腔調屬中國、四國地方風?

“不過那些拿刀跟我們對抗的家伙就另當別論了,你們想喊也好想死也罷。反正看到眼前的婦女們,相信這船上的勇者們都會變得很安分的。”

總而言之,他們就是要抓婦女跟小孩當人質啰?

“聽說兩位新婚不久,你們就祈禱被賣到同一個地方吧!”

沃爾夫一面拿下頭上的浴巾,一面詢問被水手服嚇到的我。

“我們剛新婚嗎?”

“現在還管這個干嘛?”

頭目繼續翹著小指把擴音器對著自己的嘴巴。

“那現在就請婦女往旁邊移動!在遇到新主人以前,你們就暫時在我們船上工作吧!”

遇到新的主人?難不成他們還經營副業幫人家牽紅線啊?不過這倒是個工作機會平等的時代,不管男女都有從事相同職業的權利哦!女性們一面潸然淚下,一面在海盜的逼迫下開始橫渡舷梯。

“嗯——?貴賓室的客人似乎以什麼話要說?”

“……你說你們是大有來頭的海盜……”

離我十公尺遠的孔拉德發現我的異樣,做出雙手向下的手勢。要我低一點?

我懂了,是要我放低態度是嗎?

於是我只好把快到嘴邊的話又往肚里吞。

“你們海盜……都會去吃‘吃到飽’(注:日文中吃到飽與古代海盜‘維京人’為同詞異義)的早餐嗎……”

“我們屬於不吃早餐那一派的。”

可惡!

孔拉德說得沒錯,這個時候要盡量克制自己。縱使我有所不滿,也不可能扭轉局勢。若不小心惹火他們而被丟進海里的話,那麼得負責收拾爛攤子的他們就慘了。況且還得顧慮到其他旅客的生命安全呢!

沒必要為了小小的正義感就做出莫大的犧牲。話是這麼說,可是……。

海盜頭目的裙擺隨風飄蕩,他單手拄著橡木桶說:

“接下來,我們要帶走可以賣到好價錢的小孩!”

“要賣小孩?”

被拉離母親身旁的小女孩像故障的警鈴一樣大聲哭喊:

“老太婆——!”

我本能地尋找老婆婆的蹤影,可是沒看到啊!

“臭老太婆——!”

難不成她在叫她母親?小妹妹,你家教有點不好哦!沃爾夫輕蔑地哼了一下鼻子。

“哼,人類的幼兒語真刺耳。”

“幼兒語?”

“她是在喊‘親愛的媽媽’。”

我懂了,是類似‘dearmammy’是嗎?

其他孩子也像起了連鎖反應一樣開始大叫。

照亮人類的火炬跟人類發出的歎息聲,不斷竄升至暗淡無月的灰暗天空。

我好像在哪兒看過這個景象?我記得是一次大考前,我窩在暖被桌里,一面攤開參考書,一面坐在電視機前看著深夜電影,還看到獨自哭了起來。

因為無法接受人與人必須互相殘殺的歪理,我哭到把我爸爸吵醒。

我拿著已經濕成一團的面紙,邊擦眼淚跟鼻水,邊若無其事地說不愧是拿下奧斯卡獎的影片。不過老爸卻語氣平淡地問:

“如果換成是你,你會怎麼做?”

就像在問‘你喜歡馬怪爾(MarkMcgwire)還是索沙(SammySosa)?’般輕松。

如果換成是你,你會怎麼做?有辦法把該做的事都做好嗎?

當然可以。

“……等一下,你們……”

孔拉德露出‘我早就料到會這樣’的表情。

勉強被壓抑在火山口正下方的岩漿,已經開始蓄勢待發。我幾分鍾前才好不容易忍下來的脾氣,現在該任憑它爆發嗎?

但是眼看著土耳其進行曲的演奏已經過了一半,馬上就要進入連奏的部分了。

“你們全給我聽著·——!”

海盜頭目低頭斜眼看著我,但馬上又把視線轉回他的部下們,反正我不過是他們其中的一名俘虜,他應該沒那個閑工會搭理我。

“你給我等一下!你把婦女跟孩子移到那艘船想干嘛?況且大有來頭的竊賊,不是只搶金銀珠寶就會走人了嗎?像你們這樣販賣婦女跟小孩的行為,簡直跟畜生沒兩樣!”

