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從今天開始魔之自由業 第六章
一只鳥從窗外飛過。

正當我想呼吸一下沒有被汙染的新鮮空氣而將窗子打開時,一只有蔚藍色的羽毛和橘色尾巴的鳥,從陽台旁邊飛了過去。沒想到空有美麗的身軀,發出的叫聲卻不祥到令人厭惡。

早餐似乎可以各自在房里用餐,我狼吞虎咽地將送來房里的面包和起司往肚子里塞。對于愛運動的人來說,吃東西是重量不重質。用最高級面粉做的東西,不如一百元面包吃到飽來得吸引人。所以昨天那塊生牛排,根本就不夠補充我身體所需要的熱量。

光是主菜我大概就吃了三人份左右,這時突然看到云特消瘦的臉旁出現在我眼前。不管是頭發還是衣服,都整齊得像他平常的樣子,但是看得出來他的兩眼通紅、黑眼圈也跑出來了。我一邊將第四杯牛奶倒入紅茶里,一邊舉起右手向他說早安。

"陛下,早安。您看起來精神飽滿、容光煥發呢。"

"我倒感覺你沒什麼精神耶,一副昨晚沒睡好的樣子。"

"是的,我一直在想……有關您今天要決斗的事,還沒想到比較好的方法,天就亮了……"

"那件事啊,我也想了一下。"

努力思考後,我想到一個比什麼都棒的戰略。如果靠這招還會輸的話,就沒有什麼項目能贏了,這可以說是我的最後武器。

"肯拉德還沒起床吧,我想跟他借點東西說。"

"他今天一早為了要籌備一些東西就上街去了,大概中午就會回來。話說回來,陛下您打算怎麼做呢?沃爾夫拉姆雖然比他兩個哥哥都還要嬌小,但是他的劍術也相當不錯,加上他母親的關系,所以他的炎術在國內是首屈一指。如果用錯方法的話……"

云特用著比當事者還要沉痛的聲音欲言又止地說著。

"你不要用那麼沉重的表情說話啦!你昨天不是才說過很少有人死于決斗的嗎?"

"我說過,的確是有說過,但是……"

"對我來說,你能想到的方法都不適合我,我並不打算用劍術或魔法來決勝負。這時就得用戰術了,用.戰.術。我得迂回地攻擊對手才行。"

"那麼您到底要用什麼武器來……"

沒過多久,太陽就已經高掛空中了,只聽到中午報時的管樂聲響起。我抓住這個機會拿起我的指針G-SHOCK調整時間。我以調整手表來打發一陣子時間後,就跟著催促我的云特走出了房間,並且向從街上回來的肯拉德借了一點東西。

依照約定來到中庭時,發現哨兵人數被減到最小限度,仿佛是為了避免讓更多人窺見這場秘密決斗,位于正面的窗戶也早已被關上。潔莉夫人已經在陽台上的貴賓席上坐定,一看到我就開心地向我揮手,古恩達雙手抱胸靠著牆,而我的決斗對手沃爾夫拉姆,則是傲慢地坐在椅子上翹著腿。

因為他有點神經質,所以對手遲遲沒有出現,應該會讓他坐立不安。讓他心情浮躁而沒辦法集中注意力的戰術就是"我等你很久了,武藏"大作戰(注:宮本五藏與佐佐木小次郎相約于嚴流島決斗是故意遲到,令個性急躁的小次郎急躁不已而失手,因此致勝。),是相當奸詐的戰術。

"我一直在想象你被我打倒後,哭著求饒的樣子。只要這麼一想,即使是等待的時間也會感覺相當愉快。"

沃爾夫拉姆的心情還是很平靜呀!?看來宮本武藏作戰徹底失敗。

"我可不見得會輸!十五年來,一直沉睡在我身體里的格斗天分,也許會在此時一舉覺醒呢。"

現在變成是我在浮躁了啦!要冷靜,冷靜點呀。

我用蠟筆在石地上畫了一個圓圈,接著我在圓圈外開始做熱身。只見沃爾夫拉姆的臉色大變。

"為什麼要脫衣服!?"

