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這次是魔之最終兵器! 第一章
朱莉亞,我是個幸福的男人。

當我失去你時,我憎恨這個世界的一切、責怪這一切。我憎恨我自己,責怪自己。我把自己的幸存當成是一種恥辱罪惡,絕望地苟言殘喘著。

我的一生中將不再出現值得我拼上性命去保護的事物,我如此詛咒著長生不老的魔族。

但是,如今不同了。

當時,我只想背負你那早我一步離去的靈魂中,所擁有的一切罪惡和傷痛。如果真的有所謂的天堂,我相信你的心一定是去了那里。

然而如果,你再次降臨在這世界的某個角落,我祈禱你的人生是幸福的。不會再遇見像我這樣的男人,因此葬送了你的人生。

朱莉亞。

我現在還活在這世上。

雖然我無法忘記你的一切,但是,我已再次找到值得珍惜的事物。

我果然還是無法忘懷,所以創立了棒球同好會。

目標是成為日本民間業余棒球第一。口號是“在東京巨蛋和SUNTORYMALTS握手!”。(注:SUNTORYMALTS為一日本業余棒球隊)

“有線電視台的記者拿著麥克風訪問我呢。問我“你曾經一度放棄棒球,現在為什麼又會重新開始打棒球?””

喀碰!沖澡臉盆的聲音響起,我用著就算在澡堂入口處也聽得到的聲音說道:

“呼。感覺真爽,真是太爽了。不過,采訪結束,記者說完謝謝你之後,馬上接一句什麼‘感謝紳士獅隊的隊長涉谷有利原宿不利接受我們的采訪’耶?你相信嗎?就算是有線電視、再怎麼說也是一個記者呀。竟然在全國性的節目上說出我最在意的事情。喂,村田健,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呀!”

喀碰!

“反正有線電視只有在這附近的人才會看到。”

“話不能這樣說啊——”

不知道是不是水太大聲了,村田回答時幾乎是用吼的。

“被叫涉谷有利原宿不利又沒什麼關系!你不覺得很像某個拍擋的名字嗎?”

“像是小內小南那樣?”

“對,或是全阪神巨人之類的。”

“你給我惦惦!你覺得我會樂意看到巨人和阪神被放在一起嗎?我可是太平洋聯盟的超級球迷耶,從出生到現在就一直是洋聯的球迷!”

“是你說要帶我進入洋聯的魅力世界的耶?為什麼現在你還在悠閑的泡著澡,能趕得上下午一點開始的球賽嗎?現在不是在乎什麼大吉大利出師不利。還是涉谷有利原宿不利的時候了!”

“……村田,你到底幾歲呀?”

對,我的名字叫涉谷有利,不是裕里,也不是優梨,更不是悠璃。因為這個名字的關系,害我這十五年來吃了許多苦頭。

原本以為老爸是銀行員,所以滿腦子都是與利率有關的事情,就連兒子都取這種名字,害我恨死我爸媽了。後來,我才知道我的名字是我媽在臨街快生下我的時候,一個讓我媽搭便車的青年幫我取的……但選擇這兩個中文字的人果然還是我老爸。

說到最近幾個星期,我總是在星期天早上練完棒球後,利用午間優惠時段去市民棒球場附近的澡堂享受一下。接著快馬加鞭地趕去西武巨蛋為喜愛的球隊加油。過著宛如一個歐吉桑式棒球迷般的生活。為了讓洋聯再增加一名球迷,今天還打算要把村田給拉去看棒球。

大約在一個月前左右,我和這個國二、國三和我同班的眼鏡仔村田踺,在公園廁所這個奇怪的地方重逢。緊接著我就從馬桶里前往異世界了!為什麼我會卷入只有在夢中才可能發生的事件里呢?還讓我得知了自己沖擊性出身。

比如說,聯誼時為了吵熱氣氛,在玩國王游戲時,大家常會手拿一支免洗竹筷大喊:

“這次換誰當國王?”

以未滿弱冠的十五歲之齡,成為了一國一城之主。

說是說國王,但並非大家想象的那種國王。雖然我可能會輸給世界紀錄保持者——大菊鷹隊的王貞治教練(注:在日本習慣以“王”昵稱王貞治,且目前紀錄已被打破),但是我的身份可是很嚇人的喔。即使我只有超普通的身高以及超普通的臉蛋,頭腦大概也只有一般高中男生的平均水平……

本大爺我乃是堂堂真魔國的魔王。

突然被召喚到異世界,還為一群超級美男子所包圍,然後被告知自己從今天開始當上了魔王,相信不管是誰都會覺得是在做夢吧!至少我是這麼想的。可是,當我醒來後,發現自己的脖子上仍掛著從那個世界拿到的護身符。

握了握從那之後就掛在身上的五百元大小的石頭,邊緣是銀色的,中間是比天空還要藍的深藍。這顆獅子藍(注:指西武獅隊制服的藍色)的魔石,仿佛在向我訴說這一切都不是夢。

我帶著魔王的靈魂出生,並立誓保護那個國家。

而且真的立了這個誓。

“涉谷,涉~谷~,已經是差不多該到所謂轉車的時間了耶!”

