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從今天開始魔之自由業 第七章
原本晴朗無云的好天氣突然出現烏云,在中庭的上空形成一片陰影。激烈的豪雨拍打著石地,幾乎讓人無法呼吸。好不容易睜開雙眼,映在眼前的畫面是目不轉睛地盯著沃爾夫拉姆的有利。

"……陛下?"

云特戰戰兢兢地說著,但我連頭也沒回過去。

不只是語氣,連嗓音也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

"不肯接受自己失敗的事實,無視于比賽規則的失控行徑,因而連累了這位無辜的少女,即使如此你還是執迷不悟,只為了滿足你貪求勝利的私欲。"

"你,你干嘛用演員的口氣說話?"

"這就是你所謂的貨真價實的決斗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決不能讓你再這樣放肆下去。雖然流血並不是我的目的,但我不得不斬了你!"

"什麼!?"

雖然說要斬了他,但是有利用的武器並不是劍。

"受死吧!"

就像沃爾夫拉姆所使用的炎獸一樣,他的指尖也開始施展起魔法。出現了和傾盆大雨一樣是水藍色的兩只齜牙咧嘴的蛇。

"該怎麼說呢,這不太像是魔王會使用的法術呢……"

"先不管這個,陛下是何時和水的要素簽訂盟約的呢?而且連一句咒文也沒念,就可以操作粒子,這簡直是比登天還難的絕技。明明完全沒教過陛下,為什麼陛下會使用這種……"

古恩達以一副根本沒再聽有利派的人對話的表情,一個人喃喃自語著:

"原來如此,看來他的確有著魔王的靈魂……"

閃閃發光的半透明蛇腹上,隱約可以看見用漢字寫的"正義"兩個字,用錯地方了吧?浮在空中的兩條蛇,將視為獵物的魔族給卷了起來。沃爾夫拉姆發出了不像他會發出的慘叫聲,試圖掙脫地一直抵抗著。他的指尖上數度冒出火焰,但是每次都被這場傾盆大雨澆熄了。這就是炎術使用者敵不過水術使用者的證據。依照施法者的層級和實力所展現出來的要素,才是決勝負的關鍵。

"放開我,可惡!為什麼會突然出現……。臭家伙,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何方神聖?難道你不認得我的臉嗎?"

簡直就像在演古裝劇。

"你為遂行己意而奪取無辜少女的性命,實為天地所不容!"

"嗚……"

當這兩條蛇(正義一號、二號)正准備處決沃爾夫拉姆時,一個士兵高興得大喊著:

"哦~他醒了,身體也沒什麼大礙。"

少女在士兵的手里恢複意識,並睜開了眼睛,小聲地呻吟著,並用手觸摸自己的臉。

"……我……我怎麼了……"

有利和沃爾夫拉姆都看到了那名少女。沃爾夫拉姆似乎不想為自己多作辯解。想殺就殺吧,雖然被只有外表長得還算不錯的小鬼取走自己的頭顱是很屈辱的事情,不過與其跪著乞求饒命,還不如像個武士一樣坦蕩蕩的迎接死亡。

原本纏繞在他脖子上的水蛇,突然很快的蒸發得無影無蹤,他頓時渾身無力的跌坐在地上。連炯炯眼神都變得異于常人的有利,手指著沃爾夫拉姆放了一些話。

"沃爾夫拉姆你給我聽好,從今以後要給我好好的重新做人!皇帝也是通人情的。"

"人……人情?"

自稱皇帝的有利,往泥水中倒了下去,濺出相當大的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