"你在說什麼話呀,你也快點把衣服給脫了。"

"我也要!?"

"沒錯,因為相撲的制服就是'裸體'呀!"

為了這個理由,我跟肯拉德借了一件新的內褲。因為一般款式是四角內褲,有錢人和貴族則把綁繩內褲當成標准穿著。像沃爾夫這種不折不扣的貴族,應該可以確定他穿的是綁繩內褲吧!我並不想看他穿內褲的樣子,因為那種內褲似乎很容易脫落,雙方在比試的時候說不定會被扯下來;這就是我打的如意算盤,因為相撲有一條規則是,只要在土俵上被扯下內褲的那方就算輸。

"所謂的相撲,是男人與男人穿著兜擋布,拉著彼此的兜擋布決勝負的超重量級格斗技。只要腳踏出土俵外一步,或是身體除了腳以外的地方碰到地面就算輸。是一個曆史悠久的傳統運動。"

"兜擋布?土俵?"

在有利陣營里連云特都是一臉困惑。只有肯拉德能夠理解的說"啊啊,是日式相撲摔角"。他在美國也許曾經聽過一點有關相撲的事吧。

"喂,還不快點脫!"

"為什麼男人和男人,要、要、要裸著身體抱在一起比賽!?"

"沒錯,肉體要碰撞,汗水要飛濺。"

"開什麼玩笑!你竟然要我跟你進行那種既野蠻又淫亂的比賽!?"

"淫亂!?你可別說這麼失禮的話,這可是日本的國技耶?總比殺來殺去的決斗來得好吧!"

潔莉夫人在陽台上大大地揮舞著手。

"人家呀,好喜歡這種競技比賽呀!"

還送出了熱情的飛吻。

"……真沒辦法,那你就穿著衣服來比賽啦!快點踏進土俵里。"

沃爾夫拉姆不知道是不是以為相撲是一種普通拳擊競賽,以一副很拽的樣子進來土俵里。當然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用云龍型(注:日本相撲進入土俵的方式之一)進入土俵也很無趣,所以我只脫掉衣服就進入了土俵。

"就算我以相撲的術語說預備--開始,你應該也聽不懂吧……那麼,我們就用剛剛那個喇叭聲來當開始的訊號。聽好喔,一次決勝負喔,沃爾夫拉姆--先生。"

總覺得自己真沒用,竟然還稱呼他先生。

很快的,瞭望台依照指示,用高亢的喇叭聲宣告比賽"開始"。

一開始就放低姿勢的我先抬腳行動,用力往毫無防備的沃爾夫腰部退了過去。我抓住代替兜擋布腰帶的皮帶,勝負在這一瞬間就決定了。連雙方互相抱住掙紮的機會都沒有。

"喝!"

"……嗚!"

我明明沒打算絆倒他,沒想到他已經往地上倒下去了。

"……咦?"

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愕然地張著嘴摔倒在地上的美少年,他的正上方是一片藍天。前兩天的我,也有和他一樣的感覺吧,真是同情他。連憎恨或敵意都忘光光地躺在地上的沃爾夫拉姆,與其說是魔族精英不如說是被惡魔給欺騙的天使。但我不該同情他,這下我才慢慢回過神來。難道說,我贏了?相撲的規則是身體除了腳以外的地方……碰到地就算輸。

"哦耶!我贏了吧!?我獲勝了吧!"

我問了一下裁判,只聽到YOUWON兩個字。

"我贏了!我贏了!我贏了!呀呼!"

"陛下!您真是神勇無比呀!"

云特的淚珠滾滾而下,失去理智地把我緊緊抱磚

"看來我的戰略成功了,可見不動點腦筋是不行的。"

"這場比賽,雙方都沒有流一滴血,可說是在陛下的慈悲心下進行的決斗,想必將成為我們魔族永遠的佳話,讓萬世人民傳頌吧!"