“這就好啦!只要不去便利商店閑晃。一定能趕得上現在的白天比賽。我會從比賽前的練習時間開始,為你慢慢地解說的啦!”

“那我先去外面等你,你動作快點呀!”

“好啦好啦!”

真是不懂洗澡好處的人,那家伙沒資格稱為日本人。我想等數到一百再上去,便把鼻子以下的身子都泡進水里。此時我眼前的水突然往旁邊流去。由左至右,慢慢地,緩緩地流動著。

嗯?

為什麼澡堂浴池里的水會往一定的方向流動?

雖然心里發出陣陣警告,我還是膽戰心驚地朝右手邊轉過頭去。那頭是一道石壁,水藍色的正方形磁磚隔著白色的縫隙,排列得像平安京(注:京都的舊稱)一樣整齊有序,漩渦的中心是個拳頭大的圓形黑洞。

“……圓形黑……洞?”

水就是往那邊流的。

數秒前為止還在慢慢流動的水,現在飛快地被吸進那個洞里。

我想到該趕快通知誰,便連前面也沒遮就站了起來,中午時分男澡堂生意清淡,連個小孩,大人或老頭都沒有。

“喂~~村田!幫我叫一下,叫一下店里的人呀!”

我持續做著無意義的起身,蹲下的動作,這才想起這不是拜托別人幫忙時該有的態度。

“村田同學,你到哪里去了?村田健先~生!叫一下店員……噢,不,請幫忙叫店員進來!浴池里有個洞!水正從那個洞不斷流出去啦!”

沒半個人進來。

反正又不是我的錯,干脆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回去換衣間穿好衣服後再說“你們澡堂在漏水喔”不就得了?否則在這里大吵大鬧,待會兒還被迫報告事情經過的話要怎麼辦?別說會趕不上比賽,說不定還會被誣指是我弄壞的,搞不好還會被丟到豬圈吃餿水咧。

看了一下那個洞。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覺得它變得比剛才還要大了。神呀,我該怎麼辦才好?請指引我一個正確的方向吧!或許站在魔王的立場,是不是該對神明請求什麼建言的。干脆直接向日本人心向往之富士山乞求力量吧!我朝背後那個巨大的壁畫看過去——

只看到箱根八里的半次郎(注:2000年由冰川——唱紅的演歌,生動地詮釋出失落已久的古老日本溫情,當時於日本造成極廣大的影響。箱根八里的半次郎為歌詞中的主角名)穿著旅行裝束對我微笑,似乎不管我怎麼請求都會被拒絕一樣。

“可惡!最近的澡堂壁畫真是……對~不~起~~水再這樣流出去。遲早會滲透到建築物的地基里,調整使館子塌陷喔!來人呀!來~人~呀!”

說著說著連我自己也害怕了起來。不管怎樣,得先想個辦法堵住這個洞才行。

看了看四周,尋找有沒有可以塞住洞的東西,周圍卻盡是椅子和桶子。心想肥皂應該派得上用場,卻只找到沐浴乳的瓶子。

這時,一個少年以手腕塞住堤防,阻止洪水吞沒村子的故事在我腦海里浮現。他犧牲自己的生命救了全村的人。這是個令人泣不成聲的故事。

怎麼辦?我該用自己的身體塞住它嗎?

我頹然地將右手放進洞里,沒想到水力產生的沖擊將磁轉沖碎,反而讓洞口變大了一倍,這樣一來我不就成了“犯人”了?慌慌張張改用左手壓看看。漏水的速度不僅沒減緩,壓力反而大到將我給吸了過去。這強力吸塵器眼看著就要把我整個人給吸進去了。怎麼會這樣?擁有男高中生正常體重的我,怎麼可能被澡池給吸進去……

只不過,我之前好像才被吸過一次耶……

“又來了?”

就像兩手手腕被人抓著一樣,我一下子就被吸進了磁磚上的洞里。這種事不管是從物理學、生物學,還是以全球的規模來解釋,都是不可能的;即使從“藝界人生”(注:SALTIMBANCO,為太陽馬戲團所表演的著名節目名稱)的角度來看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呀!

如同我所猜想的,我又經曆了一場和那天一樣的星際之旅。

哥哥。

干嘛,小有?

人類的身體可以進行“空間跳躍飛行”嗎?

啥?

