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從今天開始魔之自由業 第十章
"唔唔唔,真讓人難以相信,事情為什麼會變這樣?"

我一邊看著大廳外側的大理石走廊,一邊強忍住口中的歎息。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您自已宣布要成為魔王!"

肯拉德面露不像貴族會有的微笑,靠在幾乎高達天上的柱子旁。

加冕儀式,我只在曆史教科書上看到過加冕儀式……

"被提名的只有你一人,授予你王冠的是母親大人!"

"不要說得像奧斯卡頒獎典禮一樣!"

剛剛云特還跟我在一起,他先是一如往日地極力誇獎我,現在又為了張羅這場加冕儀式先行離開了。他誇贊的是我的學生服,還有一件就是發生在那村子里的事。

"不過自己使出那樣的水術,卻完全不記得,還真的……有點……"

那場可說是重點式的豪雨,將村子的火一熄滅後,也今人難以置信地跟著停了。當從王都趕來的魔法師們到達村子時,樹木農田只剩下不停冒著的白煙而已。

我只記得布蘭登的事情,之後完全是一片空白,就算大家誇張的誇贊我拯救了國土,但是對于我這個平凡的高一生來說,實在很難相信這是自己的功勞。

"就像我說過的,魔力就是靈魂的資質,陛下是擁有魔王魂魄的人,所以不需要經過盟約麻煩的手段,四大要素自然就會跟隨您了!"

云特擅自做了這番解釋,並到處吹噓我的事,肯拉德就比較客氣一點。

"我覺的是在前往王都途中的休息站有問題,那時你和我都有喝水不是嗎?因為我沒有魔力所以無法判斷,但只覺得是喝下了那個東西才會這樣的!

"那些都不重要了!"

畢竟那是個連自己都很難相信的奇跡嘛!

從走廊進道的另一端,一個金發飄逸的人走了過來,他就是穿上深藍色的正式服裝覺得益發俊俏的魔族王子沃爾夫拉姆。"所謂的美男子指的大概就是他這種人吧。"我歎氣喃喃自語說道。

"穿得也太寒酸了吧?"

"啊!"

"不愧是專門為陛下量身訂做的款式,沒什麼比您原本就穿著的這身黑服更適合您了。"我才剛被這樣誇獎過的說。

"完全沒有臂章和裝飾耶,等一下就要開始當王的人,怎麼可以穿這麼寒酸的衣服!"

他看也沒看我一眼,視線一直飄忽不定,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了,他那平常像白瓷般滑嫩的臉頰,這次竟然微微泛紅。

"不要用這身一點也感覺不出財富地位的打扮,讓大哥跟我丟臉!"

正當我要回嘴的時候,沃爾夫拉姆拉起我的胸口,將一枚閃亮的金針給別了上去。

"啊!"

"這是我很小的時候,畢雷菲爾特叔父送給我的東西,雖然不具什麼特別的意義,但是對于沒有功勞,甚至連戰場都沒上過的家伙來說,還是這種東西最匹配!誰叫有利是個不會騎馬,史上最爛的窩囊陛下呀!"

"不要叫我窩囊廢!"

"好,看起來還不錯。"

以快得很不自然的速度說完這些話以後,沃爾夫拉姆小跑步的離開了,被別在胸前的禮物是個雙翼張開的金鳥,肯拉德一臉得意的目送弟弟離開。

"看樣子沃爾夫拉姆對陛下好像滿有好感的。"

為了轉移話題,我悄悄打開大廳的門,偷偷看里面的情形。再次讓我不舒服。里面全是為了今天的儀式從這個國家各地聚集在一起的貴族,以及各族長得完全不像人的來賓們,和我成為好朋友的骨飛族和親戚骨地族,長的像美國某大樓上面的石雕,還有長得象灰色獵豹似的四腳人,擁有秋蟬的羽毛和只有手掌那麼大的迷你肌肉男(可能是小精靈吧。)

還有橫躺在地上將地板弄的又濕又大的鮪魚。

"鮪……鮪魚"

我已經聽說那些人都是國民,所以非習慣這種場面不可,絕不可以以貌取人,不,應該絕不可以以貌取魔,我緊張到連演說的內容也忘了。

"呃……朕正式就任第二十七代魔王後,將以落實和平主義和國民主權為最終施政目標。……嗚……肯拉德,我好像快吐了……而且我緊張得……覺得肚子有點痛,想再上一次廁所,廁所在哪里來著?"