"佳話?我倒覺得有可能會變成一則笑話吧。"

"希望這件事能就此落幕。"

自始至終都很冷靜的肯拉德伸手扶起弟弟說道。沃爾夫白皙的肌膚轉眼間泛紅,一把將他哥哥的手給揮開。

"這哪叫決斗啊?"

"沃爾夫拉姆!"

"我們怎麼能用異世界的競技規則來決定勝負!"

看來根本不需要同情他,他完全不認輸。屈辱為憤怒火上加油,將敗北的事實燃燒殆京

"你給我聽好!你打算要成為這個國家的國王對吧!?那就給我用這國家的勝負方式決斗!是魔王的話就要像魔王的樣子,要用魔族的決斗來分勝負!"

"等一下喔,是你先說方法由我挑的吧!現在你都輸了還想怎樣?你是不甘心對吧?這樣一點也不像個男人喲!"

"吵死了!誰去把我的劍給拿來!"

一名士兵跑了過來,我因為非常驚慌的關系,連聲音都啞了。

"喂喂,等等,等一下,別這樣,用那種刀可是會出人命的。我認輸就是了,你別太認真啦!"

"你是說,剛剛那場低能的決斗,你沒有認真在比試嗎?"

"什麼叫低能的決斗!"

愈來愈像在說雙口相聲了,此時云特跳出來說些公道話。

"沃爾夫拉姆,決斗的條件是你提出來的不是嗎?如果你還要做這些無理取鬧的要求,就連我也會看不下去。"

"那現在怎麼辦?你要代替他來接受決斗嗎?也就是說,這個以新任魔王自居的男人,在一對一決斗時,還要借助部下的力量是吧?"

對于這個口無遮攔的家伙,我腦袋里主管情感以外的部分,開始做起一種前所未有的算計。也不知道這個聰明的想法是從哪里冒出來的,是腦袋里的……左腦還是右腦我也搞不清楚。只覺得在不知不覺間,我環視周遭的眼神……不,甚至已經無法認清自己正產生什麼變化了。我繼續盯著決斗的對手,並向站在一旁的肯拉德問了一個問題。

"如果我當上魔王,我是說萬一啦……。這樣一來,他是不是就會成為我的人馬?"

"這時當然的。"

肯拉德深深點點頭,看得出來他並不是在替弟弟說話。

"那家伙是怎樣的人?看他恨我恨之入骨,會不會因為這樣背叛我呢?"

"並不會。"

"也就是說,他是會為了完成大我而犧牲小我,願意和討厭的人在一起的人啰?"

"如果你是說沃爾夫拉姆的話,那麼不管對方是多麼令他討厭的人,只要是為了魔族,我想他最後還是會妥協的。他是以身為魔族為榮的人,而且希望魔族能繼續統治這個世界。只要是為了這個目標,不管他多討厭對方都一定會服從的。"

"原來如此。"

"順便跟你提提古恩達的為人。他比誰都還愛這個國家,甚至比我更願意為國家付出。只不過,他只願意對魔族和真魔國付出。"

他的心里似乎壓抑著傷痛。

"……這就是問題所在。"

如果他的話可以相信,那麼沃爾夫拉姆就是我的伙伴。就算在紅白歌唱大賽里是敵對的,總有一天也會成為同一隊的隊友。我心中的算計和情感這下終于一致了。

"我知道了,你去拿練習用的劍給我吧!看來他的怒氣未消,只能快點解決這件事了。"

被傷害的自尊心,大概只能靠真正的勝負來撫平了。

"老實說我是劍道新手,所以不可能贏得了他。不過這次我輸的話,我跟他就算打成平手了對吧!反正原本就沒什麼勝算,能扯平對我來說不就夠了嗎?"