“我們不是竊賊,是海盜!”

“我又不是在跟你辯這個!”

血液沖上我的臉頰跟耳朵,下巴也抖個不停。顫抖傳到了指尖,連腿都開始打起摩斯密碼。而眼睛因充血而發燙,眼壓則上升到連眼睛都開始痛了起來。

我想我可能會被那把寬大的彎刀砍倒。就算沒有一刀斃命,也可能讓我痛到壓著傷口在地上打滾。

可是——

“你聽清楚了!販賣人口是觸犯國際法的,這種事連小學生都知道!就算你沒聽說過,稍微用腦子想一下也應該知道吧?身為海盜頭目的你,或許真的比別人還了不起,但那也只限於你在工作上的地位,根本就跟人類的存在問題毫無瓜葛吧?所謂‘人人平等’,你跟那些人的地位是一樣的。換句話說,不能因為你占領了這艘船,就有權利販賣船上的女性!有一句‘天不在人之上造人’的名言,勸你最好謹記在心!說過這句話的福澤諭吉先生在日本可是登上萬元紙鈔畫像的偉人呢!”

海盜頭目揮著擴音器,叫來了四名手下。

“我說頭目,我對這一帶不是很熟,難不成其他海盜也會干這種勾當嗎?你真的覺得別人這麼做,自己跟著同流合汙也沒關系嗎?如果你真的抱持這種想法,那你就大錯特錯了。你們還是當個只搶金銀珠寶而不危害他人,既有男子氣概又講道義的海上男兒吧!請你們率先改變,當個雖是敵人卻也可敬的海上義賊吧!”

“把這家伙帶走,他應該能賣到很高的價錢。他有一只眼睛近乎黑色。”

“你這個人都不聽人家說話的啊,真是的!”

我看你太太可能就是看不懂地圖的女人。(注:此處巧妙嵌入《為什麼男人不聽,女人不看地圖》一書的書名。)

就在這個時候,大部分的婦女及孩童都被趕到隔壁船上較寬闊的甲板邊緣,我看到熟悉的灰褐發色人影也被帶到那兒,眼睛像彈珠汽水里的彈珠顏色,曾經跟我共舞的小公主,就站在孩童行列的最後一個。

少女仿佛在抗拒著什麼髒東西,用力且迅速地揮開海盜搭在她肩上的手。

男子氣得怒火沖冠,用力推了那小小的身軀一把。

“貝特莉斯!“

希斯克萊夫大叫。

她還穿著跳華爾茲時那套質感輕柔的粉櫻色洋裝。頭上的貝殼發飾閃爍著光芒,但是她整個人失去平衡,從低矮的圍欄掉了下去。

“危險……”

前方就是海,一片張著黑色大口的海。

許多人沖了過去,但我是第一個趕到的。我抓著快掉下去的少女的手臂,雖然連我自己也被往下拉,不過我還是硬撐著探出欄杆的身體,而孔拉德跟沃爾夫都趕過來了,還有一個應該是希斯克萊夫。

“抓緊……貝特莉斯……抓住我的手!”

我跟貝特莉斯只靠一只手臂相連,她抬頭看著我。她的眼睛雖然不像藍寶石那麼閃閃發光,但眼神中帶有一絲稱贊我的意味。

“算了。”

“……什麼算了?”

有人抓住我的衣服、皮帶跟腰部。

“如果從此再也見不到爸爸媽媽,那我甯可掉到海里去。”

“千萬不要……”

千萬不要說這種傻話!

在往後的人生你還要跟許多帥哥共舞、談幾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千萬不要用那雙清澈的眼睛說這種話!

千萬別說這麼喪氣的話啊!

許多力氣強大的手臂把我們兩個往上拉。貝特莉斯被她的父親緊擁在懷里,而我則難看地跌了一大跤,然後躺在地板上凝視著飄著云朵的夜空。

此刻我的腦子仿佛被刺進一根又長又粗的針,如果它是避雷針,那麼雷電……正穿過我全身傳送電流,帶給我麻痹、熱度與恍惚感。

心髒用倍速輸送著血液,讓人無法確定跳動的位置。

海馬雖然發出警告,但腎上腺素即將像開瓶的香檳一樣一湧而出。

我只聽到三半規管的深處,響起一段我所熟悉的歌曲。

呼喚吧……。

呼喚誰啊?

接下來我就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