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這次是魔之最終兵器! 第二章
將那顆石頭拿近耳朵時,似乎可以聽見海浪的聲音。它一定是從哪個遙遠的國家渡海而來的吧!

“就算沒有拿到耳邊,也聽得到海浪的聲音吧,因為我們人在海上了。陛下,請起床,如果不想起來的話,至少也決定一下是要繼續睡還是要起床。”

“嗚——身體在搖晃——”

“因為我們在船上啊。”

對噢!

只有魔王才能持有的傳說之劍,最強的致命武器莫爾吉勃正沉睡在西馬隆領地凡達韋亞島。大略的說,因為要前往人類居住的土地,我們現在才會在船上。

我費了好大功夫才說服堅持出動艦隊的浚達如此將遭到攻擊,必須假冒成人類才不會太顯眼。為了不被人懷疑,我把黑發染成紅色。浚達看到又說“我的陛下竟然被……”,而且眼眶里還有淚水在顫動。真是的,我什麼時候變成“你的涉谷有利”了?又不是涉谷區里頭的標語。

當他知道自己無法同行時,發出的悲歎聲也是慘絕人寰,那狼狽的聲音還將三只看來很高級的杯子給震破。沒辦法,如果帶你這種超級美形男到人類的國家,被女孩子盯上可就麻煩了。而且如此沒有比較聰明的人留守在王都的話,萬一國王外出的事曝光就沒人能幫忙朝議了。就算我這麼跟他說明,他的回答還是“陛下已經討厭浚達了嗎”。

我像個優秀的上司般連忙解釋自己對他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好惡,浚達仍然是淚流不止。

雖然臉蛋和性格不一定成正比,但對比像他這麼強烈的人還真是少見。

好不容易說服教育官後,我就和阿格,也就是孔拉德一同出國了。

真魔國和卡巴爾蓋特、索達格特、希爾德亞德這三國之間,只和與真魔國一海之隔的希爾德亞德有邦交。因此我們從沃爾德魯的港都出發,搭乘三天商船才能到達異國。

即使被鄰近的國家攻計,希爾德亞德還是持續和真魔國保持邦交,聲稱理由是他們國家對真魔國在其建國之初大力相助十分感激。但這不過是表面上的理由,據說他們骨子里搭計程車算盤其實是與其彼此敵對,不如互通貿易還比較有賺頭。

真是會算計的國家。

席爾多克勞德的位置在於希爾德亞德的南端,若以機場做比喻,地位大概相當於一個轉口站,世界各地的船只和人們均在此聚集,是個近似貿易國家的縮小版般頗具活力的城市。在市場里買了一些人類的日用品後,我們便登上了駛往凡達韋亞島的船。

應該是吧。

浚達拜托該地的猶大人(據說在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場所中都潛藏著親魔族者,算得上是個人魔大作戰吧)幫我們訂了位的豪華客船。雖然不像鐵達尼號那麼大,不過豪華程度也稱得上是“代打尼號”了吧!船頭到船尾以我跑步的速度約要花十二秒,所以大約有一百公尺左右的規模吧!

穿著水藍色制服的船員,在揚起的船帆下狹窄的空間里工作著。搭乘這艘船的乘客,看起來都像是十八世紀左右的紳士與淑女,搬行李的工作人員搬運的箱子數目多得教人瞠目咋舌。

“太贊了……論搭船。我只搭過箱根的海盜船和迪士尼樂園里的馬克吐溫號呢——”

“前面那個我沒有聽過。不過馬克吐溫號的旅途相當短暫吧!”

到了這時候,我們扮演人類也扮得很習慣了,像“少爺”“不要這麼叫我,我又不是夏目瀨石”(注:《少爺》是日本文學家夏目瀨石的作品)或“那麼假扮成老爺和仆人如何?”“不要啦,那樣太像老頭子了,干脆叫我隱士好啦,阿格!”“隱士不是更老氣嗎?”這下我們連這種玩笑都開得起來了。

結果決定扮演富商小開和隨從的我們,在行李搬運員帶領下來到了房間,打開號稱這艘船中最高級的房間大門。在門打開時,我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的……的確是很豪華……”

客廳連接著寢室,房間的確相當寬敞。牆壁,地板以及窗框的裝飾都相當華麗。雖然比不上什麼亞都麗致的高級套房。但是這里一點也不像是在船上。浴室、廁所當然是分開的,還有貓腳式沙發以及茶幾,地板上攤著花樣複雜的毛毯。可是……

“為什麼是雙人床?不對,床上的是?”

“你們很慢喔~”

為什麼沃爾夫拉姆會坐在雙人床上?

孔拉德的表情就像被打敗似的。沃爾夫拉姆的出現似乎也是出乎他的意料。

“這間是給新婚夫婦住的蜜月套房吧,陛……少爺們應該還未婚……對吧!”