如果平手就能解決糾紛,就不會有那麼多爭吵了。

"我就知道會這樣。"

肯拉德將掛在牆上的劍和盾取下來交給我後,出聲叫了云特。在此同時,有位年長者也巧妙地說服對方換上訓練用的武器。

"陛下,請你放心吧!雖然看起來頗具攻擊力,但是這種刀沒有刃,是砍不了人的。即使頭部被打到,也只會有點凹陷,是不會刺穿您的心髒的。"

"我想如果頭部有點凹陷,離天國大概也不遠了……"

肯拉德解開上衣的前兩顆紐扣,用力地將掛在脖子上的皮繩項鏈給扯了下來。那是一個和五百元硬幣差不多大小,外圍鑲有銀色邊框的圓型石頭。

"陛下,這個給你。"

是比天空還要湛藍的石頭。

"這是獅子藍吧!"

"這是我的……朋友給我的東西。以前就聽說它有某種守護能力,我今天早上去街上打聽過後,發現它原本是一顆魔石,只對有魔力的人會產生效果。不管是運氣也好,攻擊也好,防禦也好,如果能派上一點用處的話就好了。"

"是要給我的?"

"嗯。"

故意咳了一聲的教育官插了進來說。

"您在收取禮物時請特別注意。就算陛下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題,但隨意收下別人獻上的禮物,就表示接受對方的忠誠,我或是肯拉德是沒關系,但請不要在不知不覺的情形下隨意增加隨侍。"

"不知不覺拿了禮物?怎麼好像在選舉似的?"

我將它掛在胸前,感覺到圓石部分有一點溫熱。與其說是這個石頭的靈力在發熱,不如說像是坐上剛有人坐過的馬桶的感覺。我用右手拿著昨晚第一次摸到的劍,用左手拿著盾,站在堅硬的灰土地上。

沃爾夫拉姆沒有拿盾,他用兩手握著劍,像是站在打擊區的鈴木一朗般緊盯著我。

"那個真的是訓練用的嗎……"

與其說是劍,不如說像一只活生生的太刀魚,或是冷凍過的新卷鲑魚。光是揮舞那種東西的沖擊力就足夠形成一支場外全壘打了。看得我還沒開始決斗腿就軟了。

"我,我可能很快就會GiveUp,如果我被打中,又好像有點話要說的時候,就快點幫我丟毛巾吧!"

"GiveUp是什麼?丟毛巾又是為什麼?"

肯拉德突然用美國人的風格回答:

"OK!有利。"

"准備好了吧,異世界人!"

不要隨便亂取名字,沒有那種稱呼吧!

"我的名字叫澀谷有利,可以的話,你要加個'大人'我也不反對。"

"開什麼玩笑!"

兩人的比試突然間就開始了。朝我沖過來的沃爾夫拉姆,大刺刺地揮舞著新卷鲑魚,用力地揮了過來。我在一瞬間反射性地往正下方移動,身體中央則用盾來當著,頓時感受到一股像是被鉛球擊中的沖擊。在外野處有人拼命的大喊:

"陛下!快點避開,身體快避開!被打中正面是很危險的!"

"你不要隨意給建議呀,云特,不習慣的人如果手腕受到攻擊,只要一刀骨頭就可能被打斷!雖然這是本能反應,不過陛下的判斷是正確的!"

其實我並不是出于肯拉德所以為的理性判斷,不過是多年來的習慣罷了。總之就是用身體的正面去抵擋,再怎麼樣也要讓球在前面落下來,絕對不可以漏接。我不過是在盡我捕手的本分罷了。

可是這里不會等我把球傳回去,馬上又展開了另一波攻擊。是一個從上方過來的快速直球。沖擊力並沒有被盾完全吸收,將我的左腕和肩膀震得發麻。接下來是右側,然後又是上方的一擊。

"怎麼啦,難道你不會用劍嗎!?你的右手不會動了嗎?還是被嚇得動彈不得了?"

"少啰嗦!"

冷靜點,不要慌呀,澀谷有利。

迎面而來的是沉重的鐵制武器。在正午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劃出一道又一道銀色的流線。冷靜、手腕很痛、保持平衡、重心放低、氣勢還不夠、尋找著可以攻擊的縫隙、姿勢向前傾、有機會轉換成攻擊、就像劍道喊的面、面、身體、汗水跑進眼睛里、面、面、身體、眼睛感到有些刺痛。

誰說我害怕了?不過劍揮到我眼前時還是會怕……劍從我的上方揮來,我已經……。

你已經可以接到職棒選手的球了。這樣的話,你還會怕那些少棒選手嗎?