因為呀,人類可以制造很棒的太空船去其他星球不是嗎?就像星際大戰還是星艦迷航記之類的紅矮星(REDDWARF)號一樣。所以呀,如果不趁現在趕快做一些訓練的話,我們在跳躍飛行時一定會大吐特吐吧?

腦袋在想什麼呀你?不要整天只會說夢話啦,有時間去想那些問題,不如多背幾個英文單字,就是這樣你的成績才會不好。上星期我在車站碰到以前的罔村導師,才被他取笑“你們真不像兄弟”咧。空間移動裝置在我們這輩子里都不會有人發明出來的啦,為那種事擔心根本就是浪費時間!也沒必要做什麼訓練啦!

雖然曾被這麼說過,這種訓練還是該做的。

因為事實上,我已經經曆過好幾次跳躍飛行了。因為沒有時間帶嘔吐袋,所以也不知道吐出來的東西都到哪里去了。

現在即使我在和剛剛完全不同的地方醒來,我也不會感到慌張了。

我大概又被叫到另一個世界來了吧?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被水沖到異世界來了。還好這次不是從公共廁所來。很多故事的主角都在誤闖劍與魔法的世界後化身為英雄大顯神威,我的情況雖然比較特殊。也不過是角色被設定成“魔王”罷了。

依然模糊的視野還是一片灰白,仰躺著的身體還像水母般飄來飄去。背後感覺有點溫暖,反之胸前與腹部卻覺得有點冷。兩只原本插在浴池的洞里的手,正伸出食指握在一起;是要用忍術,還是要給人家“灌腸”?

我到底是想堵什麼洞呀……

那片灰色的東西是高高的天花板,慢慢地張開眼睛看看四周,有著看起來假假的椰子樹和森林景觀,感覺和以前町內舉辦的夏日樂園有點像。看樣子我是在溫水游泳池里昏厥後,飄浮在水面上的吧。

我小心翼翼地站了起來,發現我的腳可以碰到池底。水位大概在我肚臍左右的高度,看來這是個兒童池。遠處看得到一群人影,難道他們在害怕我頭發的顏色嗎?在這個世界里,黑眼黑發只有在魔族里才會被當作稀有品種,大部份的人類都認為雙黑的人會為自己帶來惡運。

與其說是惡運,不如說是不祥。

與其說是不祥,不如說是邪惡的象徵。

讓人遺憾的是,這世界的種族歧視很嚴重,魔族和人類處於敵對狀態。人類因恐懼而攻擊魔族,魔族對人類則是抱持著輕蔑鄙視的態度。就是為了盡力多少改善這種情況,我才會立誓當魔王的。

“啊,大家別怕。我不會傷害你們的,就連在女孩子眼里,我都被當成一個人畜無害的家伙呢。”

但不管我這個國王為如何崇高的理想所驅策,全裸地站在水池里實在是缺乏說服力。

“我也不是個變態的暴露狂……”

這群人打肩膀以下全泡在水里,所以沒辦法判斷是男是女,但是以那種害羞內向的模樣看來,應該是一群女性吧!這五、六個人里最前面的那個橘發姐姐,以爵士歌手般的低沉嗓音向我問道:

“……陛下?”

“咦?”

我不由得嚇了一跳。

只有魔族在看到日本人的黑發才會直呼“陛下”。也就是說,她們也是魔族的成員,這里是真魔國的某個地方。上次是掉落在國境外,還被一群人類村民丟石頭並用鋤頭、鐵鍬追打。簡直是一場悲慘的迎新會呀。

“太好了!這次的場所很正常。只不過大家的穿著都太性感了點……請問,如果誰還有浴巾的話,能不能先借我一下,我會洗乾淨再歸還的。還有,如果你們全部的人都可以閉一下眼睛,我馬上就會離開這里……啊?”

“陛下呀!”

一個肩膀寬的有點誇張的金發女人,以粗曠的聲音喊著站了起來。

不只是我,連她們也是全裸的。

“嗚啊!”

“是陛下!真的是陛下耶!好可愛喔!”

激烈的水花在漸漸的往我這邊濺過來。

“奇怪,為什麼你們每個人的胸部都……哇……”

我被壓倒在水里。打從我出生到現在,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這麼有女人緣,被這些金發美女搶來搶去,讓我覺得自己簡直像是在做夢,可是卻有一個很大條的問題。

她們每個人都沒有胸部。當然,她們的胸部還是堅祗的隆起某些東西。該凸的地方的確是凸的,但是感覺卻像是胸肌,而且這些姐姐們還真是主動,不是緊抱著我就是磨蹭著我的臉。

“好刺……你這麼……胡子?刮過胡子的痕跡?難道說,你們……不是姐姐。而是哥……喔……”

“陛下!我來迎接您了……啊啊!”