“……我也不知道這個錯是怎麼犯的……”

當天下午就在沃爾夫拉姆的暈船下度過。翌日,在豪華客船之旅的第二天早上即將開始時——

“該起床了陛下,還是您想把早餐拿到床上吃?如果放著不管的話,服務生會來將桌子攤開來呢!”

從毛毯的下面,傳出一陣快死掉的聲音。

“不要在我面前提到食物……”

“穿好衣服洗把臉就會去吃了。我可沒暈船呢!”

為了強行加入我們而偷渡上船的沃爾夫拉姆,在出航後不久就遇到拼命住廁所跑的窘境。毫無血色,凌亂的金發披散在慘白的臉頰上,終日躺在床上滴水未進。完全沒力氣和我拌嘴,眼睛只能微開的三男,就像個墜落到人間的天使,一臉無法回去的絕望感。

“我覺得你還是吃點東西比較好吧?面包或是冰淇淋還是布丁之類的。如果還喊得出聲,就叫客房服務吧,叫一些像牛奶啦柳橙汁啦或優格什麼的。”

“嗚嘔~”

“對不起!優格大概有反效果吧?”

“那個有利……不對,少爺,先不要管病人了,快點將隱形眼鏡戴上去。”

戴上魔族們全力開發,MADEIN真魔國的有色隱形眼鏡後,我的瞳孔變成了淡褐色。紅頭發配上淡褐色的眼睛,就像完成了一道菜。

“沃爾夫拉姆會暈船耶,真是可憐。”

“所以我才叫他不要跟來。看到他那麼虛弱的臉,我也不知道怎麼念他了。”

隔壁房間的房門剛好打開,走廊上出現了人影。一個很有型的中年紳士,手牽著大約只有五歲左右的小女孩,身高雖然沒有魔族來得高,但是那結實的身體,感覺就像是還在線上打拼的人,至於從事的是什麼工作就不知道了。

紳士米白色的胡子底下,浮現著充滿朝氣的微笑。他一邊以右手整理頭上的帽子以及和胡子色的頭發,一邊慢慢地朝這邊走來。

“早安呀!”

“哇!”

他將帽子和頭發同時脫了下來,原來是早上太陽照到都會發亮的光頭。

原來那是假發呀。為何要突然以禿頭示人呢?

“真是失禮,我們主人還不習慣卡巴爾蓋特這里打招呼的方式。”

此時孔拉德將手伸到我右背後,笑著壓了壓我的頭。

“啊,要跟人問好呀!”

和不同的文化接觸時總是充滿了驚奇。

為了避免因亂講話而暴露身份,孔拉德立刻跳出來替我說話。依照先前的角色設定,我是個很怕生的少爺。

“要去吃早餐嗎?我妻子因為暈船的關系,還在房間里休息,可以的話,要不要一起去餐廳呢?”

我盡可能裝做看起來很可愛的樣子,邊躲在孔拉德後面邊輕輕地搖著頭。對我自己來說,沒什麼比這種舉動更惡心的了。

“正如您所見,我主人是很怕生的。”

“這樣呀,真可惜。我聽說和他有婚約的人冒著偷渡的危險追了過來,所以一直想看看這個傳聞中的熱情美男子……”

沃爾夫拉姆,你讓我們的關系變得更複雜了。

臉上顯得得意洋洋的紳士,將帽子和假發戴了回去。

“沒想到是一個這麼可愛的少爺……啊,失禮了,不過,想必你們一定很辛苦吧。……我忘了自我介紹,我是米市奈的希斯克萊夫,這位是我女兒貝特莉絲。”

可愛的人不是我,是這個男人的女兒才對吧。

身穿淡紅色連身套裝的女孩子,在遺傳自父親的米白色頭發兩旁各綁了一個結,一直在注視著我。我不想在小孩子面前說謊,這里也只能交給孔拉德處理了。

“我主人是越後絲綢店的光國公。我是他的隨從,叫做格之進。”

“越後?那個叫越後的地方是在哪里呀?”

“在越中的東邊。”

“越中……?”

“在飛驛的北邊”(注:越後、越中、飛驛都是日本古地名。)

“總、總而言之,你們是從很遠的地方來的對吧?”

他搞混了,作戰非常成功。

雖然我是主張要用“-組的食客”(注:時代劇暴坊將軍里德川吉宗常假扮“消防員-組的食客”微服出巡),但是孔拉德卻比較中意水戶黃門(注:時代劇水戶黃門出巡時自稱是“越後的絲綢店”老板)。絲綢店這個名字,在我耳里不斷回蕩著。

“那麼,你們果然是要去參加凡達韋亞島的火之祭羅……”

“這樣你還不能滿足嗎?”