回想起那天的風。

沒有可以遮陽的地方。

我已經不怕了。

"你的速度沒什麼好怕的!"

"你說什麼!?"

我大膽地拋出盾牌,頓時讓對手失去了平衡。趁這個空檔,我兩手握住劍柄,像在保護自己似地往前揮舞。

"啊啊,陛下把自己的盾牌給丟了。這場比賽已經不用再看了啦肯拉德,不管是毛巾也好,還是尿布也好,快點丟給陛下吧!"

"還沒喔,陛下已經掌握到沃爾夫拉姆的攻擊節奏了。正因為對方使用的是根據范本打好基礎的攻擊方法,所以可以預測下一次攻擊的位置。你看,雖然不是很容易,但還是擋到了,而且我根本就沒帶什麼毛巾過來。"

"啊!?"

正如肯拉德所說的,我已經可以掌握到他接下來要攻擊哪里。只不過這並非是范本還是基礎的問題,而是因為我了解敵手的性格。

他連吃東西的順序都不曾改變,而且沒有一絲脫序的演出。這場決斗也是打從一開始就一直用同樣的攻擊節奏。這和球速沒有緩急之分的投手,終究會被抓到投球點,而被打出安打是同樣的道理。

我們兩人的刀鋒在臉前相接,摩擦出的火花讓我咬緊了牙關。握在球棒最底端的小指頭,被最後一陣振動震得有點麻痹。

"……如果我是總教練的話,我就對會把你換下投手丘,因為你投球的節奏從頭到尾都一模一樣,像你這種沒有什麼技巧的投手……"

沃爾夫拉姆從旁邊重新做好攻擊的姿勢,應該會比其它動作多花數秒鍾才對。這時候我同時舉起右腳與肩膀,站穩腳步,將劍呈四十五度傾斜。

我身體往後拉,左腳在對手往前踏出一步的同時動了起來,在球棒,不,是刀與刀相接的那瞬間加注拇指的力量,腰部保持固定,但上半身也不因急著出刀而往前傾,繼續讓身體的軸心維持固定。

"……!"

最後再用力揮擊出去!

只聽到熟悉的鋁棒般鏘的一聲,我的兩手從手腕到關節感覺到一陣激烈的疼痛。接著沖擊轉為震動,就像在傳輸摩斯密碼一樣傳到了肋骨,甚至腰骨。

沃爾夫拉姆手上的巨大武器飛了出去,發出了沉重的聲音刺進了地面。

"……好耶!"

現在的感覺就像打出再見滿貫全壘打,但氣勢只到二壘方向飛球的距離而已。敵人身上已經沒有武器了,如果要在處于劣勢的情形下尋找折衷方案的話,那就是提出停戰。

"……我已經沒力氣再比了,你就放過我吧,如果你答應的話,今天我們就算平手……哇!"

我仰頭一看,臉色蒼白的沃爾夫拉姆的右手擺出仿佛握著籃球的姿勢,只有中指微微地外向傾斜,手中還有個桔紅色的火球。

"沃爾夫拉姆!"

云特大叫著。

"陛下還沒有學到魔法!你不能因為自己輸了比賽,就使出自己最在行的炎術呀!"

"我才沒有輸!"

"我、我不是說算平手也可以嗎?"

"沒有平手這回事,一定要打到某一方不支倒地為止!"