碰的一聲,門爛了。

被帶到這個所有常識都派不上用場的世界的我,這下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拼命想將涉谷有利培養成一個能獨當一面的魔王的二人組,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看來活像從紅毯步上舞台的偶像明星。

可是他們的外表,是地球上的帥哥們壓根兒比不上的。大概是太俊美的關系,我似乎可以看到他們的背後出現幾朵花。

擔任教育官的馮克萊斯特卿浚達,頂著一頭亂亂的灰色長發,濕潤的紫色瞳孔就像快哭出來的樣子,搞得超美形的外表也因此破功。相形之下,維拉卿那想笑又不敢笑的樣子,就像是演戲劇演員的表情。不會吧孔拉德,我們倆不是曾在半夜里練習接球的好朋友嗎?

被正名為哥哥的姐姐們,緊緊的抱著我的下半身。

“快點救我……咳咳……不過,池畔是禁止奔……”

“陛下,您沒事吧?你們快將手放開!可知道這位是誰嗎?”

這可不是水戶黃門式的突擊檢查。也不管他身上類似行動電話的珍珠白的衣服會浸濕掉。浚達直接走進了這群人里。早知道就幫他准備個將軍家的徽印。

“……您就是浚達大人?”

哥哥們的眼神都變了。

“你,你們那是什麼表情?”

才一會兒的功夫,教育官已經完全被哥哥們給盯上了。

“哇!雖然陛下很可愛,但是浚達大人更是俊美!不愧是真魔國第一超級美男子,全身濕透的樣子更美耶!”

“哇啊啊啊!”

他們發現與其說是撒嬌,不如說是怒吼的聲音,撲向這個美男子。

真是的,美麗果然是一種罪過。

“好,搶救成功。”

就像橄欖球員從人陣當中撿到球一樣,孔拉德將我抱了起來。他直接把我帶離浴池,並幫我穿上一件活像飯店浴袍的衣服。

我這個珍貴的棒球伙伴,以一如我記憶中的爽朗口氣說道:

“陛下,歡迎您回來。”

“……我是回來了,取名父親。你是替我取名字的人,所以不要像其他人一樣叫我陛下啦!”

“好的。”

他就是把我的靈魂送到地球,並在波士頓的街角讓當時即將臨盆的老媽搭便車的好青年。順便一提,維拉卿孔拉德從美國回來前,幫我取了名字。有這種既年輕又英俊的男人幫我取名字,如果讓班上的女生們知道的話,鐵定會刮起一陣羨慕的狂風。不過他雖然看起來只有二十歲,實際上的年紀卻比我爺爺還大。在這個世界,流有魔族血的人都相當長壽,而且還擁有俊俏的臉龐。孔拉德或許因為是魔族和人類的混血,所以長相比較普通,但除了他以外的貴族們都長得十分俊美。雖然還稱不上擁有浚達般俊俏的臉孔,但是美得不像人的人到處都是。

反正,基本上他們也不是人就是了。

不管是臉蛋、身材,還是頭腦都是我的十倍,每當我受這種自卑感所刺激時,我都會抱著自己的膝蓋,懷疑我是否真的是國王。

“那邊的世界如何呀,陛下的母親最近過的好嗎?噢,倒是……”

孔拉德開玩笑似地眯起散布著點點銀光的茶色眼睛問道:

“紅襪隊現在是第幾名呢?”

“這時候的排名還不值得參考啦!”

我笑了笑。這就是我和他的共同點。在波士頓發現了棒球的樂趣的孔拉德,擁有一顆大聯盟球員的簽名球。此時此刻,真魔國的棒球人口只有兩個人,就是我和他。

“但是今年野茂……哈啾!”

“有利你沒事吧?請多保重;總之姑且先穿上我的上衣吧!如果感冒的話就糟了,不知道浚達會怎麼碎碎念呢。”

“沒事沒事,只不過是鼻子里進水而已。話說回來,浚達人呢?”

他站在溫水游泳池的中間,被哥哥們拉來拉去。

“孔、孔拉德!別再笑了,快救……!”

“討厭啦,不要逃呀,浚達大人!”

但他們的語氣其實像是在喊“別想逃”。這還是我打從認識他到現在,第一次想感謝他的美麗。

“謝謝你啦浚達,為了我犧牲自己。我一輩子也不會忘記你的恩情!”

“陛下!請您等等我呀陛下!我還沒有死呀!我還沒——”

日本時間大約一個月前,我在這個國家的首都血盟城滯留了一陣子。

“但是這里和那邊感覺不太一樣耶!”