"又想去了?"

"肚子好痛!"

"陛下,已經沒有時間上廁所了!"

穿著白色連身中國式服裝的教育官一臉擔心地跑了過來。

"儀式馬上就開始了,陛下准備好了嗎?如我稍早說明的,首先從中央進去,走上加冕台後,潔西莉亞前陛下會為您戴上王冠……當然,就算不舉行這個儀式,人民對陛下的忠誠也是不會動搖的,不過有個儀式將會更有效果……!"

"好了啦,我說過我會好好做的!"

"聽到您這麼說我就放心了,真高興陛下能下定決心,只要看到陛下這種英姿……"

一個面無表情的男人從感動到已經快變老爺子的云特身旁走了過去。就在古恩達准備將門打開時,我慌張地問:

"請等等,你可以比我先進去嗎?"

不只是外表,說不定連作風和素質方面也是最適合當魔王的大哥,還是一樣用他那副冷酷的嘴臉裝出微笑,真是難得一見的表情。

"因為前王陛下交付我轉交王冠的光榮任務。"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你是要來破壞這個加冕儀式的說,因為你不是最反對我成為魔王的嗎?"

"反對?我?"

他冷冷的笑著,並用手指了下我的下巴。

啊,啊,這個壓倒性的身高差距……但是這可不是打籃球還是排球。很可惜的也不是打棒球,身高和當捕手還是魔王應該是沒關系的。

"沒這回事,我怎的可能會反對?我忠心期待你會成為一個好魔王。"

"好,是指?"

"一個坦白、順從、乖巧的魔王陛下!"

"您是企圖恣意操縱陛下嗎?"

只要有關我的事,云特就像保護過度的母親一樣,肯拉德則是繞過云特的後方,悠哉游哉的說起一些完全無關的事。一副那種"啊,對了——!"的感覺。

"啊,對了,古恩達,艾妮西娜也來喔!"

表情本來一直很酷的古恩達,突然變得愁云慘霧,自從我來到這個世界為止,從來就沒看過他愁眉苦臉的樣子。他小聲地嘖了一聲,就消失在門的另一頭,我感到非常的驚訝,原來古恩達也是有弱點的。

"好了,陛下,您准備好了嗎?還會不會緊張?深呼吸一下,用力的吸氣,吐氣……"

"你自己干嘛也在深呼吸?"

我跟隨云特和肯拉德進門,依照他們所教我的方式從大廳中央進去,整個地毯鋪滿了全黑的花,真是不吉利。走到階梯頂端的禮台上,有著一頭亮麗金色頭發,身穿散發著美麗光澤的深紅色晚禮服的潔西莉亞夫人正在等著我。

"哇喔,您真是漂亮呀,潔莉夫人!"

只見她滿臉笑容。

"謝謝你呀陛下,不過現在這時候,你不需要特別的稱贊我,今天的主角是你呀,別忘了!"

我們剛好站在類似演唱會的會場中歌手們所站的位置。舞台的正面有個小型人工瀑布。

大約在兩手張開的寬度中間,有個差不多壘球那麼大的洞,水靜靜地不停流出來。慢慢地通過下面的水路。

"那麼陛下,請您將右手放到瀑布中間那個洞里,好聽從真王的指示。"

"啊?真王不是已經死了嗎?"

"是呀,但是這個洞通往真王湖,只有被允許成為魔王的人,才有辦法將手放到那個洞里,真王如果認可你成為新一任的魔王,會用力握緊你放上去的手。"

"什麼?"已經死掉的人會握我的手啊?

潔莉夫人將嘴湊到我的耳邊悄聲說"裝個樣子就好!我那個時候雖然也將手伸進去,但是並沒有人握住我的手,所以當你將手伸進去後,就假裝手被抓到,然後再慢慢的將手伸出來,然後高舉,就像已經得到真王認同一般。陛下,辦成這樣應該不是很難吧?"

云特從後面趕忙說著"陛下,請您快點!"

"就好了啦!"

我就像是站在意大利的觀光勝地——真實之口面前一般,右手一直懸在半空中,聽到小瀑布潺潺流出的水聲。

"如果說了謊,應該不會被咬吧?"

"怎麼可能?這是用堅硬的石頭做成的,當然不可能突然動起來!"