美麗的臉孔因憤怒而扭曲,這位魔族王子伸出了右手。

云特似乎在大聲念著什麼咒文,但他們的頭上不過出現一些零星的小火花而已。看來他們正在用平凡人的我沒辦法想象的方法在戰斗著。

"古恩達,你為什麼要搗亂!?不趕快阻止沃爾夫拉姆的話,陛下就會……"

"在搗亂的人是你吧!現在正是見真章的好機會。如果他是真的魔王,一定不會被沃爾夫拉姆打倒的。"

"但是陛下尚未與魔法要素訂下盟約……"

"魔力是--"

打斷云特的話的古恩達,離開牆壁面向著他,英俊的臉上還是那個一號表情的臭臉。

"魔力是靈魂的資質,不管有多用功,並不是想學就學得會的。如果他真的是魔王的話,就算沒有簽訂盟約或是學習魔法,所有的魔力要素也會跟隨著他,不是嗎?應該會拜倒在那高貴的靈魂之下呀。"

那些外野的談話我就只聽到這里為止,因為現在並沒有時間細聽。我應該是真正的魔王吧,不,就算我真的是魔王,也根本沒有自信可以贏得了這場火焰躲避球……。

"隸屬于炎的所有要素呀,聽從屠殺了創世主的魔族差遣吧!"

先把這一段台詞背下來,將來也許會有用吧!但是,現在可不是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我開始跑了起來。逃吧!一定有反擊的機會,只能快點逃到這顆火球砸不到的地方,能多跑一步就算一步!

"順從我心,聽從命令!"

我偶然地往前跌了下去。已經變大的火球,掠過我的頭部砸到了牆上。頭發燒焦的那種令人討厭的獨特味道,刺激著我的嗅覺。

我會沒命的!被那種東西打中的話,肯定會沒命的!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雖然我已經決定奉陪你們一直到end字樣出現為止。可是為什麼非得像被人暗算似的,敗在這種非科學性火炎之下呢!?

肯拉德拔出自己的劍,將銀色的刀刃對著古恩達。

"古恩達,快解除你的魔法障壁!如果你不願意的話,就算殺了你,我也要去阻止沃爾夫拉姆!"

"就算殺了我?你看起來很認真嘛,肯拉德!"

"我是認真的!"

沃爾夫拉姆也是認真的。這次不是火球,從他彎曲的中指上面,產生一陣空氣亂流。指尖燃起了血紅色的火焰,只見這突然間浮現的火焰化為一只狼一般大小的紅色巨獸。那巨獸全身上下都是火。

"那是什麼東西呀?"

臉上帶著冷笑的沃爾夫拉姆,放出了這只面孔猙獰的猛獸。

那到底是什麼?這樣一來我用相撲取得的勝利又算什麼!?如果最後還有這項逆轉挑戰的話,之前干嘛還要那麼辛苦!?

我拼了老命奔跑的距離,那只魔獸只花三步就到了,我只能呆立在那看著它跑過來,全身無法動彈。就算現在想逃跑,也會馬上那個被那只四角魔獸追上吧!現在的感覺與其說是害怕,其實更接近"怎麼會有這種事",是能張著嘴呆立在原地。

在魔獸以前腳當武器進行攻擊的瞬間,我的頭馬上往下閃。那只魔獸以相當接近的距離越過它的獵物,速度快得根本停不下來,直往後面那道牆壁沖。

糟糕的是那里有個走廊,有個人正小跑步經過。我猛然轉過頭去,大聲的想把危險信息傳達給她。我看過她,那個女孩就是昨天幫我拿換洗衣物的人。

"危險!"

"……啊!"

我、肯拉德還有云特,所有人都晚了一步。

燃燒著的魔獸就這樣一路沖過去,少女還來不及發出慘叫,就這麼被撞了出去。同時,那只攻擊到錯誤目標的狼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就是……"

附近的哨兵慌張的跑過去。我的右胸肋骨某處好像斷了似的刺痛。呼吸也變得有點困難,連心跳都變得很沉重。

"這就是你所謂的決斗嗎?"

一股熱氣從不知是從腰部還是腹部的某個體內深處擴散了開來。那股直往神經末梢沖的力量,在我的後腦勺發出了警報聲。

"殃及一個無辜的女孩,這就是你們的決斗嗎……"

純白的煙霧在我眼前散去。

看不出她是否還活著。

終于……。

終于什麼?

我就這麼失去了意識。