“正如您所說的,陛下。這座城是偉大的真王與魔族的所有人民共榮的地方世界上一切事物皆始於魔族的創世主本著不輸給創世者的能力智慧和勇氣魔族的繁盛將永垂不朽……”

陶醉得閉上眼睛並唱起歌來的浚達,簡直像歌劇里的男高音,連手往天上指的姿勢都比出來了。其實他不是在唱國歌,而是在說國名,這一長串國名簡稱為真魔國。

“……王國東邊的馮波爾特魯城。”

“馮波爾特魯!難道說這里是古恩達魯魯的城?”

“你的反應真是敏捷!陛下的聰明才智真是讓臣子我深感佩服。”

我被帶進一個可以說像是五星級大飯店宴會廳一樣大的房間。牆上掛著劍與盾牌,四個角落都擺放著像中古歐洲一樣的盔甲騎士。

沒看到城堡的主人馮波爾特魯卿古恩達魯魯的身影。披穿上學生服的我和將長腳交叉靠在牆壁的孔拉德,以及高興到眼睛都眯成一直線的浚達一起圍在暖爐旁。現在是真魔國曆的三月。即使已經是春天,太陽下山後還是需要暖爐。

“啊啊,還好陛下龍體無恙。您突然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害我以淚洗面了整整十天十夜……”

孔拉德從後頭拋出一句“真的嗎”。

“真不好意思。但是我雖然是魔王,還是希望也能過過家庭生活。”

“真是一句偉大的名言。”

浚達的臉頰上還留有一個巨大的唇印。姑且不論留下這個唇印的是什麼樣的人,沒想到浚達還真是有魅力呀。

“如今更應該以國家為重才是。一旦即位成為國王,所有的人民,就等於是國王的孩子。”

“我才十五歲,卻有成千上萬個孩子?”

“是的陛下。這里有一些文件,希望您能簽個名。是和直轄地的春季稅收有關的文件。恕我冒昧,微臣已經先看過了,微臣認為這個數字尚算妥當。”

這類事你應該比我了解吧。原來如此,一個國家就是這樣治理的呀。和領袖比起來,當參謀的頭腦還比較好。

“在這里簽名是吧……簽……呼,別緊張呀!小時候還以為除非是當棒球選手,否則根本不用簽名的說。”

直到十二歲那年夏天,我才知道用信用卡買東西時也得簽名。

看著我戰戰兢兢簽下的名,浚達又啟動了他的“褒獎模式”:

“真是太美了。看看這個優美又粗曠的線條組合!我從來沒看過如此饒富藝術氣息的書寫體。即使是手指再靈敏的人,也無法臨摹出如此複雜的字跡呀。”

沒錯,就算是那個有名的尚雷諾,要他學著寫中文字也是相當辛苦的。活像四字成語的涉谷有利原宿不利的這幾個字,想必就連偽造贗品的畫家也學不來吧。

嗯?涉谷有利原宿不利……從原宿這幾個字起應該就不必簽了吧!

“那麼……”

浚達的表情突然嚴肅了起來,帶給我一股不祥的預感。如果是老師露出這種表情,接下來大概會吐出一些不祥的訊息。像是你已經被球隊除名,或是福田同學的伙食費遭竊之類的,雖然明明就是轉帳的呀。

“陛下得做個非常重要的決定……”

“什、什麼決定?”

浚達靠近我,就連對男人並不特別感興趣的我,這下也是心跳加快。

“人類們最近有點不安分。因此近日勢必會爆發戰爭,請您要有開戰的覺悟。”

“開戰?打仗?我不是說過嗎?我絕對不贊成打仗!不管你要我有什麼覺悟,不行就是不行。當我成為這個國家的國王時,就已經說好不再打仗了不是嗎?”

沒錯,我之所以會成為魔王,就是想讓魔族和人類能和平共存。因種族不同就互相殘殺是不對的,戰爭絕對是不對的。如果這世界沒有人提倡反戰運動的話,那就只好由我來當反戰的先鋒了,就算在我體內的是魔王的靈魂,但是既然出生成為日本人,在異國就得盡日本人應盡的義務。

“但是陛下,如果我們不主動進攻,等到他們打過來的時候該怎麼辦?不戰而降對我國來說是不太……”

“即使如此也絕不能開戰!我不會簽什麼開戰同意書的!啊,難道剛剛那份文件就是開戰書?而且你們所謂的不安分是指什麼?不說具體點我哪會懂?”