這麼說也對,整理好緊張的情緒,將手放到洞的附近後,先把食指和中指一起放進洞里,不出我所料,里面有點涼涼的感覺,彌漫著一股潮濕的空氣,不管那麼多了,就將整個手放進去吧。

"喔,太好了,原來這儀式只要做了就會覺得沒什麼嘛!接著只要故作姿態將手舉起來就好……"

咦?

我的手指頭好像碰到了什麼,大概是里面的岩壁吧!

"陛下!"

云特擔心地一直在看著我。

"咦……哇哇……什麼東西?是什麼呀!"

一個冷冰冰的不明物體抓住了我的手。

"被,被抓住了,肯,肯拉德,我,我被什麼東西給抓住了啦!"

"被抓住了?!"

這東西用非常強大的力量,將我的右手給抓住,等一下啦,要把我拉去哪兒?這可是個人工瀑布,水流下去的地方可是個石壁呀!是要用強烈的沖擊力讓我撞壁嗎?不對,不對,拉住我的人到底是……

"哇癌…"

就像合唱團開始大合唱的同時,我的臉被拉進水中,云特拼命抓著我的衣背及左腕。肯拉德叫著我的名字,用手抓住了我的褲帶,可是我們中隔著一道水牆,我只能聽稀疏的聲音。

明明就有一道水牆,可是里面竟然沒有石壁,被拉進水里的我,為了呼吸,不停的喘著……

在一邊喘的同時,我卻感覺我好像到了哪里,當我來到這個世界時,也是從公共廁所來的,就像買來回票一樣,回程也得用同樣的方法回去呢!只是這次的出口較乾淨一點。

難道這次是從經濟艙升級到頭等艙了?!

算了,就把它當成星際之旅吧!

谷)…谷……谷……

這是什麼?是布谷鳥的叫聲嗎?這是有人在叫古巨基,古天樂,還是在玩布谷屋出拳的游戲?我已經分不出來了。

我耳朵旁響起一陣"暴坊將軍主題曲"的手機音樂,我聽到後嚇了一跳,以為現在是近鐵隊得分的好時機,醒來才發現是我自己那支藍色手機響了。

"澀谷……"

"嗚哇,吵死人了!"

我發現自己的肩膀的被搖晃著,好像有人要把我叫醒似的,叫我名字的是國二、國三都跟我同班的眼鏡仔,叫啥名字呀,對了,是阿健,村田僵

就像喝到游泳池里的水一樣,鼻子里面都進水了,濕透的衣服變得又硬又重,而目皮膚也感覺有點冷冷的,真的很不舒服,眼前視野仍在搖晃,我只好將眼睛眯成一道細縫好看個清楚。我看到昏暗的公園女廁,灰色的牆壁,天藍色的門,後方有個和公共廁所不大搭配的名牌抽水馬桶,以及卷筒式衛生紙,在一旁看著我的是村田健以及離我有二、三步之隔的警察。

"村田僵…你不是逃走了嗎?"

"我怎麼會丟下救我的人,一個人逃走?"

那名警察問我要不要緊,以及要不要提出上訴,和知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之類的。

我開始茫然地想著。

夜間比賽要開始了。

接著,在相當柔和的中庭燈光下我想到似乎和誰在晚上玩過棒球,也想起了和連棒球的棒子都不知道的小孩子們的約定以及那場夢里大部分的事。

"村田……我剛剛,做了一個很長的夢耶!"

"什麼夢?"

我不發一語地搖搖頭,那場夢太長了,想說也說不完。

"啊,對了,澀谷,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就在我要起身的時候,碰到了衣服上冰冷的石頭,突然發現自己的學生服胸前,有個閃閃發光的金色翅膀,我將金色的雙翼,緊緊地握在在手上。

這不是夢?

云特,沃爾夫拉姆,古恩達,潔莉布蘭,肯拉德

"那真的是一場夢嗎?"

"啊?"

村田健暖昧地笑著將手指向我。

"你的皮帶斷掉了……嗯,這是你個人的愛好,我也不便多說……"

我趕緊往下半身看了看,發現松脫的皮帶和脫落的鈕扣,敞開的石門水庫,以及里頭魔族專用的性感內褲……

"嗚哇!"

完了,難道說,那不是夢……

看樣子,

游戲似乎還沒有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