附近傳來一陣充滿惡意的吼叫聲,我反射性地往那頭跑了過去。隨從格之進向希斯克萊夫道個歉之後也追了過來,經過三間貴賓室的房門,在頭等艙的走廊轉個彎,一走出有天花板覆蓋的區域,便看到了甲板上的糾紛。

也許是海上男兒的船員,正在毆打一個看似實習船員的人。也許在這個世界里已經算是該步入社會的年紀了,但被搭計程車少年看來比我還小個兩、三歲。

也許是猜出了我在想什麼,孔拉德輕聲對我說:

“不要引起騷動。”

“但他還是個小孩子呀!”

“那麼,只要阻止他被打就可以了吧?”

從回轉頭看向我的淡茶色眼眸里,可以看出他已經完全浸淫在自己扮演的角色里了。

“真是的,少爺老是想干什麼就干什麼。”

我覺得自己好像真的變成一個敗家子了,脖子後頭開始癢了起來。

“從早開始敲打實習生是這艘船的規矩嗎?”

“吵死了,要怎麼對待下屬是我們的……啊,是客人呀,真抱歉讓您看到不該看到的事了。”

一發現對方是頭等艙的客人,船員的態度就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只因為這家伙犯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錯誤。”

“你們太吵了,擾亂了我家主人的心情。”

“是是,請問這位就是您主人嗎?”

孔拉德往船員手里塞了點東西,我想大概是錢吧。男子將脖子伸長,偷瞄了我一眼,臉上還帶著猥褻的笑容,用手摸著下巴。

“唉呀,讓您費心了。真的很抱歉呀客人!讓您覺得很不愉快。”

“算了,還不快給我滾!”

我做出要他們走的手勢,倒在柵欄附近的少年也在深深鞠了個躬後跑離現場。他長得活像在美國廣告片中常出現的滿臉雀斑的小朋友。

“真討厭呀……竟然凡事都得用錢打發。”

“誰讓您的正義感和良心受了傷呢?不過這樣一來,至少可以得知那個男的可以用金錢收買。”

“而且還是個會毆打小孩的混帳。啊啊——我覺得自己得稍微反省一下。”

“反省?”

“嗯,我待在這里的時間里,常常抱怨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魔王。”

任何一個平凡的高中生突然來到異世界,並按二連三展開冒險之旅,不管是誰一定都會以為他是去當英雄、魔法師或王子之類的吧。但是我當上的卻是“魔王”,要去尋找的武器還叫“魔劍”。

我靠近木制的柵欄,感覺到溫暖的海風,撫摸著我額頭的紅色瀏海,感覺上像是別人的東西似的。

“我還想自己運氣真差,真不幸的。但我真是大錯特錯!這下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遠比我更不幸的人呢!”

“世上有不幸的人?”

孔拉德轉過身去,雙手交握在背後,停止扮演他的角色,叫了聲:“有利”。

“您認為剛剛那個小孩很不幸?”

“如果是在日本,那孩子大約只是國一的年紀,甚至說不定只是個發育很好的小學生耶?聯合國和國際兒童人權協會都大力宣導不可雇用未成年的童工。而且一做錯事就得挨打,他們難道不知道兒童也是有人權的嗎?”

“……就算這樣……”

他拉起我的手讓我站了起來,往船客聚集的船艙走了過去。

“您斷定他是不幸的,是不是有點過於主觀?”

“會嗎?”

這時飄來一股幸福的味道,那是剛出爐的面包與在平底鍋上溶化的雞油、以及被烤焦的培根蕩漾的香味。

“話說加來,我反而比較不放心的是希斯克萊夫。”

我再度憶起他的名字以及那特殊的招呼方式。還真嚇了我一跳,世界果然很大。

“他說自己住在市內吧,所以應該在這附近羅?”

“……米市奈是在希爾德亞德的北方沒錯……但是那種打招呼的方式卻是卡巴爾蓋特的上流階級特有的動作。因為只要看過一眼就絕對不會忘記。”

“那個……就算想忘記也忘不掉吧!”

上流社會的人們難道是以光頭的亮度來代替打招呼的嗎?那麼頭發很多的年輕人該怎麼辦?還是所有的上流人物都像KOJI富田?(注:KOJI富田是日本有名的禿頭搞笑明星)

“什麼?卡巴爾蓋特?那不就是……”

“沒錯,就是那里。而且那男人看來也是個高手;雖然裝作一副居家老爸的模樣牽著自己的女兒走,但是指頭上卻布滿練劍造成的厚繭。”

“練劍造成的章魚?(注:厚繭與日文的章魚同音)章魚也能練劍嗎?如果說他是個高手,功夫應該還不到肯……阿格這種劍豪的程度吧?”

“少爺別這麼說,我可不是什麼劍豪,被這麼說我可是會害羞的。”

我們又開始扮演起各自的角色,因為已經快到餐廳門口了。

“這個嘛,因為我常年使劍,只要練個八十年就會很熟練了,堅持就是力量嘛。”

“原來如此,八十年成就劍豪,真像吉野家吶!”(注:吉野家在日本已經有一百零五年的曆史。)

啊啊——真想吃吉野家的牛肉蓋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