背後傳來一陣超級無敵的重低音。

“他們花錢請來了一些法術士。人類要想與我們魔族交鋒,法術士是不可或缺的。”

只見大門被打了開來,門外站著一對天使和魔鬼。伴著教父主題曲登場的是這座城堡的主人馮波爾特魯卿古恩達魯,和活像維也納少年合唱團團員的正統派美少年馮比雷費魯特卿沃爾夫拉姆。

挑起我強烈自卑感的美形男集團,這下全都到齊了。

世上還有長得一點也不像的兄弟。

前魔王的長男馮波爾特魯卿古恩達魯,擁有一頭相當接近黑色的灰發,和不管什麼樣的美女都不放在眼里的憂郁藍眼睛,這副英姿要比任何人都像個魔王,就連聲音也是迷死人的低沉。至於三男馮比雷費魯特卿沃爾夫拉姆,他的身高體重和我不相上下,是個外貌宛若天使的美少年。如果不知道他是魔族人,一定會把他當成上帝所創造出來的最高傑作。他有著亮麗的金發,白皙的皮膚,長長的睫毛,和翡翠般的瞳孔,但性格卻相當傲慢,活像只叫個不停的博美狗。

他們兩個竟然是有血緣關系的親兄弟,看來遺傳果真是一門相當深奧的學問。更讓人吃驚的是,這兩人中間還夾著一個孔拉德。

前魔王——現在的上王陛下馮休匹茲梵谷卿潔西莉亞,也就是那個性感女王潔莉夫人曾和一個除了擅長劍術以外沒什麼起眼之外,同時還來路不明的人類墜入愛河,所生出來的孩子就是維拉卿孔拉德。和其他魔族美麗的外表相比,他長的非常接近人類。這我還真不知該如何說明。假設有一部好萊塢電影要選角,一定會有一堆臉蛋差強人意的演員來參加,其中最容易讓編劇看上眼的配角一定就是孔拉德了。審查員想必會對他做出以下的評語——

選擇他,是因為他的表演骨子里流露著“真情”。

如果有誰問我“他是怎樣的人?”,對於維拉卿我會這麼形容。若被問到其他的魔族是什麼模樣,我想除了國文老師之外大概沒有人有辦法形容吧。就算用盡所有漂亮的詞藻,想必也無法把他們描述得很精准。

總而言之,古恩達魯、孔拉德、沃爾夫拉姆這三個人,是出自同一個母親的親兄弟,但是外貌、性格與想法卻是南轅北轍。

“我可不記得曾經批准過這家伙進入我的城堡。”

“有利!你竟然在加冕儀式中途消失,你這家伙真是……”

既鄙視又討厭我的古恩達魯拋下前一句話,把消遣我當樂趣的沃爾夫拉姆則接著說了後面一句。兩人同時朝房間中央的大桌子走了過來。仗著腿長的優勢,古恩達魯早一步走到我的椅子前。

他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我的眼神,充滿了當權者的自信與威嚴。

不管你說什麼,既然我都已經即位為魔王了,就不會因為你三言兩語就嚇得屁滾尿流。我才擺好如此的架勢,他就經過我身旁,走到浚達和孔拉德面前將一張地圖給攤開。

“是卡巴爾蓋特。”

“卡巴爾蓋特?難道說……”

“不,看起來好像是索達格特在作亂,但其實是卡巴爾蓋特在背後暗中支援。如果信不過我方派去的間諜所得到的消息,那就只好自己去調查了。”

他們為什麼聊起河馬與大象?(注:日文里的“卡巴”音似河馬、“索”音似大象)

偷偷看了一下地圖,上面畫有似乎是真魔國的領土,以及一片與其隔海相望的大陸,以顏色來區分國家的話,不知道哪個是卡巴爾蓋特、哪個又是索達格特。從古恩達魯剛剛那席話來判斷,卡巴爾蓋特的人類似乎准備要攻擊魔族。

浚達用著一副典型的智囊口吻說道:

“但是卡巴爾蓋特現在深受海盜做亂所擾,應該沒這個余力吧?從塔屆格出航的般只也履受海盜侵擾,目前不是得接受索達格特威希爾德亞德方面的援助嗎……”

“表面上是如此。但有情報顯示,部分遭受海盜洗劫的物質都回流到該國去了。”

這是騙局?海盜只是個幌子?

在卑鄙的大人世界里,我豎起耳朵傾聽,這時候沃爾夫拉姆粗魯地將我的頭拉了回來。那看似湖底般深綠的瞳孔,朝著我這邊看了過來。

目標鎖定。

“你說要成為這個國家的國王後,就從我眼前消失了,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正打算在加冕儀式結束後,和你好好做個了斷的!”

“了、了斷?我不是說那次就算平手了嗎?啊,如果你還是不滿意的話,就算我輸也可以。其實啊,在這件事告一段落後我仔細想想,咱們還真有點不打不相識的感覺耶!”

沒錯!根本不了解真魔國習俗的我,曾對這個宛如天使般的美少年(實際年紀八十二歲)做出無禮的舉動,打耳光代表求婚,撿起吃飯時掉落在地上的刀子代表決斗。這種習俗根本不可能出現在目前的日本。決斗這種血腥的風俗,與我這個崇尚和平的高中生是完全絕緣的。求婚一事更是離譜,我們兩個可都是男人哩。

“你真的很厲害,我已經盡力了,所以這件事就到此結束吧。不要再說什麼了斷還是複仇了啦!”

“我說的了斷並不是……啊,有利!這是怎麼一回事!你沒別上我給你的那個金翼鳥,反而掛著孔拉德的魔石……”

“咦?因為那個是胸章呀,你該不會叫我把它刺在胸口上吧。而且這次我可是做了一趟全裸飛行耶!我是在全裸時被召喚到這里來的。”

“你沒穿衣服?難道說你在那個世界和某個來路不明的人正在辦事?”

“辦……啊?我在辦事?十五年來一直過著毫無女人緣的人生的我?”

“你以為這樣就騙得了人呀有利,你就是不夠謹慎才會這樣。算了,起碼你也算……長的不錯……就算被誘惑也是沒辦法的事。”

“啊?不夠謹慎?”

還有,不要再用你們那種獨特的審美觀說我長的很帥了啦。

這時,孔拉德以外表看起來一如往常的輕松、骨子里卻隱藏著真相的聲音向正在議會的浚達和古恩達魯說:

“你們兩個如果要討論這種事,不是應該先向陛下報告嗎?”

大家沉默了幾秒鍾,教育官才慌慌張張地想起自己的立場,長男則一臉不悅地看著他小弟和被視為眼中釘的我。

“小孩子就該跟小孩子在一起,沒必要跟他報告什麼事。”

我真巴不得能全力沖進孔拉德用鞋子幫我留了一個縫的門隙里。如果得不到他的信任,我就沒有資格以魔王自居了。

“我、我不是說過嗎?我不會開戰的。只要我還活著,就不會有任何一個人死於戰爭。”

果然,想推翻大家已做好的決定是很危險的,一定會受到無情的反擊。

“那麼,你是要我們怎麼做呢?陛下。”

馮波爾特魯特稱呼我“陛下”時總是語中帶刺,他那雙手抱胸,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我的冰冷視線感覺也很危險,如果是兩個月前的我,一定會馬上退縮吧。

“面對即將要攻打過來的人類,難道我們要不戰而降,雙手舉上我們的國家?”

“如果已經知道敵人是誰的話,那麼謀劃對策不就很簡單了嗎?只要找到機會雙方坐下來談談不就行了?問清楚他們要我們國家的什麼,再用他們國家的名產以物易物,或是簽定什麼合約還是條約之類的。”

古恩達魯一聽驚訝地揮揮右手,招呼站在門外守衛的士兵進來。

“陛下可能是累了,送他回房休息。”

身為菜鳥魔王的我並沒有想太多,直覺地接受了他這個好意。

“對我還真親切呀……不對!等一下!我話還沒說完耶!這是國王的命令,所以你絕對要服從。”

他用足以讓我終生留下心靈創傷的眼神瞪著我。

“請,請你一定要服從。”

“不要講得你好像很懂的樣子,如果對方是願意好好談談的對象,用不著你這個外行人來提醒,我們也會談的。”

“已經被拒絕過了?想也知道,如果用你這種高姿態去跟人家和談,普通人早就被你給嚇跑了。”

把我的話當成是牆上塗鴉的古恩達魯,態度明顯地變得嚴厲起來。不管是誰,自己的意見被當成塗鴉想必都會生氣,如果意見的觀點正確就更不用說了。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是由我去和談,對方應該聽得進去才對。因為我又不像你們會帶給別人壓迫感,我不管怎麼看都像個平凡的人類。”

我這句話引起了強烈的反彈。

“平凡的人類?有利你嗎?”

“陛下是魔族呀!魔族中最高貴的黑寄附在您身上,您可是貨真價實的魔王呀。”

“孔拉德!”

長男叫了一下人稱武士的弟弟,他那爆怒的火山已經一觸即發了,擱在桌上交握在一起的修長手指頭。仿佛握著游戲機的操縱器般擺動著,也許是氣到發抖了吧!孔拉德倒是一點也不緊張的樣子。這個人到底在什麼情況下,才會出現驚慌失措的樣子呀?

“什麼事?”

“你最中意的新王陛下,到底是站著我們魔族這邊還是人類那邊呀?”

“……這對我來說很難回答的問題。陛下是個相當少見的大人物,只是……”

他使勁彈離牆壁,等著看好戲似的以側眼瞄著我說:

“如果想回避戰爭,我倒是有個方法。”

“什麼方法什麼方法?”

“先冷靜點!浚達會說明的。”

教育官歎了一口氣很長很長很長的氣,明顯看得出來這和他原本的希望不同。也許是我的心理作用吧,總覺得他飄逸的頭發失去了光潔,超級美形此時也被打了折扣。

“我們魔族,有個只有魔王陛下本人才能使用的武器。據說那把武器擁有強大的威力,只要讓那把武器發揮它的魔力。整個世界就會毀滅……但實際上只會讓一個小都市毀掉而已……總之是個傳說中的武器就是了。這把史上最強的致命武器,它的名字是……”

“致命武器!是梅爾吉勃遜嗎?”

“不是的陛下。是莫爾吉勃。”

什麼嘛,都叫致命武器了,應該是梅爾吉勃遜才對。一聽到那個讓人混淆不清的名字,古恩達魯的嘴巴便不斷念念有詞,似乎不是很喜歡這個話題。

“最後一次使用它的是第八代魔王馮羅修福爾·巴席李陛下。之後,雖然那把劍始終下落不明,不過,不久前,那……那把劍終於……”

“終於被找到了?”

前一秒還渾然忘我地批評我的古恩達魯,這下總算能真正表達他的想法了。

“原來如此,只要致命武器回到魔王身邊的消息一傳出去,相鄰國想必就不敢輕舉妄動了。因為已經有近千年沒有人碰過那把武器,這樣一來更能增加魔王的威名。”

“這麼厲害?”

“根據記錄顯示,莫爾吉勃在吸取人類性命後就能發揮最大的威力。可以將岩石斬斷、讓河水逆流、將人類燒殺殆盡,令牛只空中飛舞。”

“牛?”

也許我吃驚的地方並不是重點,但聽得出那是一把威力強大的武器。

“那麼,只要獲得那把武器,這個國家就會變得天下無敵了吧?這樣一來其他人就會害怕武器的威力,而不敢隨便發動戰爭了對吧?這樣很好嘛!不是想出一個好方法了嗎?現在馬上就去找那把武器吧!去哪里可以找到?誰要去呢?去找梅爾吉勃遜。”

“是莫爾吉勃。”

“啊對。”

浚達依舊俯視著地圖,長長的睫毛抖動著。

“從真魔國東邊的沃爾德魯,也就是這里搭船出發。那是個相當花時間的航行。西馬隆領地凡達韋亞島的……未……未開化的野蠻之地……”

“將根本沒去過的地方稱為未開化或是野蠻之地是不太好的羅!”

“您,您說的沒錯,但是陛下呀!臣下並不贊成這個提儀!雖然陛下不想因發動戰爭而使人民生靈塗炭,您那溫柔而體恤的心。讓身為家臣的我感到相當的沉痛,甚至不由得流下眼淚。”

嗚哇!不只眼淚,連鼻水也流出來了。不管怎樣,不要把我抱得那麼緊張。啊!也不要拉著我的手去擦你的臉頰和鼻子呀!

“只有魔王才能拿起莫爾吉勃,所以陛下必須親自前往人類的領地,這簡直就等於將最上等的肉拋向呲牙裂嘴的獸群中,是個極為不智的決定。”

“為什麼要用肉做比喻呀?”

“用什麼比喻都無所謂,獸群根本不在乎自己吃的是什麼肉啊,陛下!”

“而且陛下呀,凡達韋亞島即將舉行一年一度的祭典。屆時不只是島上的居民,所有敵人都會沖著陛下從世界各地前來。”

“他們不過是普通的觀光客吧!等一下,什麼?他們會沖著什麼來?”

古恩達魯不發一語地離開房間。

我盯著他高大的背影,不得不告訴自己一個事實。的確,他擁有我所沒有的威嚴和風格,他一定也在認真思考這個國家未來的方向吧!但是我們的做法不同;至於哪一種才是正確的?一直到現在也無法肯定。

不好意思呀古恩達魯,我體內的日本人DNA,正在召喚著小市民的正義感。

“……所以,在人類的領地里,魔力將會減弱。也就是說,專業魔法師到時也將無法保護陛下。”

雖然我沒仔細聽他說什麼,但是我也不會使用魔法呀,應該沒什麼關系吧!

“那是沒差啦,只是那個叫做莫爾吉勃的武器是把劍對吧?因為是王者才能持有的致命武器,所以應該像是“諸神的黃昏”、“石中劍”、“奧里哈爾康”(Orihalcon)或是備前長船(注:日本以鑄刀聞名之地),沒有這把劍就無法和最終大頭目戰斗,是一把藏在超難過關迷宮深處里的聖劍對吧?”

浚達和孔拉德以及沃爾夫拉姆異口同聲地說:

“聖劍……?”

“不、不是聖劍嗎?”

“陛下,您又開玩笑了。”

“對呀有利,那個怎麼會叫做聖劍呢?”

“陛下,那是魔王所持的劍……”

所以不是應該叫魔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